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山下世外人 / 历史玩主转脸... / 史记中的五大刺客:侠客青楼对着敲02

0 0

   

史记中的五大刺客:侠客青楼对着敲02

2018-02-21  梧桐山下...



(二)历史上的著名侠客与侠客文学

1.史记中的五大刺侠

司马迁笔下有五大刺客,有人认为他们不是侠客,否则干嘛不并入“游侠列传”呢?有人认为,他们是侠客,只是因为有着相同的背景——都是侠客中的刺客,所以才被司马迁单独开列进“刺客列传”。而且,若按领导排名有先后的规矩,我们可以发现,“刺客列传”排名远远在前,“游侠列传”反而在后,前者是列传第二十六,后者是列传第六十四云云。咱们这里,还是把他们当侠客吧。他们不当侠客,就没人了。是为刺侠。他们的名字分别是曹沫、专诸、豫让、聂政和荆轲

崔奉源在《中国古典短篇侠义小说研究》中指出,曹沫乃是最早的侠。史记也是从他开始说起。曹沫,史料中也有称曹刿、曹子、曹翙的。当然也有怀疑他们非一人的,事迹出入也很大。咱这里只按《史记》来。

第一个,曹沫,鲁人。据说以勇和力事鲁庄公。但是作为鲁国的大将,光靠勇和力是不行的,和齐国作战,三战三败。于是鲁庄公献上遂邑的土地求和。齐桓公答应了,并与庄公在柯地会盟。谁知盟约订立后,曹沫突然翻脸了,拿出把小匕首劫住了齐桓公。充分说明,那时候的国家领导们太不注意安检了。总之,齐桓公手下都傻眼了,不敢动,怕伤着他们的老大。齐桓公不愧是小白,很淡定地问曹沫:子将何欲(也有人认为,桓公吓傻了,此句乃管仲代问)?曹沫曰:齐强鲁弱,你们欺负我们也够了。如今鲁城坏即压齐境,你们国土都拓展到我们城墙下了,你说咋办?于是齐桓公答应,把侵占鲁国的土地全部归还。曹沫一看他答应了,就扔掉小匕首,回到自己的原位。桓公很气愤,想背约。管仲劝他说:不可以。贪小利图小乐,在诸侯面前丧失信用,以后还咋在道上混?不如把土地还给鲁国吧。于是齐国尽还所占鲁国之地。曹沫在战场上失去的,在盟会上收复了。

这里有一个疑问:盟会上的坐位是如何安排的?曹沫是如何从自己的位置窜到齐桓公眼前的?技术动作不好一气呵成啊。还有一个感叹:齐桓公与管仲才更像大侠。言必行,行必果。按说过后再打你一梭子都是小菜。可人家为了所谓的信义与老大的范儿,愣是给忍住了,鼓掌!最后是曹沫本人,做人不带这么无赖的,战场上玩败了,盟会上耍赖。以至于被人戏称为“从将军到刺客”!总之这个开头有些不妙,侠客玩起来更没底线,更不讲规则。

第二个,专诸,吴人。在街头与流氓打架时被大星探伍子胥发现。当时专诸力斗群氓,勇猛无敌。就在这个时候他娘出现了,勒令儿子停手。盛怒中的专诸一看老娘驾到,立马儿住手,乖乖地跟在娘后回家了。伍子胥一看有戏:此人有软肋,可为我用。这让我想起了美国著名电影《The Way Back》中Smith给Janusz说的那句话:你有一个弱点可以为我利用,那就是善良。伍子胥这里,也是相中了专诸人性中的弱点:孝顺娘。第二天伍子胥穿戴整齐上门拜访,与专诸结拜为兄弟。伍子胥建议公子光礼遇之。公子光,其父乃吴王诸樊。诸樊有三个弟弟,大弟叫馀祭,二弟叫夷眛,三弟叫季子札。诸樊知道季子札贤能,就不扶立自己的儿子做太子,而是依次传位给弟弟,希望国家最终落到季子札手上。诸樊死后,传位给馀祭;馀祭死后,传位给夷眛;夷眛死后,季子札却逃走了,不肯继位。于是夷眛的儿子僚做了吴王。这样公子光的心里就不平衡了。论兄弟,该季札子继位;论子嗣,也该我继位啊。这心里一不平衡,就开始搞小动作了。伍子胥帮他搞动作,纳死士就是其中之一。于是公子光上门看望专诸,并多次赠以重礼。

