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老兵,讲评收操,改日相见!

2018-03-28  卯日星君说

 

三军精锐二百万,俊儿披甲唱大风。

佩剑横行山与海,赤帜烈过日月光。

秋色染伤征人意,除却戎装归故乡。

我在四海风波平,我去兄弟守汉疆。

 

上午,最后一次参加连队军人大会,评选优秀士兵。

 

每一张选票上都有我的名字,当陆士官用平静的声音读他的时候,我泪流满面,伏在桌子上哭起来。

 

如果倒退两年,让我知道今天的结果:耗掉两年青春、以士兵身份退役、没有获得军功……我还会毅然到边防吗?

 

会,我会的,我还会坚定地来,就为了兄弟们在每张选票上写我的名字,说一声:文书黄,你有种,兄弟们喜欢你。

 

这就够了,失去整个世界我也愿意。

 

我这一生,不管有怎样的成就,再也不可能得到比这更大的荣誉了。

 

被褥已经收拾完毕,这一夜,挤在汪中尉的床上,讲讲旧事,说说未来。

 

凌晨两点,值班士官吹响军哨,厨房摆满酒菜,兄弟们默默吃完,从每碟菜中舀取汤汁,混合着喝下。

 

徐上尉的妻子,我们的嫂子,把一枚硕大的梨放在餐桌上,要走的兄弟每人拿刀划走一块。

 

以前听人说,边关月圆,现在看来,确实比内地的要圆些亮些,它从幽暗的山脊升起来,挂在枝叶疏淡的橄榄树上,洒下霜一样清淡的光辉,这样的夜真凉啊,只有轻轻的山风吹着,让人的心,仿佛浸在水里。

 

留队的兄弟站在幽暗清冷的空气中,班少校令士兵拿来两支满弹的步枪,对天齐射。

 

我们泣不成声,不敢回头。

 

送行的队伍中,没有同年的王。

 

他躲在柴房,点着烟,直到天亮。

 

十二年后,这一切还历历在目。

 

陆士官早已退伍,汪中尉考取上海的院校,徐中尉与嫂子回到家乡,我获得武警少校的警衔。

 

在省城见到班少校,他开着一辆车接我,开怀说:“转业后,才知道有这样惬意的生活。”

 

那个躲在柴房的上等兵,我的兄弟,这周有了自己的儿子。

 

又到了送别兄弟的时候,送给你们一句话:

 

退伍回去,真正上战场。

 

生活,最考验男人,老兵,一定能夺取胜利。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