春运,是一场悲欢离合的迁徙!

2018-02-02  天然水晶品

什么是春运?


春运,就是有工作的地方,没有家;有家的地方,没有工作。

他乡容不下灵魂,故乡安放不了肉身,肉体和灵魂互相绞撕,便有了春运。


那么,春运又是怎么形成的呢?


随着改革开放,对人员流动限制的放宽,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乡外出务工、求学,诸多人群集中在春节期间返乡,形成了堪称“全球罕见的人口流动”的春运。

近30多年来,春运大军从1亿人次增长到2015年的37亿人次,相当于让非洲、欧洲、美洲、大洋洲的总人口搬一次家。

今天我们用几组照片回顾一下春运,体味人间悲喜辛酸,也让我们对“家”这个字,有着更深刻的理解。


1995年1月11日,渴望与家人团聚的旅客在广州火车站站前广场排起长龙。

1995年1月19日,广州火车站检票口,一位女孩被挤哭。

1999年,春运期间,株州火车站,一辆来自河南的列车上,一位老汉因为年纪太大,忍受不了拥挤跳下火车向警察求救。

老汉的儿子没跳下火车,被运往广东。老汉急得向民警跪地求救。

大家注意下,在那个冬天,老汉的脚是光着的,他走丢的不仅是儿子,还有鞋子。

2001年,春运期间,一名女子在购票的队伍中精疲力尽。

怕被拥挤的人群冲散,她拼尽全力拉紧爱人的衣服。

2002年,春运期间,人和行李把车厢挤塞得满满的,没有一丝喘息之机。

一个小男孩被挤得张嘴大叫。

2003年春运,广州火车站,一对夫妻一年的积蓄和车票,都被小偷偷走了。

夫妻二人绝望地相拥而泣。

2004年的1月3日,是新年的第一个周末,广州春运进入了第一个高潮。

一个民工行李多,用嘴咬住一个行李袋。

2005年1月10日,春节来临,贵阳一个农民工,背起三米多高的年货回家过年。

2006年1月16日,兰州火车站,一位已经登车的男子从车窗中探出身来亲吻自己的爱人。

2006年在北京西客站候车室,父亲挑起方便面喂孩子,孩子的小脸冻得红里发乌。

2006年1月18日,北京西站候车室,母亲咬断方便面喂孩子。

孩子张大嘴巴,小脸冻得通红。

2006年1月,年关临近,北京西站春运大潮汹涌。

由于南方大雪,近10万人滞留。一名候车的女孩焦急大哭。

2007年2月7日一场暴雪突降太原,在太原站购买车票的人们排成了长龙,尽管大雪纷飞,尽管许多人没有带伞,他们还是不愿意放弃排队等待。

因为多坚持一会,可能就多一份回家的希望


2007年2月26日,在武汉汉口火车站,一名乘客用头顶另同伴从车窗上车。

2008年1月27日,一名旅客顶着大雪在合肥火车站进站候车。

2008年2月1日,广州火车站,人山人海。

2008年,广州火车站,人山人海中,有一名乘客晕倒,被众人抬高救出。

2009年1月12日,广东惠州火车站,旅客来不及从车门登车,只能爬车窗。

2010年1月20日,宁波一个铁路临时售票点,长长的队伍中,广西小伙梁献贵趴在隔离栏上酣然入眠。这是他三年来第一次回家。


2010年1月30日,一位背负着超大行李的妈妈怀抱孩子,在南昌火车站匆忙赶车。

2010年,在宁波工作的白先生送别回甘肃老家过年的父母,父母在车窗上写下了“保重”两个字。白先生顿时凝噎。

2011年1月12日,因为孩子要和爷爷奶奶回家过年,妈妈到火车站送别,离别前孩子亲吻妈妈。

2011年1月17日,在杭州春运火车票大卖场,来自湖南常德的牟师傅(左一)和两名工友,裹着棉被,在寒风中等待买票回家。


2011年1月18日,众多旅客冒雪在苏州体育中心集中售票处排队,准备购买火车票。

2011年1月18日,浙江嘉兴,一位民工用冻裂的手指夹着刚买到的车票,展示给仍在排队的老乡看。

2011年1月29日,广州火车站,小曾与女友不停地挥手告别,两人都流下了眼泪。

“女友是河南郑州的,她这次回家有可能就不回来了,我们或许就要分开,没有站台票,我是买短途列车票进站送她的。”小伙子含泪说。

2012年1月6日下午,深圳火车站开往桂林的列车上,香港人陈先生与儿子隔着玻璃亲吻。两个儿子先由岳母带回桂林老家。

2013年2月2日,北京火车站一对男女依依不舍,男孩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落泪,捂着双眼。

2015年1月31日,武汉大雪纷飞。一位年轻母亲用衣物把幼小的孩子裹在胸前,急匆匆拖着行李赶路。

因为无法用双手护着怀里的孩子,她只好用牙齿紧紧地咬着裹孩子的衣物,不让风雪飘进去。

2016年1月31日,安徽阜阳小雪。

59岁的吕俊荣背着母亲,和挑着行礼的爱人一起准备乘车回家过年。

还有些买不到票,每年都有一大批外出务工人员,选择用骑摩托车的方式回家。

寒风、大雪、疲劳,以及结冰的路面,都阻挡不住他们回家的脚步。

网友“我头戴小花”说:“以前总是很排斥农民工,离得远远的。一前从广州坐火车去武汉,看到大包小包的农民工,心里一阵酸。特别是有个农民工子女,一个小妹妹,才五六岁的光景,提着一个有她半个身高的大桶,还背着一个和我行李差不多大的包袱,被挤得东倒西歪。她爹妈走前面,背着很多东西,也无暇顾她。”

网友“蓝的岸”说:“有一次火车正待出发,突然被一阵叫声哭声惊到,一个农民大哥背着大包小包,在站台上惊慌失措地跑来跑去,说是上错站台了,乘警和乘务人员在旁边冷冷地看着他,‘已经错过了,那班次开了’,我看见农民大哥很绝望的样子,那张伤心的脸一直留在我脑海里。”

春运开始了,在回家的火车上,如果看到过道里的农民工,请适当地让会儿座、交换着坐;别厌烦他们行李多,大包小包,那可能是他们用辛苦一年的血汗钱,给孩子买的玩具、给老人买的礼物…...

春运,对一些人来说,可能是一场荣归故里的盛宴;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却是一场悲欢离合的迁徙。


微信公众号“世洞”(id: shidong365)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