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大选结果使欧盟又陷恐慌

2018-03-08  安然如狮


来源:上观新闻

意大利大选结果令欧盟担忧    

2018年3月4日,星期日。意大利在经历了1946年以来64届政府之后,4600万选民进行两院联合选举,将根据选举结果产生第65届政府。2013年产生的伦齐左翼民主党政府拥有议会多数,因而被称为战后最稳定的政府,又因修宪公投遭否决而辞职。近年来,难民、安全和经济三大问题使选民对政府和欧盟的信任度日益下降,极右和民粹思潮高涨。意大利作为欧盟创始国和第三大经济体,疑欧情绪强势抬头势必对欧盟前途产生重大影响,故本次大选如同英国脱欧和法国总统选举一样,牵动着欧盟的神经和世界的目光。    

3月5日凌晨,选举结果公布:执政的左翼民主党获票19%,前总理贝卢斯科尼领导的意大利力量党、萨尔维尼领导的北方联盟和意大利兄弟党三党组成的右翼联盟获票37%,反建制的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获票31%,一跃成为意大利最大的政党,“取得历史性突破”。民主党领导人伦齐当即宣布辞去党内职务,贝卢斯科尼笑逐颜开,五星运动年轻的领导人迪马约更是气势如虹。须知,五星运动的政纲是首先退出欧元区和抵制欧盟所有不符合意大利利益的决定,首先是要坚决抵制难民和遣返现有难民,“防止意大利陷入亡国灭种境地”。消息传出,欧盟深感不安。    

法国总统马克龙第一个对意大利选举结果发表看法:“近年来,难民大量涌入造成强大社会压力,意大利深受其扰,这是民粹主义政党强势崛起的主要因素。捍卫国家利益在任何时候都是正确的,但不应抽象地归咎于外部因素。法国将继续保护欧盟,因为欧盟保护了法国。我当选后便致力于实现欧盟的雄心,还将这样做。”“意大利下届政府将会如何组成,我谨慎地等待马塔雷拉总统的决定。”同时,马克龙对德国即将再次组成左右翼大联合政府表示祝贺,“这对欧盟来说是个好消息”。    

难民和安全问题导致排外情绪,催生民粹主义    

由于欧盟各国面临的问题性质相同,多重危机并生的境遇相同,在英国脱欧和法德奥等西欧国家极右势力强势崛起的大背景下,欧盟第三经济体意大利的民粹主义和疑欧情绪也在增长,势必对大选结果产生影响。    

意大利是欧元区负债最重的国家,银行和金融业积重难返,形势危殆。2017年经济增长1.7%,在欧元区垫底。失业率达11%,25岁以下青年失业率达35%,人才外流加速。难民是继失业率高企之后选民最为关注的第二大问题,却是影响投票意向的最突出因素。意大利为非洲,主要是利比亚难民前往欧盟的第一目的地。自2014年以来,已有65万难民经由地中海进入意大利,预计有相同数量的难民已在海上遭遇不测,悲剧每天都在上演。2016年接收的难民达18万,2017年加大遣返力度,仍达12万。贝卢斯科尼说“难民是一个随时可能爆发的社会炸弹”。产生众多难民的原因何在?为何以前没有现在却有,特别是如此众多的利比亚难民?欧美政客是不会说出口的。     

难民问题是欧盟各国排外情绪和民粹思潮持续高涨,乃至英国脱欧的主因。极右翼政党则利用难民问题扩大影响,争取选票。法国总统马克龙访英时对记者发表谈话,说如果在法国举行英国式脱欧公投,结果必定和英国一样。    

选前一个月的民调显示,五星运动的得票率为26.2 %(中左民主党为29.1%,右派两大党联盟为35.9%),最终却达到31%,出乎所有各方预料,是选民通过选票表示不满的结果。欧盟曾为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而感到振奋,认为疑欧情绪得到了有效遏制,意大利大选结果表明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贝卢斯科尼由“王者”成为“造王者”    

意大利立法选举以比例和多数制计算当选议员数量。目前形势下,任何政党或政党联盟都达不到单独组阁所需的40-45%选票。左翼和右翼联盟出于政治考虑已宣布不与民粹主义五星运动结盟,五星运动也排除了这种可能,右翼联盟出面组阁的前景趋于明朗。右翼联盟三个党派中的最大政党是意大利力量党,该党的创始人则是前总理贝卢斯科尼。大家对贝氏并不陌生。老贝是横跨政商体育娱乐四界的传奇式人物,前后四度出任总理,任职3000余天,任职时间最长却又最具争议,特别是因偷漏税泄露司法机密和与多名女性举行狂野性派对而遭判刑,还被剥夺议员资格和选举权。    

2011年11月12日傍晚,老贝因严重政治危机而向总统纳波利塔诺递交辞呈。愤怒的抗议者在总统府外集结,狂呼“黑手党”、“羞耻”、“小丑”等口号。此后,老贝官司缠身,健康状况每况愈下,2013年因税收丑闻被剥夺选举权,2016年做开胸手术,卖掉了AC米兰足球队,媒体王国被法国维旺迪公司收购。无人认为他还会东山再起。    

2017年,老贝却在电视和社交网站上频频露面。成立爱护动物协会。复活节期间,向小牛喂食,呼吁同胞多吃素食,颇得好评。已届82岁高龄的老贝已无第五次出任总理的可能,一是身体状况难以胜任,住院医生已阻止他外出旅行,二是官司缠身没有选举权,5月还将就出席色情派对事出庭应讯。但他的影响仍在,在老年选民中不乏爱戴者,现又回到政治游戏场中心,还以“政坛老太公”的形象示人:“虽然治理这个国家者不乏其人,却无人能超过我。意大利还需要我。”    

据悉,贝氏可能会推荐北方联盟领导人、现任欧洲议会议长萨尔维尼出任下届总理。评论称老贝将以“垂帘听政”的方式施加影响,由“王者”变成“造王者”。风水轮流转,而且转速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意大利政局陷入动荡不可避免    

二战后70多年时间,意大利经历了64届政府,政府难产、过渡政府、看守内阁甚至政府缺位应有尽有。有人戏言,在政局动荡情况下执政已成为意大利特有的一门艺术。“不确定性”仍是意大利政坛的“最大确定性”。    

由于英国民众“一怒之下”公投脱欧之后已生悔意,因为醒过神来才发现留在欧盟更符合英国利益,故有数百万人签名要求重新投票之举。英国主流政党已达默契,在公开场合和党内聚会时,都要避免谈及脱欧话题,以免尴尬。五星运动虽以反欧盟和主张退出欧元区为竞选口号并借以成为最大政党,成为意政坛最大的影响力量,但由于不会执政因而不会导致意大利退出欧元区的后果。2月初,意大利力量党派员专程前往布鲁塞尔欧盟总部,表示若大选获胜将执行欧盟规定,努力把预算赤字压缩至占GDP3%以内,同时减税提升经济竞争力,得到欧盟赞许。回国后即表示将提高进口税,执行“特朗普式经贸政策”。    

意大利大选后将会出现组阁困难的局面。德国已有前车之鉴。默克尔赢得大选组阁却延宕7个月,“牙买加组合”谈判失败后,左右两大派共组“大联合政府”势必出现“明知不是伴”的相互掣肘现象。西班牙和荷兰也出现过类似情况。意大利将会是第四个。在左右两派未达成妥协之前,真蒂洛尼将像默克尔一样领导看守内阁,“悬浮政府”已在所难免。


作者为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前驻外大使。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