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2018-02-08  QIANSHI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

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5月,上海各界在张家花园举办了一次国际精品义捐义卖博览会,时称万国赛珍斗宝大会,3天的会期吸引了本地及其周边各地民众踊跃前往参加,可谓反响热烈。

这一赛珍会为收藏界留下了类似邮票的印花,目前已见贴有这种印花的明信片在活动期间上海租界地区内实寄均未另贴邮票。因此,集邮者认为这种印花应该具有邮政免资的属性。但因长期以来未能查找到相关的文献记载,所以只能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

对于该印花是否具有邮政的免资属性,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当年的赛珍会中是否设有邮局?因为通常这种临时性的邮政免资印花只能在指定的邮局,并在规定的时间或范围内使用方为有效。查阅当年印行的《万国赛珍斗宝大会陈列全图》,可见在会场入口处不远的小房子墙上写有“邮政局寄处”字样(图1)[1],这为当时赛珍会现场设有临时邮局提供了重要依据。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2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3

笔者还查阅到1907年出版的英文杂志——《上海社会》(SocialShanghai)第3卷第363-427页发表的《万国赛珍会》一文,其中第401-403页就是“邮局”的篇章。这些原始记录对我们目前进一步了解该邮局的情况很是关键。

当年赛珍会的主办方为临时邮局搭建了一个简易的帐篷(图2),并且还提供了几个展架。邮局的总负责人是弗兰克·伊斯库克(图3。他很有生意头脑,发行了一套很有创意的明信片、一套长方形的印花,以及附有图画的便笺纸,在义卖会期间很受欢迎,需求量很大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4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5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6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7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8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9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0

据《上海社会》记载,明信片共有3种,背面的图案由伊斯库克亲自拍摄,取自张家花园内3个不同的场景。邮票式样的长方形印花有4种刷色和3种面值,其图案选用了明信片之一[2]

3种不同图案的明信片均有存世(图4-6),图4为张家花园的主体建筑“安垲第”的全貌,它也被用作印花的图案。“安垲第”为英文Arcadia Hall的音译,意为世外桃源,是一座竣工于1893年10月的大楼。印花目前已见有4种,即橘红色的10分(图7)、深蓝色的15分(图8)、绿色的20分(图9)和浅蓝色的20分(图10)[3]。其中浅蓝色20分的图案与另3种有着明显的不同,细看可发现图案刻印更加精美,房顶的避雷针亦清晰可见,天空中还绘有云朵,并且图案下方还印有英文字样“International fancy fair and fete”(万国振济赛珍会)。两者规格也略有不同,前3种为39×28㎜,浅蓝色20分为43.5×35㎜。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1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2

《上海社会》还说,大清邮政管理当局承诺对租界内的信件和明信片免收邮资,唯一要求是每枚印花上需加盖1枚带有日期的中英文戳记,而且当时大清邮局还委派了一位王姓的特别助理,参与临时邮局的服务工作。这两条重要的信息,首次清楚地表明了临时邮局发行的印花票确实得到了大清邮政官方的认可,大清邮局还派员进驻临时邮局参与业务的开展。

《上海社会》提到的中英文戳记,应该就是本次活动临时邮局启用的纪念戳,实际上它有2种,1种是带有中英文 “万国振济赛珍会” 字样的单圈戳,戳下方刻有英文“Shanghai May 1907(1907年5月上海)”字样,所见为紫色(图11);还有1种为中文“万国振济赛珍会”字样的双圈戳,见有紫色和黑色(图12)2种[4]。笔者所见的多为中英文单圈戳,且均盖销在用洋文书写的实寄片上。图10为笔者仅见的1枚中文双圈戳,据刘广实老师介绍,他曾在“文革”前见过张天铎收藏的1枚贴有15分印花的明信片,上面盖有中文戳,片上收信人地址为用毛笔书写的汉字“法界新太古账 陈文颖收入”。因此,笔者推断,中英文戳销盖在洋文的信件上,而中文戳仅销盖在中文的信件上。该种纪念戳曾一度被认为是我国第一种纪念邮戳[5]。现在可以确认,它确实具有邮政功能。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3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4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5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6

