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子 / 我的图书馆 / 你不知道的云南元谋人,人类另一个发源地!

0 0

   

你不知道的云南元谋人,人类另一个发源地!

2018-03-19  超凡子

 随海金

第一节 远古时期(远古时期的云南)

关起门来过日子,开起门来讲历史。

林语堂先生曾经说过:历史就是循环,今天发生的事情,从前都曾经发生过,或者将来还会发生。因此,阅读历史,尤其是中国历史,总会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历史现象,看上去纷纭变幻,城头不断变幻大王旗。其实,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它总是有着自己必然的发展规律。

边陲之地的云南是有深厚历史的,不像一些人在电影里、段子里诙谐调侃,把云南描述的如此那样闭塞、愚昧和不堪,简直是日落西山红霞飞。阿布这一次是要下决心探寻一下云南的历史,还云南人一个历史的清白。阿布不是历史学家,也不是历史科班出身,但这丝毫阻挡不住阿布对云南历史探根究底的研究热情。

清晨,阿布焚了香,净了手,铺了龟纹陈宣,研了松烟老墨,临窗披衣而坐。面对着新擦洗的几案,纸如池荷,笔如菡萏,阿布很想把这段时间对于云南历史的一些感悟,总结出一些货真价实的东西,正经一字字地写出,就连窗外的煦风和阳光也都写上,只是大脑在朝露的朦胧中尚未有齐备应有的言语。

历史就是一场梦,前人做梦,后人寻梦。在这个梦面前,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周公,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判断和视野。不能被一些流行的说法局限了视野,狭隘了思维,愚昧了智慧,蒙蔽了是非。阿布还知道历史犹如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只是自己才疏学浅,缺乏“化妆”的技巧,但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也要“捯饬”一番了。

云南,人类重要发祥地之一,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早在170万年前,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当神州大地其它地方还处于一片亘古洪荒时,这里就已经聚集了盘古开天的元气,有了人类奔波劳碌的足迹,还催生出人类文明的点点星火。无数的证据表明,云南元谋人是我国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早猿人。

人类历史总是有着令人惊喜的发现,人类也在不断地修正着自己的认识。考古学家们又发现,马鹿洞人,又称蒙自人,或许是现今发现的生存年代距今最近而特征与现代人明显不同的史前人类。马鹿洞人身上保存着距今十万年前早期智人的特征,属于晚期智人时代的古人类,是当时人群中的少数民族。

事情是这样的,日前,通过对一根神秘人腿骨化石的数年研究,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古人类学家惊喜发现,1.4万年前生活在中国云南蒙自的“马鹿洞人”虽然一直生存到农耕文明曙光前一刻,但却保留着能人或直立人的许多特征。“马鹿洞人”到底是谁?是能人、还是直立人,或是智人?他们又为何隐居于中国西南一隅?

一次偶然的发现,让“马鹿洞人”在人类历史上有了一个极为惊艳的亮相!起初“马鹿洞人”被命名为“蒙自人”,因为化石最早于1989年在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市郊文澜镇的一个采石场被发现的。经过抢救性发掘最终起获一个较为完整的人类头盖骨化石、3片头盖骨化石碎片和人类下颌骨、牙齿化石,以及大量的灰烬、烧红土、柴炭、烧骨炭、兽骨等各类化石。由于洞中发现大量的鹿类化石,考古人员后来将此遗址命名为“马鹿洞”,在此曾经生活的古人类被命名为“马鹿洞人”。

历史继续按着自己轨迹倾情演绎。滇中一带,从前是一片海甸。后来,海洋逐渐褪去,留下了大片的沼泽、湖泊、草甸、草地。到了新石器时代,人类出现了文明的曙光。彝文古籍《里斋托》说到,最早的建水古城:“夷人的领地,日光照不完,月光洒不尽。”

