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故事收藏馆 / 曲艺相声小品... / 【文学剧本】儿呀,儿呀

0 0

   

【文学剧本】儿呀,儿呀

2018-03-24  小说故事...

儿呀,儿呀


马长明

银幕外,传来阵阵凄厉的哭喊声:“儿呀,儿呀——”

[画外音]沉重地:“这是一个令人愤怒而悲痛之事……”

1.会场 黄昏

省农业专科学校刚开完毕业典礼大会,参会的人们陆续离开会场。

一个女生刚走到门外,后边传来叫声:“刘佳,刘佳!”

刘佳停步回望:“啊,是张兴,什么事?”

张兴是一个瘦矮的男生,他走近几步,以贪婪的目光瞅着刘佳,低声说:“有件事我想跟你谈谈。已毕业了,再不说恐怕来不及了。”

刘佳有些不情愿地:“什么事?我要回宿舍收拾东西呢。”

张兴诡秘地一笑:“走吧,到外边去说。”

2.会场外 黄昏

张兴与刘佳走到林荫大道的大树下。

刘佳有点不耐烦地:“什么事呀?”

张兴一脸讪笑:“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

刘佳:“打算?我还没考虑好。”

张兴早就胸有成竹地:“总算熬到头了!我早想好了,去外地打工去!”停了一下,他盯着刘佳,又补充道,“到外地大城市打工去!刘佳,你跟我一起去吧!”

刘佳摇摇头。

张兴扯住刘佳:“跟我去打工吧,到外面我会照顾你的。”

刘佳轻轻地挣脱:“不,不!”忽然,她望到远处走来一个人,见到救兵似地,大声喊着,“班长,夏寅!”

张兴只得松手,不满地望她一眼。

壮壮实实的夏寅走了过来,问道:“啊,你们在这里玩呢!”

刘佳:“不是玩。毕业了,张兴和我聊毕业后打算呢。”

张兴:“对,我们正聊今后打算。夏寅,你这个大班长怎么打算?”

夏寅:“我打算回家创业。我妈有高血压病,一个人在家孤零零的,我不忍心……”

张兴瞪他一眼,打断他的话:“你傻呀,破乡下有什么盼头!反正‘天南海北我都去,就是乡下我不去!”

刘佳不解地:“什么‘天南海北你都去?”

张兴轻蔑地扫她一眼:“‘天南海北就是天津、南京、上海、北京,这四个地方打工我都去。退一步,广州、深圳也行。”

夏寅沉稳地:“我还是回农村创业去。”

刘佳点头同意地:“我看也是!再说,学了两年专业课……”

刘兴不屑地:“别说了!一想起学了那些农牧兽医破玩意,一想到将来要与猪屎牛粪打交道,我肠子都悔青了!”

夏寅:“张兴,话不能这样说,你……”

张兴不高兴地打断对方的话:“算了,算了,人各有志!”忽然话锋一转,“班长,你现在借给我100块钱吧,50块也行。”

夏寅一愣:“昨天下午才借给你100块钱,怎么?”

张兴一低头:“昨晚手气不好……”

夏寅真挚地:“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赌场不能进!再说,我上午买些书,现在手头也紧……”

张兴不耐烦地:“算了!算了!”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望着他俩,讥讽地,“祝你们将来创成大业,当个亿万……不,当个十亿万,百亿万富翁!”

夏寅与刘佳望着张兴远去的背影,摇摇头,相视一笑。

3.小夏村 日

字幕:三年后。

春末夏初,田野葱绿,生机盎然。

一家养鸡场,夏寅正在拌饲料,刘佳在给鸡喂水,两口儿配合挺默契。老奶奶坐在门口,正带着孙子玩呢。

4.一间偏僻的瓦房 夜

屋内,赌博正在进行着,围观人群中,张兴正伸头目不转睛地观望着。

突然,他感到背后有人拍打其后背,回头一看,连忙赔笑:“啊,二哥,你来啦!”

被称为“二哥”的男子五大三粗,壮壮的,头发梳成大背头,一脸横肉。他将张兴拉出人群,来到房外,鼓着金鱼眼:“我专来找你的!怎么,欠账是还掉的,不是能躲掉的!”

