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宝典:一部秘籍的前生今世

2018-03-01  L君说


小时候看动画片,喜欢看《聪明的一休》。

 

那首主题曲我至今都记得,没错,就是那个:“割鸡割鸡割鸡割鸡割鸡割鸡……”

 

小时候单纯嘛,没想到这歌曲里竟包含着武侠世界里最神奇的武功!等到长大了阅世渐深,偶然回想才赫然发现:嘿,原来一休哥老早就暗示了这个不能说出的秘密。

 

熟悉日本八卦史的朋友们知道,一休哥是后小松天皇的儿子,是皇子身份,却被幕府将军足利义满限制了自由,甚至为了避免有后代让他去做了和尚。一休哥尽管聪明绝伦,终究小胳膊拧不过大粗腿,只能割鸡割鸡了。

 

当然啦,我要说的不是一休哥,而是武侠世界最神奇的武功:《葵花宝典》,你知道那是真需要割鸡割鸡的。

 

咱先问一个问题:宝典为何叫葵花?

 

千万别小看这个问题,老话说得好: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法不从。只有先搞明白这部武功秘籍的名字,才能知道更多。幸好,经过多年反复阅读,我找到了答案。

 

我们都知道,《葵花宝典》的作者是前朝太监,太监嘛都是要割鸡割鸡的,顺带的结果当然是断子绝孙了。


葵花是什么?向日葵啊,就是瓜子的出处嘛,你看一株向日葵有多少瓜子?这么多子多孙的好兆头,最少满足了太监们的意淫心理。

 

这是基础答案,命名为葵花还有更深刻的意义。

 

大家应该都听过“葵花朵朵向阳开”这句话,没错,葵花是永远向着太阳的。在江湖-政治生态圈中,谁是太阳?当然是权力中枢,君不见“东方红,太阳升”嘛!命名为葵花,实在符合太监们的身份。

 

最能佐证这一点的是《葵花宝典》的派生武功《辟邪剑谱》,记得它藏在哪吗?福州向阳巷老宅。向阳巷,够直白了吧!

 

解决了命名,咱们还需要弄清一个新问题:《葵花宝典》的作者为什么是前朝太监?又是哪个太监?

 

关于《葵花宝典》的作者,众说纷纭,我最认可的是刘国重兄的见解:这部典籍的作者是红叶禅师。刘兄用了红叶出宫墙的典故,十分有道理。

 

但是,我还是有些不同意见。

 

我曾说过,笑傲时代的江湖生态圈实际上就是政治生态圈。所以,《葵花宝典》的作者必然是太监,这倒不是欲练神功引刀自宫,而是太监们最贴近权力中枢,谙熟政治游戏规则的同时,也最容易参与其中

 

从竖刁到景监,从蔡伦到郑和,不管人物是正是反,在政治生态圈,他们都是举足轻重的角色。至于笑傲发生的明朝,更直接是皇帝太监们搭伙与士大夫们玩对抗。

 

《葵花宝典》是江湖-政治生态圈运作的诀要,归根于某一个人身上并不合适。因此,我认为它的作者是千百年来无数的太监们,宝典是他们的政治血泪史,也是毕生经验。

 

那《葵花宝典》究竟有啥特点?凭什么让整个江湖趋之若鹜?


我们知道,葵花-辟邪一脉武功招式变化算不上奇诡,最主要的特点是快。火云邪神告诉我们,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一个快字,便让所有招式变化黯然失色。


《葵花宝典》是江湖-政治生态圈运作的诀要,它不是像九阳真经-九阴真经那样的内功心法和武功招式,而是政治权力游戏的外挂和加速器


这很符合作者的太监身份——这不仅是通往权力中心的最快捷通道,而且也映射着政治领域风云变化的目不暇接。


更关键的是,这种外挂能在你原本的实力上叠加,这是江湖趋之若鹜的最大诱因——不必从头再来,你只需获取诀窍,就等于开启了金光大道。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葵花宝典》这样能让江湖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变量,莆田少林寺的红叶禅师既没有上交嵩山总部,也没有自己修行,而是让新兴势力五岳剑派的华山岳肃与蔡子峰看到了。


于是,武林真的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


蒸蒸日上的五岳剑派与日月神教火拼一场,结下了死仇,双双衰落了——这场火拼让少林武当们的危机延迟了五六十年,直到出现了左冷禅和任我行这样的不世出人物,才重新被提上了日程。


那如何获取葵花这个外挂和加速器呢?


