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你来怀孕吧!

2018-02-07  1叔本华1






01

昨天,一个怀孕6个月的朋友辞职,回家养胎,准备生产。


6个月,肚子已经很大了,身体也有诸多不便。


我们一直问她,为什么挺到这时候才辞?


她说,总想着工作能保一天是一天。


为了这一点,她该加的班,一个都不落;该开的会,一个都不缺。怀孕前如何生猛,怀孕后同样能干。


后来实在不行了,她身体并不好,属于大龄产妇,医生说,若不注意休息,很可能会流产。万般无奈,只有放弃她打拼多年的事业。


她怀孕初期,我曾和她聊天,她表现出的担忧,和我预想的一模一样,“如果能选择,我是真想成为一个男人。”


“为什么?”


“太被动,也太辛苦了。”


她曾问老公,你觉得是儿子还是女儿。他毫不犹豫地说,儿子。她又问,如果是女儿呢?对方答,你不会的,你一直很争气……


怀孕不久,她出现妊娠反应,时不时呕吐,老公直接说真恶心,并甩门而走,说是让异味散完再回来。


还有一回,她起床晚了,早餐没有按时做,地没有拖,被骂“挟天子以令诸侯”,让她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而因为没办法啪啪,他直接搬到了客房。


恰是因为这些点点滴滴的、上不了台面但又像虱子一样磨人的烦恼,令她一直犹豫要不要继续终止。


但为母的本性,还是令她战胜了退却的心思。


万般皆小事,生命是大事。


为了孩子,无论如何也要忍,要自我化解,不要冲动。


只是她不知道,在生产之时,自己会不会像榆林产妇一样跳楼;


也不知道在生产之后,会不会在遭遇各种指责时,像湖南湘潭母亲一样抱着孩子一起离开。


她只知道,女人的一生都跟随着身体的、精神的双重苦楚。


这种苦,你只能默默吞忍,不能大声声张,因为一旦说出,必会引来一票人的攻击:哪个女人不是这样?就你娇贵?不想这样,那你就做老处女终老呗,或者干脆去死呗!


于是什么也不说。


沉默着,压抑着,渐成抑郁。



02



何洁曾在《非常静距离》里,谈到产后抑郁。


那时她已生完孩子,和老公一起接受访谈。


她说,生产之后,自我价值感极低,时不时就在朋友圈发充满负能量的状态,觉得自己像机器,甚至像奶牛。


“是一个完全没用的人,一个被抛弃的人。只有在孩子需要喂奶的时候,才感觉自己有用……


情绪一上来,根本就控制不住!”


甚至一度有自杀情绪。



当然,因为朋友、家人和月嫂的帮忙,她挺过了那一关。


但更多人,却没有走出这一步,在抑郁状态中陷了下去,不仅情绪,还有生命。


每次看妈妈抱着孩子跳楼的新闻,都会莫名难受,这些悲剧原本都可以避免,但因为种种原因,还是发生了。


因为什么呢?


因为苦,因为累,更因为对方不觉你苦与累。


有人说,若是男女调个个儿,会怎么样?老公们会不会体会到妻子真正的难处?



03



这不,龙应台就写过一个短篇小说,名叫《黄健壮的一天》,收在《在海德堡坠入情网》一书里。



很有趣。


也很犀利。


它讲了一个男女易位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男人操持家庭,女人打拼世界;男人主内,女人主外;男人婚前必须是处男,女人则可以到处风流,养小三,甚至小四。


角色翻转,地位更换。


于是,一系列当代人不可理解的异变发生。


这些异变,龙应台没有一一列举。只是选了高健壮的一天作为切口,让我们看见男人站在女人位置上之后,会出现什么现象?


有一天,高健壮的妻子——美丽的父母,还有兄妹、朋友一共十几个人要来家里。高健壮需要为这一大群人准备晚餐。


美丽对丈夫颐指气使。


“爸妈他们七点来。你就不要出去串门了。”


“人多,多准备几个菜。”


饭桌上大家举杯的时候,美丽的哥哥会问:“少了妹夫怎么行?男主人呢?” 看高健壮忙得不亦乐乎,会说:“真过意不去,把你忙成这样。”

美丽的妹妹也说:“实在辛苦姐夫了。来,我们大家敬姐夫。”


大家一起干杯的时候,美丽会问:“哥呢?”


