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危机”降临,中国这几个城市必须崛起!| 冰川话题

2018-02-05  茂林之家

若对人口没有合理的引导,按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完全可以用“雪崩”来形容我国的“人口趋势”。




撰文 | 东南偏北


中国人口问题现在有多严重?


有学者曾研究过:到2100年,中国将只剩下6亿人!


这样的结果,一点都不是危言耸听。若对人口没有合理的引导,按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完全可以用“雪崩”来形容我国的“人口趋势”。


可能有些朋友觉得2100年对我们来说太过遥远,毕竟很多人都活不到那时候。那好,我们先来看看近两年、近十年中国人口的情况。


2017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了63万人,这一数据比之前各方的最低预测还要更低;2017年人口出生率比2016年下降了0.52‰,只有12.43‰,这一数据比日本的出生率还低,人口自然增长率下降到了5.32‰的惊人低生育水平。


▲世界各地区出生率情况


大家都知道,现在日本最大的危机就是人口老龄化+人口出生率低。按照2017年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50年后日本人数的预测:日本人口将在2053年跌破1亿,到2065年,日本人口将比2015年的1.27亿减少三成,降至8808万。届时日本超过40%的人口都是老年人!


而现在中国的人口出生率,出现了比日本还要低的情况,对中国来说无疑是一警醒讯号。目前中国看起来还没有太大的变化,最主要是中国人口基数大,而且暂且还没有出现人口“断层现象”。


按照国家统计局的信息,2014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136782万人,60周岁及以上人口21242万人,占总人口的15.5%,65周岁及以上人口13755万人,占总人口的10.1%。


这是2014年的数据,如果我们进行时间延展,等到中年人变老,到2050年时,我国将有30%的老年人。这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每100个人之间就有30个老人。


▲中国60岁及以上的人口占比


中国人口的坍塌式下滑,就是本文讲到的中国面临的人口危机之一。


但是中国的人口危机并不止于此,人口整体减少只是一方面,未来各个城市之间人口高度不均匀也是值得注意的地方,因为未来极有可能会有城市出现“城市空心化”,即城里拥有极少的年轻人。所以说,我国人口的“双层危机”大不可等闲视之。


从图表数据也可以发现,我国的人口分布呈现出高度集中,绝大多数人都集中在沿海地区。用“胡焕庸线”就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现象:


▲胡焕庸线


“胡焕庸线”对我国人口分布的诠释:线东南方36%国土居住着96%人口。


而现在胡焕庸线以东的东北地区,近几年人口也出现了大量流失,也就是说我国人口集中的区域进一步缩小到“胡焕庸线以东+山海关线以内”。


我们可以再看下公元前210年秦朝的疆域情况,结合胡焕庸线,就不难发现,我国现在的人口居住情况,其实是跟两千多年前的秦朝时控疆域大体相当。


那么问题就来了,从长期发展角度来说,人口高度集中在“胡焕庸线”以东,真的利于中国的发展吗?


很显然国家目前也在合理调控,这一点,从我国的财政转移支付情况就可以看出来:


所谓“财政转移支付”,就是全国各级政府之间存在财政能力差异,有的地方财政收入高,有的地方入不敷出,所以为了实现各地公共服务水平的均等化,由中央统一分配部分中央财政资金转移到各地方,以达到财政平衡。


我国目前的财政盈余情况差不多是“5省2市”在养着全国。其中需要“输血”最厉害(大于1000亿)的省份分别是:河南、湖南、云南、四川、新疆、广西、安徽、贵州、黑龙江、河北、内蒙、江西、甘肃、湖北、(西藏)(青海)


上述标了颜色的省份,均是按人均算下来,获得中央财政资金转移最多的几个省份。其实我们如果细细品味的话,我们会发现,这几个地区也是我国人口必须要守住的地方。



为何说这几个区域必须守住?


我们就直接拿这个几个省份的省会来讲:


黑龙江-哈尔滨

新疆-乌鲁木齐

西藏-拉萨

青海-西宁

甘肃-兰州


哈尔滨


东北地区,在清朝的时候,一直被定义为“龙兴之地”。


清朝满族就是以东北为根据地,最后完成中原一统。清朝当年为了巩固在东北的势力,还弄了“柳条边”将东北地区分成了“边内”跟边外,边内是不允许汉族进入的,目的就是防止满族汉化,独占东北,足见清朝对东北地区的重视度。


另外,当年日本在中国打了八年,也是以东北为支撑点然后再铺开,这是为啥?在笔者看来最重要的原因有两点,一是东北的工业基础好(大规模的制造重装备),另一方面是东北的地形,东北地形较为特殊,过了山海关就是一马平川的大平原。


从以上几点,都不难看出,东北地区的地缘政治完全是之于国家安全。而我们再看看整体东三省近几年的人口情况,整体上人口流失,三个省份中黑龙江是人口流失最严重的,而且黑龙江还是属于中国边域省份,这也是为啥说哈尔滨必须在人口上守住的一个重要原因。


乌鲁木齐、拉萨、西宁、兰州


这几个城市,本质上都是属于“胡焕庸线”上方的城市。


我们可以看看“胡焕庸线”上方的城市近十年的“小学生流动”情况:


“胡焕庸线”上方的城市近十年的“小学生流动”情况


这几个地区,十年来除了新疆是人口是正增长以外,其他几个地区都不同程度下降。其中甘肃小学生人口变化最为明显,十年间小学生减少36%。按照这样的趋势下去,胡焕庸线上方地区极有可能被“虚有化”,就是极度地广人稀。


而乌鲁木齐-拉萨-兰州-(喀什)这几个城市的人口巩固,其实就可以理解成我国大西北地区的人口巩固。


▲大西北的人口巩固


这里还是打算讲下乌鲁木齐这个城市,其实乌鲁木齐的重要性,还有就是乌鲁木齐作为新疆首府。


而新疆位于阿富汗,以及哈萨克、塔吉克以及吉尔吉斯的交界处,另外新疆还是天然气和石油运输的大通道中心。而这么大区域,很显然至少需要一个中心(北:乌鲁木齐。南:喀什)。


另外,从维稳角度来说,新疆对中国当局的公共安全也构成一个真正的挑战,因为这里地域辽阔,把乌鲁木齐当做新疆(面积差不多10个广东这么大)的一个重要中心城市,战略意义也是极大。


我国其他区域


我国另一个极需人口的地方,其实就是诸多群岛,比如西沙、中沙、南沙。而现在区域面积达到规模居住条件并已经设立地级市的,就只有海南省管辖的三沙市。


而这些地方,位于我国海域的最前沿,一方面反映了我国对南海地区的有效行政管辖问题,另一方面也极其有利我国对南海的经济开发建设。而这些区域,要想长期建设开发,无疑都离不开人。


此外,在西沙也可以尽可能地填海,然后鼓励鼓励居民迁户、居住。要是能够在南海区域能够诞生一个几十万人口的城市,那自然是最好的结果。三沙市作为南海区域成立的第一个地级市,2015年的统计人口也才2500人。而这个人口数量显然是很难支撑起一个地级市长远的发展。


▲南沙群岛填海造岛相关视频


努力填海,鼓励居民迁户、居住是一方面。其他方面,其实可以学学早期的英国,早期的澳大利亚也是一片荒芜之地,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作为英国犯人流放地。


而我国自古也有犯人流放制度,所以在笔者看来早期的三沙建设“画地为牢”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人多了建岛向高质量建设发展也简单了,归结为一句话,那就是人,谈发展,谈建设都离不开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