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开国皇帝,也是亡国之君:武则天为什么把江山还给李家?

2018-03-05  村上龙



秦朝、隋朝二世而亡,已经够可怜了,还有一世而亡的?


话音刚落,元善见(东魏孝静帝)哭晕在厕所,武则天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按理说,女皇费尽心机,好不容易建立了大周;可是在晚年,为什么又把皇位还给李家?她这样做,岂不是白干了?


唉!白干也没办法,这是她能够做出的最优选择了。


为什么?



主要有三类原因:

 

自身原因



祭祀问题


圣历元年,武则天为太子人选纠结万分,你说到底立儿子呢?还是立侄子呢?


手心手背都是肉。如果立儿子,他们以后肯定恢复李唐,我就是亡国之君了;如果立侄子,可他们毕竟不是我的后代呀!


正纠结着,狄仁杰语重心长地对武则天说:“姑侄、母子,哪个更亲?如果陛下让儿子接班,百年之后,牌位肯定放到太庙,子子孙孙都会拿供品来祭祀你;反之,如果立侄子,我还真没听说过有侄子当了皇帝,还把姑姑的牌位放到太庙的。”


武则天一想,对哦,我锦衣玉食一辈子,死了,反倒成了饿鬼,这怎么行呢?

 

对丈夫的感情


“太宗皇帝当年栉风淋雨,平定天下,大帝临终前,又把两个儿子托付给您,现在陛下竟然想把皇位传给外人,这恐怕不是顺应天意。”


是呀,没有丈夫的提携,哪有武则天的今天。二十多岁时,李世民驾崩,武则天流落感业寺为尼,是李治把她接回后宫,开启人生的新篇章。


显庆五年,李治风疾发作,有时看不见东西,他把部分政务交给武则天处理,没有二十多年的理政经验,武则天难以称帝。弘道元年,丈夫去世,遗诏有言:“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兼取天后进止。”依然对武则天信任有加,希望她好好辅佐儿子,发挥余热。

如果把皇位传给侄子,他们肯定不会祭祀李治,天哪!丈夫就要变成孤魂野鬼了,想想就心酸。而且李显、李旦恐怕也有生命危险,新皇帝不会放过他们的。武则天健在,似乎没什么,一旦去世,矛盾就会大爆发。

 


狄仁杰等人劝谏


从他们的谏言看,条理清晰,简明扼要,非常得体。武则天问狄仁杰;“朕最近梦见一只大鹦鹉,可它的两只翅膀都折断了”。狄仁杰灵机一动,说:“武与鹉谐音,代指陛下,两翼,就是两个儿子,如果你立儿子为太子,翅膀就振作起来了!”


言之有理皆可的东西,狄仁杰借题发挥,巧妙规劝了武则天。

 

还有武则天的男宠张昌宗、张易之也支持李显


一个叫吉顼的人对二张说:“你们俩能富贵,不是靠功劳。普天之下,想整你们的人多的是,以后怎么保全自己?我替你们捏把汗。”一想,有道理,张氏兄弟吓哭了,吉老师!给我们指条明路吧!吉老师说:“陛下年龄大了,需要有人接班,武家人并不是她属意的,你们为什么不劝陛下立庐陵王呢?哪天李家人登基了,肯定感激你们呀!保护伞不就有了?”二张一听,说得对!就去向武则天提建议。


武则天觉得不对劲,小张年纪轻轻,怎么突然有这么高的政治觉悟了?吉顼也在控鹤监上班,是小张的同事,肯定是吉顼教的!于是找来,吉顼又把利害说了一遍,很有道理。



武家后继乏人



武氏家族没有重量级的人物,也是促成武则天还政李家的原因之一。


既然要立武家人,立谁呢?是立武承嗣?武三思?或者其他人选?

