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s0321 / 随笔 / 雪天里的故事

分享

   

雪天里的故事

2018-02-12  wps0321

♣ 陈鲁民

雪天是有故事的时节。雪是故事的诱因,也是故事的外套;雪是故事的背景,也是故事的主人。

夜,雪越下越大,纷纷扬扬,铺天盖地。居住在山阴(今浙江绍兴) 的文人王子猷,半夜从睡梦中醒来,点起灯烛,打开窗户,命仆人温上酒。四处望去,一片洁白银亮,银装素裹。于是霍然起身,一边端着酒杯慢步徘徊,一边吟诵着左思的《招隐诗》。忽然间想到了多日不见的好友戴逵,甚是挂念,不由分说,即刻连夜乘小船前往。当时戴逵远在曹娥江上游的剡县,船行一夜才到,眼看到了戴逵家门前,王子猷却又转身返回。船家问他为何这样,子猷说:“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这等潇洒作派,今人看来就是“有毛病”,但却是典型的魏晋人物风格,也就是王羲之的儿子才能风流如斯,放诞不羁。

洛阳,一个冬日的中午,彤云密布,寒风大作。北宋学问家杨时与好友游酢一起去向儒学大哲程颐求教,凑巧赶上程颐在屋中打盹儿。杨时便劝告游酢不要惊醒老师,于是两人静立门口,等着老师醒来。一会儿下起了鹅毛大雪,越下越急,已40多岁的杨时和游酢却还立在雪中。游酢实在冻得受不了,几次想叫醒程颐,都被杨时拦住了。程颐一觉醒来,才发现门外的两个“雪人”,赶紧请回屋里。经此一事,杨时的名气和影响日甚一日,四方之人士不远千里与之相交游,饮水思源,他真得感谢那场大雪。

如果说“雪夜访戴”为一动,“程门立雪”为一静,各有魅力无限,被人传为美谈;“道韫论雪”则是动静结合,静中有动,另有一番意趣。冬日,大雪飘飘,满天飞舞,太傅谢安朝中无事,带着几个子侄辈在家里读书。眼望窗外飞雪,谢安不禁若有所思,突然心血来潮,把几个晚辈叫到一起说,给你们出个题目:白雪纷纷何所似?不妨各抒己见。一阵七嘴八舌之后,侄子胡儿一语惊人:“撒盐空中差可拟。”家人一片叫好,唯独侄女谢道韫不以为然:“未若柳絮因风起。” 谢安拊掌大笑,激赏其为神来之笔。的确,翩翩起舞的雪花,真是像极了暮春漫天飞舞的柳絮,那种洁白,那种轻盈,那种飘逸……有此才情,无怪乎她出嫁后会有“天壤王郎”的抱怨。

雪天营造了美丽世界,纯洁无瑕,玉琢银装,是文人骚客的最爱,尤宜写出“独钓寒江雪”那样的佳句,演绎出踏雪寻梅的故事。但冰天雪地也可能成为穷人的灾难,成为饿殍遍野、“路有冻死骨”的残酷背景。

“夜来城外一尺雪”,苦巴巴的卖炭翁,虽然牛困人饥,冻得瑟瑟发抖,但为了多卖俩钱,“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家道破落的贾宝玉在雪地里光着头,赤着脚,身上披着一领大红猩猩毡的斗篷,跟着一僧一道,遁入空门。漫天大雪里的祥林嫂,冻饿交加,“只有那眼珠间或一轮,还可以表示她是一个活物”,最终死在家家户户都在祝福的寒夜。圣诞夜,大雪纷飞,滴水成冰,卖火柴的小女孩,因为没有卖掉一根火柴,不敢回家,又冷又饿,饥寒交迫,冻死在圣诞之夜。

还有逼上梁山的豹子头林冲。同是雪天,同为寒冬,与王子猷的任性洒脱、谢安的悠闲雅致不同,看守草料场的林冲无心赏雪,他蜗居的草屋被雪压垮,得先找个安身之处。于是,来到山神庙暂住,无意听到陆虞侯害他的诡计,断了他最后一丝幻想,就在大雪里手刃仇人,一把火烧了草料场,连夜奔梁山而去。而且,粗中有细的林教头,也没有辜负大雪的厚爱,途中写下“身世悲浮梗,功名类转蓬。他年若得志,威镇泰山东”的励志诗,为《林教头雪夜上梁山》留下精彩尾声。

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雪天里的故事还在一代代延续。但愿多一些“瑞雪兆丰年”的美好,多一些“风雪夜归人”的惊喜,多一些“飞雪迎春到”的瑰丽,多一些“持酒看雪飞”的洒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