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家族告诉中国“继承者们”:如何富过三代?

2018-03-22   临川饮冰

 

 

财富传承的秘诀 来自米宅海外


去年的3月20号,美国亿万富豪戴维·洛克菲勒去世,享年101岁。


对中国人来说,“富不过三代”似乎是一个永远无法打破的魔咒,而洛克菲勒家族从发家至今已经绵延6代,至今尚未出现明显衰败迹象。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高净值人群总量持续增长,第一代创业者陆续进入财富和事业传承的窗口期,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问题也日益凸显。


美国财富6代有序传承的洛克菲勒家族传奇至今仍被世界各国富豪所敬佩。


而我国发展市场经济时间不长,且中国的儒家传统观念则多是“道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贵传家不过三代”。


当中国豪门儿媳、女婿争产官司的宫斗大剧频频上演;

当近来加拿大逐渐关闭了中国富人移民的大门;

当两会后房产税呼之欲出,中国的遗产税又提上议程;

当海外投资置业受到国家的严格管控;

当中国企业“创一代”已无力支撑大局,继承者却被外媒贴上“秦二世”“富二代“的标签...


在越来越多中国高净值人群井喷式增长的今天,尤其是改革开放后的“创一代”企业家们,都将面临家族财富的传承问题,并且迫在眉睫。


1

中国家族财富传承现状


1
创富容易守富难


据胡润百富2018年发布的百富榜统计,中国每周增加4位十亿美金富豪


2017年华人十亿美金富豪有870人,新增216人,占据榜单的32%,比去年增加3个百分点,高于华人占世界人口的比例。


大中华区的810位华人富豪中,中国大陆688人,香港地区80人,台湾地区42人。

 

这些中国的亿万富豪大多起家于上世纪80年代,平均年龄是57岁,他们已经慢慢步入了中老年退休阶段。


据统计,未来5年将有总财富约4.84万亿美元的亚洲超高净值家庭出现大规模财富继承潮,约三分之一的财富将移交到下一代手中。

 

然而,与创富相比,守富显然是更加困难也更复杂的事情。


2
中国私人财富传承时代已经到来


中国私人财富正规模化快速崛起。据招商银行—贝恩公司《2017年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数据显示:


2016年中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已达到165万亿元,2017年已达到188万亿元,其中家族企业占比超过70%。


如今中国的高净值人群大部分都是第一代的财富创造者,他们是从近40年来的改革开放中发家崛起的。


但是一个严峻的事实是,我国高净值人群年龄结构偏老龄化。


我国高净值人群年龄基本上都超过40岁,超高净值人群大部分在50岁以上,相当一部分人年龄已超过60岁。


2014—2015年,我国超高净值人群50岁以上的占比高达58%,其中,60岁以上的占比达到17%。


根据数据显示,高净值人群资产规模也与年龄成正比,资产规模越大的高净值人群,其平均年龄也越大。


未来20年将是中国私人财富传承的密集井喷期。


一方面,改革进入深水期带来的新机遇将继续催生新一代创富大佬;


另一方面,未来将会产生大量继承第一代创富者财产的富二代、富三代,中国富豪们的个人财富逐渐演进为家族财富。


据胡润研究院统计,在2017年中国人的海外置业总需求中,中国人海外置业新增需求增长了2832.7亿,比去年同期增长超过了一倍。


那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高收入人群要选择海外置业来进行自己的资产配置?


分散风险子女教育是中国高净值人群近年来选择海外资产配置的最主要原因


3
中国"继承者们"的三大问题


前几日长期居于全球华人首富地位的李嘉诚在自己90岁生日临近的时候宣布,自己将在2018年5月10日退休,其子李泽钜将出任长江和记实业主席。


长和:李嘉诚与其子李泽钜


李嘉诚把长和系全部资产交由长子李泽钜负责,并用大笔资金支持幼子李泽楷发展其业务,长和系正式进入李泽钜时代。


虽然李泽钜已经辅佐李嘉诚30多年,不过外界仍然担心李泽钜接班后将带领长和系商业帝国走向何方。


这当然不是个例,在胡润百富榜中,仅有31位中国富豪年龄低于50岁。越是排名靠前的富豪,年龄低于50岁的越少。

 

