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杀人如麻,但我是个好姑娘

2018-03-10  八面楚风


化君说:


恶是什么?

这世间的好坏之分,除了善便是恶?

因不甘,便是恶?


金戈铁马,蓝田美酒,倾城美人,铁血兄弟。


武侠小说里的情节,大抵如此。褪去那些刀光剑影,江湖纷争,那一个个英雄人物更让人过目不忘。


金庸先生的武侠世界里,有不少痴男怨女,而他对于女子的描写,大多饱满鲜活,细致入微。


这些女子有的活泼聪颖,比如黄蓉、赵敏;

有的温柔宁静,比如程灵素,阿朱;

有的残忍恶毒,比如李莫愁,阿紫......

 

或许,也有一个梅超风?

 

可能是受83版《射雕英雄传》 的影响,时隔多年,那个脸色惨白,披头散发,笑声凄厉,十指如钩,专拿人头来练功的女魔头的形象依然深刻清晰。



然而幼年的我只当她是杀人如麻的恶魔,待到看过世事沉浮,恍然发现她不过是个苦命的女子,根本让人恨不起来。


其实金庸笔下让人觉得可恨的女子有很多,但是如果拿出来做一下对比,你会发现梅超风不是真正的恶人。

 

黄药师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先从梅超风的师父说起。


黄药师虽然人称“东邪”,但却不是真的邪,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我们都知道唐朝名将李靖字药师,金庸曾在《侠客行》书后评《虬髯客传》,对李靖的仁侠之气与功成不居的潇洒很是钦佩,所以若不是认可黄药师的品质,金庸恐怕也舍不得把李靖的名字给他。


虽然黄药师行事乖张,有悖于世俗,但是其实他比任何人都心怀国家,这也是为什么嘴上说着“我本逍遥人,自当逍遥去”的黄老邪到老了却成了抗蒙英雄。



这样一个《射雕》版的屈原,收徒自是有严苛的标准,按他的性格,绝不是那种会打开山门遇到天资高的就喜欢收来做徒弟的人,梅超风虽然父母双亡无依无靠,但这天下家破人亡的孩子那么多,如若不是心性纯良黄药师也必不会收下这个徒弟。


而后来因为陈梅二人盗书,黄药师大怒打断其他四个徒弟的腿并赶出桃花岛,四人非但没有怨念过黄药师反而心心念念重回师门也是佐证。

 

恶名

 

其次,我们来看一下梅超风这个人物在小说中出现的场景。


梅超风在《射雕》中一共出场四次:

第一次,是在大漠恶斗江南七怪;

第二次,是被迫卷入梁子翁与郭靖的恶斗;

第三次,是归云庄救杨康;

第四次,是牛家村舍命护师。


在梅超风的四次出场里,前三次要么是被人追杀,要么是练功受到打扰,要么就是被迫充当他人的打手,只有最后一次的舍命相救是他本人主动自愿的行为。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从梅超风的出场到她的死去,除了背叛师门,她没有做过一件坏事。


金庸先生其实从未在小说中对梅超风的杀人如麻、用活人练功有过正面的描述,她所做的恶事、坏事都是来自别人之口。


江南七怪说过、全真七子说过,但他们也不是亲眼所见。


他们听谁说的呢?


不过江湖传言。


既然是江湖传言那么是否失真,是否夸大其词?


江湖传言说黄药师是人人畏惧的老魔头,说黄蓉是小妖女。可是黄药师“魔”在哪里?黄蓉又“妖”在哪里呢?


有人会说,黄药师抓了许多人割去舌头、刺聋耳朵留在岛上做奴仆,这还不够“魔”?



可是呢?那些人要么本身就是聋哑人,要么就是坏事做绝之人。


所以梅超风杀的那些人会不会又是该死的人?会不会也是大奸大恶之人?


有人可能又要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梅超风为什么从来不为自己辩解?


