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功利的人,才是最聪明的人

2018-03-12  青岛大头



1


最近来了很多新粉丝,很多粉丝还不了解我,不过今天的晨读过后,你们可能对我的过往有些了解。


这张图是2015年11月号《男人装》对我的报道。


下面的故事,老粉都很熟悉了,不过我估计,我这个公众号还有几万人不清楚,所以我再讲一遍。


我于2014年4月,从三星公司辞职创业,在甘肃祁连山草原开办了一家马场做马术旅游。


好酒也怕巷子深,这种小众高单价的极限运动旅游生意,特别需要大面积宣传和权威背书,否则消费者很难下决心买单。


从创业开办公司的第一天起,我一直就在琢磨找个在国内,有影响力的一线男性时尚杂志给我报道一下。


说的更具体点,我必须要认识在一线时尚杂志工作的编辑,只有他们能有权力报道我的项目并把稿子发出来。


一线男性时尚杂志就四家《男人装》,《时尚先生》,《芭莎男士》,《GQ》,一个杂志社的编辑就那么一二十个人,把这些人全部凑一起也不超过200人,放到13亿人的中国,跟一勺子盐洒进游泳池一样。


并且听说一线时尚杂志对报道的对象要求很严,一般只报道一线大品牌的内容资讯,我的这种项目能不能报道都还是个问题。


最关键的是,我的职业经历都是在联想,三星这种硬件厂商做销售,跟时尚传媒圈子一点交集都没有。


困难重重,到底该如何实现上一线时尚杂志这个目标呢?



2


我干了十年的销售,销售的思维和行为方式已经融入了我的血液,为了解决这个事情,我的职业本能告诉我:


我得去找这个时尚杂志里的负责生活方式的编辑,想办法叫他给我报道了。


办任何关键的事,都离不开关键的人,不怕没人脉没交情,就怕你没目标。


我的目标是要上四大一线时尚杂志之一,并在这个是提升我旅游产品品牌的一个战略性行为,这个目标,在我经营公司众多事项里,优先级最高。


我每天除了运营我的旅游公司,我所有的精力都是在思考怎么寻找时尚杂志行业的人,当时心里的想法是,哪怕找到一个在时尚杂志编辑部打扫卫生的都可以。


我在知乎上关注了一些二三线时尚杂志的编辑,在微博上关注了一些时尚杂志的编辑和工作人员,在linkedin,脉脉上也通过搜索关注了一些时尚媒体圈的人。


但是很多人的账号不活跃很久了,这个群体总体人数比想象中要少,要神秘许多。


期间也认识了一些二三线时尚杂志的朋友,通过跟他们的沟通学习,我大概知道了什么样的内容时尚杂志会报道,跟时尚杂志的人怎么沟通,他们的组织架构,业务运营是怎么运营的,编辑是怎么思考问题的,跟他们沟通应该注意哪些关键的地方。


这些对我后来帮助很大。



3


2015年春节假期,那时候微信搞抢红包,因为我是知乎大V,我被拉进了许多互联网传媒圈组成的抢红包群。


其中刚进一个群,见里面人讨论刚刚有一个哥们因为发红包发的少,群里起哄,那个哥们不堪忍受起哄而退群了,并且那个哥们据说是《男人装》的。


我见到这个消息,马上来了精神,问那个哥们的微信是多少。


那个哥们也是被临时拉进来的,很多人都不认识他,也没加他微信。


我给这个群的群主说,能不能想想办法,我一定要认识这个人,发多少红包都可以。


群主说她努力一下。


我在群里发了几百块的红包。


过了一天,她把那个退群的《男人装》的哥们微信推送给我了。


我加了他的微信,表明来意说,自己这个项目很新很酷,希望能被男人装报道一下,同时我把介绍自己马场的照片,文字说明,发给他了。当然,我说的比较委婉,说希望男人装编辑部的领导们能实地考察一下再做决定。


那个哥们说,他帮我向上反应一下,因为他不是管这块的。


我说没事,不着急,等过完年,到北京亲自拜访他一下,他欣然同意。


微信上的结识所有关系,是一种非常脆弱的关系,如果不通过线下见面沟通交流,很多时候,这种关系就会慢慢变淡,之前微信上说的事情也会不了了之。


翻了15年4月,正好要参加一个北京互联网公司的线下聚会,我出差到了北京,专门约了《男人装》这个哥们出来见面顺便吃饭,通过吃饭了解到这个哥们不负责《男人装》内容方面的工作,属于后勤业务支持团队的,不过他表示愿意引荐主编或者副主编给我认识。