 

武承嗣的父亲武元爽,是武则天异母同父的哥哥。

贞观初年,武士彠去世,武元庆、武元爽对后妈杨氏无礼。哥哥们的种种行为,武则天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等到高宗时,武则天发达了,当了皇后,便频频向李治建议遏制外戚,之所以这样做

一来是为了投丈夫所好,当年婆婆长孙皇后就对太宗说,不能给外戚太大权力,会遭来祸患,后来长孙无忌的确给高宗带来了麻烦,显庆四年,在褚遂良、韩瑗等一干党羽被翦除后,长孙无忌被逼死于黔州。

要说抑制外戚的重要性,高宗体会良多,武则天提出这样的建议,自然能得到皇帝欢心,认为她懂事、体谅丈夫。

 

二来是为了公报私仇,当年对我母亲无礼,现在我当皇后了,不得要你好看。于是武元爽被贬为濠州刺史,后来又流放振州。振州在哪里?今天海南省三亚市西北,现在不错,可以去度假,当年是荆棘丛生、野兽出没的蛮荒之地,武元爽实在受不了,一命呜呼,武承嗣年轻力壮,继续煎熬。


咸亨年间,姐姐武顺的儿子周国公贺兰敏之死了,父亲的爵位,不能浪费,武则天就把武承嗣召回来继承。虽然脱离了苦海,又身居尊位,但是在高宗朝,他没有多大的权力。

 

等到中宗被废,裴炎被杀,武承嗣逐渐获得重用

他积极为武则天称帝制造舆论,有一次,故意让人在石头上刻下“圣母临人,永昌帝业”八个字,献给武则天,对外宣称是无意间发现的,有种君权神授的意思。

他还建议武则天立武氏七庙,大肆构陷、屠杀李姓宗亲,力推武则天上位。这么做的目的,包藏着政治野心,武则天老了,有一天每一天了,武承嗣有机会成为太子,甚至君临天下。天授二年,又唆使凤阁舍人向姑姑提议立自己为太子,遭到岑长倩等大臣反对,于是他联合酷吏来俊臣排除异己。武承嗣的所作所为,得罪了官场,败坏了名声,当太子,能力、威望都不够,纵使勉强上位,对武家也绝非好事。

 


另一位候选人武三思,武则天兄长武元庆的儿子,此人略懂文史,长袖善舞。

听说薛怀义、张易之等小鲜肉得宠,武三思就故意讨好他们,又是送诗,又是牵马的,用心巴结,为朝臣所不齿;又听说姑姑不愿意住在深宫,想出去散散心,他就在嵩山、万寿山建造宫殿,方便武则天和男宠们游玩。前后工程浩大,民怨沸腾。在官场,在民间,武三思的形象都不好,而且没有给国家立过什么大功,难以服众。

 

说到立功一事,武则天没少给武家子侄创造机会,可他们不争气。

神功元年契丹入侵,朝廷任命河内郡王武懿宗为神兵道行军总管,率领20万大军抵抗,可武懿宗畏敌如虎,听说契丹铁骑到了冀州,吓得惴惴不安,赶紧撤军,一路逃到相州,时人看不起他,都说他懦弱。张元一曾写诗嘲讽道:“忽然逢著贼,骑猪向南趣。”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武承嗣等人之所以能够上位,主要依赖武则天的权势,还有自身的手段,并非靠政绩、军功,他们缺少实力派人物,也缺少有说服力的功劳。武则天纵使想找个人立为太子,最终也无从下手。


李唐未失人心



武则天称帝时,李唐王朝并没有人心丧尽,他们仍然有很强的民意基础。

开国六十多年来,高祖、太宗、高宗励精图治,使中国从大业、武德年间的战乱中恢复元气,人口持续增长,老百姓生活水平有所提高。虽然自然灾害屡屡发生,征讨高句丽、吐蕃、突厥的兵役没有间断,但都是可以理解的事情。李治身患恶疾,从脑血栓、脑栓塞一直发展到脑癌,看中武则天是个女人,对权力的威胁比男人小,遂把部分政务交给她处理,没想到武则天野心那么大,竟然想当皇帝。

在这个过程中,大兴告密之风,任用酷吏,造成很坏的社会影响,许多百姓、大臣对李唐王朝依旧怀念。

 

