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tdrhg / 2.教材/参考 / 《家.祖孙之间》课本剧

分享

   

《家.祖孙之间》课本剧

2018-03-09  老刘tdrhg

                         --祖孙之间
    学生因无故被军人殴打致伤,请愿无果而终,遂实行罢课。在街上散发传单,做宣传活动。一日,
 觉慧在学生联合会开过会回家,在大厅上碰见陈姨太的女佣钱嫂。
    (陈姨太的女佣钱嫂走来,看见了觉慧。)
   钱嫂:“三少爷,老太爷喊你,我到处找过了。你快去。
    (觉慧跟着钱嫂往大厅走)
    (祖父仍旧像刚才一样躺在大厅一旁的藤椅上。)
    (觉慧定眼望着祖父,他惶恐地站在祖父面前,不敢叫醒祖父,自己又不敢走。)
    (寂静了片刻后,祖父忽然睁开了眼睛,看了觉慧一下,露出惊讶的眼光,好像不
     认识他似的,挥着手叫他出去。)
    (觉慧心生疑惑,祖父把他换来,站立许久又让他离开,正要开口间,又看见祖父
     脸上不高兴的神情,于是静悄悄地向外走去。)
    祖父:“(深沉地)老三,你回来了,我有话问你。
    觉慧:“(立刻停下,转过身来应了一声)是。
     (觉慧走到祖父的面前
    祖父:“(声音干燥,话语严厉)你到哪儿去了?先前喊你好久都找不到你!
     (说完,祖父坐了起来。)
     (觉慧愣了片刻)
    觉慧:“(红着脸,迟疑了一会儿,低声道)我。。。我去看一个同学了。
    祖父:(冷笑一声,严厉地看着觉慧)你不要扯谎,我都晓得了。他们都对我说
      了,这几天学生跟军人闹事,你也混在里头胡闹(咳)
    觉慧:“我。。。”
    祖父:“学堂里不上课,你天天不在家,到什么学生联合会去开会?(咳)。。。刚才
     陈姨太告诉我,说有人看见你在街上散传单(停顿,声音陡增,严厉)本
     来学生就太嚣张了,太胡闹了,今天要检查日货,明天又捉商人游街,
     简直目无法纪。你怎么也跟着他们胡闹?(停顿,闭目一会儿,语气稍缓和)
     听说外面的风声很不好,当局对于学生将有大不利的举动,(带有一丝关怀,但
     语气严厉)。像你这样在外面胡闹,看把你这条小命闹掉!”
      (祖父停顿,咳了几声)
    觉慧:“不是。。。(这时陈姨太闻听咳嗽声,扭扭捏捏地从隔壁房里跑过来,站在旁边给祖父捶背)
    陈姨太:“ 三少爷,你听听老爷的话,别再乱跑出去了,让老爷舒心过几天吧!”
    祖父:(停止咳嗽,看见觉慧还在面前)你们学生整天不读书,只爱闹事。现在的学生真坏极了,
     只制造出来一些捣乱人物。我院说不要你们进学堂的,现在子第一进学堂就学坏了。
     你看,你五爸没有进过洋学堂,他书也读得不错,子也比你们写得好。他一天就在家读书
     作文,吟诗作对,哪儿像你这样整天就在外头胡闹!你在想这样闹下去,我看你会
     把你这条小命闹掉的!”
    觉慧:“(忍住气,平和地分辨)并不是我们爱闹事,我们本来在学堂里头好好读书,我们这回的
     运动也不过是自卫的运动。我们无缘无故地挨了打,当然不肯随便了结。。。”
    祖父:“(颤巍地说,一边咳嗽,一边喘气)你还要强辩!我说你,你居然不听!。。。从今天
     起我不准你再出去闹事。。。陈姨太,你去把他大哥喊来。”
    陈姨太:(板着脸,话里有刺)三少爷,你看你把你爷爷气成这个样子,请你少说几句,好让
     他休息一会儿。
      (觉回调转开脸不说话,安安地用力要自己的嘴唇)
      (祖父停止咳嗽)
     祖父:“陈姨太,你去把他大哥,还有克明,给我一起喊来!”
      (陈姨太答应一声走出去了,觉慧与祖父面对面,祖父一句话不说,似乎气也平了一点,目光
     四处移动,后来便闭上眼睛。绝会把坚定的眼光盯住在祖父身上,抖动着身子。)
      (陈姨太进来了,接着觉慧的大哥觉新也进来了。兄弟俩交换了一撇不愉快的目光)
      (祖父听见脚步声,已经睁开了眼睛,看见觉新一人站在面前,问陈姨太。)
     祖父:“三少爷呢?”
     陈姨太:“三少爷到律师事务无所了”
     祖父:“他一天就只晓得替别人打官司,不管家里的事!
     (吩咐觉新)我把你三弟交给你,你好好管他,不要他出去。倘若他跑出去了,我
      就问你要人。(声音严厉,稍显温和)"
     觉新:“(恭顺)是。”
      (觉新偷看觉慧,给他做颜色,叫他不要开口。“
     祖父:”好 你带他出去吧,我给他闹够了。”
      (祖父又把眼睛闭上了。)
     觉新:“是”
      (觉新向觉慧做了一个手势,两人悄悄地走了出去。)
      (兄弟两人走到门外)
     觉新:“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听爷爷的话,你这几天不出去就是了。”
     觉慧:“(微怒)好。你的“无抵抗主义”又来了,人家打你左脸,就马上把有脸也送上去。”
     觉新:“(无奈)你骂我有什么用?算了,回去吧。(转身,下)”
     觉慧:“(喃喃)矛盾,矛盾。。。”
      (鸣凤与婉儿同上,耳语)
     觉慧:“(见鸣凤)鸣凤”
     婉儿:“那我先走了."
     鸣凤:“(缓缓走至觉慧前,低头)三少爷。”
     觉慧:“(盯着他)陪我坐一会,好吗?”
     鸣凤:“(惊讶抬头)可。。。”
      (觉慧不由分说拉着鸣凤坐在一旁回廊上的长椅上。)
     觉慧:“我刚才走过大厅,看见爷爷了,从小到大,爷爷就是全家所崇拜,敬畏的人,常常
      带着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气。只是每天早晚照例到爷爷房里去请安两次,
     (特别压抑)此外,我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看见爷爷走来,就设法躲开,因
     为有爷爷在场,我感觉拘束。对我来说爷爷似乎是一个完全不亲切的
     人。可是刚才看见爷爷的垂暮之状,我却心生怜悯。”
    (觉慧停下片刻,看见一旁的鸣凤仔细听着,便又说下去。)
     有时我想,爷爷不见得生来就是古板不近人情的的吧。我曾经读到几
     首爷爷年青时写给一些青楼女子的诗,我想,爷爷从前原也是荒唐的
     人,他后来才变得道貌俨然的。而且,爷爷现在也偶尔跟唱小旦
     的戏子来往,在这一点上也未能免俗。但是风雅的事又怎能够同
     卫道的精神并存不悖呢?也许人就是这样矛盾的吧。我
     来教你一首诗吧。”
    鸣凤:“上次你敬的诗还没敬完呢。”
    觉慧:“上一次讲到哪里了?"
    鸣凤:“上次讲到“但愿人长久”
    (觉慧刚要开口,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鸣凤立刻起身。)
    婉儿:“(急忙走来见觉慧)三少爷,(转身向鸣凤)鸣凤,太太叫你。”
    鸣凤:“我就来(与婉儿同下)”
    (觉慧望着鸣凤的背影许久,叹了口气,转身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