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背井离乡来到日本,却被骗到福岛“除染”,成了“核电站奴隶”

2018-03-11  振王府图...



假如让你去日本,做一份是你现在工资3倍的工作,你会愿意吗?一群越南人接受了这份工作,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份工作地点在福岛……

作者:鹿溪



到今年3月11日,距日本福岛核泄露事故发生,已经过去了整整7年。


这场被称为继切尔诺贝利之后最严重的核灾难,7年里,已造成1.8万人死亡,上百万建筑被毁,“污染圈”内10万人背井离乡,昔日繁华消失殆尽。


看着家园如今破败不堪,亲人饱受伤痛,每个人的内心都如刀绞,9号下午,100多名当地居民发起游行,他们冒着雨,举着横幅,要求“还我家园”。


  • 福岛街道已破烂不堪


但灾后重建却谈何容易,其中关键一步就是净化工作,把被核辐射污染的土壤,装进垃圾袋中。


在日本,灾难人所皆知。


清理工作由谁来进行呢?


日前曝出,日本一些承包商,竟然采用欺骗,乃至强迫等方式,让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劳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灾后清理工作。


真相,更加让人震惊、愤慨。



· 01 ·

7年前,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外海发生日本有纪录以来最大的地震,芮氏9.0地震,地震掀起高大40公尺的海啸,重创福岛第一核电厂,导致炉心熔毁及核辐射泄漏,也成为1986年切尔诺贝利后最严重的核事故!


众所周知,核能外泄所发出的核能辐射虽然比核子武器的威力和范围小得多,但同样能造成一定程度的伤亡。


更可怕的是,这种放射性物质会通过呼吸、皮肤伤口及消化道吸收进入体内,引起内辐射,对人体造成极其严重的损伤。


时至今日,福岛县政府所管辖福岛核电站附近的801公顷土地中,70%的土地已经被黑色包装袋覆盖,这些黑色袋子里盛有放射性土壤和其他废物。


  • 装有放射性土壤和其他废物的袋子堆积如山。


不久前,来自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就在福岛第一核反应堆燃料残渣中发现了铀和其他放射性物质。


面对这一结果,科学家们认为:有必要对福岛核电站内以及可能在核隔离区之外的燃料残渣进行进一步的详细调查。并且,福岛内的放射性沉降物对环境的影响可能比先前预计的时间要长得多。


  • 2017年3月11日,无人机航拍双叶町小学。自2011年福岛核事故发生已有六年,双叶町因临近事故发生的福岛第一核电站,至今辐射含量仍较高,因而被认定为“难以回归”的区域。


至今打捞出的很多海洋生物,因为长期生活在这种饱含毒素的水质中,全身溃烂,凄惨至极。


  • 受到辐射的海洋类动物



· 02 ·

面对这样一片被核辐射污染的地区,面对民众“还我家园”呼声的日益高涨,核辐射泄露后的清理工作迫在眉睫。


然而,由于这场核辐射在日本家喻户晓,没有日本人愿意从事除染工作,于是有的日本公司,干脆把主意打到了外国人的身上……


这不,近日,就一位来自越南的实习生向日本媒体透露:我正在被迫从事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核污染清除工作。


据日媒的报道,日本曾以“研修生”名义引进越南外劳,与他们签订工作内容为“建筑机械、拆除、土木”的合同,之后,却将其中一些人偷偷送到福岛,协助清理第一核电厂周围核垃圾,这名越南实习生就是其中一员。


他本以为研修过后会谋的一份体面的工作,不料,在结束了为期1个月的研修后,却被迫参加了几十次在福岛地区的除染工作。


那会儿,他的工作主要是用铲子将沟渠里的废泥去除,或在一些民宅周围除草。每当工作时,他们总能看到一些日本的工作人员拿着辐射检测器在周围测试,每当器材发出警报声时,都能听到对方大呼危险。


看到这样恶劣的工作环境,他的心里也开始打鼓:难不成,这是个辐射很强的地区?


  • “研修生”们进行除污工作


于是,越南实习生向日方公司表示:我不愿再去这个地方工作了。看着好不容易运送过来的除染人员,公司怎会轻易放弃他,于是,他们严厉地“训斥”了实习生后,就打发他继续去工作了。


看着自己的诉求不被满足,他也想过一走了之,可自己从越南到日本的费用大多是从银行借的,要是回越南工作,得至少10年才能还清这笔债务,为了尽早还清,只能“咬紧牙关干下去”。


如今,虽然穿着厚厚的防射服,他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被辐射感染,追悔莫及的他告诉记者,之所以选择去日本,是看到海报上写“每月酬劳15万日元”,那是他在越南月薪的三倍。


“如果知道工作地点是福岛,我绝对不会答应去,那里的工作环境令我充满恐惧。” 这名越南研修生这样告诉记者。


早知道是去这么个地方,对方开再高的的薪酬,也不会拿命去换钱啊!


