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泊梁山成为最大山头,软实力比打打杀杀更重要 | 水浒新说

2018-02-02  茂林之家

当梁山好汉们怀抱理想去杀人放火时,他们焕发出来的热情和力量,就远非一般江湖中人所能比的了。


撰文 | 成云雷 



任何一个黑社会组织,都存在着两种力量。


一是硬实力,主要是打打杀杀的能力,五虎将、八骠骑以及李逵等杀气特强的首领都是硬实力的体现。


硬实力以外,还有软实力,指一个组织依靠意识形态的吸引力、文化价值的感召力和组织形象的亲和力等释放出来的无形影响力。


▲任何一个黑社会组织,都存在着两种力量


水泊梁山作为《水浒传》中最大的山头,经过王伦、晁盖、宋江三代大头领的苦心经营,不仅在武装力量上远远超过二龙山、少华山等山头,在软实力上也独步江湖。


水泊梁山的软实力首先表现为构建了一套社会黑暗、造反有理的意识形态。


黑社会做的打打杀杀的事情,对于社会整体利益以及社会成员个体安全构成了巨大威胁,如何让黑社会分子的所作所为具有合理性且能够为人们所接受?


梁山三代领导各有各的办法。


王伦自称因为社会不公怀着鸟气上了山,在劝说杨志上梁山时,反复说到高太尉等奸臣当道,有志之士得不到重用。


王伦的说法,可以拉拢一些对社会现实不满的人,聚在一起做一些违法的勾当。


▲王伦自称因为社会不公怀着鸟气上了山


晁盖比王伦要高明一点。


晁盖以东溪村为根据地,一方面频频接触刘唐、公孙胜等江湖人士,一方面又与宋江、雷横等公务员称兄道弟,暗地里积聚力量,准备抢劫生辰纲,干一票大买卖,为下半世不劳而获的快活日子积累经济基础。


晁盖准备抢劫前,首先把生辰纲说成是不义之财,取之无碍。其时正值大宋末年,社会上贫富分化严重,晁盖的这一说法符合事实,因而也获得三阮、刘唐等人的共鸣。


所以,这些好汉在抢劫时并没有觉得在犯法,反而觉得自己的行为属于惊天动地的义举。


实际上,义举云云,纯粹自我安慰而已。从书中描写来看,10万贯的生辰纲抢来后,好汉们没有拿出一文来救济穷人,劫富济贫、疏财仗义也纯粹是动听的空话而已。


好汉们把这笔钱分了,白胜拿了钱去赌博,三阮大概可以到石碣村去当土财主了。


但是,何清的介入,抢劫生辰纲案发,好汉们无路可逃又都带着自己的金银财宝上了山,估计这些钱最终成为梁山的发展基金。


▲抢劫生辰纲案发,好汉们无路可逃又都带着自己的金银财宝上了山


晁盖上山后,说得比较多的是:“俺梁山泊好汉,自从伙并王伦以后,便以忠义为主,全施仁德于民。”


话虽如此,晁盖的忠义和仁德主要表现为只抢劫不杀人。


王伦时代以抢劫单身客商为主要经济来源,往往劫了财,还要害命。而晁盖时代,主要抢劫大队客商,首先以三、五百喽啰把人赶跑,然后再抢。


这样不会出人命,对梁山好汉与喽啰们的自身安全也有好处。


宋江比晁盖又要高明。


招降呼延灼时说:“小可宋江怎敢背负朝廷?盖为官吏污滥,威逼得紧,误犯大罪,因此权借水泊里随时避难,只待朝廷赦罪招安”。


宋江在招降关胜时说:“将军倘蒙不弃微贱,可以一同替天行道。”


