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了女儿就丢掉!”

2018-03-08  闲谈集锦


岁月静好,但总有些人在黑暗中艰难生长,她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更加没有改变命运的机会。今天推送这篇文章的目的很简单,只是为了帮助那些遭遇不幸的女性发声,愿你们余生拥有更多温暖。

——炉叔

来自围炉夜读 

文丨涅槃


几年前,我和朋友去西部一个贫困的农村地区考察。

但到了当地后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并不是穷,而是严重失衡的男女比例,走在路上几乎见不到女人,唯一的一所学校里更是连一个女孩都没有。

因为当地人有着极其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女孩只能留在家里做家务,是不会被送去学校读书的。更有甚者,很多女婴在出生后便会被直接丢掉,或者卖掉。

“2000元一个,卖给你我们这辈子都不会要回去!”这是村里人在卖孩子时一定会说的一句话。

当时听得我毛骨悚然!这都什么社会了,太阳当头照,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落后、歧视女性的地方。

我回到城市后,和身边的朋友讲起耳闻目睹,每个人都恨不得把别人的十八辈儿祖宗骂一遍。


如果将全世界的生物链做一个简单概括,从高到低应该是这样排列的:男性-女性-其它动植物。在这个男权世界中,女性一直处于弱势,这不是臆测,而是事实。

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中国有着几千年的历史,坊间流传的各式“胎儿鉴定、生男秘方”大行其道,口口相传,上至豪绅明星,下至平常百姓,无不跃跃欲试,这些大家心知肚明,我就不多说了。

来看看号称全世界最讲究人权和民主的美国在这方面怎么样。

2011年盖洛普民调机构曾经就“如果只生一个小孩,生男生女?”问题对1020个美国成年人抽样调查,40%愿意生男孩,28%愿意生女孩,其余还没考虑这个问题的人群中,49%表示想要儿子,只有22%偏好女儿,这个调查结果从1941年以来基本没发生过什么变化。

为了方便,美国人还发明了许多家用胎儿性别检测工具,可以说是相当便利和贴心了。另据世界银行统计,全球范围内每年都有约3900万60岁以下的妇女“超额死亡”,这当中很大一部分是由于“重男轻女”导致的堕胎。

在媒体报道里,常看到将女婴丢弃或溺死的新闻,特别是在贫困地区。这种麻木的残忍让多少生命还没有见到阳光,就已经被剥夺了存活的权利,只因为她们是女婴。

全世界都欠这些早早夭折的女婴一个道歉。


勃特勒曾说:“青春,就像受赞美的春天。“只是这春天短暂如白驹过隙,还有可能被蒙上阴影,沉沦于沼泽,无法自拔。

小时候,时常听到这样一句话:“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什么,最终还不是要嫁人?”哪怕到了现在,这种现象依然很普遍。由于经济条件受限,重男轻女思想作崇,许多家庭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首先考虑将家中男孩送去学校,女孩被辍学。

那么这些早早离开校园的女孩们都去了哪?

有个短片叫《实拍常熟童工产业:被榨尽的青春》将童工问题推出水面,曹迪在《中国童工法律保护问题研究》中称:按照辍学率估算,我国每年有300万名辍学青少年成为劳力市场的潜在供应。

朱丹《对中国童工问题的思考》一文则称,在2007年的1000万辍学儿童中有500万被认为已经进入劳动力市场并成为童工,而女童工的占比高达73.5%

企业喜欢用童工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廉价。而这些廉价的劳动力大多数来自贫困地区的女孩子。这些地方,“读书无用论”大行其道,肩扛不起重担,手握不住铁犁的女孩,早早被劝退学外出谋生,将所赚的收入寄回家帮助哥哥或弟弟继续上学。

她们被安排在一些不需要特殊技术、专业经验、只要大量劳动力的岗位上,新手童工只需支付不到2000的薪水,巨大的需求催生出众多童工中介,这些中介给企业主源源不断提供着数目庞大的非法童工。

这些童工得不到任何保障,长年在恶劣环境下工作,许多人吃不了这份苦,加之外界诱惑,不经意间就会踏上另一条歧途:沦为嫖客的性玩具。这种隐晦的买卖早已形成一个遍布全世界的市场,无数因被迫或生存压力的年轻女孩,挣扎在这条路上,她们未来的人生看不到光明,一片灰色。


不光在教育上,女性在职场也经常受到岐视。一个HR朋友曾向我透露:“他们公司的招聘启事上,绝对不标注“男生优先”,怕引起争议,但收到简历后直接按性别筛选,女生的基本不看。

