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丰:你在桥上看杨过,而我在看你

2018-02-06  玉稻筱麦...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诗是卞之琳的《断章》,因为作者对长诗中的其他几句都不满意,便将四句诗截取出来的,故名《断章》。写的并不是张三丰,但张三丰对郭襄的百年相思的酸苦大抵都在其中了。


ONE

倚天的开篇写道,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少年弟子江湖老,红颜少女的鬓边终于也见到了白发。

红颜少女是郭襄,少年弟子便是张三丰。

其实,在原著里面,金老写张三丰与郭襄的笔墨相当少,许多地方更是没有明说。

后来翻拍成电视剧,为了使内容紧凑,情节流畅,直接修剪掉这段世纪之恋啦。

原著里写的最明白的一处那一段对话:

这事张翠山早听师父说过,殷素素却是第一次听到,极感兴趣,说道:“原来峨嵋派上代与武当派还有这样的渊源。这一位郭襄郭女侠,怎地又不嫁给张真人?”

张翠山微笑斥道:“你又来胡说八道了。”

张三丰:你在桥上看杨过,而我在看你

俞莲舟道:“恩师与郭女侠在少室山下分手之后,此后没再见过面。恩师说,郭女侠心中念念不忘于一个人,那便是在襄阳城外飞石击死蒙古大汗的神雕大侠杨过。郭女侠走遍天下,找不到杨大侠,在四十岁那年忽然大彻大悟,便出家为尼,后来开创了峨嵋一派。”

武当在湖北丹江口,峨眉在四川乐山,两地相隔千里,孙猴一个跟头就能翻到了。可是群山阻绝音书断,两人自从少室山下分别以后,就再也没有相见。

郭襄用了二十四年去找杨过,寻寻觅觅,到头是两不相见,青丝熬成白发,张三丰则是用了一辈子去等一个人,百年双鬓已成霜,相见不如怀念。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写的是郭襄,可这“误”的岂止是郭襄一个人。鉴于杨过功成名就,赢得美人归,略黑一下也无妨。

张三丰童子纯阳功你以为是只是修炼而成吗,所谓成功的花,背后都是血与泪啊。单身一百年,真不是说着玩玩的。


TWO


金庸老先生对张三丰的评价是,中国武学史上不世出的奇人。书中的原话是“和他交过手的都已经死绝了。”一是说张三丰武功已臻化境,二是说他的地位之高、威望之盛(不留活口啊,鉴于其光辉形象,当然基本上非善类)。简直就是黑白通吃,估计也就蝴蝶谷的胡青牛这般随性所致的人不会卖给张三丰一个面子吧。

有道是,仆人眼里无将军。

张三丰再厉害,他也始终是个平面化的供我们膜拜的画像而已。与此同时,他也始终是立体化的有感情的张君宝。

武侠的故事里,门派的开山祖师都是有故事的人。一如林朝音与王重阳。

从神雕的第四十回说起,少年张君宝随觉远大师追查盗经人尹克西与潇湘子。适时天下太平,新五绝再华山之巅缅怀旧人,然后相互吹捧,听到岗上一声内力充沛的呼喊,国民“劣根性之看客心理”开始发作,便都凑过来看热闹。

张君宝与觉远大师只是内力深厚,武功路数一概不知,可以自保,但和尹、潇这一等的高手正面硬扛是打不过的。战力指数嘛,可以参考在昆仑山那学完九阳神功后的张无忌。

张君宝内力虽强,于临敌拆解一道却一窍不通,如何能是老滑头尹克西之敌?尹克西几下就把张君宝甩除去好远,这一下额头撞在岩石之上,登时鲜血长流。

好在五绝都在这,尹、潇二人不敢当面杀人。杨过也教了张君宝克敌制胜的三招。一番恶战后,郭襄回头过来,见张君宝头上伤口兀自汨汨流血,于是从怀中取出手帕,替他包扎。张君宝好生感激,欲待出言道谢,却见郭襄眼中泪光莹莹,心下大是奇怪,不知她为甚么伤心,道谢的言辞竟此便说不出口。

此时郭襄十六岁,张君宝是十三岁。郭襄颈挂一串明珠,身着淡绿衣衫,清艳不可方物,颜值排在神雕的前三甲是没有问题的,与小龙女、郭芙(嗯,不要怀疑郭芙的天仙美貌)难分伯仲。

张君宝是少林俗家弟子,和一群光头光混生活在一块十几年,看到这等年纪与自己相仿的美女,如何不能掉口水?看脸这事古已有之,天经地义。难不成一见钟情都是能够透视到对方的内心深处,能看出人品性格来?

