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书苑 / 待分类 / 煮雪烹茶,听雪敲竹 ,古人的浪漫冬天……

0 0

   

煮雪烹茶,听雪敲竹 ,古人的浪漫冬天……

2018-02-02  三人行书苑

煮雪烹茶,听雪敲竹 ,古人的浪漫冬天……


古人多喜欢用雪煮茶,雪冰清玉洁,代表着独善其身的节操;茶在浮浮沉沉散发出一种清清淡淡,像极了君子的作风。雪与茶结合,一听就让人感觉到清新脱俗。

 


《红楼梦》中,妙玉招待黛玉、宝钗的体己茶就是雪水煮出来的。黛玉问她:“这也是雨水煮出来的?”妙玉冷笑道:“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隔年蠲的雨水哪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煮雪烹茶,这符合妙玉的高洁心性。


 

古人用雪烹茶很有讲究,花瓣之上的雪,或者是未落地之雪,用来煮茶,最为美妙。清代震钧就曾说过:“雪水味清,然有土气,以洁瓮储之,经年始可饮。”



晚明文人高濂的《山窗听雪敲竹》里说,“ 飞雪有声,惟在竹间最雅。山窗寒夜,时听雪洒竹林,淅沥萧萧,连翩瑟瑟,声韵悠然,逸我清听。忽尔逥风交急,折竹一声,使我寒毡增冷。暗想金屋人欢,玉笙声,恐此非尔欢。”然而此等风味,我辈只怕是无福消受了。


 

梅和雪是冬天最雅致的景物了。卢梅坡的诗里说:“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它们出现在这数九寒冬里,似乎自带一种清冷态度。天然一种断然的清绝与令人不敢逼视的风雅,张岱的《夜航船》里记载,孟浩然情怀旷达,常冒雪骑驴寻梅,曰:“吾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背上。”


 

《世说新语·任诞》: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王徽之雪夜起兴,驾舟访戴逵,天亮到了戴家门口,又因兴尽而返回。发生在雪夜的友情,也是如此的雅致、率真和不染尘埃。


 

张岱《湖心亭看雪》中说“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湖水苍苍,大雪茫茫,人世间的烦恼与忧愁似乎都不入此间。再遇一志同道合之人,浅酌几杯,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