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ddinzh / 时评 / 澜沧江作证 ——中铁一局四公司攻坚大瑞铁...

分享

   

澜沧江作证 ——中铁一局四公司攻坚大瑞铁路大柱山隧道纪实

2018-02-18  aladdinzh

澜沧江作证

——中铁一局四公司攻坚大瑞铁路大柱山隧道纪实



        “川蜀横断山断横蜀川”,2008年8月,当中铁一局四公司姜栋、张斌等几十名员工来到澜沧江边的大瑞铁路准备施工时,谁也没有想到,大柱山隧道差点儿会成为他们人生、事业,甚至企业施工管理的“横断”点。

        作为“天下第一局”,尤其擅长基础设施建设的中铁一局,施工组织和攻坚克难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然而,14.5公里的隧道,就算是这样的施工“王牌军”,用了9年,至今也还未打通。建设时间之长,刷新了铁路历史。

        至5月中旬,大柱山隧道正洞累计开挖突破万米大关。

        这,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

        男儿有泪, 26个月掘进156米

        “我没有后悔过,难是难了些,但大伙儿都守在这里,就觉得没有过不去的关。”看到笔者拿起相机对准自己,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经理姜栋扭头看向门外,说了声“别拍”,泪珠从脸上滑落下来。

        门外,重重叠叠的大山挡住了视线,那是著名的横断山脉,一条14.5公里长的铁路隧道正在其腹中穿行。

        中铁一局承建的大瑞铁路大理至保山段站前工程第三标段,全长31.5公里。其中,大柱山隧道是大瑞线控制性工程之一,是中国铁路总公司挂名的极高风险隧道,是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中铁一局头号重难点工程。

        云南被称为“地质博物馆”,而大柱山隧道就是注脚之一。隧道最大埋深995米。洞内纵坡设计为“人字坡”,最大纵坡23.5‰。隧道穿越6条断裂带、5处岩溶发育地段、3条褶皱构造,部分施工区域处于放射性场所监督区。

        “大柱山隧道正洞和平导一共要穿越12条断层,目前已经通过10条,之前最难的一个燕子窝断层,24小时轮班施工,26个月只掘进了156米。”姜栋说。

        刚进场时还很顺利,项目部各项工作在2008年年底全面步入正轨。2009年3月,在经过第一个断层——五里哨断层时,小量的突泥涌水几乎没有对施工造成大的影响,轻松而过。良好的开局使全体员工干劲倍增。

        然而,一股隐藏在大柱山深处的巨大水流正翻腾奔涌。打开这个水流“闸门”的时间是2009年8月5日。

        进口平导施工至1公里左右时,燕子窝断层突然发生突泥涌水。仅仅1个小时, 4米高的施工台车就被淹埋,突泥涌水把隧道淹了400多米。此后又发生了2次涌水。其中一次,涌水将重达20余吨的挖掘机冲出40多米远。

        最终揭示的地质数据是:燕子窝断层,瞬间最大水量1.22万立方米/小时(累计涌水量达1200万立方米),水压达3兆帕,断层长156米。这是罕见复杂地质断层。

        项目部先后邀请了500多名专家前来会诊,不断完善、改进施工方案。即使这样,项目部也用了26个月的昼夜奋战,才终于在2011年10月6日通过燕子窝断层。

        二工区经理程瑞负责隧道进口的施工,他最近曾近距离拍摄过一次突泥:掌子面出现一个小溃洞,流出泥、砂、石砾的混合物,一块大石头挡住溃洞,但很快落了下来,溃洞越来越大,最后泥石流充满了掌子面前的几十米隧道,葬送了几个月的辛苦成果。“这次涌水,从去年9月至今隧道只前进了20米左右,每小时近3000立方米的水量,根本无法施工,打隧道没有进尺,说什么都没有用。”程瑞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2009年,原铁道部副部长卢春房看过施工现场后说:大柱山隧道地质相当复杂,技术挑战性高,施工难度大,前所未有。

        “项目批复时,没有意识到地质的复杂程度,”云桂铁路云南公司大瑞铁路指挥部副指挥长曾劲说,“全线原计划2014年完工,但现在看来得到2021年。”

        幸运的是,2008年开工至今没有人员伤亡。

        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付出代价,那是时间。

        男儿豁达,“祝你围岩好!”

        大柱山隧道里,地质灾害是常态。90%的时段,作业人员在和突然涌出的大水和泥浆战斗。他们不但经常在“水帘洞”中被迫“淋浴”,还经历着“桑拿”。

        测温仪对隧道内岩温及空气温度进行检测,结果为岩温31摄氏度,洞内空气温度作业施工环境中达42度,且湿度达80%以上。

        长期高温潮湿,导致部分工人皮肤出现溃烂。他们在进洞施工前,都要在身上涂抹凡士林。

        进入隧道刚走几米,笔者的雨靴就灌满了水,裤子完全湿透。靠近掌子面的洞壁上,红色的救生衣和游泳圈分外醒目。掌子面左侧,23岁的王玉福穿着雨衣和救生衣在岩壁上钻孔泄水。水柱从钻孔中喷射而出,他和工友们弓着背把钻头往里塞,身子全被笼罩在水中。

        “澜沧断裂带的地质情况是最麻烦的,我们对它的认识不深,”中铁二院大瑞铁路项目常务副经理何万阳说,“大柱山隧道的涌水量,目前已有1.5亿立方米,能灌满15个西湖。这么多的水是哪里流来的?还很难准确判断。”

