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高材生拉黑父母6年:父母在等孩子说谢谢,孩子却在等父母说对不起

2018-02-03  智者文馆


一直以来

我觉得我国有一个基本矛盾

就是中国的父母

心实在是太狠了


这几天,我被一篇文章刷屏了

有一个北大毕业的高材生

因为和父母有矛盾

12年间过年从未回家

并在6年前拉黑了父母


他最近在网络上发布了万字长文

基本上是记录了他对父母的不满

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和父母决裂



不知道是谁

给这篇文章配了一个惹眼球的标题

《北大毕业生:我才拉黑父母6年

他们控制了我30年》


同事把这篇文章分享了给我

还附言说:

“我都不需要看文章

看到这个‘控制了我30年’

我就生气!”


我赶紧一字一句认真看完了

这篇万字长文

看完以后

我想到了很多事情

我的第一感受是

我看不上这个北大男


不要误会。

我并不觉得他的父母没问题

我只是觉得

他说的这些问题

对我来说太普通了

难道你以为

我们这些和父母感情好的人

从来都没有受过父母的“压迫”吗?

我们如今在孝顺父母

是因为从没被父母“控制”过吗?

实在是太天真了



我6岁开始被我妈逼着学小提琴

被她强拽着上各种培训班

所有考试都必须考第一名

学什么不重要

但是一定要读到研究生

这是起码的


于是,别的小姑娘在楼下跳皮筋

聚在一起看《流星花园》

我却每天雷打不动练琴3个小时

我甚至一直以为

道明寺是一座庙的名字



如果琴练得不好

我就被指着鼻子骂

被按在床上打

我的哭声震得左邻右舍都知道:

“又是那个老被打的孩子在哭”



有一次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闹着不想练琴

我妈就顺手抄起小提琴的弓打我

直接把弓打断了

她只能又花了几百块钱

重新给我配了把弓

后来逢人还吐槽:

“以后不能用弓打孩子

孩子不痛

我倒是肉痛”

(肉痛:吴语,形容花钱太多而心疼)



但是即使如此

我还不是野蛮生长

成了如今的美少女?

以至于长辈亲戚看到我

都要夸一句:

“这姑娘好,白白胖胖”



到了最叛逆的初中

我终于开始意识到

父母对我的方式

大概是有点问题

这是因为

我发现好几个闺蜜

都有被父母打成狗的经历

我们甚至建过一个“反父母联盟”


我们联盟主要的成就

是总结出了

“你绝不能信父母的三句话”


第一句:“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这句话的真实含义是:管你喜不喜欢,给老子忍着


第二句:“我是你爸(妈)!听我的!”

这句话的真实含义是:老子忙着呢,再逼逼我揍你


第三句:“为什么别人都能处理的好,你就不行呢”

这句话的真实含义比较直白:我怕是生了个傻子



“反父母联盟”在同学中获得了一致好评

这也让我相信

中国的父母有一种狠心文化

已经成了我们民族教育下一代的习惯

而这种习惯之根深蒂固、

产生的共识范围之广

可能会让外国人三观震碎


所以,我并不觉得这个北大高材生

在17岁以前的经历有什么特别

这不过是

任何一个被父母严厉管教过的中国孩子

都经历过的悲惨童年罢了



只是和这个北大学生不同的是

我们其他人

都已经把这段经历

远远地甩在身后了


请你别误会

我绝不是认为你应该包容父母

或者打算教你如何善解人意

相反,我是一个脾气很大的人

没事就爱怼这怼那

我和父母

也从来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和解”

只不过

到了我初二以后

我妈打我的情况

自然地有所好转


这主要是因为

我的力气变大了

而我妈老了



不光是肌肉的强弱排名产生了变化

在人生的各个方面

我和父母的排名都产生了变化

我到外地上大学

眼界越来越宽

知道很多他们一辈子

都不会明白的事情

去了很多他们一直想去

却没去成的地方


大二以后

我靠着英语好

做家教、打工实习

再也没有要过家里的钱

我妈甚至有点失落:

“你现在是长大了,不需要我们了”



我的父母从此没有办法再控制我

而如果不是有人提起

我平时也都不大会想起

曾经被暴打的这些往事


这真不是因为我宽容

只是因为

这个世界太精彩了

好玩的事情那么多

我每天都有好多事情想学

我还有好多梦想要去实现

我哪有空整天拽着父母

抓着十几年前的陈年旧事

逼逼来逼逼去?