有关该印花的使用实例,似乎仅见在明信片上使用,目前笔者还没有看到在信封上使用的实例。实寄明信片上多见贴单枚印花(图13)[6],也有贴双枚(图14,其正面见图5)[7]。刘广实老师收藏有1枚寄往英国的明信片(图15),右上角原贴有印花并加盖中英文纪念戳,票虽已掉,但在片上还留有纪念戳的印迹。该片另贴有2枚2分的蟠龙票,4分正好是当时寄国外的明信片资费,这也进一步佐证了该片的免资范围。2017年12月香港Interasia公司第3518号拍品,与图15一样是1件寄国外贴用蟠龙票2枚共4分的实寄片(图16),此片右上角贴用15分印花销纪念戳,于1907年5月26日由上海寄美国,邮票盖销汉英小圆日戳,另销同日之日本客邮局栉型日戳,未见盖有美国落地戳。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7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8

目前所见的部分印花票上盖有英文“May 24”的日期章(图7-9),但5月25和26日寄出的印花尚未见类似的日期章。免资实寄的明信片上加盖的邮政日戳为前上海工部书信馆双圈日戳。1897年上海工部书信馆终结,其业务由大清邮政接收,原邮戳继续使用,中文译名为“上海地方邮政”(SHANGHAI LOCAL POST)。该日戳的地名“SHANGHAI”与“月日”之间都有戳号,如A,B,C……等(图13、14),但1940年7月出版的《亚细亚邮刊》总14期第65页发表的这枚实寄片上的工部日戳却没有戳号(图17)。也见有未加盖工部日戳的使用实例(图18)[8]。因未见实物,也不排除原上海工部日戳盖在明信片的另一面。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9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20

《上海社会》第3卷第403页列有一张价目表(图19),上面标明收件人地址在义卖会现场的,含信封和信纸收费10分,上海租界内的(含信封和信纸)15分。临时邮局信箱每隔半小时开一次,信件由专业的邮差在义卖会现场递送。租界内信件每天下午4点、5点半及晚上11点处理。《字林西报》上的一段报道,为我们更好地描述了当时临时邮局的服务内容[9]。它说:“邮局的帐篷内张贴着精美的海报,海报上介绍由当地的邮递员提供信件的快递服务。在展会现场投递的信件,收取合理的费用10分。为避免被认为过度收费,用邮者可以免费获赠信纸或带有张家花园图案的明信片。租界内的信件收费15分,包裹收费20分”。(图20

不过,从目前已见的印花实寄片来看,实际操作中似乎并非严格按照上述的收费标准执行。像图13为寄上海南京路38号壁恒商号,属于租界内实寄,应贴15分印花票,但实际只贴了10分。图15也是上海租界内实寄,却贴了10分和20分印花各一枚,共计30分。

顺便说一下,在临时邮局内,还设有电话机和包裹房。上海华洋德律风公司在邮局内安装了一部电话,最初目的是为了方便义卖会各展位工作人员间联系的,但很多的普通民众对此也非常好奇,纷纷付费,尝试着打电话,当时打一个电话(不超过5分钟)收费5分(图19)。华洋德律风公司经理奥伯格还派出了数名员工和多辆货车参与义卖会活动。

包裹房为义卖会活动提供了大量的服务,小到一束鲜花,大到一个婴孩都能被安全送达。《字林西报》还报道说,当时有一个小孩不见了,焦急的家人打来电话救助,包裹房工作人员在10分钟左右就找到了迷失的孩子,然后他们用汽车将孩子送回到了父母的身边[10]

在邮局的工作人员中,活跃着一群穿着“儿童行动队”统一制服的快乐的信童。他们一共有30多人,穿梭于义卖会现场的角落,出售义卖会手册。他们在现场也拍摄了很多照片,可惜使用的都是旧胶片,所以无法冲洗。

承蒙刘广实、何辉庆、金问涛老师审阅、指正,邵林老师对拙文提出了重要的修改意见,杨国华老师提供了《万国赛珍斗宝大会陈列全图》复印件,再次一并表示诚挚的谢意!

