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品”:一场帝王的狂欢,百姓的劫难

2018-02-06  cpx106502


贡品,也就是古代的「皇家特供」多为各地的稀罕珍贵、久负盛名特产。贡品和贡品文化,作为一种纯粹的历史现象,它离我们似乎够遥远的。其实,贡品作为一种历史现象在生活中的复写克隆,它离我们的生活很近。

 

 现在许多商家在广告宣传时,动辄就说他们的产品历史悠久曾是「贡品」,特别是古装影视剧把帝王家的尊荣华贵作为一个看点拿来反复渲染、展示后,那些被皇帝、娘娘们吃过用过的东西更是备受追捧。当然,这是大众娱乐的需要,从某个角度来说也给了历史爱好者们一个窥视古代帝王生活的机会,即使这窥视还夹带着一丝朝拜意味。

 

如果自己家乡的特产曾是古代皇家御用的产品,那一定是同类中最好的,更有一种无法用价值衡量的“帝王霸气”。 这些染了皇家气息的产品给背后的劳动者创造者们带来巨大的商机和财富,甚至能让其所在的地方经济受益,可谓是他好我也好的皆大欢喜局面。

 

然而,在古代却正好相反----「贡品」给生产者和所在地的百姓们带来的,惟有泪千行。

 

《宰相刘罗锅》里面有一集,讲广西地方官万里跋涉只为给皇帝进贡几筐子荔浦芋头,然后给即将赴任广西巡抚的刘罗锅讲述为了“进贡”,搞得当地百姓有多么的辛苦。

 

为了使皇帝不再让广西继续进贡荔浦芋头,刘罗锅让夫人找了几个修仁薯莨和着真芋头一块儿蒸,然后请皇上来品尝“贡品”芋头。

 

话说这修仁薯莨,长得和荔浦芋头是一个模样,蒸了之后也熟透松软。不过这薯莨是用来染布的,吃的时候是又麻又涩难以下咽。

 

皇帝如约而至。宴席间,刘墉吃芋头,皇帝吃薯莨,一个模样,却有天壤之别,让皇帝是洋相百出吃尽了苦头...

 

最终,刘墉这一番“欺君之罪”的巧妙策划下,荔浦芋头终于退出了“贡品圈”。

 

这样的剧情并非是凭空虚构,最能说明这个道理的是历史中最有名的两次「贡品特快专递」——


一是唐朝为杨贵妃运荔枝“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二是明清时进贡江南鲥鱼“白日风尘驰驿路,炎天冰雪护江船”。

 

 

话说有天,给杨贵妃送荔枝的快递小哥骑着马儿“驾驾驾~噢勒噢勒噢勒~”的从杜牧边上经过,马蹄扬起的尘土让他有点不开心,他皱着眉头来个自拍,然后发盆友圈:


一骑红尘妃子笑,

无人知是荔枝来。



接下来大唐文化圈的各个论坛上,“吃荔枝”成为最热搜索词。以至于在大唐“荔枝犬肉节”开幕前,唐明皇就早早的跟那边官员打招呼:

 

你们吃狗我管不了,但是不可以吃荔枝!

 

这一消息让大唐的人民震惊了----要不咋说环环凉凉最讨黄桑喜欢呢?

 

荔枝不能久藏,因为时间一长就变色变味变质。唐明皇劳民伤财设置专门驿站,命人像接力赛那样传送荔枝进宫。这事儿为在他和他统治下的大唐所遭遇到的一次几乎灭亡的“安史之乱”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但是,让荔枝树下的老百姓开启累死悲惨模式的,却不是环环。

 

宋朝时候,苏东坡这坨肘子肉被发配岭南,有天闲的无聊就发了张光膀子的自拍配上文字说:我一天可以吃三百个荔枝,发配其实蛮幸福,么么哒!然后@了他盆友圈所有人来围观。

 

话说炖猪肉的苏先生那可是位德艺双馨的名人,大宋文化圈第一才子,连高太尉这样的大反派都得卖他几分面子。经他这么一安利,岭南的荔枝成为了皇帝指定水果甜点,“甲午,罢温州贡黄柑、福州贡荔枝”(《宋史·高宗八》)“福州,在今福建。所贡荔枝”(《广志》)——这才是真正的累死人跑死马,因为杨贵妃吃的荔枝是来自我的家乡四川省合江县,离西安900多公里,跟广东福建比起来,实在是不远。”唐明皇时,一骑红尘妃子笑,谓泸戎产也。”(《鹤林玉露》宋.罗大经)


北宋徽宗宣和年间,奸臣蔡京别出心裁,由他家乡仙游枫亭选小株结果的荔枝栽于瓦瓮中,以海船运出湄洲湾,然后直抵汴京送给皇帝小赵。

 

小赵皇帝尝到新鲜的荔枝,龙颜大喜,遂赋诗云:


密移造化出闽山,禁御新栽荔子丹。

玉液下凝仙掌露,绛苞初结水晶丸。

酒醋国艳非朱粉,风泛天香转蕙芝。

何必红尘飞一骑,芬芳数本座中看。

 

“只识深闺画花鸟”的皇桑小赵夸居然有勇气嘲笑唐玄宗的“一骑红尘“,真的是惹得妃子们非笑不可啊。这就是所谓的五十步笑百步半斤八两啊!