这些富豪已经逐渐将手中的事业和财富交送到自己的直系子女手中。


碧桂园:杨国强与其女杨惠妍


万达:王健林与其子王思聪


娃哈哈:宗庆后与其女宗馥莉


比起“创一代”,“富二代”们普遍在阅历、经验、才干、意志等方面都逊色不少。


一旦庞大的财富帝国传向下一代,仅企业运营的压力就能压垮一部分有责任感但能力不足者;


而对于部分责任感缺失的“富二代”,唾手可得的巨额财富更像是一剂毒药,催生出许多败家子。


目前来看,这些继承者们主要有三个问题:


1、教育培养问题。


继承者各方面能力达到“创一代”的期望值,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部分财富家庭的子女过度的物质享受,习惯了花天酒地,成为了废材;


还有部分接班人,对继承接管家族企业毫无兴趣。


如汇源集团董事长朱新礼的儿子朱胜华,只在家族企业上了一年班,就改去打高尔夫,放弃接班。


据调查,有将近半数的中国继承者并不愿意接管家族企业,或者不愿再走父辈的老路。

  

2、经营和管理能力。


家族企业的传承,必然是一代难过一代。


从全球来看,一些家族企业在传承的过程中,股权不断稀释,管理层持股和控制权不断增加。


同样,中国的家族企业的管理所有权和经营权到第二代接班时,还会被大量掌控;


但是到第三代继承时,经营权和所有权会进一步分离,职业经理人的出现会分走一部分经营权。


这将是未来的趋势,也是中国家族企业未来面临的最大挑战。

  

3、无以为继问题。


受过去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纵观中国各大富豪家族,很大一部分富豪只有一个孩子。


因此,很多财富家族企业选择接管候选人偏少,继承者可能缺乏足够的经验和能力,而中国的“创一代”又不愿意像日本丰田、松下那样选择女婿作为接班人。


中国商人更愿意把企业作为一个血缘家族的附属品,而日本更多把家庭看作是企业共同体,而家族成员仅仅是这个共同体的附属品。


这就使无以为继成为一种中国家族企业传承经常遇到的难题。


2

西方家族的财富传承密码


自上世纪世纪以来,“洛克菲勒”似乎就是美国财富和权力的象征。


“富不过三代”的这个对中国家族的财富传承魔咒似乎对西方家族无效。


洛克菲勒家族发家崛起至今已经传承6代,不仅每代继承者都成就了自己的商界传奇,而且从未引发过较大的家族内斗。


洛克菲勒曾说过:“我们的命运由我们的行动决定而绝非完全由我们的出身决定。享有特权而无力量的人是废物,受过教育而无影响的人是一堆一文不值的垃圾。”


洛克菲勒家族财富6代传承的传奇是否是因为洛克菲勒家族借助一种独特的力量而产生巨大影响?


那最重要的是这种力量究竟来自哪里?


这种力量是借助家族办公室、家族财富信托与家族慈善事业而产生的持续的、全球性的家族影响。


1
全能管家——外脑式家族办公室


最能体现洛克菲勒家族稳固传承精髓的是其外脑式的家族办公室。


外脑式家族办公室(Family Office)是一种借助外脑方式来推动家族企业传承的有效形式。




家族办公室是亿万富豪的“全能管家”,一个优秀的家族办公室的功能,类似财富人士的核心幕僚群,完全站在客户的立场,有效管理客户的多种需求:


1.投资功能。家族办公室扮演金融市场买方的角色,家族办公室可以从整体上对家族财富进行集中化管理。


一方面,将资金配置于股票、债券、固定收益产品、PE、VC、对冲基金、大宗商品、房地产、艺术品等多个资产类别中,进行中长期投资,类似于机构投资者。


另一方面,将分布于多家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信托公司的金融资产汇集到一张跨境财务报表中,进行财务的风险管理、税务筹划、信贷管理、外汇管理、资产投资等优化配置。


