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临风潇洒... / 军史密探 / 二战中德军12个武装党卫军的最后结局

0 0

   

二战中德军12个武装党卫军的最后结局

2018-03-10  玉树临风...

武装党卫军第一装甲师——“阿道夫 希特勒警卫旗队”以下简称“LSSAH”

截至1944年末-45年初“市场-花园”行动开始,“LSSAH” 装甲师从比利时撤到安恒(即:阿纳姆)地区,并在那里参加了著名的安恒之役(即:电影“遥远的桥”原型),这支德军劲旅的到来使英军空降部队遭受重创。随后,该师又于1944年12月16日参加了争夺西线主动权的“守望莱茵”行动(美英盟军称为突出部战役)此战结束后,希特勒火速将遭受重创的武装党卫军各师团加以整编,并派到匈牙利境内以解救布达佩斯的德军守备队,参与东线德军最后一次大反攻“春季觉醒”行动。这次作战成为“LSSAH”的最后一战。在苏军强大的压力下德军已是筋疲力尽,几经惨败后不得不撤退。希特勒获悉行动失败后大为震怒,认为他最心爱的武装党卫军已经背叛他,命令他们的荣誉袖标从制服上取下。时任武装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司令官的迪特里希拒绝执行此项命令,也正式宣告希特勒与武装党卫军的决裂。其后阿道夫-希特勒师和其他的武装党卫军一起退到奥地利,4月13日,苏军占领维也纳。LSSAH师撤往奥地利的Mariazell 。5月8日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LSSAH师根据德军司令部最后放下武器,停止一切敌对活动的的命令,在破坏了所有装备后前往美军的防线向其投降。许多部队的官兵烧掉身上的制服并尽量向西走,以远离伺机报复的苏军,在史泰尔地区向美军投降,后卫部队则被苏军俘虏,由于战争早期东线早已结下深仇大恨,大部被迅速处决。

2.SS-Panzer-Division Das Reich

武装党卫军第二装甲师——“帝国”

1945年3月,再“春季觉醒”行动失败之后,帝国师撤往奥地利。在维也纳和捷克斯洛伐克与苏军交战。4月13日:苏军占领维也纳。帝国师在维也纳市内的佛罗里斯多夫桥进行了顽强抵抗。 4月15日:帝国师在维也纳以西重新组织防御。5月6日:帝国师麾下“元首”团团长奥托·维丁格将德军伤兵和平民从布拉格营救出来,以免他们遭到苏军及捷克平民的报复。他率领由1000车辆组成的车队由Rokizany,撤回德国并尽全力向美军防区移动。 5月8日:帝国师向美军投降。

3.SS-Panzer-Division Totenkopf

武装党卫军第三装甲师——“骷髅”

1944年,整个东线的情况变得非常糟,苏军在每个战线都取得了突破。中央集团军群遭遇全歼,两周内苏军向前推进了超过三百公里。当攻势停止时,他们已经渡过维斯瓦河,站在华沙的大门口了。为配合苏军的挺进,华沙城内爆发了起义,“骷髅”师和其他部队一起紧急赶往华沙地区,制止了苏军的前进并镇压了起义(除开道义因素,不能不说这是一个成就,后方不稳,面对强敌,很不容易)绝大部分华沙起义者碰到了骷髅师便是遭遇了灭顶之灾被迅速枪毙,华沙城部分地方成为无人区。之后,近两个苏联集团军被“骷髅”装甲师和“维京师”以及陆军第19装甲师一起击退,被迫回撤至维斯瓦河对岸。1945年初该师被派往南方参加布达佩斯解围战。为了解救被围的45,000德军,“骷髅”师 一直打到了布达佩斯机场,但迫于苏军的强大兵力和资源优势,始终未能达到目的。) 从那以后,该师在布达佩斯以西进行防御作战,一直退到维也纳附近。骷髅师于1945年5月9日向美军投降,由于该师组建初期的兵源成分多数来自集中营各看守部队,作战手风格极其残忍(甚至变态),几乎被骷髅师俘虏的苏军都被枪毙,所以是苏军最为痛恨的一支部队,出于政治原因的考虑,他们大部分被美军交到了苏联人的手上,只有极少部分的人幸存,绝大部分被处决。

4.SS-Polizei-Panzergrenadier-Division

武装党卫军第四装甲掷弹兵师——“警卐察”

武装党卫军第四“警卐察”装甲掷弹兵师(SS-Polizei-Panzergrenadier-Division)在斯德丁(Stettin波兰西北的一个城市)的西南部短暂的休整后,向柏林方向撤退并加入了保卫帝国首都的战斗,1945年5月从“警卐察”装甲掷弹兵师柏林的北部杀出一条血路,穿过易北河到了Wittenberge-Lenzen,进入美军防区向美军投降。

