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鄧子 / 家父母亲 / 吴银娟:妈妈的茶篮

分享

   

吴银娟:妈妈的茶篮

2018-02-11  老鄧子

凤庆县勐佑镇,乌马河将美丽的勐佑坝子分割成东西两面,临着乌马河的东岸就是我的家乡,家乡依山傍水,云雾长年。记忆的沟沟坎坎,皆系茶园。茶园是从老辈子人那里传下来的,制茶的焙笼是从老辈子人那里传下来的,采茶篮子也是从老辈子人那里传下来的。外公爱喝茶,编茶篮子的功夫不含糊。外公在世的那些年,母亲的茶篮一上山,都会吸引来孃婶妯娌们的羡慕,“小传这把篮子给是李章大爹编呢?他给忙得赢编卖不知哇”,小传,是妈妈的小名,李章就是外公了。妈妈对竹篮特别的爱惜,采茶回来,再忙也要把篮子从里到外冲洗一番。


春雷一起,时节点一到,绵绵春雨轻轻飘落,滋润着青葱翠绿的茶园,茶树从冬日的沉醉中苏醒开来,睁开朦胧的双眼,抽枝吐芽,等茶芽长到一芽二叶的时候,妈妈就会带领她的姐妹们背起茶篮上茶山了。


妈妈没文化,没有赶上女娃可以上学的年代。但这没有影响妈妈好强的性格。十六七岁妈妈就成了生产队的采茶组组长,妈妈采茶时是快乐的,她采到哪里,山歌就飘到哪里。“背茶篮,背茶篮,背起茶篮上茶山。阿苏瑟呢瞧着,苏喜色呢来着!绿丝丝的山茶园,胖嘟嘟的茶尖,一凹一凹大茶树,迎来来了一伙采茶仙,啊苏瑟呢瞧着,苏喜色呢来!”那个时候妈妈是一个水灵灵的妹子,乌黑发亮的头发,两个齐腰的大辫子,加上妈妈勤快嘴甜,三姑六婆纷纷前来说媒,但是外公一直不点头。寨子的人就跟外公开玩笑:“老李,若不赶紧将你女儿许配人家,你家门槛都要着蹋烂呢。” 外公总是先吸一下烟筒,淡淡的说“还小呢,家里面再使两年”。七十年代虽然党和政府已经在宣传自由恋爱自由结婚,但是实际上那个时候农村还是家长制,婚姻还是父母说了做主的。


所有的缘分都是老天冥冥中注定的,1979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妈妈像往常一样采完茶回家,那天妈背着一天的劳动成果(满满的一大篮茶),很是兴奋,哼着欢快的歌儿走在回家的路上,因为走得太急,没有看清脚下有块石头,摔倒了,茶撒的一路都是,偶遇回家探亲的爸爸(爸爸在我们镇里的农具厂上班,因为28岁了不说亲,奶奶与他闹别扭,不常回家),并且被爸爸看到最窘迫的自己,妈妈含羞的低着头,脸庞涨得红彤彤的,赶紧将茶收拾好,压根就没敢抬头看我爸,也许是就是上天注定的缘分,我爸就看上我妈了。


爸妈结婚的时候,外公给妈妈做了一个非常精致的茶篮,外公把把满怀的希望寄托在茶篮里送给出嫁的女儿。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祸不单行,1988年,父亲病故。记得父亲出殡的时候,所有的亲人都很担心妈妈,因为自从爸妈结婚后,夫妻恩爱,生育了我们姐弟三人,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随着爸爸的突然离去,养活三个小娃的重担就落在妈妈一个人的肩上,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当所有人都在为我们姐弟三人的未来担心的时候,妈妈用坚毅的眼神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那只茶篮,眼里嗪着泪默默的说:“只要茶篮在,希望就在,宝贝们,妈妈会为你们努力的”。从此妈妈承担了所有属于爸爸妈妈的责任,既当爹又当妈,没白天没黑夜的在茶园里劳作着。就是那一年,妈妈种植了很多新茶园,为我们上学攒下了学费。有人也劝过妈妈让她改嫁,父亲走的时候妈妈才28岁,28岁多么美好的年华,但是妈妈怕我们姐弟三人受苦。硬生生用她那单薄的肩膀为我们撑起了一片蓝天。


当寨子里的小伙伴一个一个辍学的时候,妈妈告诫我们,做她的儿女必须好好念书,因为她就是没有文化,吃了不少亏,而且我爸最大的遗愿就是我们三姐弟都能读书,我们三姐弟带着这份沉甸甸的爱,走进了学校的课堂,工夫不负有心人,我们三姐弟都读了书,完成了爸爸的遗愿,了却了妈妈的心愿。


2013年弟弟考上了研究生,当录取通知来到家的时候,弟弟却犹豫了,读与不读,读,妈妈还要再辛苦三年,不读机会很难得,就在弟弟愁眉不展的时候,妈妈表态了:“儿子,一定要读,学费没问题,只要妈妈的茶篮还在,你的学费就没有问题。”最后在妈妈的坚持下,弟弟读完了研究生。


2016年,因原单位经营出现问题,我得重新择业,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妈妈来接儿子回老家。妈妈走的时候,抚着我的头,轻轻的说:“一切有妈,放心吧,一定能找到工作的。”因为妈妈的鼓励我回到了家乡,找到了新的工作。当我到新单位报到后,回老家接孩子,打开家门,妈妈和儿子都不在家,习惯性的看了一下妈妈挂茶篮的地方,茶篮也不在家,哎老妈肯定带着儿子采茶去了。我赶紧跑到茶山去看,果然妈妈和儿子在忙着采茶,忙得不亦乐乎,看到我,妈妈笑笑说:“回来了,回来了就赶紧采茶。”我连忙点头,这时候儿子奶声奶气的说:“妈妈,婆婆说,今天采得呢茶卖得钱钱要拿给我作学费”。听着儿子稚嫩的童音我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刷刷的往下掉,但我知道这是幸福的眼泪,我因为有你而感到无比的幸福—妈妈。


2016年妈妈被凤庆县妇联评选为凤庆县最美母亲,颁奖词是这样写的:“一个勤劳而坚强的妇女,用柔弱的肩膀为三个孩子撑起一片蓝天。”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没能出席颁奖典礼,但是我看了全程的重播,当我在在电视上看到妈妈的时候,我的眼泪涌出我的眼眶。


妈妈用她那布满茧子的手,采了一辈子的茶,用坏了无数的茶篮。但是只要还有竹子,就能编织茶篮,我们的未来就充满了希望。


▊简介:吴银娟,女,1982年9月出生于云南省临沧市凤庆县,现在工作于云南滇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大专学历,高级茶艺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