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浅谈诗歌的基本特征

原创
2018-03-09  玄真子551...

在社会生活中,文学是人类的精神现象,属于社会的意识形态之列;同时也是社会生活的反映,是社会生活在人类头脑中的主观映像。而诗歌是一种历史最悠久的文学样式,早在原始社会时期,它就伴随着人类的劳动和语言的出现而产生了。最初的诗歌是和音乐舞蹈结合在一起的。《乐记·乐象篇》说:“诗言其志也;歌,咏其声也;舞,动其容也。三者本乎心,然后乐气从之。”

从文学的角度看,诗歌具有其基本的特征:

强烈的感情色彩和丰富的想象。诗歌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要表现强烈、真挚的思想感情,即具有抒情性。古人说:“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这说明,情感不仅是推动诗人进入诗歌创作的动力,也是诗歌表现的主要对象。唐代诗人白居易说:“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别林斯基也说: “情感是诗的天性中一个重要的活动因素;没有情感就没有诗人,也没有诗。”郭沫若也指出:“诗是强烈的情感之录音”。“诗的本质专在抒情”。诗歌不同于小说、戏剧、散文,它可以直抒胸臆,不仅专注表现主观情感,而且通过情感的抒发来打动读者的心灵,使之对客观生活做出审美的评价。所以人们又称诗歌为抒情的艺术。试看郭沫若的诗《炉中煤》:

啊,我年轻的女郎!

我不辜负你的殷勤,

你也不要辜负了我的思量。

我为我心爱的人儿

燃到了这般摸样!

啊,我年轻的女郎!

你该知道了我的前身?

你该不嫌我黑奴卤莽?

要我这黑奴的胸中,

才有火一样的心肠。

啊,我年轻的女郎!

我想我的前身

原本是有用的栋梁,

我活埋在地底多年,

到今朝总的重见天光。

啊,我年轻的女郎!

我自从重见天光,

我常常思念我的故乡,

我为我心爱的人儿

燃到了这般摸样!

这里,诗人把“五四”以后的祖国比做自己爱恋的“年轻的女郎”,把自己比作炽烈燃烧的炉中煤火,通过反复咏唱,直接抒发了他对正在新生的祖国的强烈而真挚的感情和为祖国而献身的抱负。

在诗歌中,诗人除了直抒胸臆,还常常描写一些景物,但作者着重表现的仍然不是景物的本身,而是由景物触发的思想感情,这就是一般所讲的托物寄情,即景抒情。

例如杜甫的《春望》: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首骚更短,浑欲不胜簪。

这首诗,抒写的是安史之乱中京都沦陷以后诗人的感受和心情。诗歌一开始便概括地描绘一幅国家残破、物空人尽的荒凉凄惨的景象。诗中的山河、草木、花鸟,一概为诗人的感情所同化,转而成为抒情的因素,字里行间,处处流露出忧国思家的浓烈而深沉的情感,读后令人泪下。

在诗歌创作中,强烈的情感又常常是同丰富的想象联系在一起的。诗人沸腾的情感可以激起活跃的想象,而丰富的想象又可以强化诗人的感情,并使之得到充分的表达。

例如,毛泽东的词《蝶恋花·答李淑一》

我失骄杨君失柳,

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

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

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

泪飞顿作倾盆雨。

这首词的想象就十分优美、丰富。诗人让烈士的忠魂飘然飞升到月宫,受到仙人的热情款待。吴刚捧上了桂花美酒,嫦娥轻舒广袖,在万里长空翩翩起舞。忽然,革命胜利的消息从人间传来,烈士们激动得热泪飞洒,化为倾盆大雨洒向祖国大地。诗人通过这种忽而天上,忽而人间的神奇、美丽的想象,把对烈士的深切怀念和崇敬之情,酣畅淋漓的表现了出来,从而产生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诗歌反映生活具有高度的集中性。各种文学作品都要求集中概括地反映生活。诗歌由于着重抒情,不能象其它文学体裁那样对事物作细致的描绘,因而更应当对生活进行高度的集中概括,以尽可能小的篇幅和最精炼的语言把它表现出来,从而收到以一当十的效果。这是诗歌的又一突出的特点。许多诗歌往往只用几十行、或几行诗就能创造出一种优美动人的艺术境界。如李白的《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首七言绝句是李白流放夜郎,行到白帝城遇赦,还江陵时所作,诗人心情当然是十分兴奋、喜出望外的。全诗只用四行二十八个字,没对千里三峡做细致地描绘,而是选取其中几个具体的景物,如彩云间的白帝城、万山丛中的轻舟、两岸不绝于耳的猿声等,加以重点抒写,如特写镜头一样,把三峡雄奇的景象生动地映现了出来,而诗人喜悦轻快的心情,也蕴蓄在景物的抒写之中,赋予了客观景物以主观的感情色彩,使诗歌显得集中而含蓄,读来回味无穷。

