腥臊恶臭好莱坞

2018-02-09  智者文馆


乌玛·瑟曼,提起她,我们首先会想起一个挥舞着武士刀的女杀手形象。



拥有一半斯堪的纳维亚血统的女战神


但是,即使人设如此强悍的女星,她的真实人生,也曾笼罩在性侵和威胁的凌辱阴云之中。


上周日,乌玛·瑟曼对《纽约时报》爆料她受过的屈辱,简而言之,两点:


1 ,公布了当初哈维·韦恩斯坦(好莱坞大制片人,在奥斯卡颁奖礼上被感谢次数比上帝还多的男人)性侵她的细节。 




2 ,指责昆汀·塔伦蒂诺在拍摄《杀死比尔》的时候,在没有安全保护措施的情况下,让她拍了一场极其危险的飞车戏,最后发生车祸,造成了她颈部和膝盖的永久伤害。更过分的是,昆汀在车祸后,不仅没有进行任何处理,还让她继续拍戏。


具体的情况,大家可以看下面这条视频:


这条视频,是乌玛·瑟曼的律师花了15年时间才拿到手的。

可以看到,车祸发生后,

昆汀只是过来安抚了她一下,并没有打算送她去医院


韦恩斯坦潜规则未遂,昆汀让乌玛·瑟曼身处险境——虽然没有决定性证据,但两件事放在一起,美国舆论界哗然,人们不禁联想:这是昆汀在给自己的老哥们报仇。 



昆汀、乌玛·瑟曼和哈维·韦恩斯坦


一夜之间,昆汀老师的人设开始崩塌,他从影迷心中那个有点特殊性癖好的可爱老流氓,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臭流氓。


但这件事,更让我们看到了,女性在好莱坞的处境之难,哪怕电影里如女战神一般的乌玛·瑟曼,在现实中遭遇连环迫害,依然脆弱不堪。 







当然不是。


从去年到今年,包括韦恩斯坦、路易·CK、詹姆斯·弗朗戈等众多名流的污糟往事被陆续曝光,而昆汀,恐怕也不是最后一个遭到惩戒的人。


可为什么是现在?


这事,全仰仗如今风生水起的#MeToo运动。


#MeToo运动起始于韦恩斯坦性侵门之后,由女演员艾丽莎·米兰诺在推特上发起,她鼓励女性在社交网络上公开自己被侵犯的经历,让社会能够更深入地了解女性的恶劣现状。



艾丽莎·米兰诺,#MeToo的发起人


正是因为#MeToo,韦恩斯坦的事件才能如蝴蝶效应一般迅速发酵,目前,已经有超过60位女演员,揭露了曾被韦恩斯坦性侵的不堪往事。


但哈维·韦恩斯坦是好莱坞唯一的色魔吗?


当然也不是。


你很难想象,在好莱坞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到底还有多少龌龊的破事儿没有被暴露在太阳底下。


你也很难想象,好莱坞对女性的迫害,又到底维持了多久,又有多少迫害,是比昆汀和韦恩斯坦的“打击报复”更加恶劣、更加凶险。


真相,恐怕远比想象,要触目惊心得多





好莱坞从洛杉矶的边陲小镇变成一座电影工业基地,是十九世纪的90年代初,人们开发这样一个地方,是为了抵制爱迪生对这门生意的垄断(因为最早只有爱迪生有影棚)


说白了,好莱坞被创建的初衷,是金钱。


而金钱利益之下的衍生物,就是性。


好莱坞的第一次性侵案件发生在1921年,当时好莱坞的一位喜剧演员罗斯科·阿巴克尔,去芝加哥参加一场狂野派对,派对上他强奸了一名叫弗吉尼亚·拉普的女演员,造成后者膀胱破裂,几天后去世。阿巴克尔被指控谋杀。



罗斯科·阿巴克尔


在好莱坞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性侵狂魔,则是米高梅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电影大亨路易·B·梅耶



色魔 路易·B·梅耶


梅耶其人之狠,远超过现在的哈维·韦恩斯坦。


而梅耶最最邪恶的性侵案例,则是发生在《绿野仙踪》的女主角朱迪·加兰身上。朱迪·加兰拍《绿野仙踪》的时候才16岁,而从16岁到20岁之间,她被几乎所有好莱坞的大制片人要求发生性关系,其中以梅耶最甚。



《绿野仙踪》里的 朱迪·加兰


一本名为《Get Happy: The Life of Judy Garland》的书详细记载了梅耶的恶行,比如,每次和朱迪·加兰开会,梅耶都会让这位小女孩坐到他大腿上,还把咸猪手放到她的胸部。



朱迪·加兰真的快乐吗?