机会总是给那些有准备的人。吴王僚九年,楚平王死。伍子胥的策划下,吴王乘人之危,派他的两个弟弟公子盖馀和公子属庸领兵攻打楚国,派长子庆忌出使郑国和卫国,联络他们一齐攻楚,又派季子札到晋国去搞情报与外交。楚国发兵断绝了公子盖馀和公子属庸的后路,吴兵不能回国。公子光延请专诸,隆重接待,对他说:机会来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是真正的继承人,应当即位。即使季子札回来,也不会废我的。专诸说:吴王僚自然可以杀死,现在是时候了,他们没有办法对付我们的。公子光说:我之身,子之身也。公子光这话说得很深奥。或者说很技术。专诸知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给人献命的时刻到了,所以对公子光说:士为知己者死,我岂能推辞。只是死生之际,我不敢自主,待我禀过老母,才敢从命。

专诸见到母亲,不言而泣。其母说:诸儿哭什么呢?难道是公子光想要用你了吗?我们全家受公子恩养,大德当报,自古忠孝难两全,你就去吧,不必为我所念。你能成此大事,名垂后世,我死而无憾。专诸听罢,悲从中来,对母亲更加依依不舍。其母说:我想喝些清水,你到河边的清泉给我舀点吧。于是专诸前往取水,但回来后却不见了母亲。惊问妻子。妻子曰:母亲说身体困倦,闭门思卧,让我不要去打扰。专诸心下有所不安,推开母亲房门,发现母亲已自缢在床上。专诸痛哭一场,葬母完毕,对妻子说:我将为公子去赴死,我死之后,你和孩子一定会得到公子的眷顾,不必牵挂我了。专诸的妻子哭得泪水涟涟,泣不成声。但专诸还是毅然转身,走了。

伍子胥的设计下,先由公子光向吴王僚请求自己亲自出兵,以解救前线困局;出征前,大宴宾客,请吴王僚大驾光临,由专诸刺杀之;为了确保吴王僚前来赴宴,可以利用吴王僚母亲系念自己出征在外孩子的亲情,让老太太动员吴王僚赴宴。

结果,吴王僚就傻乎乎地来了。虽然卫士从宫廷一直摆到了公子光的家中,摆得门户台阶上到处都是,他们夹道而立,手里拿着两刃小刀。但是他们都没想到,第一,上菜的服务生会是刺客;第二,鱼腹里能藏把小剑,也就是越王允常献给吴国的著名的鱼肠剑。于是就悲剧了,酒喝到尽兴的时候,公子光假借脚疼退出,安排专诸上鱼。专诸上鱼完毕,从鱼肚中抽出剑来,当下把吴王僚刺死了。吴王僚的卫士们反应也不慢,当下把专诸剁成了肉泥。公子光与伍子胥从地下室领兵杀出,消灭了吴王僚的人士,政变成功。

公子光即位为王,改名为阖庐,然后厚葬专诸,封其子专毅为上卿。专诸后代,终于也混为人上人了。感觉那个时候的士想脱贫致富,门路还是太窄了些。倒跟现在的贪官们似的,亏了我一个,幸福全家人。当然也有好的地方,至少古时候卖个命还可以叫侠客,现在卖个肾都叫犯法呢。