比如天授二年的《杜季方墓志》,杜季方死后,墓志铭的标题是:“唐故大周故沧州弓高县令杜君墓志并序”,怎么又是大唐,又是大周的,武则天已经登基改国号了,李唐不复存在,为杜季方写墓志的人怎么还把“唐”写在前面?明显是故意的,内心不满武周政权。杜家就不怕有人举报?没事,反正都埋坟里了,没人知道。


再看另一块《王询墓志》,墓志写于长安四年,因为他的夫人在这一年去世,两人合葬于洛阳城北邙山,但王询早在唐高宗上元三年五月十九日就去世了,他没有当过一天周朝人,墓志标题依然写“大周故朝议郎行郴州録事参军上柱国王君墓志”,可见改朝换代了,就得写新政权的国号。

 

国内有人思念李唐,国外也有。

东突厥可汗默啜想把女儿嫁入中原王朝,结秦晋之好,要皇族是吧?我们有啊!武则天命令淮阳王武延秀娶可汗女儿。一行人到了突厥,默啜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说:“我要把女儿嫁给李家,你们给我送个姓武的是什么鬼!这哪里是天子的儿子?我们突厥世受李家大恩,现在李家都被你们杀光了,只剩两个皇子,我要起兵辅佐他们!”

 

然后发兵南下,同时上书朝廷,历数武周政权罪状,其中一条:“我可汗女当嫁天子儿,武氏小姓,门户不敌,罔冒为昏。”嫌弃武家是小门小姓,出身不好,娶他们女儿门不当、户不对。


武则天不是第一次被人嘲笑出身不好了,当年立她为皇后,褚遂良就说:“陛下想换皇后,可以,应该找个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何必非武媚娘不可?”李治坚决不同意,他想要的,不只是换皇后那么简单,还想借此事清洗宰相队伍。

 

考虑完种种因素,武则天最终下定决心,把皇位还给李家,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别无选择

圣历元年三月,朝廷派徐彦伯召回庐陵王李显,有一次武则天接见狄仁杰,两人聊到了李显,狄仁杰还是那句老话,把庐陵王接回来吧!武则天说:“既然这么想念,朕把他还给你就是了,你看,这是谁?”帘子徐徐拉开,李显突然走了出来。此刻,狄仁杰百感交集,痛哭流涕……十三年了,他终于回来了。

 

武承嗣听闻噩耗,感觉人生彻底失去了意义,没过多久便郁郁而终。

他明白:武则天年纪大了,李显复位已成定局,唐朝复兴的那天,就是他的忌日。自古以来,争夺最高权力的失败者,有几个能善终的?

 

八年后,神龙政变爆发,武则天被迫退位,大周灭亡。虽然以政变的形式下台,但并没有违背武则天的初衷,她本来就是要传位李显的。

 


最后,我们再来看一块武周时期的墓志铭,体会一下“人生苦短,千秋易逝”。

 

标题:大周故上柱国马君之志


生平:墓主人姓马名举,字肆仁,齐州历城人氏,相当于今天的山东济南人。马举的家世并不显赫,曾祖父、祖父在地方担任过一些官职,但都不是什么高官。“上柱国”是唐代勋官一种,没有权力,但有待遇,好比现在“战斗英雄”之类的。马举虽然战场立过大功,却没有进入仕途,“自得丘园之逸,方遗簪笏之荣”,乐得逍遥自在,不愿当官,写是这样写,幕后有没有隐情,我们也无从得知。万岁登封元年三月一日,马举病逝,享年六十七岁。“万岁登封”是武则天的年号,公元696年;推算马举出生于公元630年,即唐太宗贞观四年。

 

这就是墓主人马举的一生,除了“上柱国”,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其实多数人的一生比马举还要平凡呢。墓志铭最后写着:“天道悠悠,人生若浮。奄辞千月,俄成一丘。薤露兴感,杨风动愁。倘迁陵谷,庶表徽猷。”年轻人看未来,感觉时间很长;老人回首过去,好像只过了几天而已。浮生若梦,忽然而已。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