参考文献:

[1] 上海两宜斋新闻画社.万国赛珍斗宝大会陈列全图[M].上海:两宜斋新闻画社1907:5.

[2] 万国赛珍会[J].Social Shanghai,1907,3:401-403.

[3] 全方位通讯拍卖目录[M].台北:全方位通讯拍卖公司,2016:#1217.

[4] 孙君毅.清代邮戳志[M].北京:中国集邮出版社,1984:103.

[5] 沈家旭.台湾新台币时期纪念戳作实寄戳使用[J].中国邮刊(台湾),2009,86:132.

[6] 沈家旭.台湾新台币时期纪念戳作实寄戳使用[J].中国邮刊(台湾),2009,86:134.

[7] 周升渊.私人通信.

[8]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中国嘉德2003秋季拍卖会[M].北京: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03:#3486.

[9] The International Fair and Fete[N].字林西报,1907-05-24(484).

[10] The International Fair and Fete[N].字林西报,1907-05-31(527).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2018-01-23 21:58:05)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

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5月,上海各界在张家花园举办了一次国际精品义捐义卖博览会,时称万国赛珍斗宝大会,3天的会期吸引了本地及其周边各地民众踊跃前往参加,可谓反响热烈。

这一赛珍会为收藏界留下了类似邮票的印花,目前已见贴有这种印花的明信片在活动期间上海租界地区内实寄均未另贴邮票。因此,集邮者认为这种印花应该具有邮政免资的属性。但因长期以来未能查找到相关的文献记载,所以只能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

对于该印花是否具有邮政的免资属性,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当年的赛珍会中是否设有邮局?因为通常这种临时性的邮政免资印花只能在指定的邮局,并在规定的时间或范围内使用方为有效。查阅当年印行的《万国赛珍斗宝大会陈列全图》,可见在会场入口处不远的小房子墙上写有“邮政局寄处”字样(图1)[1],这为当时赛珍会现场设有临时邮局提供了重要依据。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2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3

笔者还查阅到1907年出版的英文杂志——《上海社会》(SocialShanghai)第3卷第363-427页发表的《万国赛珍会》一文,其中第401-403页就是“邮局”的篇章。这些原始记录对我们目前进一步了解该邮局的情况很是关键。

当年赛珍会的主办方为临时邮局搭建了一个简易的帐篷(图2),并且还提供了几个展架。邮局的总负责人是弗兰克·伊斯库克(图3。他很有生意头脑,发行了一套很有创意的明信片、一套长方形的印花,以及附有图画的便笺纸,在义卖会期间很受欢迎,需求量很大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4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5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6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7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8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9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0

据《上海社会》记载,明信片共有3种,背面的图案由伊斯库克亲自拍摄,取自张家花园内3个不同的场景。邮票式样的长方形印花有4种刷色和3种面值,其图案选用了明信片之一[2]

3种不同图案的明信片均有存世(图4-6),图4为张家花园的主体建筑“安垲第”的全貌,它也被用作印花的图案。“安垲第”为英文Arcadia Hall的音译,意为世外桃源,是一座竣工于1893年10月的大楼。印花目前已见有4种,即橘红色的10分(图7)、深蓝色的15分(图8)、绿色的20分(图9)和浅蓝色的20分(图10)[3]。其中浅蓝色20分的图案与另3种有着明显的不同,细看可发现图案刻印更加精美,房顶的避雷针亦清晰可见,天空中还绘有云朵,并且图案下方还印有英文字样“International fancy fair and fete”(万国振济赛珍会)。两者规格也略有不同,前3种为39×28㎜,浅蓝色20分为43.5×35㎜。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1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2