第三个,豫让,晋人。曾服侍过晋国六卿(中行氏、犯氏、智氏、魏氏、韩氏、赵氏并执晋政,是为六卿)中的犯氏及中行氏,没有混出啥名堂。后来改投智氏智伯门下。智伯攻伐赵氏赵襄子,反被赵襄子联合韩氏韩康子、魏氏魏桓子所灭,并三分其封地。赵襄子最恨智伯,漆其头颅以为饮器。豫让遁逃山中,认为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赵主对自己那么尊宠,总得给人报仇雪恨才是。于是他搞了诸多行为艺术。第一是隐名改姓,装扮成判罪服苦役的人,到赵襄子家的卫生间做环卫工人。不知是由于身上揣了匕首而心慌,还是故意露绽了,反正让赵襄子发现并搜出了凶器。于是豫让明告对方,俺就是来为主人报仇的。赵襄子一听很感动,智伯被诛无后了,这家臣还想着给其主人报仇,多好的士啊。得了,我放你走,以后躲着你就行了。这叫放羊归山。于是豫让进行了第二次行为艺术。这次更绝了,全身涂漆,使身上长满癞疮;吞咽焦炭,使声音变成声带息肉那样的;然后上街要饭,结果连妻子都认他不出来。可是有一天他的朋友认出了他,惊讶道:“你不是豫让吗?”豫让回答:“是我。”其友见他残身苦形,遂痛心疾首曰:“以你的才干和本领,如果到赵襄子门下做事,必然会得到他的宠信。先混到他的身边,然后再伺机杀掉他,岂不是非常容易吗!何苦要这般糟害自己的身体,丑化自己的容貌,来达到复仇目的呢?这样做岂不是更难了吗?”豫让回曰:“既然托身投靠人家,做了人家的臣子,又要动手去杀人家,岂不是怀着二心服事君主。吾所为者,极难耳。之所以知难而上,乃是想使天下后世那些怀二心事其君的人臣羞愧嘛。”过了一段时间,豫让得知赵襄子外出,就潜伏到了其要经过的桥下,不知豫让在桥下做了什么动作,导致赵襄子的马受惊。赵襄子马上猜出,豫让在此。于是派兵搜索,果然是豫让。赵襄子责备他说:之前你曾服事过范氏与中行氏,智伯把他们灭了,你非但不去报仇,反而做了智伯的家臣。如今智伯已死,你却要一心一意为他报仇,这是何因?豫让答道:“我做范氏、中行氏的臣下时,他们都把我当作一般的臣子看待。所以,我也像一般人那样报答他们。至于智伯,他以国士的待遇厚待我,所以,我也须以国士报之。”赵襄子被感动,叹息道:“豫让呀!你为智伯竭忠尽义,名已成了;而我宽宏大量赦免于你,也做到仁至义尽。今日我不能再放你走了。”说罢,命令军士包围了豫让。豫让曰:“臣闻明主不掩人之美,而忠臣有死名之义。前君已宽赦臣,天下莫不称君之贤。今日之事,臣固伏诛,然愿请君之衣而击之焉,以致报仇之意,则虽死不恨,不敢望你能准我愿,只敢在您面前展露一下我心中的愿景。”赵襄子认为这人很大义,乃使使持衣与豫让。豫让拔剑三跃而击之,曰:“吾可以下报智伯矣!”遂伏剑自杀。死之日,赵国志士闻之,皆为涕泣。

这就是豫让的故事,可上感动中国人物榜了。

第四个,聂政,战国韩人。杀人犯,杀人原因不明。为躲避仇家与法律制裁,和母亲、姐姐逃往齐国,那时候中国的国际间不兴引渡罪犯,不但不引渡,还互相比赛着当人才引进与重用,即使不重用,大家都知道您的过去,也不在意,可以安稳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濮阳严仲子奉事韩哀侯,和韩国国相侠累结下仇怨,怕遭杀害,出逃,边游历边寻访能替他报仇的人。到了齐国,听说聂政原先在杀人方面比较专业,于是登门拜访,多次往返,最后备办了宴席,亲自给聂政的母亲倒酒捧杯。喝到痛快时,严仲子献上黄金一百镒,到聂政老母跟前祝寿。聂政面对这自天而降不明不白的特大彩票,坚决谢绝。严仲子执意要送,聂政执意辞谢:“我幸有老母健在,家里虽贫穷,客居在此,以杀猪宰狗为业,早晚之间买些好吃的东西奉养老母,老母的供养还算齐备,可不敢接受仲子的赏赐。”严仲子避开别人对聂政说:“我有仇人,我周游好多诸侯国,都没找到为我报仇的人;来到齐国后,私下听说您很重义气,所以献上百金,得以交足下之欢,哪里敢有别的索求和指望!”聂政说:“俺所以降志辱身居市井屠者,徒幸以养老母;老母在,政身未敢以许人也。”虽然如此,严仲子还是执意赠送,聂政却拒了。严仲子无奈,尽了宾主之礼后离去。

