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_bookroom / 子女教育 / 什么样的女人能接得住马斯克这样的男人?

分享

   

什么样的女人能接得住马斯克这样的男人?

2018-03-01  i_bookroom



在写了皮特&安妮斯顿以及王石&田朴珺之后(《安妮斯顿的心里一直住着皮特;王石的心里住了一个王朴珺》戳标题可读),好多读者朋友说等着看下篇马斯克,这几日也不断有催更的,今天就终于来填坑了。

首先声明,这种情感分析或者心理分析,皆乃外人从第三方视角所做的主观分析,并不代表“真相”。其实,即便是从当事人口中说出的,也未见得就是“真相”,否则何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事件,一旦被叙述、被描绘,就已经成为了一种“主观性存在”,而非“客观性存在”了。

如果你有兴趣,那就听八卦小非是怎么分析和理解马斯克的几段婚姻和感情的:)

文 / 非非马

《纽约时报》曾形容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严格来说,他不是一个商人,甚至不能算一个创业家,他更像是一个发明家、设计工程师,以及梦想家。

同意。

所以,46岁的马斯克在我心里,是具有英雄色彩的,尽管他争议满身,尤其是在婚姻情感方面。

他离了两次婚,和第二个老婆还两结两离,算起来已经离婚三次,再后来,他和那个著名的小女友Amber、也即约翰尼·德普的前妻,也已几经分合……两人现在的关系,至今扑朔迷离。

右上为第一任妻子 贾斯汀·马斯克(Justin e Musk)

右下为第二任妻子 特鲁拉·莱莉(Talulah Riley)

左下为第三任女友 艾梅伯·希尔德(Amber Heard)

马斯克在婚姻情感关系上,一向风评不佳,在外界的口碑可算很差,尤其是在女性读者心里。这多半是拜其第一任前妻、女作家贾斯汀·马斯克所赐。在她的笔下,马斯克着实不是一个可爱、可嫁的男人。

贾斯汀说的未必全然可信,但她的确道出了一个事实:handle马斯克这样的男人,不是那么太容易。

(还是顺便说一嘴,这种消费前夫,拿两个人情感婚姻这种私事出书售卖的方式,我个人很不认可。她后来上Ted Talk,也几乎必提马斯克。本质上,这和田朴珺消费王石没有太大差别,程度与方式不同而已。)

的确,嫁给一个梦想狂徒气质的创业家,那种婚姻生活的复杂性和艰难性,远不是提供意淫的韩剧所描述的那么简单,那么舒爽。“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现实逻辑和意淫逻辑,基本是两条没什么交叉可能的平行线。

很多姑娘都梦想嫁个英雄,嫁给高富帅,可真给你一个英雄似的男主角,你,接得住吗?或者,你愿意去接吗?

今天,我们就通过马斯克的几段感情经历来说说,究竟什么样的女人能接得住马斯克这样的男人。

1

我始终觉得,两性关系要跨越荷尔蒙阶段的生物性吸引,升华至真正高级的生命合伙人阶段,双方在人生价值观,即人生存在价值的确认上,必须是高度契合,互相识别和体认的。

我认同你生命存在意义的依托,你认同我的,彼此懂得,互相扶持,以1+1大于2的实力组合抱团,共同实现人生的愿景。

所以,我丝毫不怀疑,人生已过半场的马斯克在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说,“我在寻找一个soul mate(精神伴侣)”,“我不想要一夜情,而是渴望长期稳定的人生伴侣和关系。”

那么,在精神底层上来说,马斯克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也许,青年时期,他曾经更像是个创业家,想要做成一些事情,比如从Zip 2到Paypal。但与那些只是想赚钱的生意人不同,马斯克的“高级”之处在于,他始终是在通过创造惠及社会大众的服务来实现自己的商业价值,并创造巨额财富。而且,他为社会提供服务的方式,总是带有创新性和前瞻性。他是那种具有“从0到1”的vision、思维方式,以及执行力的人。