5.SS-Panzer-Division Wiking

武装党卫军第五装甲师——“维京”

由狂热和善战的外籍志愿兵组成的武装党卫军“维京”装甲师于1944年12月从华沙前线撤下,立刻被运去南方参加布达佩斯解围战。为了解救被围的45,000德军,“维京师”向前推进了两周,但由于苏军的强大兵力和资源优势,始终未能达到目的。随后该师在布达佩斯以西进行防御作战,逐步退到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经过在布达佩斯以西的Stuhlweissenburg艰苦的防御战后,撤向了捷克斯洛伐克的党卫军第五“维京”装甲师(SS-Panzer-Division "Wiking")的人员,他们的指挥官上校(党卫军区队长)卡尔·乌尔里希(Karl Ullrich) 解除了外籍官兵的入伍誓言,让手下自己选择继续留下或者返回家乡,允许他们自谋生路。绝大多数官兵结伴西行,向美军投降,在巴伐利亚的战俘营里得到礼遇。1945年9月,巴伐利亚战俘营解散,维京师官兵都回到了各自的故乡。5月13日,“维京”师向美军投降。

战后,维京师的老长官施坦因纳Felix Steiner相当活跃,频频在前党卫军官兵的聚会上亮相。1951年,武装党卫军教父级人物豪塞尔上将组织党卫军老兵社团HIAG,应邀加盟的前党卫军将领有施坦因纳、库姆、吉勒等人。HIAG发展成一个非常有实力的游说集团,成功说服西德政府向前党卫军官兵补发军人养老金,并从1945年算起。HIAG还拥有一个财力雄厚的基金,用来寻找战争中失踪的党卫军官兵,以及援助他们的家属。斯坦纳于1966年去世,他的战友成立了一个名为“施坦因纳同志会”(Kameradenwerk Korps Steiner)的组织纪念他。施坦因纳同志会的会员遍布荷兰、瑞典、挪威、丹麦和波罗的海国家,直到现在还每隔一年举行一次为期三天的盛大聚会。

6.SS-Gebirgs-Division Nord

武装党卫军第六“北方”山地师

从1941年至1944年“北方”山地师一直在北极寒区与苏军连续作战1214天。比较特殊的是,在“北方”山地师中有一支由来自挪威、瑞典和丹麦的滑雪高手组成的精英部队-挪威志愿滑雪连,在连长古斯特-乔纳森的率领下出没于北极冰原,经常伏击苏军。1944年芬兰与苏联单独媾和,“北方”山地师作为后卫掩护德国第20山地集团军由芬兰撤至挪威。1945年1月:德军在西线的最后一次攻势“北风”行动开始,北方师随即调防西线,其麾下党卫军“施雷贝尔”战斗群 (由武装党卫军12“米切尔-盖斯迈尔”山地猎兵团组成) 紧随第361 国民掷弹兵师, 向美第6军阵地渗透并夺取了莫代河畔万让地区( Wingen-sur-Mer) 等待G集团军群的装甲部队的支援。 因为党卫军13集团军未能按计划突破美第15军阵地, G集团军群的装甲部队被用于其它方向上。困在万让的部队不得不自己从包围中打出一条生路。有725人的万让(Wingen) 战斗群损失了超过 500人,但仍靠自己的力量打通了一条返回德军防线通路。该师的其它部队到达的太晚了没能对战斗产生什么影响, 不过武装党卫军11山地步兵团于1月下旬在瑞普特斯维勒(Reipertswiller) 北部切断并歼灭了美军第157步兵团的6个连。

1945年2月: “北方”山地师撤向孚日山脉。

1945年3月: “北方”山地师被转到萨尔-摩泽尔三角地带。抵御美第3集团军的进攻。

3月 16日: 击退了美90师的一个连与712坦克营的一个排。

1945年4月: 经沃姆兹(Worms),波帕德(Boppard), 越过莱茵河,退至德国腹地。

1945年5月: “北方”师在巴伐利亚的向美军投降

根据史料记载,该师并无战场犯罪记录,在最初的战俘营生活中,该师被俘成员收到了良好待遇,但之后在纽伦堡审判中党卫军被划定为犯罪组织,本应被释放的北方师官兵被集中关押。战后,北方师最后一任指挥官施雷贝尔将北方师的战史写成了“北极光下的战斗”一书,他本人于1976年在汉堡去世。