过了很久,聂政的母亲去世,安葬后,到丧服期满,聂政说:“俺不过是个平民百姓,拿着刀杀猪宰狗的,而严仲子是诸侯的卿相,却不远千里,委屈自己的车马前来和我结交。我待人家的情谊是太浅薄太微不足道了,没有什么大的功劳可以和他对我的恩情相抵,而严仲子献上百金为老母祝寿,我虽然没有接受,可是这件事说明他是特别了解我啊。贤德的人因感愤于一点小的仇恨,把我这个处于偏僻的穷困屠夫视为亲信,我怎么能一味地默不作声,就此完事了呢!况且以前来邀请我,我只是因为老母在世,才没有答应。而今老母享尽天年,我该要为了解我的人出力了。”于是就向西到濮阳,见到严仲子说:“以前所以没答应仲子的邀请,仅仅是因为老母在世;如今老母已享尽天年,我也可以为你报仇了。”严仲子说:“我的仇人是韩国宰相侠累,侠累又是韩国国君的叔父,宗族旺盛,人丁众多,居住的地方士兵防卫严密,我要派人刺杀他,始终也没有得手。如今承蒙您不嫌弃我,应允下来,请增加车骑壮士作为您的助手。”聂政说:“韩国与卫国,中间距离不太远,如今刺杀人家的宰相,宰相又是国君的亲属,在这种情势下不能去很多人,人多了难免发生意外,发生意外就会走漏消息,走漏消息,那就等于整个韩国的人与您为仇,这难道不是太危险了吗!”于是谢绝车骑人众,辞别严仲子只身去了。他带着宝剑到韩国都城,韩国宰相侠累正好坐在堂上,持刀荷戟的护卫很多。聂政径直而入,走上台阶刺杀侠累,侍从人员大乱(看来那时候的总理安保工作做得确实不好)。聂政高声大叫,击杀几十个人,又趁势毁坏自己的面容,挖出眼睛,剖开肚皮,流出肠子,死了。韩国暴其尸于市,出赏金查问凶手何来,没人知道。于是悬赏力度加大到千金。但仍没有人知道。

聂政的姐姐聂荣听说有人刺杀了韩国的宰相,大家却都弄不清刺客是谁,韩国正悬赏千金,叫人们前往辨尸呢,就哭上了,说:“大概是我弟弟吧,严仲子最了解我弟弟了!”于是马上动身前往韩国的都城,来到街市,死者果然是聂政,就趴在尸体上痛哭,说:“这就是所谓轵深井里(现河南济源一带)的聂政啊。”街上的行人们都说:“这个人残酷地杀害我国总理,国王悬赏千金正询查他呢,夫人没听说吗?

于是这姐姐现场宣传曰:“聂政之所以承受羞辱不惜混在屠猪贩肉的人中间,是因为老母亲健在,我还没有出嫁。老母享尽天年去世后,我已嫁人,严仲子从穷困低贱的处境中把我弟弟挑选出来结交他,恩情深厚,我弟弟还能怎么办呢!士为知己者死,就是因为我还活在世上,所以才自毁其容,使人不能辨认,以免牵连别人。我怎么能害怕杀身之祸,永远埋没我弟弟的名声呢?”聂荣高喊三声“天哪”,终因过度哀伤而死在聂政身旁。

从这些故事中,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有不平等。索命的依靠财富与地位来了,贫士们就认为遇上了知己,然后以命相送。总而言之不好玩儿,侠客是有了,但是侠客的雇主们,则都不是东西。另外那些被刺杀的人也冤。一没招你,二没惹你,别人把你当二百五,然后你还真二百五,不由分说就杀过来了,真是杀死人没商量啊。

第五个,荆轲,祖籍齐国,后迁至卫国,称庆卿。曾经以剑术游说卫元君,不用。到过赵国,在榆次与盖聂论剑,不投机,据说盖聂认为他胡说八道,拿眼珠子瞪他,就把他吓跑了,离开榆次。游历到到邯郸,与鲁勾践下棋,因争执棋路,鲁勾践发怒了,呵斥荆轲,荆轲默默地溜走了。也不知司马迁讲这些小故事什么用,是想说明荆大侠智商情商都不够呢?还是想说明他很胆小?但是荆轲到燕国后却交上好朋友了,与狗屠高渐离关系亲密。高渐离虽为狗屠,但善击筑。两人高兴时,在市中渐离击筑,荆轲高歌,歌罢相泣,旁若无人。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所以引起了一位高人的注意,这人便是田光先生。田光是一位处士,处士跟处女一个意味,也就是男人做官与女人嫁人,都叫失身。田光知道荆轲不是一个庸人,便把荆轲弄进了自己的人才数据库。

