绩效工资的公正性被教师普遍质疑,是为什么?

2018-02-25  星辉斑斓...

绩效工资就是对教师有关德、能、勤、绩等诸方面的综合考量结果。尤其为了鼓励广大教师长期从事一线教育,并确实提高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于是便通过绩效工资这种形式来实现“奖优罚懒优绩优酬”的目标。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却对绩效工资的发放提出了质疑,此公正性也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教育工作的复杂性为绩效考核增加了难度

教育教学工作本来就繁琐复杂,它具有与其它工作同样有的显性特点,也具有别的工作所没有的隐形特征,尤其它更是不同于企业的标准件生产,实在无法通过简单的“计件”或“计时”来准确衡量一个人的工作实绩。教育教学是每个教师主要责任,但安全卫生方面的工作你照样不能推卸,尤其学生的思想品德教育更是要做实做细。特别是处于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无论学习还是其它方面的活动,都要以兴趣激发与良好习惯培养为重点,这些工作究竟又该如何来衡量?正由此教学工作具有的独特特点,致使绩效考核更具复杂性。

具体实施指导政策的缺乏,导致绩效考核“无章可循”

对于教师的绩效考核,文件中给出最准确的依据就是“德、能、勤、绩”,但究竟每一项又该如何去把握?却又缺乏具体政策的操作指导。热爱工作、热爱学生是德,但“医闹”“扒车门”等算不算失德?教育教学与学生的思想工作,怎样才算“能”?八小时之内为“勤”,节假日培训算不算“勤”?教学成绩算“绩”,学生的兴趣习惯又如何去衡量?对教师的绩效考核,无法找到准确的政策依据,于是就难免出现了种种乱象:有学校被曝为了拿高于一线教师绩效,特设校长、教导处、德育处、总务处领导岗位16人,其中单校长就有5人。也有学校为了不引发矛盾和不安,干脆把绩效工资沦为了考勤工资……尤其绩效考核“无章可循”,即使负责领导也莫衷一是,最终源于“稳定”的考虑,往往就以“摆平”教师为原则。而对于广大教师,因为缺乏具体文件依据,即使满腹怨言,也只有望洋兴叹的份。

班主任津贴身份尴尬且负面影响大

在教育部09年发布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中,明确划定班主任津贴纳入绩效工资管理,而当时班主任津贴标准大致在几元左右。现在随着时代的发展,不仅班主任工作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所面临的挑战也更加复杂,班主任津贴标准有的已经上千,而有的地方则还在几十数徘徊,不提高明显感觉太低,提高又让本就不很丰裕的绩效工资马上显得捉襟见肘。再者“班主任津贴”,作为“津贴”的一种,无论工教龄津贴,还是岗位津贴等,全部与工资一起由财政拨款,然后按月发放,而“班主任津贴”却放在了绩效工资中年终发放,让人就有一种被打入冷宫的感觉。

事实上绩效工资是以一种奖金的形式出现,需要年终通过考核分级发放,而偏偏“班主任津贴”却又是按月累计年终发放,更无等级化差异。这种“津贴”不津贴、奖金不奖金的“班主任津贴”,自然显得不伦不类,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尤其现在班主任津贴从教师绩效工资中发放,导致绩效分配直接出现两个极端,所有的班主任都高于平均线,其余则全部低于平均线,而低于平均数的教师又占大多数,他们自然感觉辛苦一年,却连平均数都没有得到,不仅收入被人挤压,尤其工作还受到否定,积极性自会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

操作上很难做到公开透明

勤、绩等显性因素掷地有声,而且不容置疑,而德、能等隐性因素却不那么容易把握,这样就导致了绩效工资在客观上的“不能”操作。另外多少年来能上不能下形成的有岗无人、有职无位现象,诸如无数“校长”、“督导”以及“前任校长”和“前任副校长”等,单位整年都难得见到人影,究竟该如何进行考核?于是又形成领导主观上的“不好”操作。如此的“不能”与“不好”操作,就导致不少学校的绩效考核陷入暗箱操作的谜团。难怪每每在年终绩效考核中,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有考核,没有公示;有结果,没有过程;知道自己结果,不知道别人结果。尤其对于其中一些关键信息,有的学校更是严防死守,秘不示人。如上级绩效工资划拨的总金额、单位的总人数、参加考核的总人数,考核中每个等级的人数及金额等,本来不是秘密的东西,现在却一下子都成了秘密。没有了公开透明,又何来公平正义?绩效工资的公正性自然受到广大教师普遍的质疑。

关于教师绩效工资以及班主任津贴等的发放,你所在的地方还出现过什么奇葩办法,你又有什么意见和看法?请不妨在留言区展示讨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