朱迪·加兰也是很有名的歌星,但每次她在梅耶面前放声歌唱时,后者又会把自己的咸猪手放到她的左胸上,说,这些美妙的歌声都是从心里面发出来的。为此,朱迪·加兰还自嘲:“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至少我的歌声不是从别的器官里发出来的。”



旁边搂着朱迪·加兰的,就是路易·B·梅耶


30年代好莱坞著名童星秀兰·邓波儿在她的回忆录《Child Star》中写道,自己在12岁时险些被一名米高梅的制片人潜规则,这位制片人直接将自己的生殖器掏了出来。邓波儿吓得不知所措,只能一个劲儿傻笑,然后直接被这位制片人赶出了办公室。



秀兰·邓波儿


好莱坞史上最性感也是最传奇的女明星玛丽莲·梦露,曾经将好莱坞的这帮男人们称之为“狼”。她说这些人全都虚伪而失败,有些人既邪恶又扭曲。



一代性感Icon 梦露


梦露曾经在自己的回忆录里说过一段话,这段话简直就是对好莱坞的精准概括:“你和他们(好莱坞的老板和制片人们)坐在一起,听着他们满嘴的谎言和阴谋,然后从他们的眼睛里,你能看到整个好莱坞——一个人满为患的妓院,一个给种马们备好了床的旋转木马(So you sat with them, listening to their lies and schemes. And you saw Hollywood with their eyes—an overcrowded brothel, a merry-go-round with beds for horses)”。





难道以前就没人敢拒绝吗?


这事,还得说回路易·B·梅耶。


在一本名叫《Without Lying Down》的书中,记载了这样一段事,当时,梅耶想潜规则一位名叫珍·霍华德的女演员,在办公室里追着她跑,直到对方严辞拒绝才罢休。后来,珍嫁给了一位好莱坞的经纪人查尔斯·费尔德曼,在梅耶的打压下,费尔德曼再没有接到任何明星的代理。 




至于珍·霍华德,你听说过这位女演员的任何作品吗?在好莱坞,得罪了梅耶,不仅让自己职业生涯告吹,身边的亲人可能也会受到殃及。



美丽的 珍·霍华德


这一切,都是好莱坞等级森严的大制片厂制度所致。那时候,演员归属于各自的制片厂。制片厂等同于工厂,电影就是他们生产的产品,而演员的地位其实与工人无异,只是老板们用来赚钱的工具。


不管是现在的#MeToo,还是远古时期好莱坞的案例,都一个比一个臭不可闻,我们会发现,即使时间过了六七十年,这些事情的本质并没有改变。综合起来看,这些性侵演员的人不是老板、制片人,就是大导演。


因为,他们控制着两种权力,一是财权,一是人事权。他们一句话就可以让一个演员红,也可以一句话让一个演员从此一文不值,而打动这些大人物的,往往不是演技,而是怎么满足这些大老板们龌龊的欲望。


也有人会说,别的国家的影视行业就是干净的吗?遗憾的是,并不是。无论是韩国、港台还是内地,只要有名利和美色的地方,都有这种幕后交易。


但是,好莱坞一定是最严重的,因为这里所诞生的名利和财富是世界上最丰厚的。好莱坞的那些大人物们也把自己视为超人,他们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当然也可以把玛丽莲·梦露这样的贫苦女孩捧为全世界男人的梦中情人。


所以这个最简单的经济原理就是:哪里利润空间和爆发空间越大,哪里的龌龊就越多,这是成正比的。



1943年米高梅影业的大合影,第一排最中间的就是大色魔梅耶


这里,是由一帮掌握了极端权力的男人们,控制的声色名利场。


它光鲜亮丽的发展史,其实也是一段被掩埋了的女性受难史。一边,好莱坞让全球观众观看由它制造出来的奢华梦境,一边,它的真实运转逻辑却最龌龊不堪。这种扭曲的体制真的能继续照常运转五十年甚至一百年吗?


现在的韦恩斯坦事件和#MeToo风暴,只是好莱坞苟且积累了六七十年的后果,黑暗的大坝水位再高,也拦不住水越积越满,马上就要喷涌而出了。


有人说,这些事情离我们太远,只是一些花边八卦,但是我不这么认为,因为任何领域都有这种不平的事情,任何的改变、进步和反抗都应该鼓掌。


毕竟,我们此时此刻都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少一点垃圾,就多一点干净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