我们先来看一下黄药师面对这样的误解是怎么做的:


当郭靖误会黄药师杀了江南五怪,黄药师不仅承认,反而说是看不惯他们的假仁假义才杀了他们;


全真派说黄药师杀了谭处端和周伯通,黄药师也没有解释,更说出了“自己没本事,就不要怪别人不讲理”的话来。



深受黄药师言传身教的梅超风也自是如此,在她看来,天下本就没有理可讲,和世人讲理本就是一件愚蠢至极的事情。

 

其实所谓正邪,本就是一件双标的事情。


自北宋起,中原与少数民族就战火不断,“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现象颇为常见。铁木真杀人如麻,动不动便屠城,然世人皆以成吉思汗为一代天骄,其实以“九阴白骨爪”杀人与用“刀枪”杀人,本质上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是不是又算作是一种强者逻辑?胜者为王就不该被指责?


在那样的一个世界那样一个年代,有几个人的手是干净的呢?又有几个人是纯正的恶?谁不是被逼无奈?毕竟你不对别人狠毒,你自己就会死。

 

爱情

 

金庸小说里为爱失去心智的人不算少数,比如李莫愁,因遭陆展元抛弃杀陆家满门。


但是梅超风不是。

 

“在桃树之下,一个粗眉大眼的年轻人站在我面前,摘了一个鲜红的大桃子给我吃。那是师兄陈玄风。在师父门下,他排行第二,我是第三。我们一起习练武功,他时常教我,待我很好,有时也骂我不用功,但我知道是为了我好。慢慢的大家年纪长大了,我心中有了他,他心中有了我。一个春天的晚上,桃花挣开的红艳艳地,在桃树底下,他忽然紧紧抱住了我。”

 

她与陈玄风的爱情金庸着墨不多,也并不特别,只不过是师兄妹之间的日久生情,但是他们之间的爱情不输于金庸笔下任何一对男女主角。



桃花岛上门规森严,所以两人盗经离岛,有人说陈梅二人双商不高,不然不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所以后来的走火入魔也是自食其果。


是的,梅超风并不聪明,相反,她固执,一根筋,对待爱情死心塌地


梅超风明明知道他的二师兄除了爱情一无所有,他没有房子车子,也拿不出天价彩礼。她能得到的,只是日后躲躲藏藏、刀口舔血的生活。


但是“你不懊悔,我也不懊悔”!

 

就像《平凡的世界》里的孙兰花不顾一切地爱上了“二流子”王满银,不管别人怎么看待她的丈夫,哪怕杀人放火,在她的心里始终爱着这个被世人嫌弃的人——因为只有这个男人给过她爱的快乐



陈玄风对梅超风呢?


因为两人只偷走了《九阴真经》的下卷,没有上卷的心法,两人练功走火入魔,为了保护梅超风,陈玄风都是自己先练,觉得无碍了然后再教梅超风,并将经书刺于皮肉之上,这是怎样的深情才能做到?


转而再看梅超风,她对陈玄风的信任,如今又是几人能做到的呢?


就像家里的家财,如果你的老公对你说,我怕你乱花钱,所以这钱我来保管,每个月给你点生活费。


我不知道这样的老公能活几集,因为“你的人是我的,你的存款也是我的”早就成为女人要求男人表忠心的一种方式。


而这份《九阴真经》是何等珍贵?她对陈玄风是全然的信任,毫无半点猜忌可言。因为她的本性就是单纯的。

 

可是陈玄风一出场便被主角光环的郭靖送去见了阎王,梅超风本想和她的贼汉子一起去死,但是想到杀夫之仇未报,只能坚强地活下来。她用匕首割下丈夫胸口的皮肉,仿佛把这皮肉带在身边,陈玄风就永远陪着她。



“那时候我不伤心啦,忽然之间,我听到有人在哈哈大笑,不过笑的很可怕,原来是我自己在笑。我用双手在地下挖了一个坑,把你埋在里面。你教了我“九阴白骨爪” 的功夫,我就用这功夫来挖坑埋你。”

 

陈玄风的死对梅超风来说是致命的,但是她也并没有因此失心疯一样,她想的不过只是为了亡夫报仇。这是支撑着她活下去的信念。


电影《泰坦尼克号》尾声,Rose也在Jack的嘱托下坚强地活着,这是爱情的承诺,也是爱情在活着,一个心中永远存活着爱的人,又能有多恶毒呢

 

师恩

 

对于梅超风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便是黄药师和陈玄风了。


赵王府,郭靖被梁子翁追到一个地洞,梅超风在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情况下出手相救,试问一个恶毒的人,能做到随手救下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吗?