这个北大高材生

让我看不上

不是因为他的父母没错

而是因为

从他离开父母开始

已经有17年了

他今年已经34岁了

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

他都已经人到中年了

而他仿佛却永远活在了17岁那个

被羞辱的暑假里

活得像个闹脾气的小孩子

非要父母认错才罢休


我想起前几天

我看了一部韩寒导演的电影

叫做《乘风破浪》


邓超饰演的男主

从小和父亲决裂

他的父亲因为冲动坐牢

缺席了他的整个童年

使得他的童年穷困而孤苦

父亲出狱之后

也不支持他做赛车手的梦想

反而霸道地横加阻挠


电影里,邓超在一场车祸后

穿越回到了父亲年轻的时候

他和父亲一起眼看着他们最好的兄弟

被仇人刺死

于是,他和父亲

一起去给兄弟报仇

他这才明白,父亲当年坐牢的原因

而父亲后来不让他做赛车手

也不过是担心危险和不稳定罢了



我并不是想说

邓超的父亲没错

我只是说——

人和人之间,是没办法互相理解的

你和好朋友之前做不到

你和父母之间也不可能做到


我不是在说风凉话

也不是指望你去理解你父母

因为我相信的是

谁都没办法完全去理解另一个人

你甚至都不必去试


去年,从小疼我的太外婆去世了

整理照片的时候

我想起以前太外婆给我讲的故事

说我妈从小成绩特别好

就想读音乐学院

但是那时候因为赶上文革

家里成分不好

她就只读了中专护校



我忽然明白

我的母亲为什么要

逼我学小提琴、逼我考研:

她想让我去替她完成

她年轻时的梦想


而我,

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些

我的母亲经历过怎样的人生?

她年轻时的梦想是什么?

现在实现了吗?


也许在她看来

读书是唯一能成才的一条路

因为在她那个时代

这是所有年轻人的唯一出路


而她所没有预料到的是


时代变了



这个时代已经和她年轻时大不一样了

而我们的父母辈

已经无法理解我们的时代

和我们的梦想

正如我们

也无法理解他们的时代

和他们的梦想


知道了这些以后

虽然我还是认为

我应该过我自己的人生

我从来都不是

也不可能成为她生命的延续


但是在我心里

我已经原谅她了

因为我明白

当年她对我的狠心打骂

并不是她出自恶意

想要控制我、毁掉我

而只是她太想让我走上

她觉得最好的那条路

因为我明白

我们不应该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父母

因为他们只是用了错误的方式

但却是

用真心在爱着我们



这些话我当然从没跟我妈说过

不是因为不敢说

只是单纯地没机会说——


因为我妈,

这个当年能把小提琴弓打断的

精明强壮的女人

如今已经50多岁了

她现在变得像个小孩子一样

逢年过节就要跟我讨礼物

如果我不小心忘了她的生日

她就打电话过来

像韩剧女主一样说我“不爱她了”

知道我今天发工资

她就闹着要我也给她发个红包

每到这时候

我已经无法想起当年她打骂我时的心狠

我也不可能去哭着对她说

“当年你是怎么逼我学小提琴的

现在还想让我

给你发8块钱的微信红包?”


每到这时候

我只是默默掏出手机

给我妈发一个红包


看着她兴高采烈地

回我一个表情——



而我的心里

也不会埋怨她胡搅蛮缠

只是感叹

“原来我随手的一个应付

就能让她开心一天”


我想

能够在互相不理解的情形下

仍然宠爱着彼此

这就是亲情吧


我和父母达成和解

不是因为我最终理解了他们

也不是因为他们最终理解了我

而是因为

在无法互相理解的永恒难题下

我们不如就选择

大家都最开心的方式


而这也绝不是妥协

这是我作为一个成年人

在理智思考之后做出的

最好的决定

这是我作为家里如今的支柱

对这个家庭的幸福

所必须要担起的责任


况且,和父母相处虽然难

但是仔细算算

其实一年也相处不了几天

我曾经看过这样一个计算



说实话

一开始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

我是被吓到了

在他们日渐苍老的那30年里

在我们以为漫长的余生里

我们能和他们相处的时间

居然不超过600小时

还不到25天


也许这一世成为父母子女

既是缘分一场

却也注定要互相亏欠

人生原本就是这么难

而我所想做的

也不过是尽我所能

让自己和家人

都过得开心一点



还有半个月

就要过年了

我正在抢回家的票

不知道大家都抢到没有

愿大家都能顺利回家


因为家,并不只是

父母漂泊半生之后

暂住的那个房子而已


是我小时候不想回

长大后却回不去的地方

我曾在这里流下无数眼泪

却也在这里一次次站起来继续奋斗

这里诞生了我最初的梦想

也将是我灵魂最终的归处


就是我全部的人生啊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