张兴满脸堆笑:“二哥,我哪能躲债呢,再等几天,我连本带利一齐还上!我保证!”

“你的保证算个屁!”二哥很不耐烦,粗暴地,“三天之内,你必须还清!哪怕你卖孩子呢!”

张兴一笑:“二哥,开玩笑了,我还没结婚,哪有孩子卖?”

“算了,我没时间和你磨牙了!”二哥又阴冷地一声奸笑,“装到米袋里都是米,装到钱袋里都是钱。只要能搞到钱,管他是谁家狗崽子呢!”

张兴没吭声,愣愣的。

“我走了!过了三天期,我带弟兄们找你!”二哥丢下一句狠话,消失在黑暗中。

张兴像霜打过的茄子似的,若有所思。

5.夏寅家 夜

奶奶带着龙蛋在外屋看电视,龙蛋有些不耐烦,指着屏幕,摇头推着奶奶。

奶奶明白了孙子的意思,笑着说:“好,好!换,换!”她用遥控器调着频道,最后调到少儿频道,《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出来了。

龙蛋不闹了,全神贯注看着屏幕。

6.夏家里屋 夜

沙发上,小两口依偎着,商量着家事。

刘佳:“那就这样,把妈叫进来吧。”

夏寅站了起来,叫道:“妈,妈,进来和你商量件事。”

奶奶抱着孙子进来,坐在沙发上:“什么事?说吧。”

刘佳:“妈,是这么回事。你看吧,这两年小鸡场办得还不错,就是规模小了。我和夏寅商量,明天去县城一趟,看有没有卖孵蛋机的。”

奶奶:“孵蛋机?”

刘佳:“就是炕小鸡小鸭的机器,用电炕的,一次能炕上千百只小鸡小鸭。”

夏寅:“买回来后,就不用到处买雏鸡了。”

刘佳:“我家养鱼塘埂上再盖两排新养鸡房,将小鸡散养改为圈养。”

夏寅:“鸡场旁边再喂几头猪,到时候鸡粪喂猪,猪粪喂鱼,鱼塘里的塘泥更肥,捞上来种菜喂鸡喂猪。”

刘佳:“这就成了循环生态养殖了!”

奶奶感叹地:“书是没有白念的,有文化就是好!哪像我们过去,种了一辈子田,都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想不出新花样。”

夏寅:“就这样吧,睡吧,我困了。”

奶奶拉着孙子站起来要走,可龙蛋甩手挣脱一下扑倒刘佳怀里,撒娇地:“妈妈,睡睡!”

刘佳搂着孩子笑眯眯地:“好,我带你睡。妈,你回房睡觉吧。”

奶奶独自回屋了。

刘佳正在收拾床铺,听见“咚咚”敲门声。

夏寅立刻起身,来到大门前,问道:“谁?”

“我。”门外一男子声音。

夏寅:“你是谁?”

门外:“我的声音你听不出来呀!老同学呀!”

夏寅开了门,张兴进了门。

夏寅诧异地:“啊呀,怎么是你呀!什么时候回来的?老同学,两年多没见了吧?”

张兴点点头:“回来有些日子了。”

刘佳也走出里房,来到外房,她也感到突然:“张兴,想不到你这个时候大驾临门,想必有事?”说完,倒杯水递给张兴。

张兴:“是有事。直说吧,我是来找你们帮忙的。你们手头要是不紧,借五千块钱给我。”

夏寅面露难色:“这……你在外面干了几年工,手头没攒儿个?”

张兴摇摇头:“在外打工又累又苦又挣不了多少钱,能混饱肚子不饿身不寒就不错了!”

刘佳:“你现在借钱干吗?”

张兴:“我欠人家债,追的要命!”

夏寅:“是输钱了?”

张兴点点头。

夏寅:“在学校里我就劝过你多少次,赌场去不得呀!”

刘佳为难地:“借你三百两百的还行,借那么多……我们明天还要进城买孵化机呢。”

夏寅仍然真挚地:“老同学,赌场是火坑,越陷越深!”

