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JSSL / 诗词曲赋对联... / 《钗头凤》:唐婉,陆游其实没那么爱你

分享

   

《钗头凤》:唐婉,陆游其实没那么爱你

2018-03-09  静水深流J...


撰写by洛神

图片/沈园风景

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柔情似水,一心痴妄。当初万般美好,都付了薄情东风。

情不敢说,恸不敢言,泪不消流。

白描、用典、嗟叹……如此愁肠百转,要是出自纳兰、柳永、易安之流,倒也不怪了。

却偏偏出自“亘古男儿一放翁”——陆游之手。读陆游时,读到此处,才叫人心痛。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诗人写得如此凄婉?

1

沈园情深:《钗头凤》诗词赏析

那一年陆游28岁,正是情深之时。

那个春日,他独自游于家乡山阴城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

以前,总是表妹唐婉陪着他的。但那已是八九年前了。那时,陆游和表妹唐婉刚成婚,他们伉俪相得、琴瑟其和,恩爱无比。而陆母却不喜唐婉,母命难违,后来陆游另娶王氏成妻,唐氏改嫁“同郡宗子”赵士程。

本是恩爱鸳鸯,从此音讯全无。

或许是命运使然,这天,恰巧唐婉也来此地。时隔七年,两人再见。

赵士程爱惜唐婉,特安排了酒肴,邀请陆游一叙。

旧情人,难再见。再见已是新欢当前。

此时的陆游,是痴是醉,是狂是癫?

万千倾诉,都信笔题在了园壁之上: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当年的我,执子之手;当年的你,举案齐眉;当年的你我,便在那依依柳浓、款款春色中饮酒赋诗。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东风虽好,花谢之时,也被吹得四处飘零。

只如你我,纵使深情几许,也终抵不过我母亲的百般阻挠。

此次再见,酒入愁肠,更添愁绪。七年了啊,音讯不通,茕孑利索。

错过了!错过了!到底是谁的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春色如旧,你却消瘦了许多。

桃花落在寂静的池塘楼阁上。

当初山盟海誓,如今一封书信难以交付。

罢了!罢了!罢了!

2

同是《钗头凤》,谁更胜一筹?

回到家中,唐婉一直愁怨难解,于是和下了这首《钗头凤·世情薄》: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长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唐婉本来体弱多病,又是重情之人,据说不久之后,便在悲伤中离世了。

相比两首词,陆游把眼前景、今昔事融为一体,又灌之以悔恨交加的心情,着力描绘出一幅凄怆酸楚的感情画面,故颇能以特有的声情见称于后世。

而唐婉词属自怨自泣、独言独语的感情倾诉,主要以缠绵执着的感情和悲惨的遭遇感动古今。

两词所采用的艺术手段不同,唐婉词在艺术层面自是比不得陆游词,但那份感情,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一“薄”一“恶”,直抒对封建礼教支配下世故人情的愤恨之情。“雨送黄昏花易落”,采用象征的手法,暗喻自己备受摧残的悲惨处境。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你已是有妇之夫,我也成人妇。纵有千言万语,欲托红笺,又怎敢逾越礼教,便只能独倚栏杆,暗自垂泪。

唐婉词的沉重之处,只在三个“难”字。在封建礼教下,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被休后还要改嫁的女人更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长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你我各自成家,今是而昨非。病体缠身,相思更瘦,阑珊灯火,黯然泪下,却犹得强颜欢笑。如许伤心事,又怎和你说?怎和他说?怎和世人说?

3

《钗头凤》的真实作者或有待考证

那么,这真是时隔多年的一次偶遇吗?陆游和唐婉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纠葛?

还得从陆游的这首词来解读。

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钗头凤”就是女人钗头上孤立的凤凰,而这里显然象征着唐婉。很明显,这是陆游写给唐婉的情诗。

而他们真的是偶遇而不是约好的吗?

再看陆游词的下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鲛绡”就是薄纱手帕,这几句话显然是描写女性。从上下阙所写内容来看,笔者更觉得上阙似陆游笔,下阙更似唐婉笔。这首《钗头凤》恰似二人合作!

因此,笔者斗胆猜测:

这首词应该是陆游详细记录两人在沈园相见时的对话,前半部分是以男性口吻而作,当是陆游赞美唐婉的美丽,认为自己犯了个大错,这几年一直难以忘怀他美丽的前妻。

而后半部分,则是拟的女性口吻,为唐婉的回答,大意是:离别之后,只能独忍相思之苦,但如今已为人妇,当初的海誓山盟虽在,但还是不要旧情复燃,算了罢。

唐婉和的整首《钗头凤·世情薄》,在宋人的记载中只有“世情薄,人情恶”两句,俞平伯在说著《唐宋词选释》中认为此词“当是后人依断句补拟”。这也可以作为一个补充依据。

4

其实,陆游也没那么爱唐婉

假如这次沈园相遇真是两人约会,那么,是不是就代表陆游真的那么矢志不渝地深爱着唐婉呢?

陆游所写《沈园怀旧》《梦游沈园》,主题都是对唐婉的思念,这似乎可以作为陆游至情至性的明证。可写那几首纪念唐婉的诗时,陆游已经八十多岁了。

最早写成的一首也是在唐婉香消玉陨四十年后。而这四十年间陆游当官打仗,过得风流快活,有过什么感情上的愁啊怨的问题吗?

诗人也是人,甚至更加风流。如果陆游真的是对唐婉日思夜想,大概也活不到85岁了。

都说“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放在陆游和唐婉身上,倒也合适。

那一次见面之后,唐婉陷入了感情漩涡,而陆游似乎并没有这个问题。或许是志向远大,或是生活所迫,陆游北上抗金,然后蜀中任职,一生都在官路上奔跑。

而可怜的唐婉,经不起陆游这种爱情的折腾,在分别后不久便抑郁而死。

不管是迫于母亲压力,在休书上写下“数年未育,八字不合”之样的字眼,还是在怎样的背景下写下这首《钗头凤》,也不管陆游在唐婉死后过着怎样的日子……

总之,陆游是对不起唐婉的,也算不得一个好男人。

陆游这个“妈宝”,真的没有给大家树立一个好典范。

唐婉可能至死都没有想通:那个他所深爱的陆游,为什么要在他们如胶似漆的时候写下那封休书,又为什么会在她再为人妇时前来搅局?

或许,真如渡边淳一说言:情爱,女人视之如生命,于男人不过才刹那烟云。

再读这首诗,只能说一句:“陆游你这个混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