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日本,财团智库成“影子首相官邸”

2018-02-27  Confucius...

本报记者 沈红辉 发自东京


1970年被称为“日本智库元年”。进入70年代,日本战后经济高速发展期步入“问题井喷期”,环境污染、产业结构转型等课题引发全社会思考,政府决策越发困难和复杂。各大企业和财团意识到要加强调研,为发展指明方向,于是纷纷出资成立智库和研究机构。三菱综合研究所、瑞穗情报综合研究公司(前身)、日本综合研究所(前身)等响当当的非官方智库都是在这一时期创设的。据悉,至上世纪70年代末,日本智库数量一度飙涨至1570家。

这股智库热在上世纪80年代不断升温,一直持续到日本泡沫经济破灭。随着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步入萧条,企业和政府开始收紧钱袋子,一些基础薄弱又烧钱的智库倒闭关门。日本智库进入“优胜劣汰的重组期”,如今数量较最高峰的上世纪80年代减少20%,但官方智库和大财团的智库未受太大影响,特别是大财团的智库实力还日益增强,并诞生了东京财团、21世纪政策研究所等民间后起之秀。它们一直对政府决策产生影响。


外务省直接给智库“点题”


日本官方智库代表是外务省背景的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这家由前首相吉田茂于1959年创建的日本智库“老大哥”,在2014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评出的世界智库影响力排行榜中名列第十三,亚洲第一。

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的运营资金,主要来自于政府以“补贴”名义提供的财政资金,研究成果主要为外务省决策服务。

如何处理对华关系,是近年来日本外交政策的核心问题。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紧扣外务省需求,将中国列为调研的重中之重。涉华研究成为最重要的调研项目,近年来仅公开的重点大型课题就包括《中国的对外援助》《中国政权换届》《主要国家的对华认识和政策分析》等,涉及中国内政外交的方方面面。

据了解,部分研究课题由外务省直接“点题”。另外,国际问题研究所返聘不少外务省退休下来的官员,现任理事长野上义二就曾在外务省工作20多年,这些退休官员成为连接外务省和研究所的纽带。

政府背景的智库还包括防卫省的“防卫研究所”、经济产业省的“经济产业研究所”等,由于其性质是隶属于中央部门的外围团体,因此研究面比较窄,专业性强,规模不大,近年来还因政府财政捉襟见肘发展受限。


政商关系疏密决定影响力


在日本,覆盖面更广、规模更大、调研能力更强的是大财团和大企业智库。它们是营利机构,有偿承接政府调研项目,影响政府决策的可能性也很大。日本最大财团三菱集团旗下的三菱综合研究所拥有3580名员工,下设20多个部门,2014年营业额达近900亿日元。

其服务对象包括企业客户和政府客户,针对政府客户的服务领域包括产业政策、科学技术、安全防灾、交通物流、外交安保等14个领域。三菱综合研究所提供一条龙服务,不单单出个前期调研报告了事,还会协助政府制定政策、落实政策、事后评价政策。其推出的一整套标准化智库服务,受到日本各级政府青睐。其官网显示,2013年仅中央政府部门就委托其调研了336个项目,从总务省、国土交通省等内政部门,到外务省、防卫省等涉外部门,都是其忠实客户。

政府花真金白银买来的智库报告,反映到具体政策的可能性极大。大财团和大企业智库对日本政府的影响力,绝对不容小觑。

除营利性财团智库外,日本还有公益性较强的非营利民间智库。这些智库主要是大资本家等自掏腰包资助创立的,既是其回馈社会的公益组织,也是影响社会舆论、政府的工具。如果背后控制者和当权者走得很近,其对政府决策的影响力将直线上升。

比较著名的东京财团,是日本第一大公益财团法人日本财团运营的非营利民间独立智库,依赖财团基金收益,财力雄厚。其调研领域涵盖外交和安全保障、经济和社会保障与环境和社会基础,主要通过发布政策建议、研究报告、举办主题论坛等等引导舆论,对政府施加影响。东京财团的研究员是各领域顶尖专家,比如日本外交专家北冈伸一、现代中国政治专家高原明生等,其报告和举办的论坛等很有分量,经常被日本主流媒体解读分析。

在小泉纯一郎和安倍晋三担任首相期间,东京财团和政府关系甚密,一度被称为“影子首相官邸”,甚至被认为“是首相施政演讲的起草者”。2011年,东京财团发布一篇题为《对新版防卫计划大纲的五个建议》的政策建议,提出日本应该积极为国际和平活动作贡献,并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安倍政府2012年上台后,确实提出“积极和平主义”,并废除了武器出口三原则。东京财团的这份报告,一定意义上成了安倍政府安保政策的风向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