 

小赵,也就是宋徽宗流传至今的作品有《芙蓉锦鸡图》、《翠竹花雀图》、《柳鸦图》、《四禽图》等,每一幅都价值连城。他笔下的中国山水美不胜收,却画不出山和水中,整个国家已经是危机四伏。

 

这个小赵当皇帝基本不着调,当艺术家却是相当着调。小赵画过一幅《听琴图》,图中蔡京在赵佶身旁恭听琴声。蔡京本人在此图题诗曰:

 

吟徵调商灶下桐,松间疑有入松风。

仰窥低审含情客,似听无弦一弄中。

 

俞伯牙和钟子期要是一个当皇帝,一个当宰相,我想就算是“高山流水”的曼妙,也必将化为“国破山河在”的叹息。


五月鲥鱼已至燕,荔枝芦桔未应先。

赐鲜遍及中官弟,荐熟谁开寝庙筵。

白日风尘驰驿路,炎天冰雪护江船。

银鳞细骨堪怜汝,玉箸金盘敢望传。

 

——明.何大复 

 

明清时,皇宫中时有鲥鱼宴。 在“贡品圈”整整呆了两百多年的鲥鱼,比荔枝还要娇贵且费事。

 

清朝鲥鱼进贡的规模比环环吃荔枝的过程更夸张,在南京设有专门的冰窖,每三十里立一站,白天悬旗,晚上悬灯,作飞速传递……送鱼人在途中不准吃饭,只吃蛋、酒和冰水,三千里路,要求三日之内送到。

 

仅仅为了满足皇帝尝鲜的欲望,长江下游的鲥鱼,就这样劳命伤财。

 

直到康熙二十二年,山东的地方官张能麟,眼见老百姓实在不堪重负,想着碗掉了脑袋大个疤!他写了一道《代请停供鲥鱼疏》:


 “一鲥之味,何关重轻!臣窃诏鲥非难供,而鲥之性难供。鲥字从时,惟四月则有,他时则无。诸鱼养可生,此鱼出网则息。他鱼生息可餐,此鱼味变极恶……若天厨珍膳,滋味万品,何取一鱼?窃计鲥产于江南之扬子江,达于京师,二千五百余里。进贡之员,每三十里立一塘,竖立旗杆,日则悬旌,夜则悬灯,通计备马三千余匹,夫数千人……故一闻进贡鲥鱼,凡此二三千里地当孔道之官民,实有昼夜恐惧不宁者。”

 

小玄子看见这封奏折后,十分惭愧,下令“永免进贡”,鲥鱼才终于退出了“山也迢迢,水也迢迢”的「贡品圈」。

 

入选贡品的并不止是美食,古代所谓各省“省花”选来也是作为贡品的。 

 

去年有段时间听说网上在选”国花“,让每个省的先选出”省花“。而最后四川省“菊花”得了最高票,这让网友们开启吐槽模式,对此四川人民表示:如果不是为了养熊猫,我们肯定选竹子。


 为什么呢?

  

乾隆在大明湖畔中了容嬷嬷的毒,就要浙江的白莲做贡品。

 

明代高淳的桂花被皇上看中选做贡品,还没来得及庆祝,就被那些来采花的宫廷使者把一村儿的庄稼踩坏,还非说是庄稼先动手的!

 

鄢陵梅花在北宋是贡品,皇帝说是天下第一花,所以整个地方百姓们就得好好种梅花,想偷着种点番薯都没地儿!

 

百姓只能在皇上赏梅的时候:手里呀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

 

当各地进贡的花朵凋零,当帝王们的狂欢散场,微服出宫的皇帝回到金銮殿,回味着贡品带来的喜悦,品尝几口从各地进贡运来的美酒和茶叶。那些累昏的百姓也已醒来,各自沿着一片狼藉回家,等待着他们的,是又一年的青黄不接。

 

 

参考资料:

《宋史》《大清会要》

《新唐书》《大宋宣和遗事》

《西湖游览志余》 《铁围山丛谈》


 

赵小昭:现居于成都,大龄未婚问题美少女。专注于一切有趣无意义之事,做浮华时代清醒的看客。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