《上海社会》还说,大清邮政管理当局承诺对租界内的信件和明信片免收邮资,唯一要求是每枚印花上需加盖1枚带有日期的中英文戳记,而且当时大清邮局还委派了一位王姓的特别助理,参与临时邮局的服务工作。这两条重要的信息,首次清楚地表明了临时邮局发行的印花票确实得到了大清邮政官方的认可,大清邮局还派员进驻临时邮局参与业务的开展。

《上海社会》提到的中英文戳记,应该就是本次活动临时邮局启用的纪念戳,实际上它有2种,1种是带有中英文 “万国振济赛珍会” 字样的单圈戳,戳下方刻有英文“Shanghai May 1907(1907年5月上海)”字样,所见为紫色(图11);还有1种为中文“万国振济赛珍会”字样的双圈戳,见有紫色和黑色(图12)2种[4]。笔者所见的多为中英文单圈戳,且均盖销在用洋文书写的实寄片上。图10为笔者仅见的1枚中文双圈戳,据刘广实老师介绍,他曾在“文革”前见过张天铎收藏的1枚贴有15分印花的明信片,上面盖有中文戳,片上收信人地址为用毛笔书写的汉字“法界新太古账 陈文颖收入”。因此,笔者推断,中英文戳销盖在洋文的信件上,而中文戳仅销盖在中文的信件上。该种纪念戳曾一度被认为是我国第一种纪念邮戳[5]。现在可以确认,它确实具有邮政功能。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3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4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5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6

有关该印花的使用实例,似乎仅见在明信片上使用,目前笔者还没有看到在信封上使用的实例。实寄明信片上多见贴单枚印花(图13)[6],也有贴双枚(图14,其正面见图5)[7]。刘广实老师收藏有1枚寄往英国的明信片(图15),右上角原贴有印花并加盖中英文纪念戳,票虽已掉,但在片上还留有纪念戳的印迹。该片另贴有2枚2分的蟠龙票,4分正好是当时寄国外的明信片资费,这也进一步佐证了该片的免资范围。2017年12月香港Interasia公司第3518号拍品,与图15一样是1件寄国外贴用蟠龙票2枚共4分的实寄片(图16),此片右上角贴用15分印花销纪念戳,于1907年5月26日由上海寄美国,邮票盖销汉英小圆日戳,另销同日之日本客邮局栉型日戳,未见盖有美国落地戳。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7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8

目前所见的部分印花票上盖有英文“May 24”的日期章(图7-9),但5月25和26日寄出的印花尚未见类似的日期章。免资实寄的明信片上加盖的邮政日戳为前上海工部书信馆双圈日戳。1897年上海工部书信馆终结,其业务由大清邮政接收,原邮戳继续使用,中文译名为“上海地方邮政”(SHANGHAI LOCAL POST)。该日戳的地名“SHANGHAI”与“月日”之间都有戳号,如A,B,C……等(图13、14),但1940年7月出版的《亚细亚邮刊》总14期第65页发表的这枚实寄片上的工部日戳却没有戳号(图17)。也见有未加盖工部日戳的使用实例(图18)[8]。因未见实物,也不排除原上海工部日戳盖在明信片的另一面。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9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20

《上海社会》第3卷第403页列有一张价目表(图19),上面标明收件人地址在义卖会现场的,含信封和信纸收费10分,上海租界内的(含信封和信纸)15分。临时邮局信箱每隔半小时开一次,信件由专业的邮差在义卖会现场递送。租界内信件每天下午4点、5点半及晚上11点处理。《字林西报》上的一段报道,为我们更好地描述了当时临时邮局的服务内容[9]。它说:“邮局的帐篷内张贴着精美的海报,海报上介绍由当地的邮递员提供信件的快递服务。在展会现场投递的信件,收取合理的费用10分。为避免被认为过度收费,用邮者可以免费获赠信纸或带有张家花园图案的明信片。租界内的信件收费15分,包裹收费20分”。(图20