只是这一眼望去,郭襄泪眼盈盈,楚楚可怜,为情所伤,不免地心生爱意。也就是这一眼,耗尽了张君宝此生的桃花运。

心疼郭襄楚楚可怜的大有人在,为其填词作诗的不下百篇,可是张君宝也是个可怜的痴情人。

莫道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THREE


两人的第二次见面华山之巅分别后的第三年。

人生一大乐事的就是在最好的年华相遇,而后又当最好的年纪彼此重逢。遇上这事,得半夜里笑醒。

郭襄十九岁,张君宝十六岁。按照武侠世界的婚姻法,两人已经可以恋爱结婚啦。

倚天里写,郭襄仗剑闯天涯,不知不觉地来到河南的少室山下。

多说一句,此处金老罕见地用了一大段文字,写了此处少室山的景色。摘录如下,

河南少室山山势颇陡,山道却是一长列宽大的石级,规模宏伟,工程着实不小,那是唐朝高宗为临幸少林寺而开凿,共长八里。郭襄骑着青驴委折而上,只见对面山上五道瀑布飞珠溅玉,奔泻而下,再俯视群山,已如蚁蛭。顺着山道转过一个弯,遥见黄墙碧瓦,好大一座寺院。

如果说郭襄的弟子风陵师太名中的“风陵”源于初识杨过的风陵渡口的话,那武当七侠的远桥莲舟、俞岱、松溪、翠山、梨亭、声谷这些寓景于名中的名字便也巧的很,正是少室山下的景致。

一切景语皆情语,两人竟是如此的相似。

电视剧中最明白的一处还是少室山脚下的一苇亭吧。已是百岁老人的张三丰带着张无忌来寻求少林残本九阳功,路过这一苇亭。纵是百年修为,也抵不过这物是人非的伤怀。心里想道:忆起八十余年之前,师父觉远大师挑了一对铁水桶,带同郭襄和自己逃下少林,此时回首前尘,岂止隔世?

郭襄上少室山是为了打听神雕侠的下落,因为杨过与少林的无色禅师是深交。无果而终,郭襄循路下山,张君宝在她身后,相距五六步,一直没有并肩走。

张君宝忙道:“姑娘一番好心,师父和我都十分感激,永远不敢忘记。”

郭襄轻轻叹了口气,心道:“可是旁人却早把我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只听得树林中一声驴鸣,那头青驴便在林中吃草。郭襄道:“张兄弟,你也不必送我啦。”呼哨一声,招呼青驴近前,张君宝颇为依依不舍,却又没甚么话好说。

郭襄将手中那对铁铸罗汉递了给他,道:“这个给你。”张君宝一怔,不敢伸手去接,道:“这……这个……”郭襄道:“我说给你,你便收下了。”张君宝道:“我……我……”郭襄将铁罗汉塞在他的手上,纵身一跃,上了驴背。

(插一句,那个旁人是谁,我就不多说了。)

两人的第三次见面是,郭襄和男粉丝昆仑三圣何足道(三圣是指,剑圣、琴圣、棋圣,此人文武双绝,真是实力粉)来访少林。可是在一些巧合下,何足道与众僧竟大打出手,屌丝张君宝有些眼红,摞起袖子,大展神威,一来是受绝世高手杨过指点,胜过十年苦修,二来是天赋异凛,从铁罗汉上自学了少林的一套绝学,罗汉拳。

无意中触犯了少林的门规,觉远大师为保护郭、张二人,飞足狂奔,力尽而亡。

分别之时,张君宝终于开口表达了爱慕,他说,郭姑娘,你到哪里去?我又到哪里去?