却不记得叫一直忙碌的老公。


当嫂子夸奖老公并且表示感谢时,她会突然打岔,“嫂子,你们箱子里一定有脏衣服吧?待会儿别忘了拿出来给健壮。”


当哥哥表示自己洗的时候,美丽说,“你是客人,让健壮来,他做惯了。”

美丽的妈妈显然要比兄妹们了解美丽家里的状况。


所以,高傲地对黄健壮评头论足,挑三拣四。而居然听不到美丽为自己的老公辩白半句。


晚餐完毕,在大家都睡熟的时候,黄健壮独自收拾了肮脏的厨房。


健壮收拾小孩子打碎的玻璃碗的碎片,把玻璃碎片用好几层报纸包起来,然后才抛进垃圾袋。他不愿收垃圾的人割到手。


看到这里,想必男人都受不了了。


“这都什么事儿啊?!男人怎么能这么被作践?”


但对不起,这就是女人的日常。


而且,以上这些都只是生活本身,还不是最悲哀最屈辱的。


后来,美丽有了外遇,李大伟——那个“第三者”找上门来,说:“我怀孕了,是美丽的。”


高健壮怔住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么辛苦、这么贤惠地持家,美丽这个没良心的居然还出轨。


他哭哭啼啼,要和美丽谈。


但是即使谈,他也不敢怒气冲冲。


“我有话要问你。”高健壮低声地说,并且,流着眼泪。他绝望地叫:“美丽,是真的吗?你跟他上床了吗?”


美丽把手放在丈夫后颈,希望借用抚摸表示一点歉意。


男人却突然急剧闪开,狠狠地说:“你知道你要承担后果吗?”他的眼睛喷火。“李大伟怀孕了!”


美丽安慰他:“男人,不会怀孕。公鸡,不会生蛋。”


对于这种场景,我们一定觉得非常不适应。


因为,在我们现有的世界里,男人确实不怀孕,公鸡确实不下蛋。我们沿袭着这种思维,对于男卑女尊的生活,肯定完全接受不了。


但这种假设,只是想告诉所有男性,你所不适应的,你妻子正在承担。


人只有置身于对方的处境,方能理解一个人;


人只有活在另一个人的身份里,方能知道对方的起伏与动荡。


这个小说看完后,我一个男性朋友说:“看来女人活得是挺憋屈的,尤其是旧式女性。”


“可不是,比男人惨多了。”



04



刘瑜曾说,女人跟男人根本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为什么不在同一个起跑线?


是因为女人跑得慢么?智商低么?能力差么?


不是。


是因为“女人背着感情的包袱跟男人事业竞争,好比一个人戴着脚铐跟另一个人比赛跑步,没法比。”


这种感情的包袱,不仅包括恋爱的,还包括婚姻的、生育的、婆媳的、琐琐碎碎七七八八的。


它们以各种碎片的方式,瓜分掉了女性的注意力和创造力,导致女性一直被动地存活于世。


当然,一味埋怨也是无用的。


因为古往今来,大事小事,权利与尊严的争取,从不靠抱怨得来,而是靠自己挣回来的。


就像宫二在《一代宗师》里,在火车站和马三决斗。最终,她凭借精湛的武艺,赢了。


她拿回了本该属于宫家的东西。


马三说,“宫家的东西,我还了。”


宫二冷冷地,“话说清楚,不是你还的,是我自己拿回来的。”



我们也是一样。


别求,要赚。


别靠性别,要靠本事。


别以泪洗脸、跪地相求,要挺起腰板、靠脑子和双手挣回你想要的一切。


试想,《黄健壮的一天》里的美丽,若无能力,若没掌握经济大权,黄健壮容不得她撒野。哪怕怀孕的是老公,而不是美丽。


也许经济独立之后,你依然得不到烦恼的豁免权,也得不到痛苦的免死金牌。但是,你会拥有选择权。


你可以选择“我忍”,也可以选择“你滚”。


你可以选择“我带孩子”,也可以选择“请人带孩子”。


你可以选择“咱们好好沟通”,也可以选择“咱们好聚好散”。


如此一来,你的心就会自由。继而更能从容地面对围城中的一地鸡毛,两败俱伤,三回九转。


那时候,你会最大程度地摆脱受害者思维,学会承担,学会负责,继而对自己轻声说,不论世界如何,我依然要以温柔,以爱,呵护怀中新生的生命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