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我的性生活次数是零”

2018-02-04  茂林之家


作者:杨涛





数据显示:在中国的女性中,文化程度越高,无性的人就越多,为什么会这样?这样做到底正不正常呢?


——小婚家

 



01



某情感机构在网上发起了一个调查:过去的2017年,你的性生活次数是?


有接近20%的参与者勾选了最底端的一个扎心选项:“”。


前段时间,“佛系青年”这个词大行其道,修身养性、禁欲等说法在朋友圈里的出现频率也居高不下。


有几位创业的同事凌晨两点钟发了一个朋友圈,接着立刻被熟人怼道:“这么晚还不睡,一看就没有性生活……”


没有性生活,成了某些自诩高知人士的一种自黑和自嘲。


不过这种自黑可不像人们互相比较有没有去三亚买房、买没买名牌包一样能拿到桌面上来说。这是一个尴尬的中间地带:


性生活次数稀少,向左走,说明自己不乱搞不胡来,在反性和禁欲作为主流语境时,多少占着道德优势;


向右走,则证明自己似乎还不是那么成功,每天为事业打拼无暇顾及其他,没法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子那样有钱、有闲、还有爱爱。




02



著名的性学家潘绥铭近30年的研究数据表明:在中国的女性群体中,文化程度越高,无性的人就越多。


一方面,受教育越多、年龄越大,各种顾虑、衡量和恐惧就越多;


另一方面,受教育程度越高,能在一起愉快交流的人也相对变少了,聊都聊不来,还啪什么啪?


该调查数据还显示,27至35岁的女性群体,有10%的人从来没有过性生活,而且这个比例持续增长。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女人正在经历无性婚姻或无性生活? 


有可能是太忙了。就像我的一位高管女性朋友吐槽说:“工作把一天挤得满满的,回家累得倒头就睡。做爱?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除此之外,越是文化程度高,对自我的要求越高,对事业和生活品质的要求更高,性生活的时间理所当然地被排除在外。


美国有一部电影叫做《斯隆女士》,讲的就是这样一类文化程度高且不需要性生活的女性。


斯隆女士是一位议员,也是一个工作狂,在她看来,每天恨不得有25个小时去工作才足够。更多的金钱、更大的房子、更好的声名、更旺的事业……这些才是最重要的,做爱?太耽误时间了。


同时,文化程度越高,对性生活的质量追求也越高。伴侣在各方面能不能做到让自己最满意?他有没有性怪癖?除了性感和体贴,他是不是最会创造意境?他的行为能不能恰好匹配自己当时的性爱心境……


总之,就像很多挑剔的单身女士创造了各种择偶的条条框框,宁愿高处不胜寒也不随便嫁一样,高知女性也给自己的每一次性生活设置了更高的合格标准:如果这一次的爱爱不能达到ISO质量体系认证,对不起,宁缺勿滥。


问题是,每个人的性生活都不会是次次地动山摇、销魂荡漾,大多数人性生活有时也是对付的、草率的、平淡的


尤其是结婚之后,性生活在很多人眼里就变成了交公粮,这样的性爱,更让追求高品质的高知女性嗤之以鼻。


文化程度越高的女性,性生活就越少——这个调查结果或许确实说明了近年女性性生活的情况和问题。




03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性生活少就不正常吗?


当然不是。《中国古代房内考》一书中提倡性生活次数应该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合理减少。


而在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依德看来,所谓文明,有时就是性欲压抑后升华的结果。


所以从这点来看,女性对性的追求本就弱于男性,而高知女性被动或者主动选择减少性生活次数,将更多的时间用来追求生活中其他更美好的事物,这是很正常的事。


只是,食色性也。生活总是需要有合理的平衡,如果性生活太少,也会增加生活中的焦虑,或者增加婚姻的不稳定因素。


那么,有合理且美好的性生活,也应该成为女性生活的追求之一。


毕竟,大多数人都不是甘地式的禁欲主义者,身为凡夫俗子的我们,理所应当在一生中多去体验性爱的美好,体验一下文明之外最原始的乐趣。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