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老公送给了小三”

2018-02-03  智者文馆


 

 01 

 

这是我整夜第三次惊醒,此刻是凌晨四点。

 

醒来第一感觉是冷。

 

从阳台往外看,17楼依稀能看到已经开工的清洁工。刷刷的扫地声把夜晚最后的温度也唤醒驱散,让将到的黎明愈发冷。

 

轻轻关上半开着的窗,窗帘也拉上,确定了好几次是不留一丝缝隙的拉上才作罢。

 

静坐书桌前,仍觉得冷。

 

椅子扶手上的衣服,胡乱抓起穿上,才发觉是陈阵的。想脱下来,但是犹豫了一下。

 


 02 

 

白天的咖啡厅。

 

坐在对面的安蕾时而低着头,时而抬头扫我一眼,但就这一眼也会被我直勾勾的眼神逼退回去,在公司也是如此。

 

我是强势的人,同时也是她上司。

 

“飞飞姐,我明天会提交辞呈。”

 

我平和地看着她,沉默,沉默,沉默……

 

我注意到她有点局促,但局促中又有点下定决心。

 

今天她敢一个人赴约,肯定也是做好了被我这个原配泼水打骂甚至撕扯头发的准备。

 

安蕾进公司三年了,从刚开始的初级助理,到现在的高级秘书,我的每次升职都会带着她。一个人跟自己久了,用习惯了也有感情了。

 

此刻她坐在我对面,我是有几句想问她的话。

 

我想问:你每天下班准备和我老公约会时看到我还在办公室里忙,是不是心里特别踏实?

 

我想问:那次我夸你的新包真好看,你说是男朋友送的,其实是在挑衅,对吗?

 

我想问:我们结婚纪念日那天,我让你帮我订蛋糕,你心里肯定很不满吧,不然那晚我老公怎么会那么晚才回家?

 

我还想问:你有没有,哪怕一次,面对我的时候是愧疚的?

 

可最终我一句都问不出来,或者说不重要了。尴尬的气氛持续了半小时,我打算起身离开。

 

“飞飞姐。”

 

看我起身,安蕾也站了起来:“飞飞姐,我怀孕了。”

 

我当做没听见,转身离开。

 


 03 

 

其实我什么都不用问,毕竟那条短信已经够清楚明白:

 

飞飞姐,有一件事在我心里藏了太久了,今天我决定和盘托出。因为我很爱陈阵。

 

陈阵对你来说,或许可有可无,可他对我很重要。

 

我们三个第一次出去吃饭,在你去卫生间时,我们交换了微信,之后不久我们就在一起了。起初,我只是想报复我在工作上的不满,可我居然爱上他了。我能感受到他的不快乐,我想给他快乐。

 

你放了他吧!

 

我回复:5点半,楼下咖啡厅。

 

如果你问,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什么感受?我会说,很冷静。

 

至于为什么要见面,却见了面不说一句话?

 

是因为,我想看看一个戴惯了面具的人脱下面具后的样子,我对于狼狈有一种不明状的狂热。

 

我和陈阵一直没有要孩子。

 

一是,我们的事业都在上升期,两人没一个愿意牺牲事业回归家庭:我一个项目忙完无间歇地忙下一个,而他是一家4A广告公司的AD(客户总监)经常应酬到深夜;

 

二来,我们俩都来自单身家庭,可能是从小就认为自己是多余的,所以无法体会孩子之于家庭的黏连作用。

 

以前一直觉得对他有亏欠,心想现在也算扯平了。

 

凌晨四点,陈阵迷迷糊糊地翻身,双手在黑暗中寻我。没有结果后,他打开了灯,看我只是呆坐在书桌前,他又躺了回去,“老婆,你不睡觉干嘛呢?”

 

前夜他回来时,又是深夜,我假装睡着。他洗完澡钻进被窝,睡前亲了下我的头发。

 

我没来得及告诉他我今天的经历,现在看来,安蕾也没有。

 

“老公”

 

陈阵迷迷糊糊地:“怎么?”

 

“如果我出轨了你会怎么办?”

 

“什么?”

 

“我说,如果我出轨了你会怎么办?”

 

他一下子就清醒了,腾地一下坐起来:“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问?”

 

他说着起身走到我身后,摸了摸我的头。此刻我知道,他已经知道了。

 

我继续问:“你想离婚吗?”

 

“我当然不想啊。”

 

“那你还爱我吗?”

 

“爱啊”

 

“那你还只爱我吗?”

 

他突然变得狼狈,但又还心存侥幸:“老婆,你什么意思啊。”

 

“我们明天起草一份离婚协议吧!房子写的是我名字,就不变更了,你出的那部分钱我会折现给你,一年内还清。车是你买的,归你。明天起你住客房,两周内,从这里彻底搬出去,走的时候记得把所有钥匙留下来。双方父母等我们办完手续再通知他们吧。”

 


 04 

 

陈阵转身走去阳台,静静地抽烟。

 

十分钟过去了!阳台上一明一灭,就像我们心照不宣的呼吸,不急不促。

 

“你知道为什么吗?白飞飞”他突然恶狠狠地指着我,吼起来。

 

“你他妈就是这样,永远都是这样,高高在上,试图控制一切。一旦失控,你就跑,你就不要。你有问过我为什么吗?你听过我的解释吗?这个世上所有人都得活在你的想法里吗?”

 

看着暴跳如雷的陈阵,我突然理解了安蕾说的“不快乐”,她说,陈阵一直都不快乐。

 

我们在大学相识,陈阵追了我两年我们才在一起。在一起的第四年,他求婚,我没有理由拒绝,接受,然后结婚。

 

对我来说,爱情从来不是必需品,而婚姻却能让我处于不被人随意评判的安全区。

 

我一直认为:只要一个男人,真心待我,彼此忠诚,无论有没有爱,我都愿意和他细水长流,认真过日子。

 

他的单亲家庭是因为母亲去世,父亲再娶;而我是因为父亲出轨。他从小缺失双亲的爱,而我更为极致,我10岁后没再见过父亲,我是在母亲的仇恨和酒精里被浸泡大的。

 

他,是想用一辈子来寻找爱;而我,只想忘记恨。

 

可到头来,他在我这儿没能找到爱,我在他那儿也没有忘记对生活的恨。

 

我幽幽地说:“陈阵,你应该和安蕾那样的女孩子在一起。”

 


 05 

 

离婚手续办得很快。除了那套房子是共同财产,我们其他的财务一直都是各自打理,再加上没有孩子,没有复杂的家庭结构,一切还算顺利。

 

五个月后,我收到了陈阵和安蕾的婚礼邀请,上面写着:Zember & Lesilie’s wedding,背景是两个人的笑靥如花。

 

不知道是谁辜负了谁,也不知道是谁成全了谁。

 

我心里默默对陈阵说:新婚快乐。

 

很多时候我们思考婚姻到底是怎么回事,才发现每个人对它的理解都不尽相同。我们也总追问婚姻的底线。但我想,婚姻的底线不是爱情,不是经济基础,而是两个人对于婚姻的期待应该相同。如果我给你爱情,我也想要你的爱情,而你给的只有安稳,那我们大概注定做不了一世夫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