书中说得明白:欲练神功,引刀自宫。请注意,它必须是自己来引刀成一快,像田伯光那样被不戒割了是不行的。

 

就像我曾说的那样,中国的文字与词汇往往具有内在的联系:净身这种举动,被称为去势;手握大权、动辄决人生死,被称为权势;得到权势的那种得意,被称作得势。

 

我们知道,笑傲世界练成葵花-辟邪一系武功的人有四个,分别是林远图、东方不败、岳不群和林平之。抛开林平之不算,在前三个人身上隐藏着自宫的秘密。

 

看看这三个人自宫前的身份,或许更有助于大家的理解:林远图是红叶禅师的得意弟子,东方不败是日月神教的第二把手,岳不群是五岳剑派中仅次于左冷禅的野心家。


老话说,富贵险中求。身体失去某些部分,在其他方面就会拼命着补。这预示着想要在权力路上更进一步,必须实行自我阉割。


阉割不是他们的目的,进军权力顶峰才是。

 

阉割的除了那话儿,还隐喻着独立的人格。


或有人说,放弃完整的人格,真有那么大威力吗?有的。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不要脸的。连脸都不要了,还会怕什么?

 

君不见黑木崖上,令狐冲、任我行、上官云和向问天四人打东方不败一个,依然不是对手。这说明在江湖-政治生态圈,一旦自宫,威力无穷。对照江湖的现实,我们不得不承认金庸的眼睛实在够毒。

 

值得注意的是,自我阉割不是终局,而只是开始。一旦阉割了自我,往往会伴生阉割更多人的欲望。

 

你看东方不败治下的日月神教,连沉默的权利也不留给教众,不仅监视人们思想中最隐秘的部分,还强迫人违背自己的良知说谎,像上官云这样江湖风评甚好的鵰侠也照样谀词如潮。


很多人认为,随着东方不败、岳不群和林平之等人死的死囚的囚,葵花宝典-辟邪剑谱这类武功诀要会销声匿迹,实际是小看了它的威力——它具有可怕的传染性,比如任我行,在东方不败死后瞬息之间便对一切安之若素。

 

令狐冲不是政治人物,他选择了“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所以他能在谀词如潮时放声大笑。但这只是金庸善意的谎言,真实的情况是他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在笑傲的结尾,令狐冲退出江湖-政治生态圈成为了隐士,王子与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这充满了童话色彩,并不是真相。

 

当经历过东方不败与任我行之后,整个江湖彻底堕落了。葵花宝典-辟邪剑谱的流毒,让江湖人习惯了践踏曾经崇敬的东西,奉迎过去不屑一顾的东西,使他们对贬抑自己、阉割自己习以为常,从而丧失了正常人的身份。

 

从金庸的江湖年代史俯瞰下去,你会发现随着岳不群、东方不败等人的集体堕落,不仅是一个个个体的癔症,更导致了武林大衰退,拉开了江湖常人时代的大幕。而在这一过程中,侠客们也完全消失了。

 

在笑傲之后,我们只能看到武侠时代最后的余晖。


比如,那位“为人不识陈近南,便称英雄也枉然”的陈总舵主。这位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人物结果是什么?你知道的,他被自己人结果了。

 

与陈近南同时代的海大富,自宫了也没能练成神功,只剩下了一片可怜的愚忠。对这种愚蠢的忠心,不管是出家的顺治,还是在位的康熙,没有人在意。


纸面上的葵花消失了,心里的宝典千秋万世。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