不久,在秦国做人质的燕太子丹逃回来了。燕太子丹,燕王喜的儿子,曾质于赵,与秦始皇帝的父亲子楚都在赵国邯郸经历过流落王孙的生活,与当时随父亲生活的少年赢政相熟悉。命运不佳,秦王政做皇帝时,燕太子丹又在秦国做人质。据说秦王政“遇之无礼”,一点不念往昔同在赵国劳改下放的情谊,于是丹想尽办法逃了回来。逃回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养武士以复仇怨,问计于自己的师傅鞠武。鞠武说:现在还不是时候,请给些时间。

不久,秦将樊于期因得罪了秦王政,逃到了燕国,太子丹收留了他。鞠武认为这样做是“资怨而助祸”,会引起秦的报复,并将“智深而勇沉”的田光介绍给太子丹。太子丹“却行为导,跪而蔽席”,也就是慢慢后退给田光引路,跪下来给田光掸拂坐垫上的灰尘,以此大礼来表示自己的尊敬之意,并以此向田光讨教复仇之计。田光说:我已年老精消,不足以图国事。不过我可把好友荆轲推荐给你用。太子丹同意了。田光告别太子丹时,太子丹说:“丹所报,先生所言者,国之大事也,愿先生勿泄也。”田光俯而笑曰:诺。

田光见到荆轲,曰:言足下于太子也,愿足下过太子宫。荆轲说:谨奉教。田光曰:“吾闻之:‘长者为行,不使人疑之。’今太子告光曰:‘所言者,国之大事也,愿先生勿泄。’是太子疑光也。夫为行而使人疑之,非节侠也。”欲自杀以激荆卿,曰:“愿足下急过太子,言光已死,明不言也。”因遂自刎而死。

荆轲遂见太子,言田光已死,致光之言。太子再拜而跪,膝行流涕。有顷而后言曰:“丹所以诫田先生毋言者,欲以成大事之谋也。今田先生以死明不言,岂丹之心哉!”看来这个丹真不是个玩艺儿,给这种人卖命,不值。可见侠客们跟痴女一个样,情就一个字:傻!命也一个字——贱!

荆轲坐定,太子避席顿首,说出了自己的心声:“秦王想称霸天下。不吞并全天下的土地,不使各国君王都成为他的臣子,他是不会罢休的。现在韩国完了,赵楚也危险了,剩下就是我们小燕啦。小燕全国动员,也抵抗不了秦国啊。再说各国也都服从秦国,不敢合纵了。个人愚见,如果能派个勇士到秦国,劫持秦王,就像曹沫胁迫齐桓公一样,勒令他把吃进的各诸侯国土地全部吐出来,就太好了。如若不行,就杀掉他。秦国大将都在外打仗,国内再这样一乱,君臣之间就会互相猜疑,乘这个机会,各国再联合起来共同对付秦,就定能打败秦国了。这是我最大的希望,就是不知道哪位勇士能承担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还请荆卿代我留意。”一番话把荆轲说傻了——“久之”才反应过来,说:“此国之大事也,臣驽下,恐不足任使。”太子前,顿首,固请毋让,然后许诺。于是尊荆卿为上卿,住上了大别墅。太子日造门下,糖衣肉弹金钱美女源源不断地送来,荆轲可是爽歪了。这也叫安乐死吧。传说中有这样几则故事。一则是荆轲乘着太子的千里马,随口说:听人说千里马的肝好吃。太子便命人杀了千里马,取肝供给荆轲。另一则是太子叫他的美人给荆轲弹琴,荆轲夸了一句:“好手琴者”。太子便将美人送给荆轲。荆轲说:我仅是爱她的这双手也。太子便让人将美人双手剁下,用玉盘送到荆轲面前。

正因为是安乐死,所以“久之,荆轲未有行意”。直到秦国破了赵国,并侵入了燕国南部边界。太子丹慌了,跟荆轲说:秦军早晚要打过易河了,我虽然想长久奉陪您,可是时不我待啊。荆轲说:时候到了,吃喝你三年了,即使你不开口,我也要找你去的。现在去秦,人家不想信咱哇。樊于期,秦王悬赏千金与万户封邑征求他的人头呢。如果我能拿上樊的人头,和燕地南界督亢的地图献给秦王,秦王必定高兴地接见我,这样我才能出手。

太子丹难得的人道一回,说:“樊将军穷困时投奔我,我不愿因一己之私而伤长者之意,你再重新考虑一下吧。”

