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rakoo / 我的图书馆 / 他挚爱赫本一生却终身未娶,为她做300件美...

分享

   

他挚爱赫本一生却终身未娶,为她做300件美衣,独留百年传说

2018-03-30  Asurakoo

华服背后不止有风花雪月,

还有一个时代的沉浮……

而他与她,

终于穿越时空,迎来久别重逢

Please  Don't  GoJoel  Adams

This is the Eileen Show.




前几天,一位叫纪梵希的91岁老先生去世了,于是奥黛丽·赫本的名字大规模占领朋友圈。他们的友情被大肆渲染,仿佛纪梵希老爷子这一生只有赫本一个朋友似的。



事实上,于贝尔·德·纪梵希的朋友圈串起来就是一个黄金时代,一个关于时尚和高定最好的时代,当然,赫本也的确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纪梵希的朋友圈简直是个黄金时代


1927年,在法国皮卡第大区的一个贵族家庭,

于贝尔·德·纪梵希呱呱坠地,

这个已经做了200多年法国侯爵的家族,

在当地德高望重,

家中出了数位艺术家、雕塑家,

拥有丰富的藏品,艺术氛围浓厚。

 

颜值逆天的幼年纪梵希


因为父亲过早去世,纪梵希自幼跟着在巴黎布兰手工厂当总监的爷爷生活。耳濡目染爷爷那些西装、帽子、旗子之类有趣藏品,他在2岁时就决定要成为服装设计师,从小就钟情研究各种材质的布料。以至于后来在学校成绩拿到A,奶奶给他的奖励就是在爷爷的面料室里挑一些好看的布料玩。

  



和大观园里的贾宝玉类似,

纪梵希也是和家里的姐姐妹妹们一起长大的。

他看着堂姐们研究服装制作图解,

却直言吐槽“她们自己做得裙子一点也不时尚”。

 



从小就把时尚杂志当连环画看的纪梵希,

10岁那年参观过巴黎万国博览会的服装馆后,

更一心希望进入专业院校学习服装设计。 

家里的长辈更希望他能从事律师或者进银行工作,

幸好妈妈支持他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

17岁时,纪梵希离开家乡,

前往巴黎就读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




初出茅庐的少年一进学校,就开始了他在时尚界的奇幻之旅。


他先是在那位把法国高定带到美国的设计大师Jacques Fath的工作室里学习,完成了平生第一件设计作品,又跟着怪才设计大师Robert Piguet学习了近一年的时间。


后来他又师从Lucien Lelong,得以和Pierre Balmin、Christian Dior这两位日后在时尚圈呼风唤雨的超级大咖成为了同学。

 

依次是Christian Dior、Pierre Balmin、Lucien Lelong


博采百家之长、各门派学艺的经历,让年轻的纪梵希迅速成长起来。


在开宗立派之前,他的最后一站是前往Elsa Schiaparelli工作室,深度锻造自己。前些日子,刚介绍过Elsa这位传奇时尚教母,就是那个闪婚遇渣男遭弃、却逆袭与Chanel香奶奶一争长短、创意无限的名媛设计大师。

 

▲Elsa和她为温莎公爵夫人设计的龙虾裙


对了,除了同期的小伙伴,

后来纪梵希还有一位比他小他十岁的密友,

就是圣罗兰的创始人Yves Saint Laurent。

是的,“小羊皮”和“杨树林”一直都很要好,

有才华的人总是彼此吸引。

 



一鸣惊人的天才设计师引爆时尚圈


1952年,

年仅25岁的纪梵希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在巴黎创建了自己的工作室。

 




因为他太年轻了,人们觉得不可思议,

可纪梵希用自己的高定处女秀,

很好地诠释了“一鸣惊人”这个词。

他十分随性地用模特Bettina Graziani的名字

命名了当季的设计系列。

而Bettina是当时最贵的模特,

得到无数时尚大神们的宠爱。


Bettina Graziani


在这场以白色棉布为主、辅以典雅刺绣和华丽珠饰的大秀中,有一款衬衫最为吸睛。不同于人们看惯了的奢靡华丽高定风,Bettina系列衬衫的画龙点睛之笔都浓缩在袖口上,大片的留白衬托出袖口的精致,别具一格的设计为50年代的巴黎注入了青春活力。

 




这一场高定处女秀,

奠定了纪梵希品牌的美学基调,

就是不断推陈出新,让经典焕然一新。


Givenchy 1952年设计


Givenchy 1952年设计


纪梵希可是创造了不少爆款,

引领了不少潮流。

比如,他是巴黎第一个设计女士百慕大短裤、

并且用白色运动短夹克搭配直身裙的人。

大众惊奇,女装竟然可以这样穿?