又到了6月,我参加京东的一个活动又跑到北京,这次专门拜访了《男人装》编辑部,《男子装》杂志编辑部在世贸天阶旁边的时尚大厦里。


我被引荐拜访了《男人装》当时的副主编吴淼,我给吴淼介绍了我的马场情况,他对此还挺感兴趣,然后给我介绍了具体负责生活方式内容的编辑认识。


后来的情况,就是开篇大家看到的,我成功的被男人装杂志报道了。



4


我的这个案例里,我表现了强烈的目的性和功利性去做人脉社交。


其实我在做我的骑马旅游生意以来,都是这么做的,结交对我业务有关键作用的人,比如时尚媒体的编辑,旅游网站的产品经理,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旅游社从业人员,马术协会,帆船圈子,私人飞机俱乐部,大V网红等等。


对我生意目标没有帮助的人,比如认识几个当官的,认识几个房地产开发商,矿老板,煤老板,他们对我的经营起不到任何助力,也不会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这种人际关系,唯一的用处就是跟别人吹牛逼说,自己认识多少多少官员,多少多少土豪,你心里比谁都清楚,这种关系做不成事。


坚决不把时间花在无效没帮助人际关系上,人脉交往就是要有功利性。


那么小伙伴们会问,之前你那篇干货文如何识人看人,这是我见过最好的回答里面还说看人要看趋势,抱现成的大腿是趋炎附势。


这个是不是自相矛盾么?


今天我给大家就讲讲,就是什么条件下,可以功利性的人脉交往,听完你自然就懂了。


1
当你解决的事情,是对方举手之劳的时候,你可以带着功利性的目的交往


拿我上面的《男人装》案例来说,本来这个生活方式的编辑份内的工作就是要找好的内容来报道,我做的骑马旅行正好符合男人装的调性,他发这个稿,不会被上面的总编卡住,所以可以说是一拍即合,顺水推舟的事。


我们的事业里,生活里,肯定不都是需要省长市长们解决的大事,很多都是业务上的小事,即便是大事也是由无数小事积累而来的。


所以功利性的交往是我们事业里的组成部分和每天要遇到的家常便饭,可以这么说,如果你功利性的人脉交往偏少或者没有,你要检讨一下你自己的工作事业目标了。


2
当你解决的事情的价值是在10万元以下的时候,可以带着功利性的目的交往


为什么是10万元呢,因为这个数字是一个适合于大部分人的数字。对于马云,王健林来说,这个只是千分之一的小目标而已,但是这种人在生活中不多见。


对于很多人来说,年入过百万都是个门槛,所以10万元是一个比较公允的门槛。


这个10万元和我之前说的举手之劳相呼应,因为对方解决这个事情是举手之劳,那么就说明他的决策成本就不高,所以你功利性的交往,人家也觉得没那么大的精神压力,反正多认识一个朋友也没啥坏处。


但是如果你想功利性的目的认识兰州市的市长,想叫他给你分一段1000万的工程,这个对对方来说,就不是举手之劳,顺水推舟了,这个是一个重大的决策事件。


所以你带着功利性的目的去做大事,价值大的事情一般都会失败,就是因为对方的决策成本高,不会轻易跟一个陌生人走得近。


这个10万元的门槛,可以这么理解,当你找的人脉是帮你解决一个需要一种轻度决策的事情,低成本低决策的事情时候,你尽管大胆的去功利性交往,开门见山,讲交换条件,利益引诱都可以。


好了,总结一下今天的两个干货:带有功利性的交往是我们人脉交往的组成部分之一,没有什么难以启齿的。


那么,带有功利性的人脉交往有两个使用条件,你掌握好了,你可以把功利性的人脉交往玩的游刃有余。


这两个前提条件是:


1 当你解决的事情是对方举手之劳的时候,你可以带着功利性的目的交往


2 当你解决的事情的价值是在10万元以下的时候,可以带着功利性的目的去交往。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