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丸、鲜卑、匈奴、东胡、羌,各自是什么关系?

2018-03-04  wkz03

假如有这样一个家族,从商朝一直生活在草原上,侥幸传承到了南宋年间尚有血脉流传于世,那么我们可以说,在不同的时期,他们的族名将包括上述全部。

东胡强盛时,他们是东胡;匈奴雄霸时,他们是匈奴;乌丸厉害时,他们是乌丸;鲜卑威武时,他们是鲜卑;西夏横绝时,他们是西夏。就这么简单。

中国自古有华夷之辨,古中原之地,四方有所谓羌、胡、夷、狄。羌是西方的少数民族总称,即西羌;胡是东方的少数民族总称,即东胡;夷是南方的少数民族总称,即南夷;狄是北方的少数民族总称,即北狄。

又有东夷、西戎、北虏、南蛮之说,亦与上类似,惟一不同的是东胡与东夷,东胡在如今东三省一带,东夷在如今的江浙沿海一带,称呼各异者,实在是因为所指具体方位不同罢了。

剩下的都可以通用,南夷、南蛮通称蛮夷;西戎、西羌通称羌戎;北狄、北虏通称狄虏。


中国如今的民族构成几乎都与上述几个字有关系。

古羌被认为是现在羌族、彝族和藏族等族的远祖;古夷是百越及如今壮、苗、白等族的无视;古胡与古狄可以被认为是所有草原民族的远祖,如匈奴、柔然、鲜卑、乌桓、回鹘、突厥、蒙古等。


《史记·匈奴列传》记载:

先秦史籍中所记的“山戎、猃狁、荤粥”等,都是匈奴的旧称。《诗经·采薇》反复悲叹“靡家靡室,猃狁之故。不遑启居,猃狁之故”,便是说匈奴犯国,平民服军役。

冒顿以鸣镝弑父头曼,自立为单于,时东胡强盛,先使使欲得千里马,冒顿与之;再求单于一阏氏(单于的女人),冒顿与之。

东胡王愈加骄横,领兵西侵,再求两国相邻国土。冒顿问于群臣,群臣说:“此弃地,予之亦可,勿予亦可(给不给都行,反正我们也不要)。”冒顿大怒:“地者,国之本也,奈何予之(土地是国家根本,怎么可以给外人)!”将说给的大臣全部斩首。

于是颁布严厉的军令,挥军袭击东胡。一战灭东胡,回师途中又西击月氏,南并楼烦,侵燕代,成霸主,控弦之士三十余万。

终西汉、东汉一朝,匈奴是中原王朝的主要对手。汉高祖有白登之围,汉武帝全面反击,卫青、霍去病是那个时代最耀眼的将星。

后分裂为南北匈奴,南匈奴内迁,五胡乱华中首领刘渊建立前赵,灭于石勒之后赵。建立胡夏的赫连勃勃,筑统万城,是匈奴最后的绝唱,被北魏所灭,后裔在民族大融合中消失。

北匈奴西逃万里,或云欧洲历史上谈之色变的“黄祸”,其主角匈人便是当年北匈奴后裔,其首领阿提拉被称为“上帝之鞭”,如今“匈牙利人”是其后裔。

当然匈牙利人自己绝不承认,只是有此说法罢了,如写下“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的著名诗人裴多菲有一首诗作便将自己当着东方后裔:

我们那遥远的祖先,

你们是怎么从亚洲走过漫长的道路,

来到多瑙河边建立起国家的?


东胡亡国后,余部退保乌桓山(又称乌丸山)者,以山为号,称“乌桓(乌丸)”。

余部退保鲜卑山者,以山为号,称“鲜卑”。

汉昭帝时,乌桓渐强,曾挖掘匈奴单于冢墓,以报当年灭国之仇。匈奴大怒,再次向东击破乌桓。大将军霍光浙江遣度辽将军范明友领兵二万骑与匈奴交战,可是匈奴已得胜离去,于是范明友又领着汉军痛打乌桓落水狗,斩首六千余级,获其三王首而还。

后乌桓被匈奴羁縻统治,东汉时屡犯边塞,伏波将军马援曾领兵击之。后匈奴内乱,被乌桓乘势击破,后臣属汉朝,南迁至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五郡塞外驻牧,代汉北御匈奴。时叛时降,反复无定。建安十二年,曹操征乌桓,大破之,斩首二十余万,杀其首领蹋顿,将其众徙居中国。

残留故地的乌桓,融入鲜卑;徙中国者,五胡乱华中有其身影,但终究汇入了民族大融合的大潮。


比之乌桓,鲜卑简直极尽辉煌。

鲜卑进入匈奴故地,很快壮大。檀石槐混一各部,分鲜卑为东中西三部。

鲜卑是五胡乱华的主角之一:

其中段氏鲜卑游牧于辽东,亡于慕容鲜卑;宇文鲜卑游牧于辽西,亡于慕容鲜卑。

慕容鲜卑建慕容氏诸燕,前燕亡于前秦,后燕及北燕亡于北魏,南燕亡于东晋。而从其分化出来的吐谷浑,在青海、甘肃立国,后亡于吐蕃。

拓跋鲜卑建北魏,后来统一北方。

宇文鲜卑后裔的宇文泰奠定隋唐大一统之基,生前权倾西魏,死后西魏变北周,北周变隋,统一中国,结束乱世。后来的李唐王朝,皇族亦有鲜卑血脉。

乞伏鲜卑建西秦,亡于胡夏。

秃发鲜卑建南凉,亡于西秦。

如今我国境内的锡伯族被认为是鲜卑的直系后裔,“锡伯”二字即“鲜卑”变音。

女神佟丽娅就是锡伯族的好女儿。


最后一个,羌。

西羌的一支党项羌建立了与宋、辽(后为金)三足鼎立的西夏,是西夏国族,后亡于蒙古。

其皇族李姓,原姓拓跋,又是来自鲜卑。

成吉思汗灭西夏时死于六盘山下,遗令屠城。城破,党项作为一个民族不复存在。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几千年的历史画卷像电影一样闪现并回放,草原民族的装扮却并无太大变化。

一条汉子倒下,一个婴儿出生,骑兵策马弯弓,大汗来了又换……

世上谁能不死,当黄金家族弃大都而逃、并陷入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般的死亡魔咒时,蒙古作为族裔和语族却保留到至今。

而那些在历史上留下显赫名声的民族,却都化为了过眼烟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