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医药打假遭阻挠 十倍索赔惹争议

 jaypolo 2018-03-14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青岛报道(记者 邵阳)兽药壮阳,不顾人的死活,最高法答复食药职业打假可以十倍索赔,但打假人却遭遇了种种责难和阻拦;举报次日,被举报的药店竟然连夜改头换面;更可怕的是,打假人还被刑拘“法办”……食药职业打假为何屡遭阻拦?他们是敲诈勒索、黑吃黑的不法分子,还是曲线救国、济世救人的功臣?

身陷囹圄 痴心不改

宿广跃是一位职业打假人士,手下有打假团队。和其他打假不同,他们专打假药。

记者见到宿广跃的时候,他刚从看守所里出来。不久前,他被某地公安机关以敲诈勒索犯罪嫌疑刑事拘留,因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不予批铺而被“取保候审”,羁押了37天。

虽对此次牢狱之灾心有余悸,但是一谈起医药打假,他仍充满斗志,颇为亢奋。

假药害人毋庸置疑,长期打假让宿广跃历练得很是精干,对医药方面的猫腻了如指掌,对相关法律法规的研究也非常透彻。社会上对职业打假颇有争议,但他却不以为然。他认为,医药打假光明正大,是依法打假。反对打假的,要么是不明就里的群众,要么是既得利益团体和他们的代言人。

“首先,假冒伪劣产品就不应该存在。没了假货,职业打假自然而然就消失了。严格来说,职业打假是黑吃黑,让制假售价付出10倍的赔偿,客观上起到了净化医药市场的正面作用,歪打正着。在当前医药市场鱼龙混杂、执法机关力所不及甚至不作为、滥作为的大环境下,职业打击假药是曲线救国,济世救人,功德无量。”宿广跃认为,他们职业打击假药的行为“高大上”。

同样是职业打假,宿广跃对那些紧盯着服装鞋帽以及食品包装说明欠缺等方面的打假也不赞同。他认为,那些商品虽存瑕疵,但不足以危及人命,揪着人家的小辫子不放和无事生非差不多。

医药打假 频遭阻挠

记者跟随宿广跃来到了山东省郯城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宿广跃说,此前,他曾带领团队对郯城县城的20余家药店进行过“扫荡”,结果在其中的14家买到了无法查询批号和生产厂家的“壮阳药”。

尽管国家相关法律规定,没有批号和生产厂址的药品就是假药,但是,宿广跃自己无权认定,他向郯城县食药局报了案,要求执法机关给予认定并对售卖假药的药店进行查处,同时也要求执法机关责令药店给予自己10倍赔付。

宿广跃认为,他们的职业打假行为和执法机关的目的殊路同归,都是打击违法犯罪,保护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不料想,他在郯城县的打假活动进行不下去了。

郯城食药执法大队的“举报登记表”显示,大队长杜峰的签署意见是“职业打假,程序严谨!”

宿广跃的团队成员报案之后,尽管有购买的实物、有付款小票和录音录像,但是郯城县给他的回复是“未发现举报所涉及的产品”,“经与检测机构联系,投诉的产品数量达不到检测样品数量要求,无法进行检测。”

宿广跃对郯城食药执法大队的处理结果不服,向临沂市12345市长公开电话投诉。

郯城县食药监给市“热线办”的情况说明显示,宿广跃的打假属于“不合理诉求”,原因是“食药执法人员现场未发现职业打假人所举报的产品,职业打假人购买时现场未举报,当事人对相关证据予以否认,故举报的事实无法查证,不符合立案条件,故不予立案。”

“食药局的汇报经不起质疑,在糊弄上级。贩卖假药是犯罪,弄不好会出人命,逮住了要判刑,被举报人能轻易认可吗?卖假药的不认可,就不存在贩卖假药的行为了吗?你执法人员的调查结论是什么?这么大量重大的案件线索,食药局为什么不移交公安调查?我手里有录音录像,这些在药店里卖假药的人是谁?关键是,我购买的假药证据还在我的手里,食药局的封条都没有撕开,执法人员是怎么现场比对调查、怎么检测的?”宿广跃说出了一连串的质疑。

他还认为,如果食药局和被举报人认为他是栽赃诬陷敲诈勒索,他们应该向公安机关报案,为什么不报警呢?