不过,从目前已见的印花实寄片来看,实际操作中似乎并非严格按照上述的收费标准执行。像图13为寄上海南京路38号壁恒商号,属于租界内实寄,应贴15分印花票,但实际只贴了10分。图15也是上海租界内实寄,却贴了10分和20分印花各一枚,共计30分。

顺便说一下,在临时邮局内,还设有电话机和包裹房。上海华洋德律风公司在邮局内安装了一部电话,最初目的是为了方便义卖会各展位工作人员间联系的,但很多的普通民众对此也非常好奇,纷纷付费,尝试着打电话,当时打一个电话(不超过5分钟)收费5分(图19)。华洋德律风公司经理奥伯格还派出了数名员工和多辆货车参与义卖会活动。

包裹房为义卖会活动提供了大量的服务,小到一束鲜花,大到一个婴孩都能被安全送达。《字林西报》还报道说,当时有一个小孩不见了,焦急的家人打来电话救助,包裹房工作人员在10分钟左右就找到了迷失的孩子,然后他们用汽车将孩子送回到了父母的身边[10]

在邮局的工作人员中,活跃着一群穿着“儿童行动队”统一制服的快乐的信童。他们一共有30多人,穿梭于义卖会现场的角落,出售义卖会手册。他们在现场也拍摄了很多照片,可惜使用的都是旧胶片,所以无法冲洗。

承蒙刘广实、何辉庆、金问涛老师审阅、指正,邵林老师对拙文提出了重要的修改意见,杨国华老师提供了《万国赛珍斗宝大会陈列全图》复印件,再次一并表示诚挚的谢意!

参考文献:

[1] 上海两宜斋新闻画社.万国赛珍斗宝大会陈列全图[M].上海:两宜斋新闻画社1907:5.

[2] 万国赛珍会[J].Social Shanghai,1907,3:401-403.

[3] 全方位通讯拍卖目录[M].台北:全方位通讯拍卖公司,2016:#1217.

[4] 孙君毅.清代邮戳志[M].北京:中国集邮出版社,1984:103.

[5] 沈家旭.台湾新台币时期纪念戳作实寄戳使用[J].中国邮刊(台湾),2009,86:132.

[6] 沈家旭.台湾新台币时期纪念戳作实寄戳使用[J].中国邮刊(台湾),2009,86:134.

[7] 周升渊.私人通信.

[8]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中国嘉德2003秋季拍卖会[M].北京: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03:#3486.

[9] The International Fair and Fete[N].字林西报,1907-05-24(484).

[10] The International Fair and Fete[N].字林西报,1907-05-31(527).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2018-01-23 21:58:05)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

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5月,上海各界在张家花园举办了一次国际精品义捐义卖博览会,时称万国赛珍斗宝大会,3天的会期吸引了本地及其周边各地民众踊跃前往参加,可谓反响热烈。

这一赛珍会为收藏界留下了类似邮票的印花,目前已见贴有这种印花的明信片在活动期间上海租界地区内实寄均未另贴邮票。因此,集邮者认为这种印花应该具有邮政免资的属性。但因长期以来未能查找到相关的文献记载,所以只能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

对于该印花是否具有邮政的免资属性,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当年的赛珍会中是否设有邮局?因为通常这种临时性的邮政免资印花只能在指定的邮局,并在规定的时间或范围内使用方为有效。查阅当年印行的《万国赛珍斗宝大会陈列全图》,可见在会场入口处不远的小房子墙上写有“邮政局寄处”字样(图1)[1],这为当时赛珍会现场设有临时邮局提供了重要依据。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2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3

笔者还查阅到1907年出版的英文杂志——《上海社会》(SocialShanghai)第3卷第363-427页发表的《万国赛珍会》一文,其中第401-403页就是“邮局”的篇章。这些原始记录对我们目前进一步了解该邮局的情况很是关键。