这就话的意思就是,我想我这辈子就跟定你了。

郭襄情商也是异常高,早在华山之巅,就说过,'纵是生在帝王家,也会有诸多不易'。

她只是把他当作孤苦可怜的孩子来看,而且心早就所属。她从腕上褪下一只金丝镯儿,递了给他,道:“你拿这镯儿到襄阳去见爹爹妈妈,他们必能善待于你。”又多说了一句,“你跟我爹爹妈妈说,我身子很好,请他们不用记挂。我爹爹最喜欢少年英雄,见你这等人才,说不定会收了你做徒儿。我弟弟忠厚老实,一定跟你很说得来。只是我姊姊脾气大些,一个不对,说话便不给人留脸面,但你只须顺着她些儿,也就是了。”

这段话的意思是,你去找我爸妈吧,代我向他们问好,我就不再回去了。

我想,张君宝心里也是苦苦一笑吧,若没有你,襄阳再好又有什么意义。

两人或许心知肚明,这一别,可能真的就是阴阳相隔。

所以,果真是。

这么多年,张君宝是如何饱经相思之苦,是不是寻过郭襄的足迹?金老没写,我们不得而知。

2003左右,有部电视剧《少年张三丰》名噪一时。我熟知的那个邋遢老道正是源于这里。

我现在才恍然大悟,那个叫做秦思容的女孩身上正是有郭襄的影子。在大结局里,秦思容深觉自己所作所为对不起张君宝,悄然而去。张君宝千山万水寻去,结果发现思容已在峨眉山上出家,日后开创峨嵋一派。

而后,张君宝回到武当山,改名张三丰,开创武当一派,遂成一代宗师。

倚天原著寥寥几句:

某一日在山间闲游,仰望浮云,俯视流水,张君宝若有所悟,在洞中苦思七日七夜,猛地里豁然贯通,领会了武功中以柔克刚的至理,忍不住仰天长笑。

这一番大笑,竟笑出了一位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大宗师。他以自悟的拳理、道家冲虚圆通之道和九阳真经中所载的内功相发明,创出了辉映后世、照耀千古的武当一派武功。

好了,我们现在大致上能够明白了。

郭襄放不下神雕侠,张君宝也始终在等她。

有句散着浓浓的鸡汤味的妙语,我现在只做两件事,一件是变得更优秀,另一件是等你。

这句话无意间写尽了张三丰前半生。没有主角光环的张三丰武功再高,也挡不过金庸笔下的宿命安排啊。

可是屌丝张君宝比起当年的杨过要好很多,至少家庭成分好,出身少林,家底子清清白白,为人处事也不邪异。

但是,我揣测张君宝在年轻的时候,一直在变优秀,一直在以神雕侠杨过为模板变优秀。

可能是武功出众,行侠仗义,做了好事不留名等等。

郭襄爱的是那个神雕侠也好,爱的是屌丝版顽童的杨过也好,那是杨过,不是张君宝。

你做的再怎么像,偏偏不是他。

四十岁那年,郭襄大彻大悟,在峨嵋山上出家,开创峨眉一派。张君宝随后在武当出家,开宗立派。

有意思的是,张三丰立下两条小规矩,一是对峨眉派的弟子一定要恭恭敬敬,不可怠慢,二是武当弟子可以婚嫁。

情深若此,倒也豁达。

如果说第一条规矩是说的武当弟子,那么第二条则是说的张君宝自己。

王重阳与林朝音两两倾慕,却间隙颇深,终究由爱深恨,王重阳出家开创全真教,林朝音不出古墓,命令弟子终身不近男色。

男女饮食,本是人之大欲。还是张三丰看的开,也算是给自己留条后路。

因为,他始终等着郭襄啊。


FOUR


倚天里有一段最令我动容,那是在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后,赵敏领着诸多好手,意欲控制武当派。武当五侠早已经落入敌手,三四代里无杰出的人才,而俞岱岩身残十年。张三丰遭少林的空相暗算,已是身受重伤。可以说这是武当开派以来面临的最大的危机。

张三丰从身边摸出一对铁铸的罗汉来,交给俞岱岩道:“这空相说道少林派已经灭绝,也不知是真是假,此人是少林派中高手,连他也投降敌人,前来暗算于我,那么少林派必遭大难无疑。这对铁罗汉是百年前郭襄郭女侠赠送于我。你日后送还少林传人。!”