没有腰身,没有曲线,不用穿套装,

却在优雅中透着小性感……




他还发明了风靡一时的“假发围巾”,

上面的印花就是头发。

而一字领、曳地碎花长裙,

也都足以让他留名时尚史。




纪梵希还创造性地设计了分体式女装,

改变了传统的穿着习惯,

爱美的女士从此可以自由搭配上下装,

想怎么穿就怎么穿。




在纪梵希的朋友圈里,还有一个特殊的存在。纪梵希一直把巴黎世家的创始人Cristóbal Balenciaga视为精神导师。可是当初,尚未成名的小迷弟纪梵希第一次拿着作品集,忐忑又激动地跑到男神工作室的时候,却被巴黎世家的女主管凶巴巴的给拒之门外了。

 

▲Cristóbal Balenciaga及其作品



两人因此错失合作的机会,却没想到后来Balenciaga同样也视纪梵希为最欣赏的设计师,他们对时尚各有见解,又理念相通。


 左边为1953年的Givenchy

右边为1950年的Balenciaga


这两个神交久已的朋友,

一起联手统治了巴黎的时尚潮流。

他们先后推出过直筒连身裙“布袋裙”,

并不凸显女性曲线的新廓形,

却成了50年代女性日常实穿的典范。





奥黛丽·赫本的的确确是最不同的那一个

 

赫本虽然不是纪梵希唯一的朋友,

但她的确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两个人一个是享誉全球的骨灰级传奇女神,

一个是才华横溢的一米九八时尚男神,

几十年间,彼此成就,互相提携,

满足了人们对于男女之间

纯真情意所有美好的想象。

 



可追溯到相识最初,

她还名不经传,他已名满业内,

到底谁又是谁命中的贵人呢?




1953年的那个夏天,

赫本刚刚完成《罗马假日》的拍摄,

上映前没人知道安妮公主是谁,

更没人知道奥黛丽·赫本。

 


所以,当赫本出现在他面前时,纪梵希有点蒙圈,他礼貌地婉言拒绝了赫本请他帮忙设计新电影服装的请求。下一季的时装周迫在眉睫,纪梵希实在没时间应付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姑娘。

 



但是大老远跑来的赫本不愿无功而返,于是不死心地请求,“让我试试吧,这么多衣服,一定有适合我的。”


“那你明天来吧”,绅士纪梵希无可无不可的答应了。




第一次走进高定试衣间的赫本非常兴奋,

她选中了一件点缀珠串花朵的白色露肩晚装,

和一条黑色鸡尾酒晚裙。




纪梵希在回忆中笑出了声,

“这个小女孩看上去如此高兴,

换装后的她简直脱胎换骨,

同时她也给了这些衣服生命。”

 


于是,赫本成了纪梵希的缪斯女神,满意地带着纪梵希的新装开始了《龙凤配》的拍摄。巧合的是,《龙凤配》讲得正是一个灰姑娘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故事,恰如赫本换装后的华丽变身。


在纪梵希与赫本这第一次美好接触后,他们成为了一生的挚友。

 



顺便插一句,小主之前写《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讲到里面服饰的时候提过,女主演出时的蝴蝶结肩带黑色连衣裙,就是致敬《龙凤配》里赫本的造型。




意料之外的是,《龙凤配》斩获了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可是,当时影片的正经造型师是Edith Head,纪梵希的名字根本没有出现在《龙凤配》的演职员表上。

 


赫本因此大为光火,非要拿到奥斯卡奖杯的设计大师Edith Head向纪梵希道歉。彼时已经荣登奥斯卡影后宝座的她还郑重要求:“以后的每一部电影,我都要穿纪梵希设计的服装。”


自此,巴黎纪梵希一下子成为全球时尚流量担当。

 