当年赛珍会的主办方为临时邮局搭建了一个简易的帐篷(图2),并且还提供了几个展架。邮局的总负责人是弗兰克·伊斯库克(图3。他很有生意头脑,发行了一套很有创意的明信片、一套长方形的印花,以及附有图画的便笺纸,在义卖会期间很受欢迎,需求量很大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4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5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6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7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8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9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0

据《上海社会》记载,明信片共有3种,背面的图案由伊斯库克亲自拍摄,取自张家花园内3个不同的场景。邮票式样的长方形印花有4种刷色和3种面值,其图案选用了明信片之一[2]

3种不同图案的明信片均有存世(图4-6),图4为张家花园的主体建筑“安垲第”的全貌,它也被用作印花的图案。“安垲第”为英文Arcadia Hall的音译,意为世外桃源,是一座竣工于1893年10月的大楼。印花目前已见有4种,即橘红色的10分(图7)、深蓝色的15分(图8)、绿色的20分(图9)和浅蓝色的20分(图10)[3]。其中浅蓝色20分的图案与另3种有着明显的不同,细看可发现图案刻印更加精美,房顶的避雷针亦清晰可见,天空中还绘有云朵,并且图案下方还印有英文字样“International fancy fair and fete”(万国振济赛珍会)。两者规格也略有不同,前3种为39×28㎜,浅蓝色20分为43.5×35㎜。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1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2

《上海社会》还说,大清邮政管理当局承诺对租界内的信件和明信片免收邮资,唯一要求是每枚印花上需加盖1枚带有日期的中英文戳记,而且当时大清邮局还委派了一位王姓的特别助理,参与临时邮局的服务工作。这两条重要的信息,首次清楚地表明了临时邮局发行的印花票确实得到了大清邮政官方的认可,大清邮局还派员进驻临时邮局参与业务的开展。

《上海社会》提到的中英文戳记,应该就是本次活动临时邮局启用的纪念戳,实际上它有2种,1种是带有中英文 “万国振济赛珍会” 字样的单圈戳,戳下方刻有英文“Shanghai May 1907(1907年5月上海)”字样,所见为紫色(图11);还有1种为中文“万国振济赛珍会”字样的双圈戳,见有紫色和黑色(图12)2种[4]。笔者所见的多为中英文单圈戳,且均盖销在用洋文书写的实寄片上。图10为笔者仅见的1枚中文双圈戳,据刘广实老师介绍,他曾在“文革”前见过张天铎收藏的1枚贴有15分印花的明信片,上面盖有中文戳,片上收信人地址为用毛笔书写的汉字“法界新太古账 陈文颖收入”。因此,笔者推断,中英文戳销盖在洋文的信件上,而中文戳仅销盖在中文的信件上。该种纪念戳曾一度被认为是我国第一种纪念邮戳[5]。现在可以确认,它确实具有邮政功能。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3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4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5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6

有关该印花的使用实例,似乎仅见在明信片上使用,目前笔者还没有看到在信封上使用的实例。实寄明信片上多见贴单枚印花(图13)[6],也有贴双枚(图14,其正面见图5)[7]。刘广实老师收藏有1枚寄往英国的明信片(图15),右上角原贴有印花并加盖中英文纪念戳,票虽已掉,但在片上还留有纪念戳的印迹。该片另贴有2枚2分的蟠龙票,4分正好是当时寄国外的明信片资费,这也进一步佐证了该片的免资范围。2017年12月香港Interasia公司第3518号拍品,与图15一样是1件寄国外贴用蟠龙票2枚共4分的实寄片(图16),此片右上角贴用15分印花销纪念戳,于1907年5月26日由上海寄美国,邮票盖销汉英小圆日戳,另销同日之日本客邮局栉型日戳,未见盖有美国落地戳。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7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8

