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中藏书 / 貴中原創 / 【散文】老伴的鼾声

0 0

   

【散文】老伴的鼾声

原创
2018-02-05  贵中藏书


                      尚贵中


晚上一觉醒来,抬头看看墙上的钟,快到下半夜两点了。上趟厕所,听听老伴那屋,没有动静,近前望了望,没人。冷丁想起,老伴昨天又回乡下打“换季针”去了。

老伴年轻时睡梦沉稳,五十多岁以后,偶尔有一次竟被她的鼾声吵醒。推醒她,告诉她鼾声吵人。她不信,我说是真的,她半信半疑,就说嫌吵,那屋自己睡去。

老伴六十岁那年,有一天突然走路时感到深一脚、浅一脚的,说话时舌头觉得发板,吐词有点不清。虽然住的地方离医院不到三百米远,但觉得身上哪也不疼,就决定缓一缓再说。第二天没什么变化,第三天情况有点儿加重,于是就陪她到医院检查,检查的结果是“脑梗塞”,血压的高值达到了220 ,医生说必须住院治疗。

老伴知道自己得了脑梗病,放悲声痛哭,哭诉外孙女正在读初三,女儿远在海外回来不容易,自己真要是瘫了,什么活都干不了了,这个家可怎麼办呐。亲友和护士好言相劝,老伴却是几次的抹眼泪。

老伴住了半个月的医院,出院后开始服降血压的药,一年后逐渐的腿脚恢复到了正常,三年后舌头才觉得能伸直溜了。

老伴自从得过脑梗病后,虽然恢复得较好,病没再重犯,但却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萦绕在我的心头。白天还不太担心什么,到了晚上,生怕她一觉睡去不再醒来。好在老伴的鼾声告诉我她真的是在睡觉。有时听不到她的鼾声,我就翘起脚走向她的房间去听,偶尔惊醒了她,有时就会挨上两句骂,更多的时候是脸上泛着笑,滑稽地说声“谢谢你,我没事儿。”

老伴在没得病时,她的鼾声觉得很吵人,病后至今,倒觉得那鼾声有点儿悦耳。听不到鼾声,心里发空,听到了鼾声,心里感到踏实。

去年外孙女上了大学,家里只剩下我和老伴两个人了。有一天我突发奇想,趁老伴酣睡,我用手机的“摁住后说话”的功能,录下了她的鼾声,发给了女儿和外孙女,我又把手机递给老伴让她自己听。老伴听了笑着说:“动静还不小呢,像个猪”。

老伴自从得病出院后,每年都是春、秋两次到医院打吊瓶预防病情复发,患者在一起谈论时都叫“打换季针”。

老伴今年六十六岁,她的鼾声我已经听了十多年了。

习惯成自然,那鼾声听惯了倒真觉得有些悦耳的味道。

我感谢老伴的鼾声,我愿老伴的鼾声永存。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