只不过戏剧性的是,她在无意中得知这个人竟是杀死“贼汉子”的人。


苦等十年,梅超风终于等到了她的仇人。


然而在打斗之际,黄蓉的一句:“梅若华,快放手!”让这个被称作“铁尸”的女魔头浑身一震,恍如隔世。



弹指峰,清音洞,绿竹林,试剑亭。

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


一时间她好像回到了当年初上桃花岛的时光。

 

   “我本来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整天戏耍,父母当作心肝宝贝的地爱怜,那时我名字叫做梅若华。不幸父母相继去世,我受着恶人的欺侮折磨。师父黄药师救我到了桃花岛,教我学艺。给我改名叫梅超风,他门下弟子,个个名字都有个‘风’字。”

 

这大约是梅超风心底最美的回忆。


一个会被回忆感动的人,心底依然是有着温情的。



黄蓉自然是不在乎梅超风的生死的,但是梅超风却因感念师恩百般照顾这个小师妹。


可是陈玄风是死在郭靖之手,苦等十年的弑夫仇人却杀不得,因为那个人是小师妹的情郎,这种痛苦无力谁能理解?

 

归云庄上当她听裘千仞说黄药师被全真七子围攻而死,她伤心痛哭,要为恩师报仇。



全真七子何人?足以和五绝抗衡的天罡北斗阵连裘千仞都敌不过,去了就是送死,可是她没有害怕,她去了!

 

“‘你三番四次邀人来跟我夫妇为难,逼得我夫妇无地容身,这才会在蒙古大漠遭难。眼下你不计议如何报复害师大仇,却哭哭啼啼跟我算旧账。咱们找那七个贼道去啊,你走不动我背你去。’一面说,一边哀哭。”

 

待黄药师现身,梅超风又喜又怕,她满心愧疚,本以为师父不会轻饶了她,却没想到只是三枚附骨针、三件事便可换来重回师门。


她喜出望外,感恩戴德,为此四处奔走。


她始终没有忘记丈夫的遗愿,那便是有朝一日能够重返师门。

 

临安牛家村,杨铁心故居。


欧阳锋趁乱在背后偷袭黄药师,而梅超风毫不迟疑地替恩师挡下了致命一击。


师父曾让她找回《九阴真经》、寻访其他师兄弟、交回偷学《九阴真经》的武功。然而,她一件都没来得及做。



想到命不久矣,梅超风微微一笑,运出最后功力,喀的一声,用右手将左腕折断了,右手接着又在石础上猛力击落,登时手骨碎断。


缓缓说道:“恩师,您在归云庄上叫弟子做三件事,头两件弟子是来不及做了。”


断腕碎手,是她临死之际自弃九阴白骨爪和摧心掌功夫。黄药师也为之动容,含泪说:“好!好!余下两件事也算不了什么。我再收你为桃花岛的弟子罢。”


背叛师门,是梅超风一生最大的恨事,她没想到临死之际竟然能得到恩师的原宥,不禁大喜,勉力爬起身子,重行拜师之礼,然而磕到第三个头,终是身子僵硬,再也动不了了。


 

一腔儿女血,朝夕如铁冷。


自戕双手,是她的刚烈。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是她对恩师的敬重。


重入师门的允诺让她带着满足离世,这些所作所为又岂是一个恶人能做到的呢?


柳宗元《为裴令公举裴冕表》言:“善恶不可以同道”,他认为善恶就是两股道上的跑车,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不能和平共处。



从古至今,人看人,都是认为善就是善,恶就是恶。


其实哪里有纯粹的好人和坏人之分呢?


不过造化弄人罢了。

 

一场宿命,一次轮回。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END -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