如果实在要招女生,给她们的工资也会开得很低,特别是接近育龄的女生,底薪通常是一降再降,没有哪家企业愿意白白承担女员工生育期间几年的薪资,企业毕竟不是慈善机构,它们只关心如何减少成本并赚到钱,而不是为了搞慈善。“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曾做过调查,在被调查过的75家企业当中,有42家表示在工薪相同的情况下,愿意招收男性,只有3家表示愿意招收女性。有的单位即使招用了女工,也不愿对她们进行工作技能的提升,或不让其从事关键性岗位, 如果面临结婚生子,那么她们的职业生涯将面临升迁困难。《财富》杂志500强企业中,仅有四位CEO是由女性担任

基于这种现状,许多女性选择回家生养孩子,可这条路不比职场来得轻松,甚至更加磨人。怀胎十月的种种不适,分娩之痛,另一半无法理解。等到孩子出生,每天24小时随时待机侍候,常年被屎尿屁纠缠,孩子大点又得为陪写作业伤透脑筋。不分昼夜的辛劳,常常让她们内分泌失调,脸色暗黄,斑点丛生。 

这些另一半无意了解,还经常说:“每天就在家带个孩子,有那么辛苦吗?”他们不知道其中的苦,是无法言说清楚的,就如一个网友吐槽“女神和女神经病之间,就差一个孩子。”

身为女人,需要不断在职场与家庭中间进行两难地选择,稍有不慎,便被轻易扣上各种“帽子”,实在是步履维艰,身心俱疲。


王小波曾说:“中年妇女,在中国是一种自然灾害。”这不是调侃,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嫌弃。曾有一篇小学生作文走红网络:“我的妈妈不上班,平时就打牌和看肥皂剧,一边看还一边骂,有时候也跟着哭。她什么事也做不好,做的饭超级难吃,家里乱七八糟的,到处不干净。

她明明什么都做不好,一天到晚光知道玩,还天天叫累,说都是为了我,快把她累死了。我同学的妈妈们会开车、会打乒乓球、会画画、会做好看的衣服,我都羡慕死了,可是她什么都不会。我觉得,我的妈妈就是个没用的中年妇女。” 

辛苦操劳,放弃工作与个人生活,却成了孩子眼中没用的中年妇女,你想要改变现状,却发现身上的包袱已经无法丢下。由于在家太久,早已与社会脱节,无法适应职场。你提着菜篮子,站在天桥上,看匆匆急行的上班族,暗自神伤。

除了适应不了工作,你还得面对丈夫出轨的风险,安全感此时离你越来越远。《我的前半生》中,罗子君对出轨的丈夫控诉:“当初是他让我辞掉工作,说会养我一辈,我为他拉扯孩子,打点家里,而如今他却越来越嫌我,他的良心呢?”

曾经风资绰约、眉目如画的美人如今变成不修边幅、身体虚胖走样、皱纹丛生的十足的油腻妇女,孰之过?只为了男人的一句承诺,女人便提刀上马,与生活进行撕扯。

女人如一棵果树,好不容易长大并结出了果实,旁人去摘取享受,然后还嫌树太老太难看。

对于女人,我们真的需要向她们道个歉。


都说母亲像大地,孕育生命,然而大地却终究摆不脱自己被人踩在脚下的命运。

有人不甘,想要反抗,想把那个许诺爱你一辈子的男人踢开,重新开始。可现实往往由不得你选择,步入中年的女人,有的时候,连离开的勇气可能都没有,她们生怕失去现有的一切,因为这一切都是由她用命换来的。

就像罗子君说的“我自问为什么那么害怕被他抛弃,怕失去这个家,怕平儿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还有别的原因吗?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好比你把一条鱼扔进沙漠,你说鱼怕不怕?这个家就是我的角斗场,要不胜者为王,要不血溅当场!”

亦舒说:“中年女人离婚,是九死一生,死的尸骨无存”。

女人不容易,从混沌成形到雪鬓霜鬟,这一路的艰难险阻堪比唐和尚取经路上的八十一难。如果男人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来自一个方面,那么女人要面对的却是自四面八方齐来刁难,可惜她们不能像猫妖那样有九条命,可以在撑不下去的时候丢掉一条:“老娘不陪你们玩了”,她们只能死撑,为了身边所有需要她们照顾的人。

虽然如此,但她们依然努力地向上生长;虽然身陷沟壑,但一直在仰望星空。

正如罗曼·罗兰所说:”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能够热爱生活。”

每个女人活在这世上都是艰难生长,她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作者:涅槃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