张兴极不耐烦:“我不是来听政治课的!”狠狠地扭头出门。

夏寅将张兴送出门,礼貌地:“慢走。”

7.县城 日

大街上人来人往,夏寅、刘佳穿行在人群中,他们手里拎着大包小裹的。

汽车站售票房边,一位老大爷站在这里,眼巴巴地望着走过来的夏寅和刘佳。

夏寅来到售票窗口:“大伯,有事吗?”

老大爷:“我买车票还差一块五毛钱。”

刘佳掏出两元钱,递给老大爷:“大伯,拿着买车票吧。”

老大爷:“谢谢!谢谢!”

8.夏家屋外 黄昏

奶奶拉着孙子在门口的土路边站着,望着通往县城的方向。

奶奶自语着:“怎么还没到家呢。”

龙蛋指了指肚子,带着哭音。

奶奶明白了:“别哭,别哭,我知道小肚子饿啦。站着等你爸妈,我进屋给你拿饼干。”说完,返身进屋。

这时,一辆摩托车走近孩子,张兴停下车,从口袋里拿着一块糖递给孩子,孩子一伸手,他趁势迅速将孩子抱上车,开车迅跑着。

奶奶拿着几块饼干,走出门一看,孩子不见了,自语:“咦!刚才还站在这里,怎么不见了?回屋了?”她回屋找了一圈,没有,又到门外土路上东看看,西瞅瞅,还是没有。这下她慌了,大声喊叫着:“龙蛋!龙蛋……”

9.夏家 傍晚

夏寅、刘佳骑着摩托车回到家,刚进屋,家里围着一圈人,奶奶瘫坐在地上哭着,家里乱成一锅粥。

夏寅惊诧地:“怎么了?怎么了?”

一邻居:“你孩子没啦,到处找也没找到!”

刘佳大吃一惊:“龙蛋没啦?”两手提着的食品和玩具,脱手掉在地上。

奶奶泣不成声:“我只回屋里拿几块饼干,就……”

又一邻居催着:“你妈有我们陪着,你们快去找吧!”

两口子夺门而出。

刘佳带着哭音,大声地喊着:“龙蛋!龙蛋——”

10.乡派出所 日

县电视台正在播着寻人启事:“夏龙蛋,男,今年一岁半……”

所长和乡政府民政助理员,妇联主任和警员小王,正围坐在办公室里,商讨着找孩子事宜。

所长:“这点大小孩,能跑到什么地方呢?”

小王:“是嘛,这点大孩子,按说是跑不远的。”

民政助理员:“不会掉到塘里去吧?”

妇联主任:“不会,我们已派人到塘边上去找过了。”

所长沉思了一下,最后作出决断:“这样,我们把全乡人口兜兜底,看有没有这两天外出的?”

民政助理员:“好,我们一起兜底。”

小王:“行,我们现在就下村去。”

11.县城 日

夏寅两口子满大街小巷地一边巡看着,一边贴《寻人启事》,他们又累又急,满头大汗。

突然,刘佳的手机响了,她连忙接手机:“谁呀?”

手机里传来急促的声音:“是我,小佳。你婆婆瘫在床上,口吐白沫,不能讲话啦,你俩快回来!”

刘佳大惊失色:“夏寅,我们快回家,妈病啦!”

两口子连忙奔向公共汽车站。

12.夏家 日

夏寅和刘佳匆匆进了门,满屋子人。

一个老年妇女迎了上来:“快,你妈……”

两口子急忙跑到床前,夏寅一把抓住奶奶的手:“妈,妈!我回来啦!”

刘佳急忙地:“快送医院!”

奶奶艰难地睁了睁眼睛:“找……找龙……”头一偏,咽气了。

两口子立刻扑向奶奶,大哭起来:“妈——妈——”

老妇女:“老嫂子!老嫂子!”

屋里人们都淌着泪:“她本来血压就很高,哪能经得起这样的刺激!”