谁也不愿意拿命去换钱啊!



· 03 ·

听闻这一消息后,日本保护外劳的团体“全国统一劳动组合”迅速介入调查,不调查不知道,一调查吓一跳!


调查结果发现,位于岩手县的一家建筑公司,利用当局“外国技术研修生”制度,从越南引进劳工,再将这些人调派到福岛,进行核垃圾的处理工作。


  •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核灾难清理的被污染的土壤、叶子和垃圾被放入大黑塑料袋中弃置在海边。


原本为“发展中国家培养人才”的制度,就这样变成了蒙骗外国劳动力的制度。


消息一出,日本民众纷纷炸了!他们搞不懂,连本国人都不愿踏足的地方,凭什么骗一群外国人冒着生命危险前来除污。


这种公司应当受到惩罚,类似技术培训早该停止了!


简直太糟糕了!!


简直就是耻辱!!


而类似的吸纳劳动力的制度,早在几年前就开始了。他们往往以较高的月薪作为诱饵,吸引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


2017年2月13日,日本一档电视节目,就曾披露了日本雇主欺压中国研修生的画面和事实。


统一收存保照、不得私自外出、没收手机、安装摄像头等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比比皆是,克扣工资,压榨剥削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连工作时间内上几次厕所都受到了严格的限制。


除此之外,日本某些公司早就开始利用申请“难民身份”这一流程,变相欺瞒别国人员从事除染工作了。


 2014年底-2015年初,两名孟加拉国籍男子在进行难民申请时,看到了这样一则招聘启事:“来福岛除染可以延长签证”。


由于广告上特意标注了“低辐射”,两人想都没想就填了表,毕竟,对于寻求政治避难的在日外国人来说,他们的难民身份获批前,每次只能获得为期半年的签证。


背井离乡,对于能否获准留在日本,他们始终惴惴不安,生怕一不小心连生计都成了问题,因此,他们愿意抓住“每一根稻草”。


正是由于抓住了这群人的心理,日本公司以签证作为诱惑,将他们派到福岛县从事核辐射污染清除工作。


  • 福岛工作招聘广告:月收入31.5万日元。广告上特意标注“低辐射,可长期工作”


到了福岛后,他们看到现场大约有20多人在工作,其中大部分都是外国人,包括印度人、斯里兰卡人、孟加拉国人……他们大都想获取难民身份。


由于听不懂日语,即便在来福岛前也接受了一些有关辐射的知识讲解,但对当地的辐射情况,他们压根没多少了解。


每天,他们的工作就是戴着口罩和手套、从早到晚用铁锹清理污染土。


  • 日本福岛县Iitate村,路边堆放的装污染物的黑色塑料袋


本以为苦日子很快就到头了,没想到,当他们干完活,以“我们干了除染工作”为由去仙台入国管理局办理“在留手续”时,工作人员却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你们在说什么呢?我完全不明白!”


这时,他们才惊觉上当,反过头再找那家雇用他们的名古屋建筑公司时,位于福岛的事务所早已人去楼空……


  • 日本福岛地区


看来,在劳动力稀缺的情况下,日本利用外国人不熟悉日本劳动法的弱点,进行“恶性雇用”的这种行为,早已成为普遍状态。


原来,只要能骗人来从事除染工作就好了,至于骗来的人是生是死,能活多久,他们从来不会考虑。


真相一步步暴露出来。


有人说,是这群人太傻,世界上哪有白白掉下的馅饼?


也有人说,是他们看中了眼前利益,贪小便宜吃大亏。


但我们想说,虽然天灾人祸不可避免,虽然穷困潦倒不会轻易战胜,但每个人生命却是同样珍贵和独一无二的,都有追求平等生存的权利。这些蒙受欺骗的“研修生”、劳工也是人子、人夫、人父,但日本一些公司、商人却恶意利用他们谋生、追求幸福生活的念头,转手将他们送到最危险的境地,推进“深渊”,置他们健康、生命于不顾。


怪不得连在日本东京都会电视台工作的自己人都会发出这样感叹:“这种骗局,简直是日本的耻辱!”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