看他接受各种采访,印象特别深的,就是他说:我想做一个有用(useful)的人。有用是什么?就是创造价值。创造怎样的价值?在马斯克这里,就是: “对这个社会的其他人创造价值”,“让人们的生活可以更好,让这个世界的未来能变得更好”,“让人们在想到未来时,不那么悲哀(sad)。”

《滚石》记者曾问他害怕什么,他的回答是:人类文明的灭绝。

所以,他这样的人会去做“太阳城”计划(solar city),希望解决人类的石油能源危机问题;所以他会想去造地下高速交通运营系统,解决地面交通拥堵的问题,提高人们的出行效率,节省出行时间;所以,他会有狂放大胆的“火星移民”计划,让人类在他这一代成为“多星球生物”,让人类在面对未来时可以多一份选择的自由,更重要的,是多一份对未来的信念和信心。

把猎鹰重型火箭、自己的红色电动特斯拉跑车和自己喜爱的摇滚CD送上太空,的确是浪漫,可这份理工男酷酷的浪漫背后,其实是他对人类和地球命运的大关怀。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本身就是一种最高级的浪漫。

做这些事情,未必没有个人英雄主义作驱动,但是,当我在视频采访里看到他那么诚恳地说,want to be useful, want to make the future better。我认为他更大的自我驱动,还是来源于这份带有宗教感的哲学关怀。

对于他的梦想,马斯克心中的英雄,比如阿姆斯特朗等人也都是大泼冷水的,他就像个不被理解的孤胆英雄。他在接受采访时谈及此,眼圈都泛红了,希望这些人能来实地看看他们到底在怎么工作,是如何在对待这件事情。

马斯克想要一个精神伴侣,他首先就需要一个能真正懂他“存在感”的人,知道什么才能满足他最根本的存在感需求,并因为懂得而能全力支持他,自身能足以稳定到照看好自己、照看好家庭,在情绪上为他提供一个很稳定的支撑,而不是自己深陷焦虑、給他拽后腿。

2

马斯克的第一任妻子贾斯汀·马斯克(Justin e Musk)应该算是马斯克的几任伴侣里最懂他“存在感”的一位了。

两人相识于微时,是大学时代的校友,彼此交换过梦想和青春的激情与稚嫩。她不仅了解马斯克的追求,马斯克也懂她的,在听说她的小说家梦想后,对她有由衷的欣赏,看到了她“灵魂中的烈焰”,甚至仿佛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也很支持她的写作理想,给她信用卡,让她随便买书。

本质上,马斯克这样的男人,是喜欢有智识、有追求、有抱负的女人的。因为这样的女人,才会和他是同一个物种,才会真有可能成为他的soul mate。他自己的母亲,也正是这样一位有追求的杰出女性,不被社会传统所驯服。

从马斯克选择跟贾斯汀造出五个小孩的选择来看——五个男孩都是试管婴儿,他最初还是高度认可贾斯汀的,从外形到智商,到底层的一些品性。如果不那么认可,撇开那种管不住下半身所造成的生育后果,谁会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身上流淌着不那么好的基因呢?不论男女。

所以,我会觉得,愿意和一个人生育孩子,恐怕才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最高接纳,比婚姻尤甚。婚姻,有时候是一种关于“合适”的机会选择,而在基因流传问题上的决定,要更接近生命本能。

马斯克选择和贾斯汀一口气造五个孩子,而没有和第二任妻子莱莉(Talulah Riley)生一个孩子,恐怕不仅仅是因为他已经有了五个孩子这么简单。他又不是养不起。

按我的分析,马斯克起初并没想过和贾斯汀离婚,的确是打算和她过一辈子的。换任何一个人,不论男女,但凡决定了要跟另一个人一起生养五个孩子,多半还是很有诚意地想和ta过一辈子的吧。

3

那马斯克和贾斯汀的问题出在哪儿?