于是,他和她成了另一种意义的荧幕CP,

有了无数次精彩纷呈的合作,

赫本绝大部分戏服都出自纪梵希之手。


1957年在电影《甜姐儿》里,

赫本化身书店店员,一路逆袭成为国际名模,

造型要求丰富多变、摩登又典雅。




纪梵希为她量身打造的数套经典look,

活泼、时髦,充满了文艺的气息。




她穿着红色抹胸长裙,

搭配同色系薄纱披肩,

轻盈欢快地从台阶走下来,

那份率真与娇俏展露无遗。




这件两件式粉白色礼服,

是赫本在剧中走T台时的造型,

平肩宽袖、流畅的肩线、微露的锁骨,

如美人鱼尾巴般的美丽裙摆。




下面这身造型正值剧中赫本在事业巅峰,

层层叠叠的白纱裙简约浪漫,

外罩墨绿色披风,别有一番风情。




两人的合作

在《蒂芙尼的早餐》中推向了高潮。




“赫本的小黑裙”说是名动天下,也不为过,

既隆重又性感,既优雅又好穿。




“每个女人的衣柜都要有一件小黑裙”,

已经成为了最基本的时尚法则。

后来2006年时,纪梵希从早年的系列里

拿出了一件同款进行拍卖募捐,

竞拍出了46.72万美元的高价。

 



似乎纪梵希在为赫本设计造型时,

总有源源不断的灵感,

每一场电影都仿佛是他们的秀场,

时常出其不意地让人眼前一亮。


▲《黄昏之恋》


▲《巴黎假期》


▲《窈窕淑女》



电影《谜中谜》里

赫本的大衣秀颜色层次丰富,

小圆帽、手套等配饰也有点睛之笔,

令人赏心悦目。




但最经典的还是这个

头扎丝巾、身着风衣的鬼马造型,

小鹿一样的眼睛透着灵气,深入人心。




《窃贼之爱》是他们最后一次以电影的名义合作,

当时的赫本,已经58岁了。




戏里戏外,

纪梵希从未缺席过赫本人生的重要时刻,

从第一次穿高定的小姑娘,

到登上奥斯卡影后的领奖台,

赫本穿的都是纪梵希为她做的战衣。




她第二次结婚,穿的是纪梵希为她设计的礼服,

粉色斜纹羊毛双排扣无领高腰外套,

搭配粉色马海毛羊绒高领针织连衣裙,

宽褶边的紧身长袖,细腰带打成了结,

温婉减龄,衬得赫本少女一般。




这样亲密无间又光华四射的俩人,

将法式优雅深深地烙印在时尚圈,

成为无法复刻的经典。





当然,除了赫本之外,

纪梵希也曾为许多著名的女性设计过服装。


美国第一夫人杰奎琳对纪梵希的钟情世人皆知,

奈何身份限制,实在不太方便总穿法国大牌,

看到喜欢的款式只能让设计师照葫芦画瓢了。



遇上出访法国可以名正言顺穿纪梵希的时候,

杰奎琳一口“壕”气,订了十套衣服。

其中这一袭象牙白色刺绣礼服,

她穿上后,连戴高乐都大为倾倒。

据说,当时纪梵希工作室,

存有肯尼迪家族每个女性的个人服装尺码。



肯尼迪总统遇刺后,

杰奎琳身着纪梵希定制的丧礼礼服,

端庄而克制,在极度悲伤的时刻,

也不失第一夫人的风范。


▲电影《第一夫人》剧照


摩纳哥传奇王妃格蕾丝·凯利

1961年到访白宫时,

也曾身着纪梵希的鲜绿礼服。


都说女人之间最大的共同话题是衣服和孩子,

不知道杰奎琳看到穿纪梵希的格蕾丝,

是羡慕嫉妒还是相见恨晚呢?




还有大名鼎鼎的温莎公爵夫人,

就是和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爱德华八世

双宿双飞的那一位,

她也十分喜欢纪梵希的设计,

耗费不少英镑购置纪梵希新装。




好莱坞巨星中也有相当多的纪梵希迷妹,

诸如英格丽·褒曼、伊丽莎白·泰勒、

玛琳·黛德丽等等……


▲伊丽莎白·泰勒


下至8岁幼童,上至80岁老妪,

可谓无人不爱纪梵希。


只不过,一生知己,

还是只有赫本一人。




1992年,赫本被诊出患上了癌症,

病情恶化,身体浮肿,

她再也穿不上纪梵希为她设计的华服美衣了。



赫本病重时,十分想念故乡瑞士,但当时赫本的身体几乎难以支撑一趟从美国飞回瑞士的旅行了,连亲儿子也不敢松口。是纪梵希不顾一切,四处托朋友借飞机,让她如愿以偿,在瑞士度过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圣诞节,成了她心中“最美丽的圣诞节”。所以,那一架飞往瑞士的飞机,被赫本称为“纪梵希的魔毯”。