7.SS-Freiwilligen-Gebirgs-Division Prinz Eugen

武装党卫军第七“欧根亲王”志愿山地师

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欧根亲王”志愿山地师,其原型就是中国人最熟悉的前南斯拉夫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中的那支德军部队,一九四五年初,欧根亲王山地师一路撤退,先后在萨拉热窝附近与苏军和游击队进行战斗,三月二十日,南斯拉夫游击队统帅铁托指挥八万游击队员在苏军配合下开始对南斯拉夫境内的轴心国军队实施最后一战,四月游击队与欧根亲王山地师在萨拉热窝激战,德军在伤亡惨重的情况下被迫撤退,五月,欧根亲王山地师一部分残余士兵在斯洛文尼亚的切里象游击队投降,但是就在欧洲战事结束后的五月十一日~十五日,在斯洛文尼亚的毕斯垂卡,该师上百名死硬分子和德军第一八一步兵师的一部分官兵仍然继续和游击队交火,直至被苏军和游击队消灭。

欧根亲王山地师从成立到消失,始终与南斯拉夫游击队作战,由于作战凶狠,手段残忍,游击队对其恨之入骨,战后,许多该师成员被指控在战争期间犯有战争罪行而被审判后处决,幸存者极少,因此有关该师在战争最后阶段的表现和作战经历也鲜为人知。而在德国无条件投降之后,欧根亲王山地师得到放下武器的命令,但由于其先前对南斯拉夫游击队大开杀戒,游击队一直想除之后快,欧根亲王师全力向西方盟军处突围,但遭到南游击队及苏军的顽强阻截和追击,最后走投无路投降,欧根亲王师投降是1945年5月15日,德国投降已经七天,他们实际上是欧洲大陆上最后一支放下武器的德军。南斯拉夫在战后曾以此事出版了一本《战争推迟七天结束》的书,作者就是当时游击队的一名指挥员。

8.SS-Kavallerie-Division Florian Geyer

武装党卫军第八“弗洛里安·盖尔”志愿骑兵师

德军装甲部队战力强劲,众所周知。但可能没有多少人知道,党卫军还有一支骑兵部队,而这个骑兵师战功卓著,共有23人荣获铁十字勋章,而官兵获得的奖章总数在党卫军38个师里排名第六,它就是由武装党卫军志愿骑兵旅改编而成的“弗洛里安·盖尔”志愿骑兵师,该师在战争初期一直被用作后方清剿游击队,1944年3月12日,武装党卫军第8骑兵师正式被更名为"弗洛里安-盖尔",之后盖尔师为了训练而来到匈牙利并分散驻扎在布达佩斯南部.8月23日南乌克兰战线崩溃,罗马尼亚和苏联签订合约并于2天后对德宣战.盖尔师紧急动员开赴罗马尼亚国境附近诺伊马尔克特防御,随后被一步步打回布达佩斯,1944年11月,党卫军第8骑兵师调成为布达佩斯卫戍部队。1个月以后,苏军第3乌克兰方面军兵临城下,将德军包围,经过7周的鏖战以后,包括党卫军第8、第22骑兵师在内的7万布达佩斯守军全军覆灭,只有大约700人逃脱。盖尔师长鲁莫尔(Joachim Rumohr)自杀身亡,13,000官兵最后只有170人幸存。

9th SS-Panzer Division "Hohenstaufen"

武装党卫军第九“霍亨施道芬”装甲师

在参与粉碎“市场花园”行动作战之后,1945年3月3日,武装党卫军“霍亨施道芬”装甲师被用铁路运到了匈牙利,隶属于第2装甲集团军,参加即将开始的“春季觉醒” 行动,苏军的攻势比诸盟军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布达佩斯西部,霍亨施道芬师在进攻中损失惨重,3月中旬,地面进攻被迫停止,几乎已经打到多瑙河的霍师不得不后退。正是这次后退激怒了希特勒,他大发雷霆扬言要收回SS第1,第2,第9,第12师官兵所获得的所有勋章和奖励。霍亨施道芬师的残部被组成了一些战斗群,他们从匈牙利拼命逃到了奥地利。1945年5月初,霍亨施道芬装甲师在奥地利施泰尔地区向美军投降。

10th SS-Panzer Division "Frundsberg"

武装党卫军第十“弗伦茨贝格”装甲师

1944年9月,武装党卫军第十“弗伦茨贝格”装甲师作为主力参与了粉碎“市场-花园”行动的战斗,在经过英勇的抵抗之后,在安恒的英军空降兵投降。9月26日,英军从莱茵河的右海岸撤退,“市场——花园”行动以失败告终。1944年底部队被送到亚琛,1945年1月9日与党卫军第14军会和,虽然部队装备精良,补给充足并且士气高昂,但是,美军顽强的抵抗下显得杯水车薪,1945年3月,“弗伦茨贝格”装甲师进入德国的Settin进行休整,加入到了“Vistula”集团军群,并成为了第三装甲军预备队,4月19日,“弗伦茨贝格”装甲师被苏军包围,全师向Bohemia(波希米亚)和Moravia(摩拉维亚)突围,在Schonau与苏军发生血战并全军覆灭。