13.夏家 晨

夏寅对刘佳的母亲说:“妈,我出门找孩子,你在家陪着刘佳吧。”

刘佳母亲:“行。出门在外处处小心呀。”

刘佳:“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不要损坏了身子。”

夏寅:“嗯。你们娘俩在家也小心点。鸡要按时喂食喂水!”

母女俩目送夏寅出门。

14.一组镜头

合肥,夏寅在贴着《寻人启事》。

淮南,夏寅匆匆走在街上。

蚌埠,夏寅无奈地上了列车。

15.县城公共汽车站 日

夏寅无精打采地下了车,走出车站,来到一个小摊点停下来,正掏钱要买瓶纯净水,忽然一辆摩托车急撞而来,夏寅猝不及防,身子往后倒下,头重重地摔在水泥地上。

小摊贩主立刻起身,想去扶他。可他嘴冒着血沫,指指口袋,摊贩往他口袋里摸出手机。

围上来的人中一人立刻催着肇事者:“快打120!”

肇事者急忙打电话:“120!120!在汽车站有人被撞了,快来救人!”

小摊贩主:“你家电话号码?”

夏寅闭着眼,艰难地指指手机,断断续续地:“里面……家……里……”

16.县医院 傍晚

刘佳在手术室门外时而走动,时而坐下,焦急地等着,她额上沁着汗珠。

少顷,一位医生走出手术室,摘下口罩,对刘佳摇摇头:“不行了!进去见一面吧。”

刘佳疯了似地奔进手术室,连哭带喊:“夏寅!夏寅!”

17.夏家 日

刘佳坐在矮凳上痛苦地沉默着,失神的目光有点呆滞,刘佳母亲和大姐陪在一旁。

刘佳仿佛拿定主意:“妈,我还是出门找孩子去!”

大姐:“行。我和妈帮你看着门。”

刘佳母亲:“去吧,家里有我和你大姐在呢,你放心吧。”

大姐:“不过,出门在外要当心啊,有什么事赶紧打电话回来。”

18.县城 日

刘佳在人群中东张西望,不时向身旁的行人打听着:“大叔,见过乱走的小孩子吗?”她比划着,“不到两岁,才这么高。”

行人望了她一眼,摇摇头。

刘佳又向摆水果摊的小贩打听:“大妈,可见过……”

对方同情地望望她,摇摇头:“没见到。”

19.汽车站 日

候车厅外的走道边,刘佳靠着墙坐着,面前摊着一张大大的《寻儿启事》。她那疲惫的脸色,凌乱的头发,求助的目光,吸引着来往乘客。他们看了看《寻儿启事》,摇摇头走开,闪着同情的目光。

忽然,一位农村老妇人蹲在“启事”旁,细瞅着,问道:“大姐,你是找孩子吧!”

刘佳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老妇人靠近一步:“孩子多大啦?”

刘佳:“一岁多。”

老妇人一拍巴掌,有些夸张地:“哎呀,可巧啦!我们村老李家,前天不知从哪里捡个孩子。大码有一岁样子,刚刚学说话。”

刘佳眼睛一亮:“真的?现在小孩在哪?”

老妇人:“在山跟前小李村,我家就住在那。捡孩子那家在村东头住,是我家邻居。”

刘佳有点兴奋:“大妈,你现在回家吗?带我去看看吧!买到哪儿的票?我来买。”

老妇人:“买到山头李站。怎好意思让你买呢!”

刘佳进了站,买了两张车票,又在摊点上买了些苹果、饼干等物。

20.山头李站 日

天下起了大雨。

客车到站了,刘佳与老妇人下了车。刘佳脱下外衣,给老妇人披着,自己任由雨淋着,扶着老妇人,在泥泞的低洼土路上,一歪一拐地艰难挪步。

21.老妇人家 日

老妇人换了干衣服,又拿出一套干衣服递给刘佳,催促着:“这是我女儿的衣服。快进去换上……要不会受凉的!”

刘佳心急地:“不换了。大妈,你快带我去看孩子吧!”

