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江南,邂逅一场烟雨

2018-03-10  冰海明月


纵然看过北方的秋来霜叶丹,如絮的飘雪,忘不了的仍是那三月的江南;纵然看过大漠的孤烟,落日长河,但沉醉的仍是那江南的三月。江南——烟雨的江南,是我梦魂心系的故乡。


三月的江南,江南的三月。浮现眼前的是那渐渐展开的画卷,白墙、灰瓦、青石板的小巷,岚桥、流水、飘摇的小船儿。然,最美的莫过于她那如烟细雨了,一城的烟雨细如那追随东风的游丝,笼罩着迷人小城山水,朦胧,绰约,浓淡相宜。



三月的江南,烟雨的江南。一幅水墨丹青出谁手?看遥岑隐约宛如眉黛,碧水清波净如眸光,如烟的绿柳摇曳雨的霏微,朦胧了一波的青翠,朦胧了衔泥双飞呢喃的紫燕,朦胧了双桨往来的画船。


又是谁在这杏花烟雨之际,纤手弹奏一弦优雅的丝竹,红泥火炉煮一杯明前的龙井,梦回那千年诗歌的国度。



烟雨的江南,诗意的江南。草长燕飞之际,于是我想到了苏小小墓前李贺的细雨沉吟,想到了采莲女子唱起的古老民谣,想到了秦淮河畔小杜的江南月夜,想到了韦庄菩萨蛮中一阙江南的婉约。


纷飞细雨,草木幽幽,最美的还有江南那短暂而美好的相遇。撑着一把简约的油纸伞,在那细雨珠帘的屋檐之下,在那幽长静谧的青石雨巷之下,相遇那个梦里略带忧愁的丁香般的姑娘。



烟雨湿了擦肩过后的身影,朦胧,简约,消失于雨巷的尽头,幻化成江南的一道风景。这相遇,如同张爱玲的文字,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在时间的无涯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相遇于三月一城烟雨,哦,你也在这里!


江南! 江南!你如画如诗,梦里的你常使异乡的我无眠,愿在有限水墨里提笔,落款于爱的流年;愿思念行走于笔端,缠绵醉于你的容颜。当梦醒了,就让这缕思念绵长永刻心间,沉醉于江南烟雨的迷恋,渊源流长。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