2.服务职能家族办公室可承担移民、旅行与婚丧嫁娶等组织筹办责任,还包括档案管理、礼宾服务、管家服务、子女教育、安保服务等家族日常事务。


洛克菲勒家族办公室是老约翰与他最得力的助手盖茨所创建。最初这个团队包括盖茨以及小约翰,由盖茨全权负责。


它为人所知的名字叫“Rockefeller Family & Associates”,又被称为“5600房间”。


这个外脑式家族办公室是整个家族运行的中枢,150多年以来,它为洛克菲勒家族提供了投资、法律、会计、家族事务以及慈善等几乎所有服务。


“全能管家”家族办公室以第三方的视角介入家族事务,以一种旁观者清的理性来解决各种当局者迷的问题。


2
家族信托=风险隔离+财富传承


洛克菲勒家族懂得“放弃所有权,保有控制权”,因此,他们建立起一个商业帝国,并让自己的财富6代传承。


使用家族信托作为家族财富防火墙的手段,已被西方相当一部分高净值人群所了解。


之所以西方众多家族企业选择这一方式,当然与其独特的优势有很大关系。


其最大功能即锁定家族企业财富,整个家族企业财富的传承不会受外界干扰。


家族信托机制使家族遗产维持为一个整体,可以发挥规模优势,获得更好的经济效益。


1.个性化强家族信托是可以定制的、服务于特殊目的、能够为高净值人士提供个性化需求的产品。


个性化定制既能最大程度满足委托人的心愿,有效保障受益人的财富安全,也能约束受益人的财产继承权利。


委托人可以自由选择财产受益人,同时决定受益人继承财产的形式、期限、额度。


2.保障性高信托机构必须对委托人的信托计划严格保密,受益份额及资产配置不用向公众公开。


例如美国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没人可以弄清这个家族真正有多少财富。据说,世界首富的财富也不及其家族财富的冰山一角。


而另一个美国大家族肯尼迪家族财富的传承也是以信托基金的方式运营的。


直到约翰·肯尼迪就任美国总统后,他个人在家族信托中的受益份额才首次向美国民众公示。


3.私密性高家族信托可以防止下一代在得知家族财富金额后不思进取、挥霍财富。


在委托人子女年满25岁之前,除非委托人自己告知其子女相关事宜,否则受托人都有保密义务,在委托人子女年满25岁前,不能告知其信托的存在。


3
传富密匙——慈善


家族财富中适当比例的慈善安排,对家族企业的价值观、信誉度大有裨益。


而洛克菲勒家族就是以其慈善捐助为一种家族财富保护策略。



谈及慈善对于家族财富的保护作用,就不得不谈到遗产税。


多数欧美国家都征收遗产税,这些家族企业的亿万财富交过遗产税,通常就要缩水一半以上。


尤其是美国税法有一条规定:遗产受益人必须在继承遗产前先缴纳遗产税。


好在美国还出台了捐款抵税制,这就充分体现了慈善对于财富保护的作用。


就以美国为例,1917年,美国国会通过法案,规定可用捐款或实物捐赠抵税,所得税可抵税部分最高达15%。


目前,美国个人所得税的可抵税比例维持在50%。


捐款抵税制既能提高家族名望,还能避免巨额遗产税。


因此,为了规避遗产税制对家族财产的分割,欧美国家的大家族通常都会将家族财富转入私人控制的福利基金会,这样就可以规避巨额遗产税分割家族财产。


福利基金会名义上是公益性质,但每年最低只需要捐出总额5%的资金用于公益慈善事业,就能保证基金会名下的所有财富始终受这个家族的继承人控制。


4
传富利器——高额寿险

在普通人眼中,保险可能只是被视为转移风险的工具,而在西方高净值人群看来,保险却是传承家族财富的利器。


大额保单一直都是现代各大家族富豪们钟爱的金融保值工具之一。



世界吉尼斯纪录也曾公布过一项“史上最贵”人寿保单——投保人死后其保单受益人可获高达2.01亿美元的保险金,据媒体报道买家为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硅谷富豪。


那为什么高额寿险在美国受欢迎呢?因为美国征收遗产税。


美国的遗产税最高税率达到50%以上,但是据美国税务局Publication 554 TaxGuide for Seniors规定:


以被保险人死亡为标准的的人寿保险所得理赔金,不属于受益人应纳税所得,不用缴纳美国联邦所得税。


因此,高额寿险将“创造财富——守护财富——传承财富”完美结合,是当今西方家族不可或缺的财富传承利器。


中国继承者们何以富过三代?


中国“创一代”的发家神话是不可复制的,他们属于那个改革开放初期的下海时代。现在不管继承者们怎样模仿,都不可能拥有父亲的那样的超强能力。

 

中国的继承者们,注定只是他们自己走自己的路,开辟属于自己的新天地。


其实继承的本身也是一个关于“创新”的问题,也就相当于一次新的创业。


因此,中国的富豪家族的“创一代”们和“继承者”们,要想富过三代,请忘记白手起家的财富神话,学学西方家族财富的传承密码。


 


 

  END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