不仅抒情诗如此,就是叙事诗也力求简练精粹,通过描写典型生活场景来概括深广的社会生活内容,以一斑而见全豹。我国古代许多优秀的叙事诗都是以高度概括而脍炙人口的。如产生于东汉时期的《孔雀东南飞》,是我国古代叙事诗中罕见的长篇,全诗仅用一千七百五十六字,便将封建家族制度和伦理观念统治下所酿成的一对青年夫妻的悲剧,描写得十分深切感人。《木兰词》也只有三百二十字,其中写木兰代父从军,征战十年,屡立战功,最后回到家中,只用“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十个字来概括。杜甫在安史之乱期间写作的叙事诗《三吏》、《三别》,最长的也不过一百六十字,但却真实而深刻地揭示了战乱给广大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并表现了人民群众深沉的爱国主义精神。由此可见,尽管诗歌的篇幅比较短小,字数有限,但由于它对生活进行了高度的集中概括,因而并不影响其思想内容具有巨大的深度和广度,它完全可以概括地反映出某一时代的精神和风貌,深刻地揭示社会生活的本质,从而发挥其特有的审美作用和认识、教育作用。

诗歌还应具有语言精练,富于音乐美。由于诗歌需要高度集中地概括生活,抒发真挚、强烈的思想感情,这就决定了诗歌的语言必须异常精炼、含蓄,不但每一句诗,而且每一个词、每一个字,都要有高度的表现力。只有这样,才能以浓缩的语言形式,表现出丰富的思想内容。因此,我国古代诗人就非常的讲究炼字、炼句,即对语言进行反复锤炼,做到“语不惊人死不休”。特别是重视选择“诗眼”,即关键性的字眼,使之在整个诗句乃至全诗中发挥传神生色、画龙点睛的作用。唐代诗人贾岛“推敲”的故事,一直传为炼字的佳话。他的《题李凝幽居》一诗,写的是月夜找幽居的李凝的情景,“僧敲月下门”中的“敲”字,比“推”字更能表现出幽居和月夜的气氛。又如王安石《船泊瓜洲》一诗的“春风又绿江南岸”,这个“绿”字也是经过反复修改才选定的,先用了“到”、“过”、“入”、“满”等十余字,最后才改为“绿”字,这就把看不见的春风转换成鲜活的视觉形象,显示出春到江南的行迹。这都是古人炼字的著名例子,类似这样经过反复锤炼而得来的名句,在古诗词中是不胜枚举的。如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王之涣的“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白居易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李商隐的“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等等。总之,语言的精炼,是诗歌的一大特色。

诗歌的语言不仅凝练,而且还具有音乐美。鲜明的节奏、和谐的韵律以及对偶、排比、反复、重叠等修辞手段造成了诗歌的音乐美。我国古典诗歌很讲求四声、对仗、清浊音和押韵等,读起来抑扬顿挫、铿锵悦耳。新诗虽然不要求太严的格律,但也必须有节奏和押大致相近的韵,如郭沫若的《地球,我的母亲》:

地球,我的母亲!

天已黎明了,

你把你怀中的儿来摇醒,

我现在正在你背上匍行。

地球,我的母亲!

你背负着我在这乐园中逍遥,

你在那海洋里面,

奏出些音乐来,安慰我的灵魂。

地球,我的母亲!

我过去,现在,未来!

食的是你,衣的是你,住的是你,

我要怎么样才能够报答你的深恩?

