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猪王520 / 伟人 / 王阳明:修行之道,首在诚意

分享

   

王阳明:修行之道,首在诚意

2018-03-30  恶猪王520



京博国学

最 有 格 调 的 国 学 微 刊

关注


《大学》有言: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大学》中的诚意和现在我们通俗说的诚意是有区别的。


我们今天说‘我是带着诚意来的’,这个‘诚意’体现了友好、尊重和促进的愿望,通常来说表达的是我们都有‘好处’的意思。


而在古代典籍中我们该怎么理解诚意呢?千古一圣王阳明为什么说他一生以诚意立身呢?诚意究竟有何种神秘力量?

 


一、诚意,即良知

 

《大学》里的诚意究竟是指什么?和我们今天的诚意有何种区别?不妨先来看一下王阳明和他的弟子薛侃的对话,我们摘取一部分。

 

侃曰:“‘如好好色,如恶恶臭则如何?
先生曰:此正是一循于理,是天理合如此,本无私意作好作恶。
侃曰:如好好色,如恶恶臭,安得非意?
先生曰:却是诚意,不是私意。诚意只是循天理。虽是循天理,亦着不得一分意。故有所忿懥好乐,则不得其正。须是廓然大公,方是心之本体。知此,即知未发之中
伯生曰:先生云草有妨碍,理亦宜去,缘何又是躯壳起念?
先生曰:此须汝心自体当。汝要去草,是甚么心?周茂叔窗前草不除,是甚么心?

 

薛侃问王阳明:像喜欢美色,厌恶恶臭,则如何?

 

薛侃这么问是因为古人早有言在先,什么是诚意呢?

 

好好色、恶恶臭就是诚意。薛侃想要刁难一下老师。

 

笔者猜想,他心里活动应该是这样的,老师您教导我们要克私欲,要致良知,那么好好色这个该怎么理解呢?难道好好色不是私欲吗?如果您说是,那么是不是应该克除?这样就违背了古圣贤的立言的宗旨,如果您说不是,好好色是正当的那么是不是说人们就可以‘好好色’了呢?

 

其实关于‘好好色’的讨论延续了几千年,好好色是人欲还是天理?可以说它是人类繁衍生息的根本,也可以说它是人欲之首、恶的开端。



暂且不讨论其善恶,我们看王阳明是怎么解释它是诚意的。

 

王阳明说,‘好好色’这就是一循于理,是诚意不是私意。

 

下一句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诚意这个词:虽是循天理,亦着不得一分意。可以说是点睛的地方,不着一丝意,这个意应该指的是私意,反过去说,就是好好色、恶恶臭没有着一丝私意。

 

这在《传习录》其他地方也有体现,好好色、恶恶臭是诚其意,没有别立个心去好好色、恶恶臭。这里我们应该就能明白了,没有别立个心即诚意,那么诚意从何处来,直接从心之本体上来,即在‘无我’的时候出现的,没有加入‘我’这个元素,形象点讲是电光火石的,是一瞬间的,是一种根本来不及加入我之意念就形成的意念。笔者发现诚意即良知。

 

其实讨论诚意没有人有兴趣,我们只是关心诚意能耐有多大、能对我有什么提升,如果脱离现实谈诚意,不光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哪怕是王阳明的弟子也听不进去。那么诚意有何好处呢?我们先庸俗地称之为好处吧。

 


二、有诚才有智慧,无诚只是小聪明


至诚如神,可以先知。

 

《传习录》上,有人给王阳明来信说:人情诡诈百出,如果用诚意对待它,往往被它欺骗。而您教导我们不要揣度,揣度就落入不信了,也不要怀疑别人欺诈,不然就成了欺诈。可是这样又被人欺骗谋害,是不觉悟。该怎么办才好?

 

这是多数修身者的疑惑。对呀,现在社会已经形成了一个认识,好人不得好报。不是有句话这样说吗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正是这种观点的流行越来越多的人不愿做好人了,圣学好像出现了bug,其实不然,那些所谓的好人、善人可能从某一个角度是好的,可是未必站在天理的角度。

 

看王阳明怎么解释的。首先他肯定了不逆、不臆,这样不失为善。但却不知致良知之功。用一个词来形容那样的人是‘背觉合诈’者,什么意思呢?背离知觉就形同合伙欺诈,虽不失善却不能无自欺,也不是自信的表现。而欲提前一步知道是否人欺诈自己,这个立心就落入了逆诈之道,背离了良知。

 

阳明先生指出了解决办法:致良知、诚其意。这也是上文中笔者觉得诚意就是良知的根源。诚则明也,意诚了就不会仅局限在自私的狭隘之地,也不会掺入自己的情绪影响正确的判断,那么事物的本质就会显现出来,就能更明白。

 

而明白了事物的本质,再来一波神操作就能扭转乾坤成事,就会发现诚意的妙处,也更能信服诚意。明、诚相生,是故良知常觉、常照,至诚如神则可以先知。笔者总结为三个字,即诚、几、神也;诚则能发现事物的微小处,进而可见微知著,以至于对事物的判断操作能出神入化,如有神助般。


其实笔者不想从功利的角度解释诚意或者致良知,只是这样做人们会更能接受或者感兴趣一些,这样能把圣贤的学问铺开,能惠及更多的人,这是我愿意看到的。

 

而致良知,诚其意这种古代哲学术语其实也可以用一种通俗易懂的方式解释,深入浅出才是做学问的根本,如果只是拿一些高深的哲学术语把玩,或者满足自己的表现欲,彰显自己多高大上,见识高人一等,就完全背离了古人留下这宝藏的宗旨。


※ 本文系京博国学原创,转载请注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