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体的世故,好过无知的天真

2018-02-08  茂林之家

心   里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拾遗

物语

+





让人舒服的程度,决定了一个人的高度。 



01

上个月,一则新闻引爆朋友圈。

说的是一个女律师因为炫富言论,

引起广大网友强烈抨击。

这并不奇怪,

在第一眼看到她的言论时,

瞬间就引起我很强烈的心理不适。

当然,她很快道歉了,

但是她的道歉,

甚至都要引起了我的生理不适。

不是她拼命找借口,

而是她这样说:对不起,我年轻不懂事。

“年轻”惹了谁?就这样被背锅。

年轻,是一个人一生锋芒最盛的时候,

但你的锋芒,不能成为别人的暗伤。

比如,有些人在跟人相处的时候,

把握不住分寸感,

无形中总会让人感觉到不舒服,

却还会振振有辞:

我还年轻,没那么世故。

甚至,还会卖萌,扑闪个大眼睛说:

我是很天真。

你都可以读出他的内心独白:

来,赶紧夸我啊。

世故不可怕,尴尬的是故作天真。



02

在网上看见过这么一个故事:

几天前我的一个女性朋友转发了一个链接,

那种很常见的,

看上去有点low地为母亲祈福,

为了父母健康转起来的朋友圈。

我看到另一个朋友在下面评论:

“这种明显就是骗点击的东西不知道转发来干嘛,有这转发的功夫不如陪你妈妈说说话。”

这个评论的人永远不会知道我这个女性朋友的妈妈已经过世了。

她的转发,

其实是在用所有能做到的方式表达着自己无处安放的思念。

而那位评论的朋友大概还在沾沾自喜,

觉得自己三观端正吧。

这,就是另外一种让人不舒服的人:

在与别人的沟通交流中,

说话随便,有意无意置别人于尴尬的境地,

结果还会说:我这才是真性情。

最怕你说话随便,还标榜自己真诚可贵。



03

明代大家张岱,编撰过一本书《夜航船》,

在序言中,他讲过这么一个故事。

昔日有一僧人与一士子同宿夜航船

士子高谈阔论,僧畏慑,拳足而寝。

僧人听其语有破绽,乃曰:

“请问相公,澹台灭明是一个人、两个人?”

士子曰:“是两个人

僧曰:“这等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

士子曰:“自然是一个人!”

僧乃笑曰:“这等说来,且待小僧伸伸脚。”

士子就是典型的秀优越感——

与世界炫耀你不具备的知识、经验和见解。

譬如,当一个单身姑娘漂亮,又有好车好工作,

有的人一定会自信满满炫耀他的经验:

“我见得多了,这丫头一定被包了。”

其实,人家名校毕业,家庭富裕而已。

这种人,是最让人感到不舒服的——

他们炫耀着自身并不具备的能力和境界。

自己活着累,别人看着累。



04

讲了这三个故事,其实是说一个事:

让别人舒服的程度,

会决定一个人可以达到的高度。

什么才是让人舒服呢?

来看自媒体作者妳读讲过的一个故事:

彼时,

我们在她任教的大学一边散步一边聊天,

走着走着,H老师突然从口袋中掏出几枚一块钱硬币朝路边的教学楼上坡道轻轻扔过去。

我还正疑惑发生了什么事情时,

只见H老师蹲在路边,

用力推了一把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

她说:“不好意思,你让让,

我的钱滚到这边来了。”

借着她的力,

轮椅终于攀上了教学楼的上坡道,

而H老师捡回硬币,道了声谢。

这个故事里的H老师,

就是那种会让人舒服的人——

尽管是在帮助别人,

也不会在言语和行为上让他人的情绪感到被冒犯。

反之,那些让人不舒服的人,

行为上或言语上有再多理由,

本质上都是在对他人形成情绪攻击。



05

地产大佬冯仑写过一篇文章,

讲述他与一众CEO班的同学去拜见华人世界的超级大哥李嘉诚的故事。

去之前,冯仑内心还有些小激动,

做了很多情景假定,

比如,可能他们发了名片,李嘉诚不会发;

吃饭有主桌,李嘉诚意思两口,提前就走了。

结果,这次会面完全颠覆了他的想象。

首先电梯刚一开,长江顶楼,

70多岁的大哥站着跟我们握手,

这样的开场很不一样,我有点愣。

其次,一见面大哥先发名片,这个也很诧异,

而且发名片还给你递过来一个盘子,

递盘子干吗?

