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参考|全世界都被霍金刷屏时,这个国家正在中国南海暗度陈仓

2018-03-16  星辉斑斓...

参考消息网3月14日报道(文/唐立辛)上周,一条关于日本的新闻低调地出现但又很快被淹没:为加强“南海对策”,日本将增加驻菲律宾、越南和马来西亚防卫驻在官(武官)数量。

共同网报道截图

乍看上去,这条简短的信息并不惹眼——无非是日本对驻外机构人员配置的一次正常调整。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答案你可能猜到了:但凡涉及南海问题,即使一个小动作的背后也可能是野心昭昭的大企图。

而日本调整驻外武官数量一事所暴露的,也恰是日本长久以来对南海海域的野心和深意。

2017年12月19日,海南海事局和南海救助局、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在海南三亚以南附近海域开展首次海空联合巡航。(新华社)

打破旧例,突然在东南亚增设防卫驻在官

日本这一拳,打得相当低调。

最初的信源来自上图中、日本共同社3月6日的一篇报道——篇幅不长,但信息量不是一般的大。

“本月,日本将把常驻菲律宾与越南的防卫驻在官从各1人增加到各2人。常驻马来西亚的防卫驻在官也将于2018年度增至2人。”报道这样写道。

共同社援引日本政府相关人士的话报道称,“这将是首次在菲越马三国设置多名防卫驻在官”。

资料图:日本驻马来西亚使馆

先来看看何为防卫驻在官及其职能——

共同社的报道这样写道:防卫驻在官是以外务省职员身份在驻外使领馆等工作的自卫官,负责与当地军方相关人士及各国驻外武官等交流,主要收集军事信息。

表面上看,增加防卫驻在官的举动并不那么“显眼”,毕竟只是从1人增至2人。

问题在于,日本此次在南海周边三个国家增加防卫驻在官人数,仅仅是“多一双筷子”那么简单么?

对于此次调整的意义,日本政府有关人士这样解释称:“通过增加人员,将进一步推进与各国间的防卫合作。”

不过在香港《南华早报》看来,日本政府官员并没有解释日本为何要在东南亚加强军事情报收集能力的真实原因。

《南华早报》网站报道截图

共同社的分析则一针见血:“(菲越马)这三国均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存在分歧,日本欲加强中国动向等相关信息的收集能力。”

在小锐看来,事实已经相当直白:日本突然打破旧例增设武官,意在南海,更剑指中国。

对菲越马防务关系的重视程度已堪比英法德

事实上,对于此次调整,日本“预谋”已久。

早在一年多以前,这次增员就已经被提上日程。

2016年8月,就在非法、无效的所谓“南海仲裁案”闹得沸沸扬扬之际,有俄媒报道称,日本政府寻求与菲律宾和越南发展更紧密的军事关系。

而日本当时提出的“拉近关系”的手段,正是在菲越两国增加防卫驻在官的数量。

2016年媒体报道截图

“日本此举是为了强化对中国军事活动的信息采集和分享能力。”报道分析说。

再往前推到2014年1月,时任日本防相小野寺五典在访问印度时,提出要加强日印两国防务合作,其中一项措施就是,在2015年将驻印的防务驻在官由1人增至3人。

在《日本经济新闻》看来,这是为了应对中国在本地区日益增长的军事力量。

2017年8月,在日本发布的最新版《防卫白皮书》中,明确写道“将进一步强化情报警戒监视能力”。

《南华早报》分析日本“强化情报能力”的措施包括:加强情报部门的信息收集和分析,通过联合演习等方式与伙伴国分享情报,以及向海外增派防卫驻在官等。

2014年10月,日本海上自卫队“滨雾”号护卫舰参加俄日海上联合救援演习。(新华社/俄新社)

根据共同社的披露,截至2月20日,日本在45处大使馆和2处代表部等机构共派驻65名防卫驻在官,其中大部分国家驻有1名,在中美俄等9个国家则驻有多名,还有的是1名驻在官负责多个国家。

小锐查询日本防卫省资料发现,日本派遣防卫驻在官最多的国家是美国,达6名之多,而且驻美首席防卫官级别由“将补”(少将)担任,比驻在其他国家的一佐(上校)或二佐(中校)级别高。

此外,在中国、俄罗斯、印度、韩国、澳大利亚分别驻有3名,在英国、法国、德国则分别驻有2名。

单从数量上看,此次调整后,菲越马三国对日本情报搜集工作的重要性已经跟英法德等国是同等“级别”了。  

日本打着“一石三鸟”的“如意算盘”

美国媒体认为,这次调整是日本首次在美、中、俄、韩等9国外的国家增设至多于1名常驻武官,突出了对南海周边国家的军事援助目标。

说到“军事援助”,日本近些年来也是不遗余力。

虽然日本防卫省不能出售武器装备,但却一直以“援助”或“租借”的名义向东南亚国家提供退役装备。

比如日本海上自卫队“天雾”号护卫舰今年2月访问马尼拉时,海自第二护卫队司令员斋藤浩司就特别提到了此前日本提供给菲律宾的2架教练机,称这是日菲紧密关系的证明。

按照共同社的话说:日方有意通过此类支援提升南海周边国家的海上警备能力,制衡中国活跃的海洋活动。

2月2日,日本海上自卫队“天雾”号护卫舰访问菲律宾马尼拉。(路透社)

在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陈言看来,日本政府突然在东南亚增设防卫驻在官,绝不是纯粹为了帮助“小伙伴”,也不仅是日媒所声称的“加强南海对策”那么简单。

“中日之间存在钓鱼岛问题,日本认为自己在东海面临很大压力,”陈言告诉小锐,“日本特别希望南海能有点事,这样可以将一部分压力分散到南海,来给自己‘减负’。”

陈言表示,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海上丝绸之路是其重要组成部分,日本认为,如果能在南海牵制住中国,就会对“一带一路”倡议造成重大影响,成为日本向中国施压的一张牌。

在陈言看来,这会令日本在中日关系中有了讨价还价的空间。“日本以后如果在此方面做出让步,反而会成为外界眼中‘示好’的一方”。

“其实这能不能行得通还很难说,但是日本企图‘一石三鸟’的‘如意算盘’就是这么打的。”陈言说。

(编辑/黄莹莹)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