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茶997 / 宗教 / 人算不如天算,伊朗玩了狠的,结果被伊斯...

分享

   

人算不如天算,伊朗玩了狠的,结果被伊斯兰世界孤立

2018-02-02  心茶997

说起伊斯兰世界内部的教派之争,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对立已持续千年,至今仍是如此。

如今,在全球穆斯林中,有超过85%的都是逊尼派,而什叶派信众的数量上是不能与逊尼派匹敌的。逊尼派覆盖了西亚、中亚、北非、南亚以及东南亚的大多数国家和地区。而什叶派的主要势力范围,主要在伊朗高原,而其中,伊朗,作为什叶派势力的核心。

被众多逊尼派国家包围的伊朗,就像是一个另类。但是,伊朗并非自古都是什叶派国家。在伊斯兰创教之初的六七百年中,伊朗一直是逊尼派的势力范围。不过,16世纪伊朗萨法维帝国建立后,帝国却完成了向什叶派的整体转变。

伊朗为什么会转投什叶派?

有的朋友知道,萨法维王室是什叶派出身,所以在其治下推崇什叶派好像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但是,这个说法太牵强。

什叶派之所以存在,是因其作为弱小边缘势力反对伊斯兰强权帝国的一个意识形态工具。一旦这个弱小势力翻身上位,成为伊斯兰世界的强权统治者,为了让占人口绝大多数的逊尼派穆斯林认同自己,统治者们便会皈依逊尼派,来维持和巩固自己的统治权。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出身什叶派的阿拔斯王朝,主宰阿拉伯帝国后,立刻皈依了逊尼派。

还有一种解释,即使伊朗高原与阿拉伯半岛、小亚细亚半岛的地缘政治冲突造成的。中东地区一直存在着阿拉伯半岛、小亚细亚半岛和伊朗高原三大地缘板块,三者彼此间相对独立,地缘实力又大致相当,所以存在结构性地缘冲突。

而以伊朗高原为本部核心区的萨法维帝国,与均为逊尼派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及阿拉伯民族势力长期发生冲突。于是,在政治敌对的情况下,伊朗在意识形态领域与他们保持距离。

不过,这种说法也太过简单。一直以来,中东三大地缘板块的结构性矛盾都存在。而在萨法维帝国之前,任何一个占领伊朗的伊斯兰政权,都没有在意识形态上与其他二者做区分。

那是因伊朗位居伊斯兰世界的地缘中心,而占据伊朗的政权足够强势,便会有意在政治上一统中西亚和北非,如果在意识形态上与逊尼派划清界限的话,要收服其它版块的难度也就相应提升。若占据伊朗的政权实力较弱,那就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了,让自己成为一座孤岛,不就是等着让其它板块来吞噬吗?

那么,萨法维帝为什么会改奉什叶派?

这得从世界地缘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说起。

16-18世纪,萨法维帝国统治着伊朗,也正是欧洲文明逐渐崛起,大航海时代兴起的时代。

作为亚欧大陆的地缘中心,中东是东西方交流的必经干道,基于此地缘条件,伊斯兰教以商路为纽带,将小亚细亚、阿拉伯半岛、伊朗高原、图兰低地等地缘上互不统属的板块整合在一起。

在东西方贸易的巨大利益驱使下,无论是统一还是分裂的伊斯兰世界,各主要地缘势力都致力于维护一个相对一致的文化体系,只有文化上的一致性,才能有效减少贸易过程中的摩擦和阻碍,从而提高商业效率,各个板块获得利益最大化。

不过,伊斯兰世界的好日子因大航海时代的到来和新航线的开辟而受到破坏欧洲人可以经由海路,环绕非洲或跨越新大陆,直接与东方开展贸易,这就没有中东什么事了。

再看北方,有俄罗斯的崛起,再加上其对对北亚的渗透,东西方陆上交通线即便利益不如从前,但很大程度上也被俄罗斯线路取代。

长期以来,中东靠着贸易枢纽的地位赚得盆满钵满,而海陆通道的变化,这种地位不复存在,同时,欧洲人也掌握了东西方海上贸易的主导权。

即便这一时期,欧洲文明没有工业革命后的压倒性优势,对伊斯兰文明的整体压制也还没有成型,但新的贸易通道,也间接的影响了伊斯兰世界内部的政治经济格局,最重要的是维系伊斯兰世界文化同一性的商业纽带不复存在。

大家知道,在内部地缘结构上伊斯兰世界本就四分五裂,全靠商业纽带将他们在文化上整合到一块。既然贸易主干道已易手,没有了利益的维系,伊朗也就没有必要非要维持统一的逊尼派认同。

这是伊朗转型为什叶派的时代背景。

哪伊朗选择转向什叶的根关键原因又是什么?