抓阄,盘子里有号,拿名片顺便抓个号,

这个号决定你吃饭的时候坐哪桌,

避免到时候我们这些同学为谁坐1号桌,

谁坐2号桌心里有想法。

后来才知道,照相也根据这个号,

站哪就是哪。

…………

整个过程让我们每个人都很舒服。

李嘉诚为什么能成就商业传奇?

有人说是运气,有人说是聪明,

但在冯仑看来,

却是因为李嘉诚有着顶级人格魅力——

让人舒服。

冯仑说:“这就是大哥之所以成为大哥的原因,

这就是他的软实力。

他具有一种看不到的能力,

这个能力是价值观,

用他的话说就是追求无我,

他让每个人都舒服。”



06

有人这样评价好莱坞巨星乔治·克鲁尼:

没有汤姆·克鲁斯那样的棱角,也没有布拉德·彼特那样的尖锐,但却是让人感到最舒服的万人迷。

何以如此?

来看他的一个故事。

一次,一个记者采访他时,

指给他看Facebook上的一个小组——

“乔治·克鲁尼不是当今最帅的大活人”。

这个小组的说明是:“我非常厌恶乔治·克鲁尼,

总是一副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的姿态。

他这个人太自我,一点也不好玩。

要是你百分百同意我的说法,

就请加入这个小组。”

乔治·克鲁尼要反击么?

当然没有如那位记者的愿。

“我是不是该就此为自己辩护一下?”

他嘴角上扬,边戏谑,边在网站上留言道:

“胡说八道,作为一个70岁的老男人,

他长得很不错!”
看到没,真正的优越感,是善自嘲而不嘲人。

而真正的让人舒服,正如克鲁尼这般,

在不轻易侵入他人边界的同时,

也不因自己的边界被侵入,

从而过分敏感进行没必要的情绪反击。



07

乔治·克鲁尼的让人舒服,

还在于他懂得不让人难堪。

2006年,乔治·克鲁尼去往柏林参加电影节。那时,他已经有一座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项在手,单身,英俊,有钱,还是“导”“演”的全才,

乔治·克鲁尼就是当时场上光芒最盛的明星。

一位本地记者,

在发布会上抢到了一次难得的采访机会,

但由于她蹩脚的英语,

说了两次,乔治·克鲁尼都没有听清楚。

这位记者懊恼不已,连连抱歉:

I'm sorry for my bad English.

(我英语太差实在抱歉。)

克鲁尼并没有直接接受这个抱歉,

而是问:where are you from?

(你来自哪里?)

记者愣了一下,

才反应过来:I'm from Berlin.(柏林)

乔治·克鲁尼再一次优雅地嘴角上扬:

So I'm sorry for my German.

(那我也得为我的德语抱歉。)

一时间,发布会现场笑声和掌声齐鸣。

这就是让克鲁尼与其他明星不同的地方所在——

有光芒但没有锋芒,

在细微处,得体地照顾到他人的情绪,

懂得不让他人难堪。



08

前段时间,

结石姐的抱怨“请不要让手机影响到他人”成了热搜后,有人翻出了乔治·克鲁尼的一则旧闻。

乔治·克鲁尼和妻子有一次带儿女坐飞机,

结果头等舱的每一位乘客都沾光获赠了一副降噪音耳机!

原来,是克鲁尼怕儿女吵闹扰了其他人而准备,

耳机上还附上了小纸条:

先为了宝宝的哭声道歉。

不是有人调侃么:克鲁尼,我们来做朋友吧。

这也是克鲁尼让人舒服的另一重境界:

没有锋芒,但也从不吝于予人光芒。

作为被媒体评价为世界第一美男的好莱坞巨星,

本该享受名气带来的荣耀和财富,

可乔治·克鲁尼把才华、名气、资源和影响力统统拿来支援国际人道主义事业。

2010年,克鲁尼与Joel Gallen 和Tenth Planet Productions一同制作了Hope for Haiti Now!的慈善募捐节目,为海地灾区筹集到了超过6600万美元的善款。

后来他甚至还曾租下一颗卫星,

来监督动乱地区的人道主义危机。

当然,他的光芒并非只照耀在宏大处,

也会照耀在身边一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让人舒服,

乔治·克鲁尼为我们展现了何为顶级人格魅力。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