说着大袖一挥,走出门去。

张三丰一直把郭襄送的铁罗汉待在身上,即使深山里闭关修炼(自习一个月啊)也不列外。

练家子的都有一句话,剑在人在,剑亡人亡。我们一生中都会有个把个情物,早就融进了我们的血液里。

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托付给俞岱岩后,大袖一挥,大步走开去,好不潇洒,俨然有一代宗师之风。

可是这般潇洒后又有多少伤心的故事?谁会真的喜欢孤独,不过都是害怕被辜负。

我们常说,物是人非事事休。可是最伤神的还是人非物也非,有个铁罗汉做念想也是挺好的。

铁罗汉算是张三丰的“遗物”了,因为他已经做好了与武当共存亡的准备,并且把太极拳太极剑传给俞岱岩。如果不是张无忌及时赶到,这邋遢老道真得去见郭襄了吧。

在倚天最旧的版本里,也就是最先明报的那一版里写道:

周芷若从怀中取出一本黄纸薄本,连着两截倚天剑的断剑,交给无忌,说道:这是郭女侠手书的本门武学,剑掌精义,尽在其中。

周芷若率同众门人,一一参见第五代掌门人。张三丰、宋远桥等依次道贺。峨嵋群弟子均知张无忌武功卓绝,威望极隆,于本门将有莫大好处,虽有数人心怀不服,却也不敢公然反对。

张三丰瞧着郭襄的遗书,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酒的少女,可是,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周芷若削发为尼,将峨眉的掌门之位传给张无忌。拿出了郭襄的手书,然后没等张无忌接手,嗯,张三丰拿去了。

想想那老头也是挺可爱,这么大了,顽皮的像还个孩子一样。

郭襄大彻大悟仍然不忘杨过,张三丰年纪过百,早就不滞于物,却还是挂念一人。

因为爱情从来都不是用来看透的。

突然想起来语文老师和我说说的一段话:

她说,你们这个年纪就应该把爱情看的最重要的,就应该相信没有爱情就是会死的。如果你们这个年龄都不相信爱情,过早的老于世故,满目荒凉。没有前因,不求后果,无关风月,只是爱了。

我听过好多好多不相信爱的故事。他们的语气诚诚恳恳,同时成熟到老气横秋。

金老没有安排张三丰和郭襄再见上一面,我倒是想给他们朦胧的故事加个拙劣的注脚——

张三丰骑着青驴,青驴已然有神性,较之骏马也不遑多让,不到一月时间竟是抵达峨眉山脚。张三丰抬头望去,山顶若有佛光,烟雾缭绕,心境更是空灵。便舍下青驴,系于一旁歪脖子树上,踱步走上峨眉山顶。

时值隆冬,山上人烟荒芜,一直到山顶都没见到峨眉弟子,张三丰不禁心生讶意。

至山顶处更是清寒,雾气越浓,寒冬二月,恶风刮的脸生疼。纵是他这等修为的人,也觉得有凉意。

大雾弥漫,所见之物在咫尺内。

他隐隐瞧见,前头一人,身着峨眉道袍,负着一柄长剑,便加快脚步,走上前去。

张三丰微笑,心想用自己学完九阳功后自己内力精湛,当世也只有数人可及,不料此人脚法灵动,所走步法隐有五行之术,莫非真是她了。

随即内力注入脚掌,加快步子,脚下生风,犹如御风而行。那身影倒是近了些,却始终与他隔着五六步的距离。

张三丰朗声道,郭女侠,今番良晤,豪性不减,故人江湖相逢,当以杯酒言欢。

雾气随即散去,那人缓缓转身,四目相对。

那人道,家师闭关数月,从不见人,我是峨眉弟子,法号风陵。

张三丰微微一怔,眼前这位少女约莫二十出头,容颜好像当年的郭襄,只是脸上没有多少神情,脸色苍白的像副死尸,也并不答风陵师太地话,一直地念叨着,风陵,风陵,风陵。

风陵见其脸色苍白,神情有悲苦色,便不禁上前问候。

此时,张三丰大袖一挥,走下山去。

风陵师太话卡在喉咙里,待目送张三丰远去,缓缓地撕下脸上人皮面具,两行清泪簌簌而下。

不是别人,正是郭襄。

郭襄轻叹一口气,摇摇头转身离开,肩上不知被谁轻轻一拍。

其时明月在天,冬风呜咽。

那么,谢谢生命曾经有你的出现,那么也请笑纳我的深情一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