老妇人拗不过,拿了把雨伞撑开:“那走吧。”

22.老李家 日

老李家儿媳妇桂花热情而又诧异地:“哎呀,这么大雨,你们怎么……”

老妇人:“桂花,你捡的孩子呢?快抱出来给她看看!”她指了指刘佳,“这个大姐丢了孩子,急得不得了!”

桂花一愣,连忙说道:“哎呀,我昨天才把那个小女孩送到乡政府,当时就转送去县福利院啦!”

刘佳大吃一惊:“是女孩?”

桂花:“对,是小女孩呀。”

刘佳一下瘫坐在地上,脸色煞白,手提的东西撒落一地……

23.公共汽车站 日

刘佳倒在坐椅上靠着,身子异常疲惫,双目失神地低着头。

摆摊的老妇人走了过来,关心地:“孩子没找到?”

刘佳摇摇头。

老妇人安慰地:“姑娘,别急坏了身子,慢慢找。”忽然想起了什么,“刚才有个买苹果的女人,说南门大桥河边,人们正在抢救一个掉水里的男孩,你去看看?”

刘佳眼一亮,立刻起身走出去。

24.南门大桥河边 日

这里已空无一人,失望的刘佳仍来回瞅着。

远处来一位老人,刘佳拦住他,问道:“大爷,听说这里掉下河一个孩子吗?”

老人:“嗯,被救走了啦!才六七岁,玩水的。”

刘佳彻底失望,瘫坐在地上。

25.省城街上 傍晚

刘佳在大街小巷寻找着,希望奇迹能够出现。在一个转弯的小巷尽头,刘佳刚一转身,两个小混混堵住去路。

一个小混混嬉皮笑脸地:“你到哪里去了,我看你东转西瞅一个下午了!”

另一个也上来搭腔:“还没住旅馆吧,跟我们走吧!”

刘佳厉声地:“你们给我走开!”

正拉扯间,突然来了一个女民警,见此情景,她立刻上前,冲到混混们的面前:“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回头又问刘佳,“妹子,你认识他们吗?”

刘佳摇摇头。

女民警瞪了混混们一眼:“滚!”

混混们乖乖地离开了。

女民警和蔼地问道:“妹子,你是干什么的?”

刘佳:“出来找孩子的。找了四天了,没找到。”

女民警:“那你找了过夜的旅馆了吗?”

刘佳摇摇头。

女民警考虑了一下:“这样吧,今晚到我家暂住一夜吧,天马上就黑了。”

刘佳愣了愣,默默地跟着走了。

26.女民警家 晨

吃罢早饭,刘佳欠起身子,告别道:“大哥,大姐,谢谢你们,我要走了。”

女民警正在内房打电话。

女民警丈夫:“你去找……”

刘佳:“嗯,去找孩子。”

女民警丈夫:“大海捞针,也没有个目的地呀?”

刘佳坚毅地:“大海捞针也得捞!孩子爸临咽气还嘱咐我找呢!”

女民警走出内房,对刘佳说:“你别忙走,妹子。我刚才跟所长通过电话,请一天假,陪你找孩子。”

刘佳疑惑地看着女民警。

女民警解释道:“听说省福利院最近收了几个孤儿,这些孩子是公安部打拐专项斗争中解救出来的。有好几个孩子太小,公安部门正在找他们的父母,就把孩子暂时寄放在福利院。我带你去那里碰碰,也许大海里就能捞到针呢!”

刘佳感激地连连点头作揖:“大哥,大姐,我谢啦,谢啦,谢谢啦!”

27.省福利院 日

院长陪同刘佳和女民警来到抚育室,保育员们正在哄孩子。

院长介绍道:“这些孩子都是最近公安部打拐专项斗争中,从人贩子手里解救出来的。”

刘佳一个个地查看着,最后失望地摇摇头。女民警看她摇头,也默然了。

院长边送他们出来边安慰道:“别太急,别太急,身体要紧。如果我们这里再来孩子,我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的。”

女民警紧握院长的手:“谢谢,谢谢!”望着院长转身回走的背影,又转过身询问着,“妹子,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刘佳沉默少顷,咬咬牙,蹦出一个字:“找!”