在最后的生命旅程里,

纪梵希不离不弃,始终陪伴着赫本,

做她的遗嘱见证人,为她亲手抬棺……




人间留不住芳华,但回忆却永不会褪色。


2015年,89岁的纪梵希将所有他为赫本设计的衣服集结成册,命名为《给奥黛丽的爱》,里面的300幅时装手绘镌刻着二人的情意



2017年,“To Audrey with Love 向奥黛丽爱的表白”主题设计展在荷兰举行,纪梵希亲自挑选了自己从1952年到1995年间最喜欢的作品,其中很多甚至从未问世。


他淡淡地说,“奥黛丽虽已离开,但我仍然感受到她与我同在”。




纪梵希还曾为赫本定制过一款名为“禁忌”的香水,带着胡椒粉辛辣刺激的味道,是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那是赫本一生唯一使用的香水,也是纪梵希研制的第一瓶香水。




奥黛丽·赫本和纪梵希之于彼此

的的确确是与众不同的存在。



连纪梵希自己都以为那也许是一段柏拉图式的爱,但若简单的称之为爱情又有些草率。


赫本的一生有过两段婚姻,两个儿子,她大约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爱则如飞蛾扑火,不爱便烟消云散。



而纪梵希一生未娶,也没有子嗣。


他的死讯是由Philippe Venet公布的,Venet是纪梵希是创业之初就在一起的搭档,既是他的御用剪大师,也是他的生活伴侣。


▲于贝尔·德·纪梵希与Philippe Venet



总有人问为什么纪梵希和赫本没有在一起?

也许很长一段时间里,

纪梵希都把所有的爱和付出,

给了工作室,给了时装设计。




或许已经没有足够多的心灵空间,

去分辨自己的爱情,

去开始一段婚姻,建立一个家庭。

名利场的大赢家,

也不过是个感情世界里的初学者。



如今他也去了,

终于可以在天堂再见挚友,

再次相伴的时光里,

也许可以找见心底真正的答案……




优雅和潮酷之间大约隔着10000个郭德纲


1995年,纪梵希宣布退休,此后,Givenchy王国历经四次换帅,每一位继承者都雄心壮志。John Galliano天马行空,Gianfranco Ferro短暂接替,Alexander McQueen时髦诡异,Julien Macdonald 似乎对奢华有什么误解……


他们在纪梵希品牌赫本式的优雅和强烈的个人风格中挣扎,最后铩羽而归。


▲   John Galliano  in Givenchy


▲   Alexander McQueen  in Givenchy



这样的尴尬持续到了2004年,

一代时尚巨头Givenchy濒临破产边缘,

此时意大利设计师RiccardoTisci入主Givenchy,

作为掌门人的他以敏锐的市场嗅觉,

天才的造星能力,将Givenchy碎骨重塑。




于是人们看到,哥特、恶狗Tee、鼻环、

暗黑、宗教、高街五角星、篮球、街头……

最潮酷的元素,最叛逆的面貌,最带货的明星,

奇贵无比的Givenchy,

以低调的奢华感再度占领时尚高地。



必须承认Tisci是当之无愧的时尚弄潮儿,

他的一系列动作让品牌业绩翻了6倍。


但Givenchy还是Givenchy吗?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Givenchy一度是法式优雅的代名词,

如今,它却成了卡戴珊家族的心头好,

是郭德纲郭大爷和高晓松的衣橱必备款。



创始人纪梵希先生曾凭借独树一帜的优雅格调,

打下的4G江山,是Gneteel古典、Grace优雅、

Gaiety愉悦和Givenchy纪梵希。


此时再看,不过徒留一声叹息,

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




自从退休后就很少过问品牌事务的纪梵希老先生,

2007年接受采访时难得表态:

“我很难受,发生的一切让我感到不太愉快。”

 



2017年,Tisci在执掌品牌12年后选择离开,

设计师Clare Waight Keller 走马上任,

还原了纪梵希的4G logo。


2018高定系列终于恢复了几分

创始之初的风范。




无论未来的Givenchy何去何从,

纪梵希先生曾留在时尚长河中的瑰宝

都足以令时间失色。


而他与赫本之间的情感,

超越时空,跨越生死,

成为最美好的传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