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tdrhg / 1.掌故/逸闻 / 文史佳话九:陆游和唐琬

分享

   

文史佳话九:陆游和唐琬

2018-03-28  老刘tdrhg

 宋高宗绍兴十四年,二十岁的陆游和表妹唐婉结这伴侣,两人从小青梅竹马,婚后相敬如宾。

结婚第二年,因与婆婆不合唐琬就被逐出家门。原因依古人的说法是“不当母夫人意”“二亲恐其惰於学,数谴妇,放翁不敢逆尊者意,与妇诀”。而根据陆游自己在晚年的诗作(《剑南诗稿》卷十四)则是因为唐琬不孕,而遭公婆逐出。这一对年轻人的美满婚姻就这样被拆散了。

后来,陆游依母亲的心意,另娶王氏为妻,唐婉也迫于父命嫁给同郡的赵士程——一个门庭显赫的皇室后裔,宽厚重情的读书人。他是唐家的世交朋友,也是陆游的文友,对陆游比较钦佩,也很同情唐婉,他对曾经遭受情感挫折的唐婉,表现出诚挚的同情与谅解,想尽力使她幸福。

十年后的一个春天,陆游满怀忧伤的心情独自一人漫游山阴城沈家花园。正当他独坐独饮,借酒浇愁之时,突然他意外地看见了唐婉及其改嫁后的丈夫赵士程。

尽管这时已于唐婉分离多年,但是内心对唐婉的感情并没有完全摆脱。他想到,过去唐婉是自己的爱妻,而今已属他人,可望而不可及。想到这里,悲痛之情顿时涌上心头,正要抽身离去,不料这时唐婉征得赵士程同意,给他送来一杯酒,陆游看到唐婉这一举动,体会到了她的深情,两行热泪凄然而下,一扬头喝下了唐婉送来的这杯苦酒。然后在粉墙上奋笔题下《钗头凤》这首千古绝唱:

红酥手,黄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陆游题词之后,怅然而去。

陆游走后,唐婉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将这首《钗头凤》词从头至尾反复看了几遍。回到家中,她愁怨难解,于是含泪也和词一首: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晚风干,泪痕残,欲传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两人重逢后没有多久,唐琬就因心情忧伤而忧死。陆游得知唐婉的死讯,痛不欲生。

此后,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依然无法排遣诗人心中的眷恋,在他六十七岁的时候,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又写诗感怀。

诗人七十五岁时,住在沈园的附近,这年唐琬逝去四十年,“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重游故园,挥笔和泪作《沈园》五首诗以纪念唐婉。其中两首是: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也充满不堪回首的无奈与绝望,真是荡气回肠,震烁人心。带着对唐琬最深的怀念,

诗人八十一岁,又作《梦游沈氏园亭诗》,写下了: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诗人八十四岁,离逝世只一年,再次重游沈园,怀念唐琬,此情至死难忘。写下了《春游》一诗:

沈家园里花如锦, 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 不堪幽梦太匆匆。

自知不久于人世,仍然念念不忘当日眷侣,这一梦长达六十年,虽然仍自感匆匆,却赢得了天长地久,这正是诗人高尚的情操与崇高的精神境界。

从那首脍炙人口的《钗头凤》词、传说中唐琬的唱和开始,加上他几十年后陆续以沈园为题悼念唐琬的几首诗,陆游用自己的一生写下了一段流芳百世、凄婉感人的爱情悲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