        “水深”的另一端是“火热”。在隧道出口方向,工人们只能穿着裤衩干活,隔十几分钟就拉起水管从头到脚浇水。热得受不了时,就走到从外面买来的大冰块上坐一会儿。即使这样,一个班也只能支撑两个小时。

        “水深”和“火热”,仅是众多难题中的两个。大柱山隧道一路穿过30多种围岩,几米范围内可能存在多种地质。“岩石里可能藏着一条河,也可能是泥石流沟,还有可能是瓦斯、辐射、软弱围岩,稍有不慎就是灾难。”项目总工程师刘昕华说。

        “如果围岩好,能够快速掘进,我的心情就跟中彩票一样,”程瑞说,“如果围岩差,几个月都进不了一步,心情就很糟糕,绝望。”

        “在项目上,大家彼此有句祝福的话,‘祝你围岩好!’”项目部党支部副书记张斌说。

        男儿相约,隧道贯通把酒欢

        “9年了,有些人大学毕业分配到我们这里,恋爱、结婚,已经生了两个孩子,但是职位没有多大变化,要是放在其他项目,早该当上中层干部甚至副经理、经理了。”姜栋说,“当然也走了很多人。但留下来的人都准备坚守到最后。”

        1992年出生的吴浩就是其中之一。“跟我回家吧,咱家不缺这点工资!”2016年,吴浩父亲从陕西渭南辗转来到项目所在地云南保山,在条件简陋的宿舍门口,他拽着吴昊的胳膊往外拖,怎么也拖不动。

        问起为什么不走,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姜栋,“姜哥在,我们就在。”

        “其实原因不在我。”姜栋顿了顿说,“一件事情没有干完怎么能走,中途走了,以后怎么有脸跟别人或者自己的孩子说呢。我们早就约好了,掌子面贯通时,大家不见不散!”

        今年已经40岁的张斌说起施工中的艰辛时,很平静。唯一让他激动的是,9年完不成1项工程带来的一些人的不理解和带来的委屈。“我要是离开这个工程,两三个项目可能都干完了……”

        其实,在这9年间,姜栋和张斌也曾短暂被调往云南省的中缅油气管道项目部,并优质高效地完成了任务。

        “公司领导要求我继续返回大瑞铁路项目时,我便又回来了。”张斌说。其实,他的委屈也是项目部员工的心结。

        不过,滚滚的澜沧江和巍巍的大柱山见证了他们的坚守与奉献。

        在搬家寨断层施工时,项目三工区经理陈志强、现场生产副经理赵振锋坚守施工现场,两人因体力不支在掌子面先后摔倒受伤,却都没有回去休息,一直在洞内跟班作业,确保施工安全顺利通过了断层。

        大柱山隧道出口平导反坡段发生涌水淹井,淹井长度达800余米,涌水量每天近6万立方米,形势严峻。项目部主要领导和工区主要管理人员日夜蹲守现场,经过45天的艰苦奋战,完成了抢险任务。

        程瑞的爱人在四川省达州市中心医院工作,两个人的工作情况使他们无法很好地照顾儿子,以致一家三口分居三地。儿子交给了在陕西渭南蒲城县农村老家的父母帮忙带。孩子才两岁多,程瑞也就过年回去一次。每次想儿子,他就打电话给父母,与儿子视屏一下。

        隧道进口司机秦育斌是大理当地人,家与工地也只相隔40公里。他的妻子尹梁琴,一个人支撑起了隧道进口食堂。他们有两个孩子,儿子7岁、女儿5岁,孩子的爷爷奶奶帮忙带。秦育斌他们一般一两个月才能抽空回去看l次。有时学校要求必须回去开家长会,也是开会当天就返回工地。

        ……

        9年,感动人的故事已经成为大家的习惯。而荣耀,正在这样的默默坚守中创造。

        今年4月30日,大柱山隧道出口平导独头掘进突破7公里,创造了国内单线铁路隧道采用钻爆法施工独头掘进的新纪录。这个平导最终将达8.6公里。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大柱山隧道的建设者将不断超越自己创造的纪录。

        由于地形限制,大柱山隧道不具备设计通风竖井的条件。项目部通过科技攻关,采用压入式和巷道式混合技术,解决了8.6公里隧道独头通风难题,创国内单线铁路隧道独头通风最长纪录。

        在隧道围岩好的时候,项目部也创造了大瑞铁路单月隧道开挖达到308米的掘进最高纪录。

        他们成功解决了14万立方米/天的反坡排水施工技术难题,他们攻克了特长隧道贯通控制测量技术难点,解决了单口多掌子面同时施工运输施工组织难题、平导小断面快速施工组织难题……

        9年中,这支团队在中国铁路总公司组织的历次信用评价中,在大瑞铁路大保段一直名列前茅;先后被中华全国总工会、云南省总工会授予“工人先锋号”等多项荣誉。

        2021年后,火车只需7分钟就能穿越14.5公里的大柱山隧道。为了这7分多钟的畅通,为了这条隧道的贯通,为了早日把酒庆功的约定,奔流不息的澜沧江可以作证,中国中铁的好男儿、中铁一局的建设者还将在这里继续挑战艰险,继续默默坚守,继续全力攻坚……        

                                                                                    兰溪 史飞龙 李根学 张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