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皇族脚气蔓延史

2018-02-28  cat1208


利维坦按:注意,这里说的脚气并非足癣(俗称“香港脚”),而是一种维生素B1缺乏病症,西方诸语言中的脚气病多为Beriberi一词,它是由斯里兰卡的僧伽罗语引用而来,在僧伽罗语中是“不能不能”的意思,指病重到不能做任何事。


日本当年的军粮:“日之丸便当”


在历史上,从丰臣秀吉时代到甲午战争,日本军队的饮食都非常简单,主要就是稻米,调味的味增和盐。每天的口粮大约是白米700克,一勺盐,两勺味增,以及其他调味料,肉类、蔬菜、副食很少。甲午战争期间日本很少就地征粮,主要靠后方运送,步兵一般随身携带两天的口粮维生,口粮成分是:大米,食盐,咸梅干。由此导致了严重的维生素B1缺乏,非战斗减员死亡人数飙升。


这事也提醒我们,尤其是喜欢米饭的南方人,别只吃精白米,平时也得搭配着大麦和糙米。



文/Anne Ewbank

译/大药

校对/安德烈


1877年,日本的明治天皇亲眼见着自己的姑姑和宫亲子内亲王(the princess Kazu),因为“脚气病(kakke)”这种普通疾病死去。如果她的症状和其他患者一样的话,那么她会双腿浮肿,口齿不清;接下来,可能出现触觉的丧失和瘫痪,同时还伴随抽搐和呕吐,最后死于心脏衰竭。


天皇本人也终生患有相同的疾病,时好时坏。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花了大笔资金来研究这个问题。事关天皇、他的家族和日本的统治阶级,脚气病成了生死攸关的大问题。穷人和弱者中有各种疾病肆虐,但脚气病却只在有钱有权的人中横行,尤其是住在城中的那些人。这奇怪的现象让脚气病有了另外一个名字:江户病江戸患い,江户是东京的旧称)。但是几个世纪以来,人们却一直没有发现导致脚气病产生的罪魁祸首:它就是精良的、抛过光的白米。


闪亮、洁白的米饭是地位的象征——去麸、去壳、打磨、冲洗,大米的生产要耗费大量财力人力。在日本,穷人吃的是糙米或其它的碳水来源,例如红薯或者大麦。富人才吃白米饭,还经常除了白米什么都不吃。


问题就在这里。在给米粒去壳的过程中,一类重要的营养素,硫胺(thiamine,或者称为维生素B1)被去除了。没有硫胺,动物和人就会患脚气,英文里这病名叫“贝利贝利病(beriberi)”。但是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这种病的病因一直是未知的。


在《现代日本的脚气病:国家病的形成(Beriberi in Modern Japan: The Making of a National Disease)》一书中,亚历山大·R·贝(Alexander R. Bay)讲述了江户时代医生们寻找病因的努力。常见的疑凶是“湿气”和潮湿的地面。一个医生为一个患病的武士开了草药,并让他节食,武士在几个月内就死了。其他的医生则采用艾灸的方式,促使气血畅通。


有些法子的确管用了——即便想办法的人也不懂得疾病的真正原因。香月牛山(Katsuki Gyuzan)是位18世纪早期的医生,他认为问题的根源在江户本身。他写道,武士们来到江户,从水土中患上脚气。只有那些返回本省老家,踏过箱根关所的武士,才能痊愈。那些重病患者必须要快点动身,“因为最严重的病例总会致死,”香月警告道。因为出了江户,其他地方和村子里不容易吃到白米,(香月的建议)可能让病人痊愈。类似的,有几个医生开的方子里有大麦和红豆,二者都含有硫胺。


到了1877年,日本的脚气病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和宫亲自内亲王31岁死于脚气病,她的去世仅在丈夫幕府将军(德川家茂)去世的10年后,而他也几乎可以肯定是因为这种神秘的疾病去世的。机器打磨使得大众也能消费白米,当政府投资军队和海军时,军队也以白米作为士兵的伙食。(事实上,白米比糙米体积小,也不容易在温暖的天气里腐败。)不可避免地,士兵和水手们都得了脚气。


脚气病再也不只属于上层社会、甚至也不仅仅局限在日本了。在文章《英属印度和“脚气问题”,1798-1942》中,大卫·阿诺德(David Arnold)写道,在天皇斥资开始研究的时候,脚气病已经在东南亚肆虐,在“士兵、水手、种植园劳工、囚犯和神经病院的收容者”间尤甚。


乱局中出现了一位少年老成的医生:高木兼寛(Takaki Kanehiro)。1872年,他刚加入海军,就注意到有许多水手患有脚气病。但是直到他从伦敦念完医科大学,回到日本担任东京海军军医军官之后,他才能够有所行动。在调查了生病的海员后,他发现:“(患病的)比例在囚犯中是最高的,在海员和下级官员中略低,在长官中是最低的。”


由于他们的主要差别在伙食上,高木相信,缺少蛋白质是低阶海员中发病率高的原因。(这与当时最普遍的理论不同;当时的人认为脚气病是种由细菌导致的传染病。)在与天皇会面讨论自己的理论时,高木甚至和反对论者吵了起来。“如果外国人发现了这种疾病的原因,那就太可耻了,”他对天皇说。情形迫在眉睫。到了1883年,每1000个海员中就有120人患有此病。


高木还注意到,西方的海军并没人患脚气病。但是要推行西餐又花费高昂,水手们还不愿意吃面包。一次不幸的事故让高木的观点更加坚定。1883年末,一艘满载候补军官的训练船从前往新西兰、南非和夏威夷的旅程中归来。379名候补军官和船员中169人得了脚气病,25人身亡。


高木提议进行一次实验。另一艘练习船,筑波(Tsukuba)号,即将踏上完全相同的路线。高木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安排筑波号运载了面包和肉,而非只有大米。所以当筑波号环游世界时,这位医生夜不能寐,对结果忧心忡忡:如果船员因为脚气病死了,他的名声就毁了。事后,他告诉一名学生,如果当时实验失败,他准备自杀了事。


和他的悲观预测不同,筑波号带着成功回到了日本。只有14名船员生了脚气病,这几个人都没有按照命令吃饭。高木也不全对:他相信问题在于蛋白质而非硫胺。但是由于肉非常昂贵,高木提议让水手吃蛋白含量相当高的大麦,实际上,大麦的也有丰富的硫胺。在证据面前,海军开始在军粮中掺入大麦。几年内,脚气病就几乎在海军中绝迹了。


但是病情也仅仅是在海军中得到了缓解。1885年,高木成为了海军军医总监,但是其他的医生仍在攻击他的理论,质疑他实验的结果。不幸的事实是,虽然海军开始吃大麦,陆军的口粮依然只有大米。根据贝的说法,大麦这个解决方案让传统日本医学在许多受过西方教育的医生眼中不再可信。另外,新兵入伍也是因为军方保证他们会有吃不完的大米。


结果是致命的。1904年日俄战争期间,脚气病杀死了27000名日方士兵,而因战斗死亡的人数是47000名。最终,大麦成了战场上至关重要的军粮。这场肆虐领导层、拖垮军队的疾病终于被找到了原因。它就是这个国家最重要的粮食,每天的主食和文化的重要部分:大米。


维生素当时还未被发现,关于脚气的原因的争论持续了数十年,但是没有多少人能够否认,是高木发现了大米的致命秘密。由于他的贡献,高木在1905年被授予爵位。有意思的是,他也有了“麦饭男爵(the Barley Baron)”这个外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cat1208 > 《趣》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