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千古词帝,用生命书写千古绝唱!

2018-02-06  NGC1952

李煜是南唐第三任皇帝,也是最后一位,历史上人称李后主。


李后主在书法、音乐、绘画、诗词歌赋上面都有很高的艺术造诣,尤其是他的词,被誉为“千古词帝”——词中的皇帝,也算是词界最高的赞誉了。


电视剧《问君能有几多愁》剧照


 01 


李煜的词继承了晚唐以来温庭筠、韦庄等花间派词人的传统,又受李璟、冯延巳等的影响。


他的词分两类:第一类为降宋之前的作品,写的是宫廷的繁华和奢靡的生活,男欢和女爱的情感。


《玉楼春》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

凤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春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

归时休放烛光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多少佳丽身影婀娜,肌肤如雪,鱼贯行走在春殿之上,凤箫吹奏如断水云闲般自在,重新排唱的霓裳歌,响彻在大殿四周,吹来的风都跟着一起醉了,直到人酒酣人醉,照熄了红色的蜡烛,清冷的夜色下马蹄都悠扬。



《菩萨蛮·之一》


花明月暗笼轻雾,

今宵好向郎边去。

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

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


这是李煜与小周后幽会的情景,那个温情脉脉的美人,透过千古被留在了诗词里,词中全是喜不自禁的欢喜意。

  

《一斛珠》


晚妆初过,

沉檀轻注些儿个。

向人微露丁香颗,

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

杯深旋被香醪涴。

绣床斜凭娇无那,

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敢唾向帝王的女人,是被他宠爱到了什么程度?


偌大的宫殿之中,三千佳丽的后宫,那时的李煜眼里只有心爱的人和情感的事,他的诗词里丝毫没有一个帝王应该有的雄壮与征伐。


没有能力征服这个世界,注定要被这个世界所征服。大宋帝国的铁蹄踏碎了李煜的梦,金陵高大的城墙也给不了他一个温暖的安顿。


 


02 


第二类是被俘之后,李煜以帝王之尊度过三年“日夕只以泪洗面”的囚禁生活,史书上说,赵光义多次强行把他的妃子小周后留宿于宫中,他最宠爱的妃子跟他一同受辱。 


《相见欢·之一》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此刻,李煜笔下的一草一木都变得萧条,满目的冷冷清清,孤孤单单,再也没有了原来的温暖,全是寂寞冷清的离愁别绪,也是此刻他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王国维说:“词人之忠实,不独对人事宜然。即对一草一木,亦须有忠实之意,否则所谓游词也。”


《相见欢·之二》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此刻的李煜恨的是什么?恨春去匆匆,美好时光的短暂?还是恨自己把大好的江山拱手他人的悔?


王国维评价被囚之后的李煜的词:“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怜工词而为士大夫之词。”


可以说开了词界的先河,伟大的词人李煜把皇帝做成了副业,把艺术做到了极致。故有词云:后主虽拙于治国,然在词中犹不失为南面王!


《浪淘沙令》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

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沈雄《古今词话》后主前期词作风格绮丽柔靡,还不脱“花间”习气。国亡后在“日夕只以眼泪洗面”的软禁生涯中,话到沧桑语始工。



 03 


王国维评诗人与阅历的深浅区别时,这样说道:“客观之诗人,不可不多阅世。阅世愈深,则材料愈丰富,愈变化,《水浒传》、《红楼梦》之作者是也。主观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李后主是也。”


可真正是有真知灼见的一个人。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虞美人》是李煜的绝唱,宋太宗看过这首词立刻被激怒,立刻将他赐死。受尽屈辱,尝尽辛酸,最后喝下宋太宗赐给他的药毒而死。这首词可以看作是他临终前的绝命词。


一代君王的得失功过都化作了烟尘,掩埋在了深深的历史中,他的荣华变为幻影,他的屈辱也化为虚无,只有他的诗词留下了他片刻的心情。




    来自: NGC1952 > 《诗词》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