古滇人围湖而猎,筑巢而居,形成了当地的初级人类文明。当时居住在滇池、洱海附近的人们,早早就进入了人类文明史上的“工业化时期”。他们发现,用石块砸猎物,用尖利的梭镖投掷猎物,比用拳打脚踢牙咬有用多了,于是睿智的古滇国居民,靠着自己的智慧和强悍,开始研发、制造一些石斧、石铲之类的简单工具,助力原始的农业生产。

原始工具的产生,无异于现在的高铁利舰,促使远古人类一步步向现代人类进化,从类人猿走向了人类。一些聪明的远古人还会惊喜的发现,小鸟都是在树上筑巢,用来产儿育女。于是便也模仿小鸟在地上搭建房屋。开始搭建一些简易的木构房,发现总比游无定所要强,既可以遮蔽风雨,又可以组织家庭。其强烈的安居意识,足以使现在的“屌丝男”无比汗颜,于是传统意义上中国最早的社区产生了,村落不拆迁继续扩大并逐渐形成较大的精品社区。

阿布曾在一个冬季到过孕育古滇国文明的发源地--石寨山实地探访了一圈,一条逶迤的小路通往不高的山顶,路泥泞,很难走,是一条山风刻出的山道,树叶飘飞的路,弯弯扭扭,像是被遗弃在乱石草莽中的一条草绳。这条路穿过一片荒草丛生、萤火明灭的坟冢岗子,与抚仙湖遥遥相对。小路边,是一片白茫茫的荒凉菜地,枯黄的蒿草在山风中颤栗着。一位牧羊老汉驱赶着一大群羊,向着远方,仿佛是向亘古久远的无穷岁月走去。牧羊人一边吆喝着羊群,一边奏响了牧笛,笛声浑厚、低沉、深邃、悠远、宽广、洪亮,如泣似诉,传情无边,让人不觉间天地悠悠其间,洪荒漫漫相连,陷入抚今追昔的无限遐想,将你带入一个深远幽思的意境……

悠悠的笛声,使阿布不觉间已是泪流满面。

阿布的思绪没有停留,越过时间的空间,飞向古老的蛮荒时期。山风怒吼,车骑交辙,刀剑撞击,仿佛听到了千军万马喊杀的声威。这里曾经雄将劲卒、兵戈铁马,留下尸骸遍野,血股狼藉。这里贵族墓群所珍藏艺术魅力是永恒的,每一件青铜器都蕴含着耐人寻味的故事,每件青铜器都闪烁着古代文明的光辉!透过历史的烟云,仿佛还看得见古滇先民那曾田园牧歌时的盛喜姿容,听得见丰收共庆时的欢愉之声!如今一切又归于沉寂。沉寂呵,沉寂了几千年,冬风夏云,雨雪霏霏,白苹衰草。岁岁枯荣,谁人问津?

如若时光倒流转回1000多年前,这里城镇繁荣、百业兴旺,老百姓安居乐业,恢弘的历史留下了无数的华章辞赋。如今这里终究是一片荒山野岭,终年被云雾掩埋,被风沙遮盖,沉睡在地老天荒的抚仙湖畔。这里的子民曾经以田为本,以渔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沿袭着古老的生息方式。人们生儿育女,春播秋藏,一年四季关注着庄稼的长势收成。

阿布站在古老的遗址前,寻找着古滇人的足迹,也探寻着云南人心灵的历程。尽管如同寻找雪泥鸿爪,尽管如捡取断线遗珠,但阿布一直兴趣盎然,就像一页页翻读着一部深深吸引自己的旷世奇书。

云南的历史是一部风云跌宕、意蕴深远的书;是一部才华横溢、光彩照人的书;是一部启迪心智、激荡热血的书。勤劳、勇敢、智慧的云南人将继续在这片大地上书写不朽的史诗!

作者简介 :

阿愚,亦名十月南瓜,作家、诗人,酷爱文学,习作多年。著有散文集《滇行游记》《创业圣经》。曾任媒体记者、著名策划人等职。现居三迤高原、滇池之畔。曾经坎坷飘零,扫过大街、刷过马桶。如今左手商业,右手文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