女民警犯难:“这没有目标的,到哪里去找呢?”

刘佳仍是一个字:“找!”

女民警:“妹子,我只请一天假,明天要回所里上班了。这样,我回去后,立即与你们当地派出所、乡政府联系,请他们帮帮你。”

刘佳点点头。

28.公园 日

树荫下,一对年轻夫妻正在草地上逗着一个小男孩蹒跚学步,女的在一边,男的在另一边,小男孩站在中间,挪着步。

刘佳看着这甜蜜的幸福情景,一时失神,奔向小男孩,喊着:“儿呀,儿呀!”

小男孩望了望她,有点惊慌地扑向女的。

女的赶上前紧搂着孩子:“别怕,别怕。”

男的生气地:“你干什么?”

刘佳这才缓过神来,连连赔礼:“对不起,对不起!我找孩子看……看花眼了。”

29.一组镜头 日

刘佳站在淮南火车站出站口外,瞅着正出站的旅客,嘴里喃喃地:“儿子,儿子!”

旅客们望望她,默默穿行。

刘佳十分疲倦,靠着候车室外墙角,坐着打盹,似乎模模糊糊梦见了孩子来了。

疲倦的她渐入梦境:龙蛋回来了,向她蹒跚走来,她伸出双手抱紧孩子,含着泪花,不断地亲着孩子的小脸蛋。忽然,她惊醒了,立刻坐了起来,瞪大眼睛叫了起来:“儿呀!”

旅客疑惑地望望她,刘佳醒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

夜里,在一个尚未完工的大楼一层的角落里,刘佳靠着墙角过夜。外面雷鸣电闪,下着倾盆大雨。冷风阵阵袭来,刘佳不时地缩着身子,睁着双眼发愣……

清晨,车点里,刘佳眼里现出了呆滞的目光,仍在竭力搜索着周围。

一个黑衣男子或远或近地靠近他,她丝毫没有理会,趁她不留神,黑衣男子迅速窃走她的小钱包。

刘佳艰难走到小吃摊边,问道:“老板,包子怎么卖的?”

摊主:“五毛钱一个。”

刘佳:“我买两个。”一摸裤子口袋,大吃一惊,“钱呢?我的钱包呢?”立刻急的瘫坐在湿地上,哭了起来。

周围三三两两来人看着,发着议论。

“这个女的是来找孩子的,我前天就看见她到处转了。”

“唉,怪可怜的!”

“小偷真他妈的可恨!”

摊主拿了四个包子,递给刘佳:“趁热吃吧,我不要钱。”

周围看的人纷纷解囊相助:一元,五元……

黑衣男子挤进人群中,看着刘佳手里捧出包子发愣,无声抽泣着。他若有所思,退后一步,犹豫一下,拿出小钱包,扔给刘佳:“这是你的吧,你丢在那边了!”随后溜出人群疾走。

30.县城 日

刘佳呆站在巷子角落,神志渐渐模糊。

一对年轻人拉着孩子从对面走来。

刘佳眼睛一亮,疾走几步,一把抢过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嘴贴着小脸:“儿呀,儿呀!”

孩子吓得大哭。

年轻妇女大惊,急忙抢夺:“怎么!怎么?大白天抢我孩子!”

男子用力扳着手:“松手,松手!”

围看的人七嘴八舌:

“大白天抢人家孩子,真是稀罕!”

“这个女的疯了!”

“找孩子急疯了。”

人群中挤进一个治安协管员:“怎么回事?”

女的带着哭音:“她抢我的孩子!”

男的:“大白天,出这样的事!

刘佳也不辩解,只是搂着孩子,低头低声地:“儿呀,儿呀!”

治安协调员:“这样,你们不要在这里争了,跟我到派出所去。”

31.派出所 日

治安协调员将他们带进所长办公室。

所长:“怎么回事?”

女的:“这个疯女人抢我孩子!”

刘佳不反驳,只是低声重复:“儿呀,儿呀!”

协调员将所长拉到办公室门外,私语着。

片刻,所长进来,从办公室抽屉里摸出一张纸看看,问刘佳:“你叫刘佳吧?前夏乡的?”