知道一个人的“存在感”需求,和真正接纳并支持,其实还是有距离的。知行不合一的”知“,本质上,不是”真知“。

所以,贾斯汀才会在马斯克最困难的2008年——马斯克搞SPACE X做火箭,三次发射都失败了,当时公司仅存的资金都压在了第四次发射上,生死未卜,眼看着公司就要面临破产,特斯拉也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困境,可就在这样的重度危机时刻,贾斯汀却揪着马斯克去和她一起看心理医生,拯救他们的婚姻危机。

哎,真是轻重不分。贾斯汀尊重自己的婚姻焦虑与难受固然也不算错,但她考虑丈夫的公司处境与存亡之难了吗?人对这两种难受的性质界定和轻重衡量的不同,会导致人的不同选择。

贾斯汀显然是把自己的个体焦虑看得比马斯克的事业存亡更重要。

好吧,别说马斯克,换作是我,也会嫌这样一个伴侣不够懂事体贴的。

进一步说,贾斯汀的高度自我背后,其实是她并不能真正识别马斯克的巨大价值;而她的高度自我也让她过于沉陷在自我关注上,阻碍了她的某些认知。

在日常的婚姻生活中,马斯克未必没有过错,他们的婚姻问题,恐怕也的确积蓄已久,但解决婚姻危机的时机,尤其是花很多时间见心理医生这种,还是需要考虑下轻重缓急的。

结果,马斯克配合着去看了心理医生一个月——也真是很配合了,然后就径直走到贾斯汀面前:要么现在解决问题,要么立刻离婚。第二天,他就把离婚协议书放在了贾斯汀面前。

你当然可以说,贾斯汀关注自我、尊重自我的感受这没有错,的确,她当然可以选择高度自我,但是,如此高度自我的女人,显然就不适合与一个创业者结婚。她要的很多东西,也本就不是一个创业者能够给予的,除非这个创业者不想做好他的企业。

她嫌丈夫过于忙碌,不够关注她的感受,不够关注她的情绪,不看重她的梦想和价值追求(写书),但这恐怕的确是一个极度忙碌的CEO很难分配很多精力照顾的事情。何况,他们还有五个孩子要养。

和马斯克这种人一起过婚姻生活,的确需要在认知准备,心理能量,情绪管理的能力等各方面,都比较彪悍,而不是,自己动不动先陷入情绪低谷,负能量缠身,并且一低谷就是一年,甚至更久。这样的贾斯汀是很难为身边人提供很正面的情绪价值的。

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照顾好五个孩子,以及身陷囹圄的丈夫?

她給我的感觉就是,太容易焦虑了,是一个很紧张的人。我看了她两个Ted Talk, 都是十分紧张的状态,不停喝水。从我的观点看,她完全谈不上演讲魅力,甚至不能吸引我耐心听完她的演讲。

喜欢自我反思、关注自我情绪是一个好事儿,但反思的行为之后,是要有能量认识问题的核心,并管理好自己的生活。深陷“反思”却找不到出路,经常深陷黑暗与焦虑的负能量之中,恐怕在任何婚姻关系与两性关系中,都不是一个愉悦怡人的存在。

结果,按照贾斯汀的描述,马斯克就总嫌她,“书看得太多,想得太多。”其实,关读书什么事儿呢,不过是每个人在“进得去、出得来”的禀赋与能力上有所差异。

4

马斯克后来之所以对贾斯汀写书的事儿不那么太上心,或者说不如关注自己的事业更上心,其实不是完全没原因,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的。从两人创造的绝对价值角度去衡量,马斯克的选择并没错。

贾斯汀之前出的书,其口碑和市场都已经证明,她在写科幻小说这方面,并不算有太过人的天赋,才华中上而已。残酷点说,她多写一本小说或者少写一本,恐怕对这个世界未来走向的影响、哪怕就是对科幻小说这个流派的影响,都不会那么大。至少远不如马斯克造火箭、造电动汽车来得那么意义深远。

所以,要求马斯克从一个丈夫关怀妻子的角度去支持妻子的创作和人生价值实现,这是合理的,但如果要求他为此投入过多关注,耗费过多注意力和精力,恐怕的确不太现实。马斯克不过是典型的直男思维。

