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史海钩沉】百年前的朝鲜(下)

 陆一2 2018-03-02

汉城城墙外的佛教小寺院

汉城小北门‘彰义门’(俗称紫河门),约1890年。

现韩国一级国宝,汉城大东门(兴仁之门),1899年。

汉城大西门(敦义门,俗称新门)

景福宫

景福宫东南角的警卫塔

景福宫与宽阔池塘相呼应的庆会楼

庆会楼位于勤政殿西北边,是国家每逢喜事时或迎接外交使节时举行宴会的地方,建于一个巨大的人工池塘之上。它正面10间,侧面4间,为两层楼阁,建于太宗12年(1412年)。楼阁造型被誉为韩国之最,方型河池上耸立的石柱楼阁,看似巨大楼阁漂浮在池上,显得异常壮丽。烧毁于壬辰倭乱,重建于高宗4年(1867年)。

景福宫南面正门光化门

景福宫南面正门光化门

景福宫后苑莲池中央小岛上的香远亭

香远亭呈六角形。因为'6'象征'水',盖在池边的亭子常取'六'字。与香远亭连接的渡桥叫为'醉响桥',与池亭和谐为一体,更增雅趣。香远亭西北边小泉'冽上真源'的泉水流入莲池。

景福宫北门神武门

景福宫闵妃居住的玉壶楼闵妃被谋杀的位置

1895年10月7日夜,日本人安达谦藏带领30余名日本浪人持武器来到大院君官邸,解除警卫武装后冲进内室,把大院君从床上拉起,让他草草地读一下日本人拟定的解释这次起事原因的“告谕文”,便迫使他同日本人一同上路。8日拂晓,这批日本人同其他日本武装队伍汇合,分编成五路,向景福宫奔来。毫无准备的王宫卫队很快被击溃,侍卫队长被杀。日本浪人冲进高宗居住的坤宁殿和闵妃居住的玉壶楼,逢人便杀。高宗被这突如其来的血腥场面惊呆了,战栗不止,几乎昏厥。

日本暴徒在玉壶楼搜寻闵妃。一个名叫中村楯雄的浪人看到一个女人慌忙逃避,便追上去揪住头发挥手一刀,另一个赶来的暴徒顺手又砍了两刀,女人呻吟着倒在地上。随后,日本人继续搜寻杀戮。因为这些日本暴徒们谁也没有见过闵妃,是否已杀死闵妃谁也没有把握。一个日本浪人便用刀架在一个宫女脖子上令其指认。该女战抖着说闵妃额部有一痕志。日本人遂复查地上的各个女尸,终于发现中村砍杀倒地者即是闵妃。后经多名宫女辨认无误后,日本暴徒用棉被把尚未断气的闵妃包起,搬到院中松林里,泼上汽油焚烧。为灭痕迹,焚烧后他们又把残骸抛进了水池里。

这件事发生在1895年10月8日(农历八月二十日戊子),岁次乙未,因此史书称之为“乙未事变”。

非常漂亮端庄的闵妃

景福宫明成皇后(闵妃)遭难纪念碑

汉城杨州郡清凉里明成皇后(闵妃)陵寝

景福宫修正殿

修政殿建于高宗4年(1867年),是处理国事的场所。正面10间,侧面4间,基座较高。此处原为集贤殿,壬辰倭乱时被烧毁。高宗时期与景福宫同时重建。

汉城的街道

汉城的皇家医院,View from SouthMountain。

粮食市场

现韩国国宝汉城钟楼普信阁

为置放太祖4年(1395年)铸造的钟而建造的钟阁,每天早晚报时,使这条街得名钟楼或钟路,是连接光化门至东大门的汉城市中心街道。内城四个城门,清晨4点敲33下,城门大开,下午7点敲28下城门关闭,禁止通行。普信阁钟是朝鲜时代计时的工具。

鞋屋

汉城店铺

朝鲜-农村住宅

汉城中心的园丘坛,对面是刚建不久的朝鲜饭店,1910年。

博士伊娃场和埃斯特希尔兹在古箕子井

西周灭商之后,商朝遗臣箕子到朝鲜半岛与当地土著建立了“箕氏侯国”。公元前3世纪末,朝鲜历史上第一次有所记载。在中国汉朝的历史学家司马迁的著作《史记》中记载,商代最后一个国王纣的兄弟箕子在周武王伐纣后,带着商代的礼仪和制度到了朝鲜半岛北部,被那里的人民推举为国君,并得到周朝的承认而成为诸侯。史称“箕子朝鲜”。箕子将商代实行的井田制移植到朝鲜,平壤和汉城郊外今仍有井田遗址。

根据朝鲜史书《三国遗事》所载,檀君的后人在箕子来到朝鲜之后,带著人民南迁,以免和箕子带来的人形成冲突。这些人后来成为了三韩的始祖。

箕子朝鲜在朝鲜半岛统治了近一千年。根据朝鲜《太原鲜于氏世谱》,朝鲜的鲜于氏源自箕子朝鲜的后人。而他们从箕子开始,一共经历了41代君主,直到公元前2世纪才被燕人卫满取代。

王氏高丽和李氏朝鲜时期,由于儒学兴盛的关系,箕子朝鲜受到极大的推崇与赞赏。朝鲜人时常以“箕圣”来称呼箕子,而称自己的国家叫“箕圣国”。

(来源:华声论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