刘佳茫然地望着所长,无言语。

所长把两个年轻人叫出门,私语几句。

男的有点不耐烦:“莫名其妙!”

女的:“就照所长说的,让她抱一回吧。这女的。找孩子找疯了,怪可怜的。”

男的:“是可怜,不过……算了,就照所长说的办吧。”

三人返回办公室。

所长看着刘佳:“不要紧张,不要紧张。累了吧,先喝口水歇歇”。随即,所长又走出门外,打着手机,小声地,“前夏乡派出所吗?王所长吗?你们要找的人,现在在我这里。”

32.派出所日

万分疲惫的刘佳搂着孩子睡着了。所长向女的努努嘴,女的慢慢拉开刘佳的手,男的抱起孩子,所长点点头,三口人走了。

33.派出所 日

前夏乡的民政员、妇女主任和警员小王来了。

所长迎出办公室外,握握手,简介情况,然后四人进了办公室。

所长:“刘佳,你看什么人来看你啦!”

刘佳抬起头,不吭声,茫然地望着。

乡妇联主任:“刘佳,乡政府和乡派出所也找你几天啦!唉,你看你这几天受罪受的。”

民政员:“跟我们回去吧。”

刘佳摇摇头:“找,找!”

小王:“走吧,回家吧。回家再说吧。”

乡妇联主任:“回家吧……回家后,我们一起想办法找孩子!”

所长:“对,先回去吧,刘佳。回去再商量商量怎样找孩子。”

众人连哄带劝,由乡妇联主任架着,将刘佳劝出派出所,上了面包车。

34.面包车上 日

刘佳嘴里仍不停地喃喃着:“儿呀,儿呀……”

面包车在大街上缓行着。

忽然,民政员发现远处一个似乎熟悉的身影,他立刻告诉司机:“注意,车跟上那个人!”面包车渐渐迫近了,那个人听到车声,回头一看,大惊,转身疾跑。

妇联主任也认出来了:“是张兴!”车停住,三人下车急追。

张兴只顾拼命逃跑,忽然在拐弯处被辆疾驶的汽车撞飞,狠狠地摔在地上。

三人跑到面前,小王大声地:“你跑什么?”

张兴血流如注,面色惨白,十分艰难地吐出:“卖……山东。”不动了。

35.夏家门前 日

面包车停住,刘佳由乡妇联主任搀扶下下了车。

刘佳母亲和大姐迎出来。

母亲扑向刘佳,哭哭啼啼:“孩子,我的孩子呀一一”

大姐也擦着眼泪。

刘佳面容憔悴,由大姐扶着,木然地挪步进门。

36.夏家 日

大姐端出盆热水,让妹妹先洗脸,可刘佳一动不动,若有所思。

突然,刘佳猛地推开脸盆冲向门外,连声大喊:“儿呀……儿呀!”

乡妇联主任和大姐紧紧拽住刘佳,强行将她拽坐在沙发上。

刘佳仍固执地挣扎着要起来,不停地喊着:“儿呀——儿呀——”

母亲也哭着说:“这怎么好,这怎么好呀!”

乡妇联主任让大姐和母亲强按着刘佳,抽出身来和乡民政员、警员小王商量着:“这怎么办呀?”

乡民政员沉思了一下,说:“我看将刘佳放在家里不行,她神智上出问题了。”

小王点点头:“我看也是。把她送省精神病院吧!”

乡妇联主任:“你俩讲得对,将她放在家里肯定不行。”她回头招呼大姐:“大姐,来,我们商量一下。”

37.面包车上 日

面包车在公路上行驶,车里坐着刘佳和乡妇联主任、大姐三人。

38.省城精神病院 日

刘佳被强架到医务室,医生正准备询诊。

刘佳脑海里似乎出现孩子的幻影,她突然挣脱,冲出门去狂喊:“儿呀!儿呀……”

39.夜空

万籁俱静。然而,有时突然传出刘佳那撕肝裂肺的长长哀叫声:“儿子——儿子——”

(剧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