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十四岁去开房的女孩,后来是这样的。

2018-02-07  jimmylius...


编者按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这篇文章《十四岁女孩和男友开房,被父亲打断了尾椎骨》,我们今天聊起时,产生了很激烈的争论。


一位作者在看到这件事情之后,决定分享一个朋友十年来的秘密,希望提供理解事件的另一个真实视角。




昨天,一个很久没联系的朋友给我转了《十四岁女孩和男友开房,被父亲打断了尾椎骨》这篇帖子。


帖子是妈妈发的,故事的内容已经被标题很好地概括了。


那个朋友跟我说,她看到这个帖子时,只觉得,当年同样做过这件事情的自己,并没有比这个女孩聪明多少。


唯一幸运的是,虽然做了很严重的事,但没有被任何人知道。


她说,“其实我至今不知道我爸妈是不是知道那件事,但是好在,至少我一直觉得他们不知道”。



我明白,她为什么单单找我来看这个帖子。


几年前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的时候,经常一起出去玩。


有一天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喝酒,走在午夜的街道上。


像任何两个年轻女孩子一样,聊暗恋过的学长,聊收到过的情书,聊一切和轻松的校园恋情相关的美好小事。


也许是酒精和夜晚的双重作用,她像是突然无法忍受了似的,给我讲了那件事。


“那件事”的具体情节无需多言,你们也可以想象到。


就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在天真和冲动的青春期,过早地品尝禁果的故事。


其实,故事的发展和豆瓣的帖子相似度很高,除了没人发现她和那个男孩子做了什么。


“后来我就假装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了。分手,复习,高考,毕业,去别的城市上大学。


慢慢想明白那个时候做了多可怕的事。还那么小,只是以为是爱,就不管不顾地把自己交了出去。


要是怀孕了呢?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呢?要是以后遇到的人很在意这个呢?”


那个晚上之后,她再也没有来找过我了,就像逃命一样,她离开了我的生活。


我大概明白她的感受。有些秘密是这样的,一经分享,就又不得不推开每一个了解那秘密的人。


那天晚上,她跟我说,有一天她爸妈跟她说起以前的事情,说到那个男孩子,她突然发现爸妈对那个男孩子的了解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那是她人生中最深感恐惧的一个时刻。她那么害怕被他们察觉到什么。



不过,我这个朋友终于也和别人一样走到了二十四岁,她后面的人生看起来其实和别人没什么不同。


读了还不错的学校,找到还不错的工作,不相熟的朋友问她上学时有没有早恋过,也笑着应和过去。


但她每次觉得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的时候,每次遇到一个她想要倾心以待的人的时候,每次看到一条稍微有关的社会新闻时,耿耿于怀的情绪就会把她压倒。


其实,何必要谁去打断她的尾椎骨,她自己就会后悔很久。


有的时候,做了错事不用别人惩罚你,没过多久,就会自责,耿耿于怀很长一段时间。


和帖子里那个女生不同的是,在大多数的时间里,她可以假装没有发生过那件事。


她的生活里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任何标记能提醒那件事。只要她自己假装忘得掉,就能表面顺利地活下去。


帖子里说,那个女孩的尾椎折断,可能会导致再也不能顺产了。


我的朋友跟我说,如果是真的,她真希望以后有办法能治好。


“大家谈恋爱的时候,都喜欢和男朋友一起做梦说以后要生几个可爱的小孩。


但只有她,她只要一提到这件事,就会再想起一遍自己当年不该做的事。”



长辈们最喜欢拿来劝正在犯下错误的年轻人的一句话是:「你迟早是要后悔的。」


这话放在犯错之前说,我觉得没毛病。


但是在错误已经铸成之后,是不是反而应该放一放,反而应该尽快为她提供更多挽回的可能。就别急着,增加她终将为之后悔的事情的数量了。


可惜,帖子里的父亲造成了一些不可挽回的后果。


他们不光是那个十四岁的女孩子的父母,以后也是那个二十四岁的女孩子的父母。


能不能让她二十四岁的时候,虽然也常常后悔、遗憾,但还可以想想,好在还没失去的太多,好在还可以重新开始。


“如果是错了,她很快就会知道自己是对是错。这些我们都是要自己承受的。”



出于友情,或者出于道义,我可能本来不该写这件事。


毕竟这是另一个人的人生里极想忘掉的一部分。


但她说你写吧,你写了,我就假装我已经谢过我爸爸妈妈了。


说起来也很滑稽的,她像每一个不满的年轻人一样对自己的父母有诸多抱怨。


但在内心的最深处,她最想谢他们的,是一件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做的事。


她永远不能知道真相,大概也永远没有勇气真的去说谢谢。


摄影师马良在他的散文集《坦白书》里写了一件旧事。


「我读小学时总不做作业,但都会给老师一个合理解释,例如作业本掉在井里了,我把它藏到缝纫机下面的那个洞里不见了,或者我妈烧饭时候厨房着火烧掉了,还有写完了字迹自己消失等。


那位老太太老师从不戳穿我,每次都微笑着等我给她一个理由。


记得当时很得意自己的聪明,可是如今想起来就想哭。


真的。」


我想,后来每个不再年轻的年轻人,想起那些太年轻的错误时,感觉都大抵如此。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