荆轲乃私见樊于期,曰:“秦之遇将军可谓毒矣,父母宗族皆为戮没。今闻购将军首金千斤,邑万家,将奈何?”于期仰天太息流涕,曰:“于期每念之,常痛于骨髓,就是不知道咋办!”荆轲曰:“今有一言可以解燕国之患,报将军之仇者,何如?”于期说:“快说”。荆轲曰:“愿得将军之首,以献秦王,秦王必喜而见臣,臣左手把其袖,右手刺其胸,然则将军之仇报,而燕国国耻除矣。将军岂有意乎?”樊于期偏袒扼腕而进曰:“此臣之日夜切齿腐心也,乃今得闻教”。遂自刭。太子闻之,驰往,伏尸而哭,极哀。既已不可奈何,乃遂盛樊于期首函封之。于是太子豫求天下之利匕首,得赵人徐夫人匕首,使工以药淬之,以试人,只要流出一点儿血,人无不立死者(为啥不拿小白鼠试验呢)。于是准备行装,安排荆轲起程。

燕国有个勇士叫秦舞阳,据说十三岁就杀过人,人们都不敢拿眼看他。太子丹希望派他做荆轲的助理。荆轲还想等另一个人,由于那个人住得远,太子丹给他行装都准备好了,却一直不见前来报到。于是太子丹有些怀疑了,对荆轲说:“时间到了,荆卿还有什么想法吗?要不我先派秦舞阳起程?”荆轲一听急了,说:“太子这是啥意思?既然嫌迟,那我就出发好了。”

众人白衣白帽送荆轲西行。到了易水岸边,高渐离击筑,荆轲引吭高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算是最后的告别演出,然后登车而去。

荆轲与秦武阳到了咸阳,秦王很高兴,穿上朝服,安排隆重的仪式,在朝堂接见燕国求和的使者。荆轲手捧盛着樊于期人头的匣子,秦舞阳手捧装着督亢地图的匣子。走到宫殿前的台阶下时,秦舞阳的脸色都变了,大臣们都觉得奇怪。荆轲转过脸来对秦舞阳笑笑,然后上前谢罪说:北方蛮人,没见过天子,所以有些害怕,望大王宽容,让他在大王面前完成自己的使命。

秦王对荆轲说:拿秦舞阳的地图出来!荆轲取了地图呈现。秦王打开地图,图穷匕现,荆轲左手抓住了秦王政的袖子,右手拿匕首直刺秦王,却没有刺中。秦王受惊,抽身跳了起来,衣袖都被扯断了。秦王抽剑,剑太长,也抽不出来。就绕着柱子跑,荆轲就在后头追。大臣们都吓傻了,秦法规定,在宫殿里侍从的大臣们不准携带任何武器,侍卫们倒是带着武器,可惜都排在殿下,没有大王的命令,不得上前。一时间,殿上的大臣只能徒手与荆轲对打了。侍从医官夏无且连他的药袋子都砸向了荆轲。还有人对着绕柱而跑的秦王喊:“大王,背剑”。于是秦王把剑推到背上,饿的神啊,剑终于出鞘了。一下子就击中了荆轲的腿,荆轲倒地。举起匕首掷向秦王,却砸上了铜柱子。前面刺不中,这次投弹还不中,荆轲这人肯定眼睛散光吧。总之,我们的刺客不但没有伤着秦王,反倒被秦王继续击中,带伤八处。荆轲知道自己完不成任务了,于是倚柱而笑,箕踞以骂曰:“事所以不成者,以欲生劫之,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这人,啥时候了,还给自己找借口。充分说明,不管干哪个行当,专业技术都得过关,否则想让人流血,都找不着人家血管在哪儿。

此事让秦王一直不高兴。除了宫内奖惩之外,宫外,派大军压境灭燕。燕王喜带着太子丹狂奔。秦国说:把太子人头给我们,我们就撤兵,你们社稷才能保全。于是燕王派人杀了太子丹,准备将人头献给秦王。可是秦王并没有撤兵,五年之后,终于俘虏了燕王喜,灭了燕国。所以荆轲的功劳,就是提前结束雇主的性命与燕国的国祚。或者说,太子丹太傻了。秦国的强大,是制度的强大,非一人的强大。不搞制度建设,光在家找刺客,所找还非所人,岂有不自招覆亡的理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