全诗二十一小节,每小节都以“地球,我的母亲!”作为起句,在形式上把全篇连接成一个整体。并且利用这种排比、重叠、反复的句式,形成一种鲜明的节奏感。当然,诗歌的节奏,决不单纯是语言声音方面的外在节奏,而首先是它所抒写的生活和感情的节奏,如事物的发生发展、自然音响的强弱消长、感情的起伏波动、想象的变迁和飞跃等等,即所谓诗歌的内在节奏。只有这种内在的节奏因素同外在的节奏因素有机地结合,才能真正形成诗歌的音乐美,给人以无穷的韵味。

诗歌的分类。诗歌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众多的种类。从反映生活的途径,塑造形象的方式来看,可分为抒情诗和叙事诗;从语言组织的形式来看,可分为格律诗、自由诗和散文诗。

抒情诗是诗人直接抒发自己对生活的感受的一种诗歌体裁。它一般没有完整的人物刻画和情节叙述,而是着重表现客观生活所激起的诗人的直观感受和情感体验,这不仅使它具有鲜明的感情色彩,而且也决定诗中的主人公往往是诗人自己。在这种作品里,作者的思想感情是它的第一层次,客观的社会生活则是它的第二层次。如李白的《秋浦歌》: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

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

诗人以比喻和夸张手法,直抒胸臆,把自己的抑郁,愁闷心情表达的淋漓尽致;而透过这种心情,人们则看到了唐王朝的腐败政治现实,正是这种现实造成了诗人的抑郁和愁闷。可见抒情诗的内容是社会生活的曲折反映。

还有描写自然现象的作品。它虽然以动物、植物、山水、雷电这样一些自然现象为表现对象,但却渗透着作家的思想感情,凝聚着作家的生活感受。在这一类作品中看到的,先是自然现象,然后是隐蔽在自然现象背后的思想感情,最终才是社会现实。它比直抒胸臆的作品,不过又多了一个层次。从表现的方法上不外乎:

借景抒情。如杜甫的《绝句》: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诗中一句一景,景景相联,构成了一幅有声有色、生机盎然的山水图。当时杜甫正想离开四川到长江下游去,在这幅山水图里,读者感受的正是诗人欲远走高飞,去施展抱负的情怀。

托物言志。如黄巢的》《题菊花》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诗通过傲立风霜的菊花形象,抒发了诗人的志向。诗人认为让菊花在肃杀的秋天开放是不合理的,他立志加以改变,暗喻了推翻腐朽的唐李王朝的政治理想。

借景抒情也好,托物言志也好,描写自然景物都不过是抒情言志的手段。

叙事诗歌是通过对具体的人物和事件的描绘来抒发感情、反映生活的一种诗歌体裁。即写人、写事、抒情。如前面提到的《孔雀东南飞》、《木兰词》,还有现代李季的叙事长诗《王贵与李香香》等,都是典型的作品。

格律诗是按照一定的歌律所写成的诗歌。具体地讲,就是诗中的字数、句数、节数、韵脚、声调等都有统一的规定。我国古代的格律诗有古体,乐府,五七言律诗,五、七言绝句,词,散曲等。其中格律诗要求最严的是律诗、绝句和词。绝句只能有四句,律诗是八句,中间两联要求对仗,押韵和平仄都有明确的规定。词的句子长短不一,又叫长短句,在其流行的过程中形成了各种不同的格式,一般称为词牌,每种词牌的字数、句数、韵脚以及每个字的平仄都有明确的规定,故称写词为填词,它的格律比律诗、绝句要求更严。现代格律诗只是要求大体整齐,押相同或近似的韵,不讲究平仄,格式可以多样,比旧格律诗自由,但目前仍在探索和实践当中。

自由诗是与格律诗相对而言的。它没有一定的格式,行数、字数不定,可以押韵,也可以不押韵,但应注意内在的旋律、节奏,即按照内心情感的起伏波动来安排节奏。适合作者自由地抒发感情。

散文诗也可以说是自由诗的一种形式。它以散文的语言形式来表现抒情诗的内容,是将诗的特点和散文的特点熔于一炉的一种诗体。它不同于自由诗,不分行,不押韵,不要求外在的节奏。它也不同于散文,一般不描写人物事件,而是用诗的手法抒写对社会生活和大自然的独特感受,创造一种情景交融、优美动人的意境,因而具有浓烈的感情和丰富的想象,并往往包含着发人深省的哲理,引起读者的联想和深刻思索;语言也比散文更加凝练、集中。比如高尔基的《海燕》,泰戈尔的《飞鸟集》、《新月集》,鲁迅的《野草》都是著名的散文诗集。

综上所述,只是本人对诗歌较肤浅的一点看法。实践中的诗歌创作,形式是非常丰富的。但积极向上热爱生活传播正能量必是主流。

 作于2018年3月8日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