而从另一面讲,聪慧的、有更大格局的女人,其实首先自己可以从给一个更客观、更高的视野和角度去分析、权衡这个问题,而不是仅仅站在妻子的视角、顺着丈夫是否足够重视我的事业追求这样一个相对狭窄的思路去思考,这样,可能会更容易走出自己的情绪困境与不满,少给对方施加压力。

更何况,本来自己的写作就是自己的事情,作家本就是个孤独的职业。一个作家,需要有自己完成使命的觉悟。而从工作时间的保证角度来讲,家里好几个行政人员帮助打理,自己真要想腾出点时间来写作,该是比早年白天要经营小酒馆,晚上伏案写作到凌晨的村上春树是优越多了。

这样的贾斯汀,会埋怨马斯克总是对她有很多要求,总是嫌她做得这不好那不好,我并不意外。

固然,如果马斯克可以做一个更宽容温和的丈夫,那是理想状态,但若不是追求极致与完美的个性,恐怕也很难成大事儿。

一个丈夫,能够在自己万钧压顶之际,抽出时间陪妻子看一个月的心理医生,试图挽救岌岌可危的婚姻危机,其实已经蛮有诚意。

一个父亲,对孩子的教育能重视到自己开办一个特殊学校、专事培养,不能不说骨子里是个蛮尽责的父亲。

马斯克和第二任妻子莱莉与孩子们

5

贾斯汀对马斯克的另一大控诉是控制欲很强。

这可能多半是真,但也看你怎么理解。因为高标准严要求的人,通常都希望别人行为处事能达到自己的标准,乔布斯也是这种特点。

如果达不到,是员工,就或逼迫或解聘;是妻子,他们恐怕也很难忍着不说,虽然很难说解聘就解聘。优秀人才的一个重要特性就是,不能忍,因为忍不了才会有去动手优化的行动力。如果什么都能忍了,也许是性格修炼的一种境界,但对于做事儿来讲,也就无从进步。

这种“高要求”和“忍不了”的压力,传递到贾斯汀这里,她自然是容易觉得,对方的控制欲太强,并且,不够尊重她。哎,要赢得马斯克这样的人从心里自然而然发出的respect,恐怕还真得很有那么几下子才行。我们从德行修养的角度自我要求去尊重所有人,和我们从心里由衷欣赏钦佩而尊重一个人,还是有分别的。

所以,我其实也不太认同贾斯汀对马斯克大男子主义的分析——他成长于南非这种大男子主义盛行的文化,所以他也很大男子主义,对女性不够尊重。我们要知道,马斯克是一个非常反传统的人,而他的母亲更是一位反传统的先锋,有这样一位独立、杰出的母亲言传身教,难道他不更会倾向于欣赏这样的女性吗?当年马斯克对贾斯汀动心,不也是看到了她心里燃烧的烈焰吗?

一个人,是不会在结婚那一天才突然变成一个“控制狂”的,一如贾斯汀所描述的那样。她感受到的控制欲,恐怕,还是因为双方过大的实力悬殊差距造成,智商和认知上的,心力与情绪管理上的,以及思维方式、视野与关注面等各方面。

顺便再说一个问题,贾斯汀对马斯克最著名的控诉之一就是,马斯克因为喜欢金发女郎所以总是让她染金发,并由此来证明马斯克的控制欲。

马斯克第二任妻子头染金发,也被说成是为了迎合马斯克。

一个男人可能的确会对女性的外貌有偏好,但这不是很正常吗?我们女性自己难道就没有特定的外形偏好?比如有的女孩子喜欢肌肉男,有的就偏好瘦削,而有的男生就喜欢女生长直发。但一个男生出于亲密关系和亲近度跟心爱的女人说,嗨,我喜欢你长直发的样子,和出于控制欲要求一个女人必须严格按照自己的喜好来穿衣打扮,还是有严重差别的。

咱们就回忆回忆自己,是否曾对喜欢的人提出某个外形上的建议以满足自己的品味喜好,或者曾经被对方要求过,以满足ta的一些口味和喜好。我们有将之上升到控制欲强的层面去思考这个问题吗?

