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欣出狱了,然而快播的时代已经落幕 | 冰川人物

2018-02-09  卜君心

站在技术的角度而言,快播无法辨别用户的上传视频内容,并且也不可能去解密用户上传文件。但涉黄,依旧是快播和王欣的原罪。



撰文 |  三娘子


快播王欣出狱了。


2017年年底,快播王欣的太太发微博称:“感谢又一年的相伴,终于快要出来重振雄风了。老公等你!”4天后,这条微博被删除,但很明显已经晚了。


2018年2 月 7 日,王欣终于结束了为期三年六个月的刑期,此时铁门之外,当年的快播忠实信众们都在等待。


被认为是速朽的互联网泡沫之下,对于一些事情,人们依然保留着顽强的记忆。


2011年的时候,快播已经成为全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在2012年9月,快播总安装量超过3亿,对于当时5.38亿的网民数据来说,这个安装量非常惊人。


但也几乎就在一瞬间,这款在当年几乎要与微信APP下载量持平的播放软件因为涉黄侵权而瞬间坠落。


由于快播公司视频点播技术的免费开放性,在网络上出现大量以快播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商标“快播”、“QVOD”为通用名称的影视网站。这使得它的播放视频版权确实存在不可控的问题。


而加速王欣身陷囹圄的是,互联网无非是色情内容最引人关注,大量18禁网站出现,让快播从一个普通的流媒体视频播放工具,彻底转变为集在线播放/云端存储功能于一身的软件。并凭借快播这个免费的工具,最后留下了“小黄片=快播”的概念。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是当年网友对快播的点评。为了“方便”用户,快播服务器出现越来越多色情内容。


站在技术的角度而言,快播无法辨别用户的上传视频内容,并且也不可能去解密用户上传文件。但涉黄,依旧是快播和王欣的原罪。


这种原罪在他出狱的此时此刻更显得昭彰:网传,一本哺育了一代8090后宅男的知名涉黄小说作者在近期落网,作者是一所大学的副教授。


1


谁举报了快播?


当时嫌疑最大的是乐视。在快播涉嫌传播淫秽案庭审中,辩护人称,国家版权局对快播的行政处罚告知书中显示投诉者为乐视网。


乐视网当时也明确回应称:


快播涉黄案庭审,辩护人所指的乐视网举报快播一事,是指2012年乐视网曾因快播侵犯乐视网影视作品的网络传播权,向国家版权局进行投诉。今日快播被诉的是传播淫秽物品罪,与当年乐视投诉的侵犯网络传播权一事并无关系。



当然,当时一起踩下去的,还有很多人。


把目光拉回2013年,优酷土豆集团、搜狐视频、腾讯视频、乐视网、万达影业、光线传媒、乐视影业等多家公司联合发布“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宣言”,表示将联合对抗百度、快播等日益严重的网络视频盗版和盗链行为,并宣布已向法院起诉百度、快播的盗版侵权案件共立案百余起,涉及百度盗链、盗播移动视频版权的影视作品逾万部。


这是有据可查的举报者们。但这并不妨碍乐视在其中显得鹤立鸡群。


业界传闻,当时还非常有钱的乐视,想要收购快播。但是遭到了拒绝,过了一段时间,乐视再出价八折。依然被拒绝。再过了一段时间,问他们五折卖不卖,还是得到了否定的答复。之后很快,快播就遭到了举报查封。


传闻无法印证真假。但无论如何,在贾跃亭北美的千万豪宅和基本已经没有什么用的乐视50年会员面前,涉黄的快播,在监狱蹲满三年六个月的王欣,要显得大义得多。


2


在快播被关停后,原有快播的用户要看视频只有去各大视频网站看视频,乐视网、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在2014年,视频网站都在亏钱,只有乐视拥有影视版权最多,是盈利赚钱的。


从那以后,乐视用户量大增,盈利之路,越走越顺。有钱的贾跃亭和乐视开始疯狂地扩张。


乐视迅速火了起来,宅男们失去了看片神器,乐视也成了宅男们口诛笔伐的对象,一时间与乐视相关的评论渠道被愤怒的宅男们攻陷。


当时有文章如此归纳快播的庭审现场:“辩方花样吊打公诉方,王欣慷慨陈词、技术布道,公诉方加筑的壁垒屡被突破,而民意毫无疑问,决绝站在快播一方。随着庭审的推进,这种失衡还在极速加剧。”


但实际上,乐视从始至终并没有承认举报快播涉黄。既然都承认了举报,为何否认举报快播“传播淫秽物品”?而这恰恰才是可以把快播逼上绝路的关键原因。



所以,把所有责任归罪给乐视和贾跃亭也是不公平的。


正如贾跃亭的崛起,离不开讲有背景的故事、以及概念炒作的风口一样,王欣的坠落,归根到底不过是,站在王欣背后的只有一众宅男屌丝,还没有付费的会员。


近几年打击盗版力度越来越大,高调声讨百度及快播侵权问题,百度影音提前转型正版。


而另一边快播则是拖到2014年4月份才宣布“涅槃在即”,王欣曾试图用新技术来躲避打击,曾经以为的“得屌丝者得天下”,结果没想到,输得更惨。


涉黄是原罪,得屌丝更是原罪。这是快播王欣到最后必须进去蹲一圈、且没有一天减刑的原因。



无论最终结局如何,快播打擦边球是不争的事实,只是它低估了监管形势。就连大胆如贾跃亭也没想到打虎的蝴蝶效应会见在自己身上。


从王欣入狱再到出狱的这些年来,对于视频和内容平台乃至整个企业家群体来说,真正的挑战从来不是对手,而是“金陵城”里的时势。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声道”,

原题为《这个时代欠王欣一个快播会员 丨 声道》


    来自: 卜君心 > 《经济》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