宋江一方面解释上梁山的不得已,一方面又把他的行为解释为神圣而且崇高的替天行道。


▲宋江把自己的行为解释为神圣而且崇高的替天行道


所以他不仅成功地用他的思想给李逵、武松等文化程度比较低的好汉洗了脑,连关胜、呼延灼、董平、张清等朝廷命官都心甘情愿上梁山入伙。


其次,在敬天畏命的迷信时代,上应天星的神话也是梁山的重要软实力。


黑社会领袖上应天星的神话是对主流社会的模仿。全书一开篇,就是宋朝太祖皇帝的降世神话。


书中说,太祖武德皇帝赵匡胤降临人世时,“红光满天,异香经久不散,乃是上界霹雳大仙下降。”称赞赵匡胤英雄勇猛,智量宽洪。


接下来,又说仁宗皇帝乃是上界赤脚大仙,包公是文曲星,狄青是武曲星,所以仁宗统治时天下太平。


晁盖虽然是区区东溪村保正,没有体系宏大的神话包装自己,也有一套关于自己的鬼话。


书中说,东溪村、西溪村相隔一条大溪,常常有鬼出来迷人。西溪村里的人,在僧人指导下,凿了一个青石宝塔,镇住了溪边,把鬼都赶到东溪村来了。


晁盖得知大怒,从溪里走将过去,把青石宝塔独自夺了过来东溪村边放下,因此人皆称他做“托塔天王”。


▲人皆称他做“托塔天王”的晁盖


这一传说突出了晁盖力大无比的过人勇气,托塔天王的名号及其驱鬼举动又赋予晁盖人格的神秘性。


在酝酿抢劫生辰纲时,吴用认为这件事人少做不得,人多也做不得,需要七八个好汉就能做成。


晁盖则说,自己做了一个梦,梦见北头七星坠在自家屋脊上,斗柄上另有一颗小星,化道白光去了。


接下来,晁盖与吴用、公孙胜、刘唐和三阮聚义,就称为七星聚义,而负责买酒的白胜则是旁边的一颗小星。


一群草根黑社会分子,抢劫当朝太师的生日礼物,他们的胆量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晁盖的这一非同凡响的梦。


但抢劫生辰纲的事情很快就败露了,说明天意究竟在谁的一边大概只有晁盖、吴用知道。


这种领袖神话的创造,宋江显然比晁盖更内行。


宋江在江州浔阳楼醉后写反诗,被离职刺史黄文炳举报。


▲宋江在江州浔阳楼醉后写反诗


知府得到举报后告知黄文炳,京城中流行童谣:“耗国因家木,刀兵点水工。纵横三十六,播乱在山东。”


大闹江州后,宋江上山,就把这首童谣说给众头领听,明显有抬高自己的嫌疑,也确实达到了预期目的,李逵当时就跳将起来说:“好!哥哥正应着天上的言语!”


接下来,宋江回乡取父,被赵得、赵能兄弟追赶到还道村,在九天玄女庙里吃了仙女的三枚仙枣,接受了三卷天书。


这一切,大概是事后宋江转述的。据说,九天玄女在传授天书时说:“汝可替天行道,为主全忠仗义,为臣辅国安民,去邪归正。”


此后,宋江等领导班子成员又以天降石碣的形式给众好汉排了名,每个人都是天上的天罡星和地煞星。


宋江则感慨:“鄙猥小吏,原来上应星魁。”本来在黑社会最难解决的排名,通过天意,被轻松化解了。


上应天星的神话赋予了好汉们杀人放火行为的合法性。


鲁智深五台山剃度,智真长老“入定”去看一看,说:“此人上应天星,心地刚直,虽然时下凶顽,命中驳杂,久后却得清净,证果非凡。”


▲智真长老认为鲁智深“虽然时下凶顽,命中驳杂,久后却得清净,证果非凡”


罗真人关于李逵也有说法,“贫道已知这人是上界天杀星之数,为是下土众生作业太重,故罚他下来杀戮。”


所以,在好汉们以及作者看来,鲁智深、李逵的杀人放火是奉了天意,具有天然合理性。


再者,梁山的奋斗史及其忠义等核心价值,也是重要的软实力。水泊梁山自身也有一个发展的过程。


最初的梁山,在王伦领导之下,是个不起眼的小山头,其实力与李忠、周通的桃花山相近,与二龙山、少华山等山头相比,无论是对政府的威慑力还是在江湖上的美誉度都远远不及。


晁盖上山后,马上吩咐下去,不允许伤害客商性命。宋江在排座次后,又有新的规定。书中说:

途次中若是客商车辆人马,任从经过;若是上任官员,箱里搜出金银来时,全家不留,所得之物,解送山寨,纳库公用,其余些小,就便分了折莫。


便是百十里,三二百里,若有钱粮广积害民的大户,便引人去公然搬取上山,谁敢阻当。


但打听得有那欺压良善暴富小人,积得些家私,不论远近,令人便去尽数收拾上山。


此后,贪官的财产成为梁山的主要收入来源。


梁山在长期奋斗历史中形成了独特的精神价值,即晁盖强调得比较多的兄弟之间的义。为了救宋江梁山好汉倾巢而出,长途奔袭江州,就是这种义的表现。


宋江除了追求兄弟之间的义,还渴求忠君报国,成为史书记载中的忠臣孝子。


辽国欧阳侍郎以高官厚禄引诱宋江投降,吴用有点心动,劝说宋江弃宋从辽。宋江则说:“纵使宋朝负我,我忠心不负宋朝。久后纵无功赏,也得青史上留名。”


▲宋江除了追求兄弟之间的义,还渴求忠君报国


后来宋江亲口对欧阳侍郎说:“我这伙好汉,非比啸聚山林之辈。一个个乃是列宿之臣,岂肯背主降辽。”


宋江的民族大义以及青史留名的自我期许也使得他不同于一般的强盗头子,正是宋江的忠义核心价值把水泊梁山从一般黑社会组织区分开来。


一般好汉上山是为了躲避官府追捕,宋江及其追随者则是暂居水泊,等待招安,找机会为国出力。


这样,宋江及其领导下的梁山好汉成了打造清平世界、朗朗乾坤的主力军。


当梁山好汉们怀抱理想去杀人放火时,他们焕发出来的热情和力量,就远非一般江湖中人所能比较的了,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书中几乎所有大小山头的好汉都投奔梁山的原因。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