11.SS-Freiwilligen-Panzergrenadier-Division Nordland

武装党卫军第11“北欧”志愿装甲掷弹兵师

1944年底-1945年初,在经历了库兰战役的血腥战斗遭遇毁灭性打击之后,武装党卫军第11“北欧”志愿装甲掷弹兵师在1月底,跟随其建制损失惨重的武装SS第3装甲军计划从库兰撤回德国本土进行整编,撤退于31日开始。2月初,"北欧"师从拉托维亚的里堡港(Libau)船运回德国。

1945年4月16日, "北欧"师接到了他们在战争中的最后一道命令:进入柏林的东部防线。至此,“北欧”师加入保卫帝国首都的战斗。22日,该师被迫撤入柏林市区的蒂尔加腾(Tiergarten),这里成为了 "北欧"师的最后战场。25日,SS旅队长兼党卫军少将古斯塔夫-库鲁肯贝格 (SS-Brigadefuehrer und Generalmajor der Waffen-SS Dr.Gustav Krukenberg)接替了他的位置。他还带来了300名武装SS第33 "查里曼大帝"志愿掷弹兵师(SS-Freiwilligen-Grenadier Division Charlemagne)的法国志愿兵并且迅速了重整了"北欧"师的防御阵地。第二天大部分的残存兵力退入了政府区并于27日撤至国会大厦(Reichstag)一带。从27日至30日守军们就在这最后的几公里范围内做垂死挣扎,有的士兵竟然将自己用铁链锁死在据点的机枪座上! 4月29日希特勒自杀,大部分德国守军开始投降停止一切敌对活动,1945年5月1日,苏军消灭了国会大厦里的最后一个抵抗者。而“北欧”师没有得到后撤或放下武器的命令, “北欧”师命令士兵一步也不准后撤,死守哈林泽车站,最后只有少量士兵渡过易北河向盟军投降,而北欧师也随着第三帝国的日落而全军覆灭,为数不多向英美盟军投降的"北欧"师生还者最后被送回了自己的国家,他们经受了重建的本国政府严酷的审讯和漫长的监禁,许多人不堪折磨而死。“北欧”师是德军外籍师团中战斗力最强悍的一支,甚至超越了很多由德国人组成的部队,而在最后时刻, “北欧”师死守柏林、甘为第三帝国殉葬的目的至今是一个未解之谜。

12.SS-Panzer Division “Hitlerjugend”

武装党卫军第12“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

在整个德军战斗序列中的年龄,他们是最小的;在整个德军的战斗经验来说,他们是最匮乏的;在战争最后岁月里,在整个西线德军诸多精锐师团的装备,他们并不算精良。。。他们是战斗意志最狂热的青年,他们是第三帝国将最后一批青年却被推向了地狱的深渊,他们是元首的“纳粹童子军”。

1944年9月,在经历了诺曼底-卡昂地狱的血腥洗礼之后,武装党卫军第12“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的人员已经减员至2000人,第25装甲掷弹兵团团长Kurt Meyer成了比利时游击队的俘虏,11月,青年团装甲师离开了战线并转移到德国Neinburg作重新编配。 大部份需要的增援部队已转移到德国空军和德国海军人员中,重组后的装甲师已不再有1944年在诺曼底与盟军血战的光芒,11月下旬,党卫军一级突击队大队长的Hugo Kraas代替Hubert Meyer的职务,而青年团装甲师附属于党卫军Oberstgruppenführer 迪特里希的武装党卫军第六装甲军,与德军在西线的最后的精锐参与“守望莱茵”行动。

1945年1月20日,迪特里希指挥的第六装甲军向西的匈牙利作出攻势以夺回油田以及开路到布达佩斯,拯救被包围的45000名武装党卫军第6山地军。3月底,青年师参与“春季觉醒”行动,如同上文,在苏军强大的压力下德军已是筋疲力尽,几经惨败后不得不撤退。希特勒获悉“春季觉醒”行动失败后大为震怒,认为他最心爱的武装党卫军已经背叛他,命令他们的荣誉袖标从制服上取下。时任武装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司令官的迪特里希拒绝执行此项命令。3月中旬,德军开始向奥地利境内维也纳撤退,而青年团装甲师则由维也纳撤至奥地利林茨,接近美军防线。1945年5月8日,德国无条件投降,(Hugo Kraas)准将(党卫军旅队长)最后检查了一下他的人员,仅存的455人和1辆坦克,越过恩斯河附近向美军投降,但是12SS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仍努力维护自身的荣誉和尊严,为了表示最后的反抗和对盟军的藐视,12SS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拒绝如美军指示在车辆上挂上白旗,并全副武装开进战俘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