目前所见的部分印花票上盖有英文“May 24”的日期章(图7-9),但5月25和26日寄出的印花尚未见类似的日期章。免资实寄的明信片上加盖的邮政日戳为前上海工部书信馆双圈日戳。1897年上海工部书信馆终结,其业务由大清邮政接收,原邮戳继续使用,中文译名为“上海地方邮政”(SHANGHAI LOCAL POST)。该日戳的地名“SHANGHAI”与“月日”之间都有戳号,如A,B,C……等(图13、14),但1940年7月出版的《亚细亚邮刊》总14期第65页发表的这枚实寄片上的工部日戳却没有戳号(图17)。也见有未加盖工部日戳的使用实例(图18)[8]。因未见实物,也不排除原上海工部日戳盖在明信片的另一面。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19

邹子阳:万国赛珍会临时邮局及免资印花票
图20

《上海社会》第3卷第403页列有一张价目表(图19),上面标明收件人地址在义卖会现场的,含信封和信纸收费10分,上海租界内的(含信封和信纸)15分。临时邮局信箱每隔半小时开一次,信件由专业的邮差在义卖会现场递送。租界内信件每天下午4点、5点半及晚上11点处理。《字林西报》上的一段报道,为我们更好地描述了当时临时邮局的服务内容[9]。它说:“邮局的帐篷内张贴着精美的海报,海报上介绍由当地的邮递员提供信件的快递服务。在展会现场投递的信件,收取合理的费用10分。为避免被认为过度收费,用邮者可以免费获赠信纸或带有张家花园图案的明信片。租界内的信件收费15分,包裹收费20分”。(图20

不过,从目前已见的印花实寄片来看,实际操作中似乎并非严格按照上述的收费标准执行。像图13为寄上海南京路38号壁恒商号,属于租界内实寄,应贴15分印花票,但实际只贴了10分。图15也是上海租界内实寄,却贴了10分和20分印花各一枚,共计30分。

顺便说一下,在临时邮局内,还设有电话机和包裹房。上海华洋德律风公司在邮局内安装了一部电话,最初目的是为了方便义卖会各展位工作人员间联系的,但很多的普通民众对此也非常好奇,纷纷付费,尝试着打电话,当时打一个电话(不超过5分钟)收费5分(图19)。华洋德律风公司经理奥伯格还派出了数名员工和多辆货车参与义卖会活动。

包裹房为义卖会活动提供了大量的服务,小到一束鲜花,大到一个婴孩都能被安全送达。《字林西报》还报道说,当时有一个小孩不见了,焦急的家人打来电话救助,包裹房工作人员在10分钟左右就找到了迷失的孩子,然后他们用汽车将孩子送回到了父母的身边[10]

在邮局的工作人员中,活跃着一群穿着“儿童行动队”统一制服的快乐的信童。他们一共有30多人,穿梭于义卖会现场的角落,出售义卖会手册。他们在现场也拍摄了很多照片,可惜使用的都是旧胶片,所以无法冲洗。

承蒙刘广实、何辉庆、金问涛老师审阅、指正,邵林老师对拙文提出了重要的修改意见,杨国华老师提供了《万国赛珍斗宝大会陈列全图》复印件,再次一并表示诚挚的谢意!

参考文献:

[1] 上海两宜斋新闻画社.万国赛珍斗宝大会陈列全图[M].上海:两宜斋新闻画社1907:5.

[2] 万国赛珍会[J].Social Shanghai,1907,3:401-403.

[3] 全方位通讯拍卖目录[M].台北:全方位通讯拍卖公司,2016:#1217.

[4] 孙君毅.清代邮戳志[M].北京:中国集邮出版社,1984:103.

[5] 沈家旭.台湾新台币时期纪念戳作实寄戳使用[J].中国邮刊(台湾),2009,86:132.

[6] 沈家旭.台湾新台币时期纪念戳作实寄戳使用[J].中国邮刊(台湾),2009,86:134.

[7] 周升渊.私人通信.

[8]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中国嘉德2003秋季拍卖会[M].北京: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03:#3486.

[9] The International Fair and Fete[N].字林西报,1907-05-24(484).

[10] The International Fair and Fete[N].字林西报,1907-05-31(527).

    来自: QIANSHI > 《上海》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