伊朗萨法维帝国强大时,阿拉伯势力已没落,但占据东地中海—小亚细亚半岛突厥系的奥斯曼土耳其却在其鼎盛时期。对于任何一个强势的伊斯兰势力,都有一统伊斯兰的目标,而伊朗和土耳其也不例外,不过,土耳其虽强盛,但还是不能完全压倒伊朗,于是,两国便形成了长期对峙的局面。

正面对抗下,伊朗无法突破,于是,只能设法壮大实力,来削弱对方的实力。

伊朗要怎样才能壮大自己?

通常来说,提高文明质量,如同期欧洲人的技术革命,是一种很有效的方法。但伊朗条件不具备,只能通过扩充地盘的方式来达到其目的,伊朗将目标锁定在阿富汗和图兰低地。

一方面,阿富汗是伊朗高原的延伸,图兰低地则被伊朗高原压制,这符合伊朗的地缘扩张方向。另一方面,伊朗将地处中亚的图兰低地和阿富汗与中东隔离开,这样一来,伊朗经营中亚可以免受土耳其的直接干涉。

不过,土耳其对中亚也不是束手无策。第一,征服阿拉伯势力后,土耳其取得了逊尼派哈里发的头衔,是名义上的逊尼派宗主;第二,中亚大多为突厥语族地区,与土耳其系出同源,土耳其完全可以用民族纽带来争取他们的认同。

这下,伊朗犯了难。

如果,伊朗继续维持逊尼派立场,可是有土耳其的宗主名分摆在那里,虽然,萨法维王室可以不承认土耳其的哈里发地位,但保不定中亚的部族会认为伊朗是“乱丞贼子”,甚至,也不能避免伊朗内部的这种影响。另外,多为突厥语族的中亚土著,对土耳其更有亲近感。这两点,会严重影响到伊朗夺取乃至消化中亚。

既然,这些路都行不通,那么,伊朗只能选择转向什叶派。

伊朗转向什叶派又有什么好处呢?

首先,在内部可以清除土耳其哈里发地位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争取民众的认同。在与土耳其的长期斗争之下,减少内部隐患非常重要。

其次,伊朗位于中东与中亚中间的地缘位置决定了,一旦伊朗转型为什叶派后,便切断了中东逊尼派本部向中亚输送地缘影响力的文化通道。

当然,短期内,这会加剧伊朗与中亚的冲突,但中亚实力毕竟是孱弱的,伊朗有打压中亚的实力,也可以消耗这些实力。长期看,一旦将中亚经营得当,什叶派在中亚也获得广泛认同,一方面,该地区会在教派文化上亲近伊朗疏远中东,另一方面,还会抵消中亚部族因突厥出身而对土耳其的亲近感,那将这片土地消化吸收也就不远,从而,中亚便成为伊朗征服中东的后方支持。

伊斯兰世界丧失东西方贸易的主导权,而断了维系文化一致性驱动力,再加上伊朗与土耳其的长期对立,时代大环境和长期对立的政敌,共同促成了伊朗转型为什叶派。

而伊朗转型的最终目的是建立由其主导的意识形态体系,进而在稳固内部统治的同时,更好的消化中亚。

不过,纵使伊朗算盘打得再精,也挡不过工业革命浪潮的席卷,西方迅速崛起,逐渐有了压倒伊斯兰的整体优势。中亚也没有到伊朗手里,反而被俄、英两大势力瓜分。而那时的伊朗更多是忙于自保,全无扩张的能力。同化中亚也就成了遥远的一个梦。而没有中亚的支撑,什叶派的少数地位也无法获得根本性改变,各种无奈,使得伊朗只能成为一个孤岛,伊斯兰世界的一个另类。

不过,对此伊朗当然不甘心。所以一直以来,伊朗也积极寻找机会,希望让光大什叶,自己也能好风凭借力,助我上青云。而你别说,机会还真就出现了。随着局势的变动,伊拉克什叶派已经在巴格达政府掌握了主要权力,叙利亚阿萨德政府也跟伊朗积极靠拢,伊朗主导的什叶派之弧,已经呼之欲出。

那么,伊朗能趁这个机会翻身吗?老实说,机会是有,但难度依然不小。且不说美国、以色列和逊尼派沙特、土耳其的抵制,就是什叶派之弧背后,也存在着一些结构性问题,阻碍了伊朗的壮志雄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