贾斯汀特别举例说马斯克的第二任妻子为了迎合马斯克的喜好也染了金发,但其实我也可以轻易找到大量图片来证明她有很多时候不是金发。西方女人换发色,尤其是有时候染成金色,都太正常了,何况她还是个演员。

6

说了这么多,我想说,贾斯汀在离婚后对两人婚姻关系和状态的描述,有参考价值,但并不可全信。贾斯汀将婚姻散场的过错过于推向马斯克,在我看,更多是她站在自我立场的思考,或者说,感受。

马斯克必然会有他的问题,但他和贾斯汀之间的婚姻失败,恐怕更多还是贾斯汀自己接不住这样的特殊男人。

贾斯汀和马斯克在一起,恐怕一直有很强的不安全感和担心失去的恐惧感。在马斯克卖掉Zip 2一夜暴富之后,她就担心自己随时会被什么超模取代,结果让她很意外地,马斯克向她跪地求婚了。

可是啊,女人一旦在一段关系里种下了不安全感,如果自身不能成长、强大到培育出抵御这不安全感的底气,是很容易生出各种问题的。

贾斯汀显然在和马斯克的婚姻期间没能找到这份安全感和抵御安全感匮乏的底气。

从存在感上来说,她的小说写作没有能給她带来预期的巨大成功和名气;她所描述的“超现实”般的梦幻生活以及人脉圈,比如和奥巴马一起就餐,在募捐晚宴上坐在前排,隔壁桌坐着莱昂纳多这样的好莱坞巨星,那都是马斯克带来的;从能力圈、精神资源和精神结构来讲,莫说是她,这世界上也没有多少人能比得过她那着力于把科幻变成现实的丈夫,那可是可以快速看书自学火箭制造原理的男人;而承受巨大压力以及丧子之痛的的她,还不能管理好自己的情绪与焦虑,需要求助于外援……

在这段关系里,悬殊的实力差距所带来的不安全感,恐怕始终都没曾离开过贾斯汀。而这恐怕才是滋生她各种问题与心魔的重要祸首。

在一段关系里缺乏足够安全感的人,会尤其敏感,一触即燃,轻易就放大来自对方的任何批评、指责,哪怕对方本意只是提出更好的建议与解决方式。这样的例子,不少。

如果,贾斯汀能够强大到存在感与快乐自给自足,不那么被不安全感匮乏而折磨,情绪稳定,理解丈夫在注意力和时间上的有限,识别他所做事业的伟大与价值,给予更稳定的支持而不是索取,能承受不以常态标准去要求丈夫履行家庭职责,他们是有希望继续走下去的。

而从马斯克的角度来讲,有大目标并且愿意真为大目标的实现去奋斗的人,向来都是人群中的少数,也其实并不太被主流理解,一如他一直以来受到的各种嘲讽,甚至是身边看似亲近的人也并不一定真正理解他。

而当一个人的愿景和目标感都特别强的时候,他们也自然会为了实现主要目标,在其他方面有所牺牲。毕竟人的注意力、精力、时间,都是有限资源。

马斯克这种人,是那种生来要改变世界的hero,他不是为了做一个完美丈夫或者完美父亲而存在的。尽管,他内心可能也很希望扮演好这两个角色。可一旦发生冲突,他恐怕会毫不犹豫地要保全前者。

所以,注定,他的情感婚姻生活,要比寻常人更难些。

PS. 写到这里,发现又很长了,6000字,请原谅八卦小非这个话唠……但今天就先发这么多吧,马斯克与后两位的情感分析,下回再续。

欢迎大家交流,希望这篇文章别让你们觉得我过于站在马斯克的立场替他说话,我只是诚实地说出我的想法与分析,作为一个旁观者、作为一个对创业有那么点感受和体悟的创业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