“食药局死活不给我出具一个不予立案的书面法律文书。如果给我的话,我立马就向法院起诉他们,或向县纪委和检察院控告他们滥用职权。”宿广跃说。

“你们是为了一己私利!职业打假的,我对付的多了!”当着记者的面,郯城县食药局执法大队长杜峰厉声呵斥。

“对职业打假你对付的多了?我们是依法打假,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食品药品十倍索赔,是国家法律和最高人民法院允许的。我们打击假药,你为什么要对付我们?你保护的是谁?还对付得多了!”宿广跃毫不让步怒吼。

眼见着争执激烈,弄不好可能会动手,记者急忙表明身份,缓和气氛。

突然冒出来记者采访,杜峰很是吃惊,一时语塞,表示马上向局领导进行汇报。等待约半小时后,已到下班时间,杜峰表示,他们会尽快就宿广跃举报的问题做出答复。

医药打假 有法可依

“在你的辖区,你们发现不了问题,我们调查清楚了,提供线索给你,替你了干活,按理说,食药局应该感谢我们,按照国家政策,还应该给我们奖励。结果他们光不感谢,相反还百般刁难阻挠。连他们自己贴了封条的样品都没有打开,他们是怎么执法的?”离开郯城县的时候,宿广跃一直不理解食药局的处理方式。

和宿广跃一同打假的陈先生还给记者讲述了一个离奇的案例。他们在山东某县购买假药报案后,次日,食药局回复说不存在被举报的药店。头天下午还在卖药,怎么会不存在了呢?宿广跃和老陈他们根据定位返回查看,结果发现头天卖假药的药店还在,只是连夜换了门面装潢,“换了马甲”,卖药的还是那几个人。问题是,谁通风报信,让售假药店连夜改头换面了呢?

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小圈子,医药行业也不例外。宿广跃说,自己因医药打假而身陷囹圄,或许是被打击报复:“依法打假,我犯了哪门子法了?公安有法制科,专门研究法律的,他们‘门儿清’?抓我,可能是我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链,抢了人家地盘上的饭。”

有人统计,包括宿广跃在内,2017年全国先后发生了8起职业打假人士被公安机关以敲诈勒索犯罪嫌疑刑拘的案件。这8起案件仅有一起被批捕,当事人还在四处喊冤,其余案件均因证据不足等问题被取保候审。早在2008年,北京市海淀区公安机关就以敲诈勒索犯罪嫌疑对首都经贸大学学生黄静予以刑事拘留,最后检察机关认定证据不足,不是敲诈勒索犯罪,不予起诉。最后,黄静获得了近3万元的国家赔偿。

对于医药打假十倍索赔的行为,宿广跃认为他们和啄木鸟类似,“啄木鸟笃笃凿树,给树治了病,也挖出了害虫,填饱了肚子,客观上保护了森林,你能说它不是益鸟?”

根据《食品安全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相关条款规定,消费者在购买了假冒伪劣商品之后,可以通过自行协商或投诉、起诉等多种渠道对生产厂家或经营者主张3到10倍的赔偿,并同时还可要求退回或更换所购问题商品。

不过,对于由此而产生的“知假买假”牟利性职业打假群体,社会各界和司法界理论界各持不同意见,争执不休。

2017年5月,最高法办公厅“法办函[2017]181号”《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5990号建议的答复意见》表明:“因食品、药品是直接关系人体健康、安全的特殊、重要的消费产品……考虑食品安全问题的特殊性及现有司法解释和司法实践的具体情况,我们认为目前可以考虑在除购买食品、药品之外的情形,逐步限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

最高法的答复意见非常明确,“除购买食品、药品之外……逐步限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遗憾的是,不知是误解还是没有透彻领会最高法的精神,有媒体和人士直接以“最高法明确表态:不支持职业打假人!”为题,对“法办函[2017]181号”文进行了曲解,“除购买食品、药品之外……”的关键文字不见了。

假药依旧 答复渺茫

离开郯城县食药局已经几个月了,宿广跃一直没有拿到该局就其投诉的假药案件的处理法律文书。同样,记者给该局的采访问题也是石沉大海。

采访的最后,宿广跃给记者发来了郯城县食药局发给他的信件,内容是被其举报的涉嫌售假的药店向食药局提交的保证书,保证他们没有卖过宿广跃举报的假冒壮阳药。

宿广跃对郯城县食药局的处理是无奈:“我要的是郯城县食药局就此事调查处理的法律文书,而不是药店的保证书。他说他没卖过假药就没卖过吗?录像里的人是谁?如果他们认为我的录像有过剪辑篡改,为什么不申请司法鉴定?再说了,如果药店说啥就是啥,那还要你食药局干什么?”

宿广跃说,目前,他已经向临沂市食药局和多个上级机关进行了书面投诉,而这几次的投诉对象已由涉嫌售假的药店变成了郯城县食药局。

“我相信,临沂市监察委和食药局等机关,不可能和郯城县食药局一个样。另外,我手里又掌握了大量郯城县更多药店销售假药的确凿证据,我想看看,这一次,郯城县食药局怎么收场?”采访的最后,宿广跃兴奋地表示。

记者隐约感到,宿广跃和他的团队真的和郯城县干上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