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曾流年

2018-02-03  喜好喜好

似水曾流年​“曾经甜蜜的曾经忧郁的,是尘封在岁月褪色的美丽,那些看过的走过的爱过的错过的,山水间早依旧美丽如歌,那些昨天的今天的明天的每天的,我们是否还有梦流淌在心头”

MP3的耳麦中又传出那首熟悉的旋律《似水流年》,李永昌,用一副充满沧桑的嗓音,正倾诉着满腹的心声,朴实的歌词缓缓流过心间,心湖便荡起了层层涟漪。

风狂雨骤后,是失散的滋味,风轻云淡了,消逝的便是时间,掐指算来,从大学毕业到社会工作第一天起,青涩蜕变、化茧成蝶间,已匆匆走过六年的光阴,世界就是这样,走在人生的旅途,双脚踏出的印痕一深一浅,留下的永不消失,逝去的便不再停留。

有很多东西,往往就在我们的举手投足之间悠然而过,如时光,如岁月,一切的一切,流水一般轻淌而过。

当我们趟过年华的河流,站在彼岸的一瞬,才发现所有的所有已恍如隔世。有些时光,仿佛初春里的莺歌、盛夏里的蛙声、金秋里的蝉鸣、寒冬里的鼠吱,萦绕心头,回响耳畔,却无法将它抓在手心,就那样无助地听着它们在清幽的空气中慢慢地随风飘散。

已记不清哪位哲人曾说过这样一句名言,“用静止的心态对待过去,过去便是现在”,可固执的我却始终不敢苟同,既然过去的已经消逝,即使真能时光倒流也终将是黄粱一梦,对待过去,我们经常使用的方式只是怀念、感伤、懊丧,也仅此而已。

人总是会怀念过往的一切,中学时,我们会怀念孩提时代天真无邪的生活;大学里,我们会怀念少年时光快乐无忧的日子,工作后,我们会怀念青春时期五彩斑斓的岁月。

如今,走进漫漫长途的职业生涯,面对更多的人生十字路口,反而更加怀念埋头于题海的遨游,俯身于心田的躬耕,怀念过往的一切,用记忆来填充当下那看似淡然无味过后却又回味无穷的生活:流火,流沙,流星般划过的青春。

其实,人生就像一场迷藏:寻找者抑或躲藏者,游戏的角色全凭我们自己决定,随着游戏的进展,年华步步后退,并将终结于一个固定的点。

或许,韶华流尽时,寻找者仍未实现自己的目标,而躲藏者依然未现影踪,但最终的胜利依旧会属于寻找者,因为在似水流年中,寻找者总在不停追寻生活的节奏,逐步领悟人生的真谛,而躲藏者却在一味回避生活的磨难,逃脱艰辛的蜕变。

年少轻狂的我们,冲动与不羁是青春赋予我们的特质,却也要承受时代在我们身上刻下深深的迹痕,面对无法躲避的流年,我们应该选择成为前者,踩着单车四处寻找属于我们的青春,属于自己的岁月,即使梦想的珍珠散落一地,依然信守最初的承诺。

时光是残酷的,不论您如何幻想,都要始终必须面对长大的事实,因为,有种东西,它叫流年。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智利著名诗人聂鲁达曾经写过这样一句诗歌“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我不期盼寒冬的到来,但却无法阻止时光的流逝。

我知道春天已为时不晚,但我只是希望它能来得不是那么迅捷,以便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去享受生命的旅程,探寻人生的意义。

面对指缝间轻盈滑落的光阴,面对匆匆岁月、似水流年,我宁愿做一个守望者与追寻者,守着不老的梦想,不变的信仰,追寻点滴的收获,岁月的果实,直到沧海桑田,直到海枯石烂。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